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我遇到你

作者:敬一丹 出版社:长江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ISBN:9787535479914
  • 作者:敬一丹
  • 页数:312
  • 出版日期:2015-05-01
  • 印刷日期:2015-05-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36千字
  • 敬一丹从央视退休后出书,首度袒露心路历程,讲述27年央视奋斗生涯,直面敏感话题,冷静反思自己曾主持的《焦点访谈》、《感动中国》等央视**栏目得失,犀利兼具温情的文字勾勒出敬一丹眼中的时代真相。 

  •  今年4月,60岁的敬一丹从央视退休,写下回忆性文字,回顾自己在央视“焦点访谈”“感动中国”“一丹话题”等的历程,这个历程也是见证中国百姓共同关心的重大事件的历程。本书还包括敬一丹在全国各地采访做节目刻骨铭心的经历,生动叙述了遇到各层面百姓、央视共事的工作伙伴等经历,故事真实生动,思考和感受刻骨铭心。  ①坎坷的求学经历,中年再造的央视奋斗,全民关注的新闻热点,感人肺腑的记者良知,新闻理想,强烈的职业道德感,对央视节目的深刻反思反省,贯穿全书。  ②敬一丹精彩的励志传奇:连考三年28岁上研究生,从研究生到教师,从教师到央视主持人,38岁创办一丹话题,40岁到焦点访谈。坎坷的求学经历、央视的奋斗历程精彩纷呈。  ③在央视30年的经历,见证中国社会重大变迁:舆论监督、反腐、扶贫、国企工人下岗等社会转型热点,全民关注,弱势群体的采访,刻骨铭心。  ④本书首次带作者视频二维码,扫一扫可看到敬一丹采访和主持的影音资料。  本书是一本白岩松行走、思考的散文随笔,由白岩松亲笔写序修订,是他近年来行走的所见、所感、所悟。白岩松以其一贯的冷静视角,平实、客观地将一段关于日本的记忆呈现在读者眼前。   全书绝非情绪之作和轻描淡写,白岩松深入采访各界代表人物,带着思考去谛听,带着问题去交谈。力图从自己的近距离观察之中,剖析整个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时尚等诸多方面。   《行走在爱与恨之间》正如其书名一般,两种情绪交织相合。或许正如白岩松所说,“把爱恨放下,先去了解”,我们更能看清更多的问题。 《益往直前》是“央视名嘴”水均益最新力作,首度敞开心扉,回顾央视生涯20年,剖析“伊战逃兵”等心中之痛,点评央视离职潮,回应“月薪26万”传言,讲述与白岩松、崔永元、敬一丹等新闻老兵不得不说的故事,袒露“名利场中”心路历程。 同时,以冲锋在新闻前沿的记者视角,揭秘亲历伊拉克战争、欧债危机、朝鲜炸毁核设施等重大国际新闻背后的真相,讲述采访普京、梅德韦杰夫、安倍晋三、卡梅伦等国际风云人物的独特感受;并以20年来脚步遍布全球的采访经历,密切关注世界变迁,从曼德拉到金正恩,从法兰西到美利坚……剖析当今世界格局,点评国际热点问题,记录中国崛起的脚步。
  •  敬一丹,1955年生于哈尔滨。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感动中国》节目主持人。  曾任黑龙江清河林区广播站播音员、黑龙江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  1986在北京广播学院(今中国传媒大学)获硕士学位后留校任教。  1988年入职中央电视台,担任记者、编辑、主持人、播音指导。  先后主持《经济半小时》《一丹话题》《焦点访谈》《东方时空》《直播中国》《声音》《新闻调查》等栏目。主持了香港回归、澳门回归等重大事件直播。
  • 我是“挑毛病专业户”
    我们不是敌人
    09每个生命都有权利发光
    孩子,你不白瞎!
    如果火炬飘过废墟
    这只狗狗,让我流泪
    我和你,在一起
    10草样年华
    从蓝竹子到绿熊猫
    爸妈不在家,还算家吗?
