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外国随笔

绿山墙的安妮(精)/名著名译丛书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ISBN:9787020104574
  • 作者:(加拿大)露西·蒙哥马利|译者:马爱农
  • 页数:276
  • 出版日期:1999-05-01
  • 印刷日期:2015-0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45千字
  • 《绿山墙的安妮》是一部世界名著,是加拿大女作家露西·蒙哥马利所著“安妮系列小说”的**部,也是*成功的一部。它被译成三十多种文字在许多**出版,发行量达八百多万册。
    这部小说之所以引入入胜,也因为它比较准确地体现了儿童文学的特点。通观全书,丝毫没有某些作品中存在的儿童文学成人化的倾向。它所描写的一切,都通过儿童和少年的感官去看,去听,去想,**符合他们的年龄特征,洋溢着儿童所特有的生活情趣。
  • 《绿山墙的安妮》是一部世界名著,是加拿大女 作家露西·蒙哥马利所著“安妮系列小说”的第一部 ,也是最成功的一部。 这部小说之所以引人入胜,首先是因为它成功地 刻画了主人公安妮的感人形象。我们都熟知安徒生笔 下的丑小鸭,从一定意义上说,安妮的成长过程正是 从丑小鸭变成美丽的白天鹅的过程。在小说开始时, 安妮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长了一头红发,脸上有 许多雀斑。马修和玛丽拉兄妹收养了她。本来他们想 从孤儿院领养一个男孩,以便他长大了帮助马修干农 活,但阴错阳差,却把一个长得并不好看的小女孩领 了回来。安妮的尴尬处境可想而知,一开始她差点儿 被退了回去。可是这个小女孩虽然身处逆境,仍然对 生活充满了美好的幻想。而且比丑小鸭幸运的是,她 在绿山墙农舍这个淳朴的环境中,得到了收养她的这 对善良的兄妹和周围人们的关怀、爱护。到小说结尾 时,她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漂亮的花季少女,即将 出任当地的乡村小学教师了。
  • **章 雷切尔·林德太太大吃一惊
    第二章 马修·卡思伯特大吃一惊
    第三章 玛丽拉·卡思伯特大吃一惊
    第四章 绿山墙农舍的早晨
    第五章 安妮的身世
    第六章 玛丽拉打定了主意
    第七章 安妮念她的祷告词
    第八章 对安妮的培养开始了
    第九章 雷切尔·林德太太吓得心惊肉跳
    第十章 安妮的道歉
    第十一章 安妮对主日学校的印象
    第十二章 严肃的誓言和保证
    第十三章 有所期待的喜悅
    第十四章 安妮的坦白
    第十五章 小学校里的大风波
    第十六章 黛安娜应邀赴茶会,结果很不幸
    第十七章 新的生活乐趣
    第十八章 安妮前去抢救
    第十九章 一场音乐会、一场灾难和一次坦白
    第二十章 一个出色的想象出了毛病
    第二十一章 调味品中异军突起
    第二十二章 安妮应邀去吃茶点
    第二十三章 在一件有关自尊心的事件上安妮惨遭不幸
    第二十四章 斯塔西小姐及其学生安排了一场音乐会
    第二十五章 马修坚决主张做宽松袖
    第二十六章 “故事会”成立了
    第二十七章 虚荣心和精神上的苦恼
    第二十八章 不幸的百合少女
    第二十九章 安妮生活中的新时期
    第三十章 “女王班”组成了
    第三十一章 小溪和河流的汇合处
    第三十二章 录取名单公布了
    第三十三章 旅馆的音乐会
    第三十四章 女王专科学校的一名女生
    第三十五章 女王专科学校的冬天
    第三十六章 荣誉和梦幻
    第三十七章 收获者的名字叫死亡
    第三十八章 峰回路转
  • 雷切尔·林德太太就住在阿冯利干道插入一个小 山谷的地方。小 山谷两边桤树成阴,结满了像女士们的耳坠一样的果 子。一条小溪横 穿路面,它发源于远处古老的卡思伯特领地的森林, 流经森林部分的上 游,有着幽僻的池塘和瀑布,以错综复杂的小溪著称 ;可当它流到林德 山谷时,却变成了一条安安静静、规规矩矩的小河了 。这是因为,任何 事物如果不适当地考虑一下体面和礼节,是通不过雷 切尔太太的门前 的,就连一条小溪也不例外。也许,小溪意识到雷切 尔太太正坐在窗 口,犀利的目光老是盯着窗外经过的一切,从小溪和 孩子注意起,一旦 发现有什么奇怪或者不顺眼的事情,她便非打听个水 落石出,才会安下 心来。