    飘在城市的边缘
    角落里的孤独
    让女孩有尊严地活着
    孩子抹去了我的眼泪
    11他改变了很多人,他还在那里
    红花草
    麻风村有了王老师
    12我的绿日子
    十七岁,走进片片树林
    月牙泉,你的病好些了吗
    母亲河,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梁从诫:梁家三代人都是失败者
    娃儿叫沙沙
    13每年春天,与好人约会
    你的呼吸,这样触动我
    白方礼们
    早春的种子
    什么样的人能感动中国?
    《感动中国》并没有创造好人
    花开没有声音,却很美
    为你写下传奇
    当《感动中国》遇到微博
    回到茫茫人海
    后记
  • 目   我在这里重新起步   老白老白我们去哪啊   因你新闻世界变得很大   ……   老白老白 你像一本大书 念着你就不怕输   老白老白 你像一本大书 请让我慢慢阅读   学生们用《爸爸去哪儿》的曲调,这样唱着他们的“校长”白岩松。
      甲午之夏。毕业季。
      我来到座落在北京万柳的北大电视研究中心。这个熟悉的地方被布置起来,有一种新鲜的气氛,红色的横幅上,贴着菱形白纸,上面用繁体字写着:东西联大首届学生毕业典礼。手写体,很像三十年代,让人想到西南联大的味道。
      两年前,就在这里,北大电视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们在商量,有没有什么新方式和年轻学子们沟通交流?能不能创出一种有效的研修方式?岩松一直是研究中心的*活跃的研究员,很多研究活动都是他的点子。讨论中,精英、前沿、媒介**、工作坊、一个个词碰撞着,有一个词很有吸引力:私塾。
      议论着,想着,而真正动手做起来的是白岩松。
      白岩松从中国传媒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挑选了十名在读研究生,每月**相聚,新闻私塾开课了,一个以往没有过的研修方式开始了。学生来自东边和西边,于是,就叫“东西联大”。
      岩松做这件事我一点都不意外。作为媒体人,他有新闻理想,不传播毋宁死,以传播为乐,以分享为乐,具有影响他人的欲望。同时,他具有诲人不倦的气质,愿意并善于把自己拥有的东西向后生传授,在传授中始终保持**,这样的人太适合当老师带学生了。
      让很多人好奇的是,学生们在各自的学校都有系统的课程安排,岩松的课有哪些独特的东西?岩松经常给同学们开书单,让学生写书评,讲新闻评论,讲标题,当然都是白氏讲法。有时岩松还给同学们讲自己的经历,讲北漂,讲蜗居,讲音乐……东西奔波,课上课下,给人一杯水,自己得有一桶水,教学费精力费时间,白岩松是*忙的主持人,他的节奏快得如一路小跑,不知他怎么挤出时间的,而这一切都是义务的,岩松说,这是软性公益。是啊,他付出的是时间,有什么比这种付出*慷慨呢?   第二届的同学为首届同学操办的毕业典礼有点儿像个大party。众学子围绕着白岩松,学生们管岩松叫:校长,师哥、老白,师父。这些称呼里的有着多重含义。他们唱《老白,去哪儿》:   老白,这个月要看书吗?   要啊。
      那可以不写书评吗?   想什么呢!   ……   岩松应和着学生的歌声,看起来开心轻松,其实,他恐怕是难以轻松的——当他的新闻理想和新闻现实冲突的时候,当他不被理解的时候,但他的价值观实现遭遇阻碍的时候。他说,在做新闻方面,我能量只发挥了50%,甚至不到。在年轻同事们看来他永远在奔跑,在进取,他的名字总是出现在各种获奖榜上,而他自己说:我不知道我能抗多久,电视还能在传播这个阵地上抗多久?但我一直相信,他是有长跑准备和长跑能力的,他似乎不用外在动力来驱动,内心力量足够强大。
      每每看到他的坚持,我暗自佩服又有些为他担心,记得有天晚上,他的节目不见了,我猜这,想那,种种可能,七上八下,电话打过去,才知道是因其它特别节目安排,临时取消了,我这才安下心来。
      边界、底线,探索、空间,这样一些词经常会困扰媒体人,而小白没有停止探寻,他做的很多事在新闻**是有开创意义的。
      岩松是能看到远方的媒体人,他拿着属于自己的棒进行新闻长跑,同时,他也为即将接棒的年轻人开拓着,希望自己的学生将来有*好的空间。
      岩松的“东西联大”的座右铭是:与其抱怨,不如改变;想要改变,开始行动。新闻私塾,这种形式很有意思,亲切舒服有人情味,它的结构本身也有一种优势,大家来自不同的学校,带着各自的特点在这里实现了互通、交流。同学们的体恤上印着:永葆好奇之。
      “毕业大片”开始播放。妍琳写的解说,这个文静女生写的文字很有些热血涌动**澎湃的意思,有点儿岩松学生的意思。
      解说词**句就把我吸引住了:   如果你学新闻,你会追求真相。
      如果你追求真相,你会调查。
      如果你调查,你会采访。
      如果你采访,你会找到现场。
      如果你找到现场,你会质疑。
      如果你质疑,你会发问,   如果你发问,你会搜集证据。
      如果你搜集证据,你会深入现实。
      如果你深入现实,你会调查历史。
      如果你调查历史。你会想知道这个**的现代史。
      ……   我曾经旁听了岩松的一课。同学们跟随着岩松,梳理不同年代的新闻事件,从他们出生的八十年代一直回望到五十年代,林林总总的新闻事件让年轻人看到历程,看到逻辑、看到可能。那天,岩松和同学们讨论“七十年代十大新闻事件”。同学们按照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标准梳理选择,阐述自己的观点。
      我听着那些年轻的声音,似乎回到那风云际会的年代,回到曾经亲历的惊心动魄的事件中。学生们年轻的面孔严肃专注,那些新闻事件都是很久以前的故事。岩松引导同学们用自己的眼睛看历史,看新闻。从五十年代一路看过来,位前辈曾经是一位报人,有过传奇经历,也有过丰厚业绩。六十岁离休的时候,她定了一个三十年计划:办一份报、出几本书。
      三十年!我为这个计划吃惊,离休了,散淡日子慢慢过呗,过到哪天算哪天呗!而老人家不但定计划,还定了三十年的计划。有三十年计划,就有三十年的心气儿。一年又一年,她实现了一个个预定的计划。她在老年社区办了一份报,忙忙碌碌操持着,拥有好多忠实读者。书也一本一本按计划出版,在书桌上,我看到了她的手稿,字写得刚劲洒脱,文字利落流畅,再看人,在阳光下,她穿着杏色碎花衬衫,目光明亮,笑容满面,如此美丽,如此动人!   我并没有和她们谈过“年龄观”“性别观”,她们的生活似乎已经告诉我们了,她们为人女,为人妻,为人母,她们也都是职业女性,每个角色都尽心,每个年龄段都有精彩之处,我欣赏她们。
      不知不觉,我们团队的平均年龄大幅度提高,大概能有四十岁了吧!从我四十岁,同事们就叫我“敬大姐”,二十年来,陆续来的新同事都这样叫,七〇后、八〇后,甚至九〇后也这样叫,不管是不是差辈儿。
      偶尔,有比我年长的,比如**军事记者冀会彦,半开玩笑地管我叫:“他敬大姐”,“他”就是指小水小白他们了。如今,小水都有了白发,当年渴望年老的小白成了老白, 当年住单身宿舍的姑娘小伙陆续成家生子,中年人的状态也成了节目的状态了。其实,我还是挺怀念当年我们的模样、当年节目的模样的。