    在阿冯利和它外面的一带地方,许多人由于忽略 他们自己的事情, 能够密切地注意乡邻的一举一动;可是有些能干的人 却既能安排好自 己的事情,又能兼顾别人的事情,雷切尔太太就是其 中之一。她是个会 当家的家庭主妇,手头的工作总是很早就做完,而且 完成得呱呱叫;她 “创办”了缝纫组,帮助开办了主日学校,她还是教 会救助团体和国外 布道附属机构的*得力的支持者。然而即使这样,雷 切尔太太还是能 找出大量的时间,接连几个小时坐在厨房的窗口,绗 缝“衬棉絮的”被 子——她已经缝好十六床这样的被褥啦,阿冯利的管 理家务的主妇习 惯用肃然起敬的口吻这样告诉别人——同时用锐利的 目光扫视着这条 穿过山谷,向远处陡峭的红山丘蜿蜒而上的干道。阿 冯利拥有一个三 角形的小半岛,直伸入圣劳伦斯海湾,半岛两面临水 ,所以出入其中的 每一个人都得经过山丘干道,受到雷切尔太太洞察一 切的目光的无形 监视。
    在六月初的一个下午,她又坐在那儿了。温暖明 亮的阳光透过窗 户照了进来,屋下斜坡上的果园里开着白中带粉红色 的花朵,就像新娘 面颊上泛起的红晕一样,成千上万的小蜜蜂围着花朵 嗡嗡叫着,托马 斯·林德——阿冯利那一带的人管他叫“雷切尔·林 德的丈夫”,一个 瘦小、温顺的男人——正在谷仓后面山坡的田地里种 晚萝卜籽儿;这会 儿,在绿山墙农舍近旁那一大片红色的溪边田地里, 马修·卡思伯特也 该在种他的晚萝卜了。因为前**晚上,在卡**的 威廉·J.布莱尔 的杂货店里,雷切尔太太听到他告诉彼得·莫里森, 他打算第二天下午 种萝卜籽,所以她知道。当然哕,这是彼得问起以后 他才说出来的,因 为众所周知,马修·卡思伯特有生以来从未主动地把 他的情况告诉过 别人。
    可是,在大忙日子的下午三点半,马修·卡思伯 特却跑到这儿来 了,不紧不慢地驾着车穿过山谷上了山坡;*奇怪的 是,他戴了一条白 色的硬领,还穿上了一套*好的衣服,显而易见,他 是要到阿冯利小半 岛的外面去了;他赶着栗色母马拉的轻便马车,这表 明他准备走相当长 的一段路程。那么,马修·卡思伯特上哪儿去呢?他 又为什么要上那 儿去呢? 如果当时阿冯利大道上还另有个男子,那么善于 巧妙地把一些情 况综合起来的雷切尔太太或许就可以对这个问题猜得 八九不离十了。
    可是马修难得出门,准是有什么紧迫的、不寻常的事 要他去解决;他是 世上顶顶羞怯的男子,不喜欢在陌生人中间周旋或者 到他可能要同人 家交谈的地方去。可现在呢,马修戴着一条白色硬领 ,还驾着一辆轻便 马车,这可不是件常有的事。雷切尔太太绞尽脑汁, 苦苦思索了好久, 却一无所获,于是她一下午的兴致就这样给一扫而光 了。
    “吃过茶点,我就步行去绿山墙农舍,从玛丽拉 那儿探问出他去哪 儿,去干什么。”这位可尊敬的妇人*后作出决定, “在一年的这个时 候,他一般是不到镇上去的,而且,他也从不探亲访 友;如果是萝卜籽用 光了,他也不至于要如此穿戴打扮,驾着马车去买; 说是去请医生吧,他 又走得不够匆忙。对啦,从昨晚到他出发,一定发生 了什么事情。我真 **给难住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弄清楚是什么 事情促使马修-卡 思伯特**走出阿冯利,我的心情或良心是不会有一 分钟安宁的。” 这样,吃了茶点,雷切尔太太就出发了,她并没 有多少路要走。卡 思伯特家居住的草木蔓生、果树成荫的大房子在路的 那一边,离林德的 山谷不到四分之一英里远。当然,狭窄幽长的小路使 路程看起来远得 多。马修·卡思伯特的父亲像他的这位儿子一样羞怯 、沉默,当初创建 家宅时,他尽可能地远离他的同胞,就差没整个儿退 缩到森林里去了。
    绿山墙农舍筑在他开垦出的那片土地的边缘,从干道 上几乎看不见。
    阿冯利其他居民的房屋友好地紧密排列在干道的两边 。雷切尔太太认 为住在那种幽僻的地方,根本不能叫生活。
    “这只能算是呆在那儿。”她走在留着深深辙印 儿的小路上时这么 说。小路上长满了青草,路边是野玫瑰丛。“独自避 开别人,住在这种 地方,也就怪不得马修和玛丽拉都有点儿孤僻的味道 了。树木可不是 什么呱呱叫的伙伴,不过老天知道,如果它们真的是 好伙伴,那倒是要 多少就有多少。我可是宁愿把人当作观察的对象。可 以肯定,他们看 上去倒是挺满足的;不过我猜想,他们多半是习以为 常了。人对任何事 情都会逐渐适应的,就连被人绞死也不例外,正像那 个爱尔兰人所说的 那样。” 这么想着,雷切尔太太离开了小路,走进绿山墙 农舍的后院。院子 里一边是德高望重的大柳树,一边是形态拘谨的伦巴 第树,整洁干净, 随风流翠。看不到一根散落的树枝或一块碎石,要有 的话,雷切尔太太 早就收入眼底了。她暗自点头,认为玛丽拉·卡思伯 特打扫院子同她 自己打扫屋子一样勤快。P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