      2015年,新年刚过,老人儿小聚。“康老来了!”大家一片欢呼。康平是《焦点访谈》元老,也是*早退休的**《焦点访谈》人。对,就是和我一起主持《东方红时空》年会的康老。他对我说:   “小敬啊!你今年退休,得做计划,像我,没做计划,十年就过去了。”   语重心长!没几个人管我叫“小敬”了。我正在琢磨、体会康老的教导,康老又说起了自己:   “ 我上公共汽车,乘务员一把抓住我手腕:   逃票!   我“噌”掏出老年证——   乘务员上下打量:真TM年轻! ”   康老,小敬也要这样年轻!   白岩松的新闻私塾   眼前这个人他有一点酷   手不释卷总拿着茶壶   经常也会跑一会儿步   爱着巴蒂*爱师母   他让我抛开陈旧教科书   他教我读懂人性的*初   新闻不是曾学的面他们的眼光会有怎样的变化?他们看**的媒体现象会多了哪些参照?他们看眼前的新闻会有怎样的价值判断?   岩松的新闻私塾不讲技术技巧,它给学生的东西,学生领悟了:   如果你刚好渡过了漫长的青春期,   你或许不缺方向感,但你会缺方法论。
      如果你缺方法论,你会迷路。
      如果你迷路,你会害怕。
      如果你害怕,你会无力   如果你无力,你会需要信仰。
      如果你信仰,你会勇敢。
      如果你勇敢,你会追求真相。
      如果你追求真相,你会坚守新闻   如果你坚守新闻,你会读懂人性   如果你读懂人性,你会减少抱怨   如果你想抱怨??   与其抱怨,不如改变,想要改变,马上行动!   眼前这些学生,也同当年的岩松一样,青春勃发,渴望年老。正在变老的岩松,承受的东西*多了,希冀也*深了,他多次呼唤,愿意看到出新人,怎么还没有新人?当新人没能茁壮生长时,他出来当园丁了。校园和电视前沿还有一段距离,学生们能认识他的昨天和**吧?能感受到他的坚持和无奈吧?能理解他的希望和失望吧?能读懂他的冲锋和迂回吧?能体会到他所期许的未来吧?   我想,岩松给他们的影响,也许过很多年以后都会持续地起作用。正如学生说的:人生不因白岩松三字而不同,而因白岩松给的方法,于是不一样。听学生那么自然地谈起价值观、方法论的时候,我了解了岩松教学的核是什么。我*理解了岩松之所以投入地做这件事,不仅因为他以传播为乐,不仅因为他诲人不倦,*因为,他心中有远方,有未来,为未来操心,为未来担忧,为未来准备。
      告别,有欢笑也有泪水,从同学们的不舍中,可以看出岩松为学生的付出。岩松在学生中间,温和了许多,像一位兄长。他在东西联大首届学生的毕业证书上,写下这样的诗句:   这一次送行   无关输赢   把背影和牵挂放我怀中   你只管风雨兼程   如果记忆中没有苦痛   祝福里就都是笑容   我准备了掌声   也准备了每一次相拥时的泪光闪动   是的 你是我的光荣   同学们就要出发了,有的去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有的去《南方**》,有的去电视台,有的去新媒体,也许有**,学生们会为这诗谱上曲,唱着它,向远方。
      岩松享受着这一刻。
      真想问岩松:你幸福了吗?   ……方式不太一样,以前做经济节目,说出现象就行了,不一定要挖到当事人。
      于是我就去采访,这是一个科技专业出版社,我拿着地图找主编。主编一看就是一个老编辑出身的文人,说:真不好意思,我们这个出版社是学术出版社,技术性的书籍出一本赔一 本,我们刚批了一个综合编辑部,还能挣点钱,刚印了一个地图就印错了。
      我实在不忍心采访他了。怎么办呢?我说,你把责任编辑 找来,好吗?   责任编辑来了,一个刚出校门不久的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拿着羽毛球拍进来的,兴冲冲地问:什么事?   他们头儿跟他说,这是记者,了解了解情况。
      我本来想用严厉的语气问:你知不知道把地图印错了,后果有多严重?   一开口,变成了:你以前印过地图吗?编过地图吗?   小伙子说,没有,这方面实在没有经验,确实弄错了。
      从责任编辑到主编,都一副认错的态度,我判定这不是恶性的,成心的,只是过失。所以,我没强调这做法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而是把经验不足的原因编进节目里去了。我心里有些不安,节目播了,这个小伙子将来还能评职称吗?   去监狱采访,设想着,对犯人,气氛得冷俊点儿。失足少年带进来了,我开**句:   你这扣子怎么是红线缝的呀?   在家谁给你缝?   你妈来过吗?   我称呼他时特意去掉了姓,好像在叫人家小名,说话时把手搭在他的肩上。摄像事后说,你跟那个少年犯说话,怎么像孩子的大姨似的?是啊,在我眼里他首先是一 个少年,然后才是“犯”。
      摄像说:大姐心太软。
      制片人看了几个节目,摇头:太没有锐气了,没有锋芒,缺少刚性。
      孙玉胜也跟我说:“你是介于传统和前卫之间的形象。”   我该反思自己了。中央电视台评论部口号之一就是“前卫”啊!我慢慢找到了自己和栏目之间的差距。我有点儿心虚地为在心里自己开脱:节目要长久存在,不也需要刚性以外的东西吗?传统和前卫之间的中庸不正是被多数人接受的吗?   每每看到我的同事们做出酣畅淋漓的节目,每每看到这样的节目强有力地影响着社会,我总会由衷的喜欢,也由衷地感到自愧不如。
      记得再军、白河山的《罚要依法》节目播出时,我正在办公室编片子。节目开播,大家放下手中的活儿,聚拢在电视机前。
      只见309国道上,交警截住卡车,罚款:20!   司机解释求情,警察*加粗暴:40!   一个又一个细节,一环又一环调查,这一暗访的节目把公路三乱表现得淋漓尽致。演播室老方的评论也有理有据有分寸。
      我不禁为同事叫好,回头看着手里的半成品:还编吗?真拿不出手啊!   我真得重新衡量自己了,节目要求和我性格之间确实有冲突,但我也确实不愿意违背内心,我宁可节目温,也不愿心里别扭。在选题上,我比较倾向于中性话题,现象分析,不太胜任短兵相接的监督报道。好人犯错,我下不去手;真正的坏人,我斗不过他,当然我也没有怎么遇到过真正的坏人。在这个栏目里,我原本的弱点突出了。我有点迷惑,也试图改变,但还是没能改变。
      后来《焦点访谈》实行了总主持人制,我们几个总主持人*多从事演播室的工作,我慢慢感觉对位了。演播室需要和现场拉开一定距离,需要沉淀下来思考,主持人的言论不仅仅是锐,*重要的是分寸和平衡。舆论监督节目带来痛感,也许,锋芒毕露的人带来的是刺痛,而我带来的是隐痛。
      我承认自己的有限,认识有限,思索有限,所以表达也得留有余地,否则明天我可能会为我昨天说的话脸红。《焦点访谈》越火,我就越觉得,得格外谨慎,每一个镜头,每一句话都可能 影响一个人的命运,不管他是强势还是弱势。 过把瘾就死,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过把瘾就死,那是愤青的表达,不是成年人的态度。当特别热闹的现象出现,一时没看清,又需要面对它的时候,尤其得“留有余地”。我不会在节目里做出欢呼状,拍案状,经常会沉淀一下再开口,有时用问句,用删节号,留一点空间,空间是留给观众的, 也是留给时间的。
      早期《焦点访谈》,如果拍到“不许拍照”、“无可奉告”、推搡记者、遮挡镜头时,记者会有些暗自兴奋,这些镜头会直接编到节目里,似乎有一种特别的效果,揭丑!解恨!痛快!大家一看就会说: 那是坏人。但这种判断太简单了。
      后来我们主动减少,甚至不用这些镜头了,《焦点访谈》从*初的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慢慢也变成了讲理的中年人。
      记者,凭什么拥有一个节日   2000年11月8日下午。
      在台里安排好别人替班录像,我匆匆去***小礼堂,一路默念:记者节、记者节。
      初冬,渐有寒意,而这里好热乎啊!报刊、广播、通讯社、电视台,各路记者云集,人们寒暄着,兴奋着。以前,台上有新闻,台下有记者,此刻,台上台下都是记者,这次不是报道别人的事,而是庆祝记者自己的盛事:从**开始,中国记者有了记者节了。
      我在讲台前代表中青年记者发言。
      我理解,让我代表发言,是因为我来自《焦点访谈》和《东方时空》。就在前**,我还在镜头前面对观众,带着这种前沿的感觉走上讲台,这正是记者节需要的。我身边有一个群体,他们是有战斗力有创造力的有使命感的一群记者,怀着新闻理想,从四面八方,聚集在同一面旗帜下,那旗帜上写着:舆论监督。在急难险重的采访报道中,他们是上得去,打得赢,信得过的群体。
      **的主角是记者,哪个记者没有故事?   我真想对着记者同行讲讲《焦点访谈》记者的故事。此刻,在**个记者节,他们依然在忙碌。有的在崎岖山道上奔波,有的在复杂环境中调查,有的在危险境地秘密拍摄,有的在机房昼夜编片,我来这里,只不过是因为脸熟,成了这个群体的代表。我的同事们珍视记者的职业,在“记者”二字前面加上《焦点访谈》,*有了沉甸甸的份量。而百姓对《焦点访谈》记者也有着不同寻常的期待和感情。
      再军采访制作的反映山西交警乱罚款的节目《罚要依法》播出后引起强烈反响,观众电话不断,*多时**接到500多个电话和传呼,有支持的,有提供新线索的。在随后进行追踪报道时,看到记者在街头采访,当地百姓放起了鞭*,为《焦点访谈》记者叫好。
      我的同事刘涛、吕少波在采访回京途中遭遇车祸,车起了火,摄像机被烧焦,人受了伤,情况危急,他们从车上逃脱出来,急需去医院。他们满脸血浑身伤,在马路上拦车,过往车辆都没有停下来。正在束手无策的时候,附近的农民来了,听说受伤的是记者,他们围了过来。听说是《焦点访谈》记者,他们就手拉手站在路上,终于拦下了车。这些淳朴的农民上前与司机交涉,甚至说,如果不救《焦点访谈》记者,就把车推下悬崖。终于,记者送进了医院。我们的记者不曾为自己的伤痛危险流泪,却为这些手拉手相助的农民流了泪。素不相识的路人,只因是记者、是《焦点访谈》记者,就成了相知,这是怎样的信任,怎样的情意!刘涛说,做《焦点访谈》记者,做鬼也光荣。
      我没能在记者节的讲台上讲这些故事,毕竟,我不仅仅代表《焦点访谈》。
      我被要求代表全国中青年记者发言。中青年记者有什么共同话题呢?我特地与二十多岁、三十多岁、四十多岁的记者聊了聊,记者采访记者,看看有哪些共识。
      作为中青年记者,我们很幸运。老一代记者辛苦一辈子,才有多大的空间?哪里有什么记者节?而现在,媒体**发展,记者阵容可观,社会需求强劲,职业声望提高,才有了记者自己的节。
      *重要的是,我们遇到了这样一个时代:多变、多样、多元。我们正经历巨大变革,充满生机、矛盾凸显,人在转折中,人在冲突里。人与自然,人与人,人自身,各种关系都在重新调整定位。这样的多事之秋,给了记者从未有过的空间,处处都是新事物,时时都有新发现。陌生题材、新鲜样式,层出不穷,记者面对着多种可能。我们赶上了!   记者是什么?暸望者、发现者、监测仪、记录者、无处不在的眼睛、孜孜以求的揭露者这样的职业形象让人尊敬,比饭碗、生计*能激发起人的**,在选择这个职业的时候,多半都伴随着理想、热血、崇高、使命这样的词。
      在社会360行里,行行都有价值,唯有教师、护士拥有节日,如今,记者也有了自己的节日 。这让我扪心自问,记者,何德何能?为什么拥有这样的节日?凭什么接受鲜花掌声?确定这样的节日,这是社会对我们职业的尊重,也是精神奖赏,*是鼓舞鞭策。
      自从有了记者节,就有了不同的过法。
      我和小崔曾经主持记者节特别节目《记录中国》,一个个**记者出现在镜头前,平时采访别人,记者节被采访,分享同行的精彩。对我们自己来说,记者节是个自我提醒的日子,提醒自己:记住使命了吗?尽职尽责了吗?如何爱护职业声誉的?经常这样问自己,就会自省自重。一句话:当记者就要有记者的样儿。
      记者生活是热运转,也需要冷思考。幸好,有这样一个思考讨论的地方。作为北京大学电视研究中心的研究员,我每年参加中国记者节大型公益论坛。一入秋,电视研究中心主任俞虹教授就召集研究员们讨论,今年记者节的关注点是什么?研究员来自四面八方:新华社的陆小华、清华大学的尹鸿、中国青年报的陈小川、社会科学院的时统宇、央视的白岩松、吴克宇、中国传媒大学的刘昶、北师大的张同道、教育台的张志君??大家集结在这里,就有了同一个身份:电视研究中心研究员。
      十年来,一年一度,论坛探讨着怎样做记者?怎样做媒体?学界和业界在一起,有差异,有互补,有碰撞,有共识。回首十年聚焦的关键词,也能看出认识的脉络。
      2005年 数字化、产业化、收视率   2006年 媒体面对挑战   2007年 媒体与奥林匹克   2008年 重大事件中的媒体   2009年 媒体的生存底线 梦想   2010年 危机 转机 生机   2011年 自媒体时代的新闻自由、价值导向与媒介责任   2012年 率先理性 人人都是记者时代的民意表达公民素养与舆论博弈   2013年 叩问边界 新闻伦理,媒体责任   2014年 重建信任 重构尊重   这些话题,记录了媒体格局之变,记录了学界业界的关注点,也记录了记者和学者思考交流的过程。
      那些年,论坛上那些眼睛发亮的年轻听众,那些为论坛奔走忙碌的学生,有的已经成为我们的记者同行,论坛发出的声音,经过媒体传播,被多少人分享?引发了多少思索?   每年记者节,忙忙碌碌中,停下来,想一想,谈一谈。以这样的方式过记者节,成了一个盼头。
      11月8日又到了,2014年的记者节是我职业生涯中的*后一个记者节。记者节,这是一个不放假的节日,我的同事、同行都在忙碌中。没有鲜花掌声,*多的是思索。2000年设立记者节时,我并没有料到媒体环境在十几年里有如此大的变化,面对世事变幻,身处媒体变局,难免纠结不安。这时,分享论坛的声音,也会让我多一分安心和信心:   “有所不为,有所不畏,这就是新闻人。”   “对公信力的敬畏,是记者应具备的态度”   “不管时代怎样变,世界对记者的需求从未改变”。
      换发记者证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还换吗?快退休了,将来也用不上了。这个念头一闪就过去了,我还是想要,没有记者证,似乎在职业生涯里就失去了一个念想。
      将来,我会为自己欣慰,因为,我是记者。
      迟钝,也许成全了我   28岁,我考取研究生;38岁,我创办《一丹话题》,40岁,我加盟《焦点访谈》都没想年龄的事儿,这和年龄有关吗?   那一年,我刚到焦点访谈不久,《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我。我对这家报纸一向有好感,当年的一些青年话题曾经影响过我,潘晓《人生的路》,曾激荡了八十年代青年的心,我当时作为朝气蓬勃女青年,也被强烈激荡过。记者采访记者,是个挺有意思的事,何况是女记者采访女记者。
      专访见报了,标题是:《敬一丹 另一种中年》。
      啊?我成了中年?这个标题让我意外。
      这时我四十岁。
      后来,又有东北报人写道:《敬一丹,与年轮抗争》   我看了大笑,谁抗争了?谁去一圈一圈数年轮啊!   记得20多岁的时候,看潘虹主演的电影《人到中年》,感慨唏嘘,那是多遥远的年龄!潘虹的美丽带有一种倦意,那就是我看到的中年。
      我35岁的时候,台里开运动会,告示上写着:35岁以上,参加中年组。我转头走开,35岁怎么能算中年呢?我才不去参加什么中年组呢!   38岁,我创办《一丹话题》,脑力体力满负荷投入,也没觉得和十年前有什么不同。
      40岁,我加盟《焦点访谈》。想都没想年龄的事儿,这和年龄有关吗?   也许,别人看,40岁,当然就是中年嘛!而我是在报人的提醒下才意识到,噢,是人到中年了,真够迟钝的!   放眼望去:小崔、小水,比我小八岁,小白,比我小十三岁,被叫做老方的,也只是和我小弟弟一样大。编辑是小姑娘,摄像是小伙子,当时《东方时空》《焦点访谈》团队的平均年龄三十岁左右,周围一派青春。
      过去,我好像没怎么在意过这些。别人问起我的年龄,我从没有什么忌讳,遇到有人拐弯抹角地问:你中学是那届的?我心说,有话直说得了!索性痛快地直接地说出自己的年龄了。和年轻人一起,也没觉得有啥不同。看到白岩松精力旺盛反应飞快,我会想:是新闻素质使然,性格使然,与年龄有什么关系呢?   我对年龄感觉有点儿迟钝。
      对性别,我也有点迟钝。
      在早期《东方时空》,除我以外都是男主持人,栏目长期阳盛阴衰,我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记得那时候,我自己凑合着化妆,有时在办公室,有时在演播室一角,用一个小镜子,也没觉得有啥不妥。后来,主持人队伍壮大了,女主持人多了,办公室配备了专业的化妆镜。张羽对着化妆镜惊讶地说:世界上还有这个东西呐!其实我知道世界上有这种东西,只不过就我一个女主持人的时候,这需求,连我自己都忽略了。
      平常采访、出差、走山路,熬夜编片、也很少想到女士优先,被关照什么的。
      后来成为全国政协委员,恰好在妇联界,被大姐们影响着,稍稍有了一些性别意识,有了点儿用女性角度说话的自觉。也只是“稍稍”而已。
      中年、女性、主持人,这几个词组合起来,有一种特殊色彩。作为一个中年女性主持人,我对年龄、性别的迟钝,也许成全了我。这种迟钝,使我对这组词的*后一个词“主持人”*敏感*在意,职业的要求往往是首要的。
      一到中年,似乎不可避免地出现惰性和惯性,而惰性和惯性对一个电视主持人来说,是对职业生涯的慢性伤害,有经验了,有经历了,驾轻就熟了,而职业所要求的好奇心呢?新鲜感呢? 拍案而起的**呢?质疑精神呢?如果这些都没了,只剩下值班状态。那就真的老了。
      幸好,我在这个时候到了一个年轻的群体中。在生理年龄心理年龄都很年轻的同事中,我跟随着,也会被感染,被影响,被裹挟,*在意职业,而淡忘了自己的年龄。
      幸好,我所在的团队营造了适合主持人生长的土壤。孙玉胜曾谈到对新闻节目主持人的看法:一个**主持人的外在标准应该是具有个性、魅力、和**。而内在的标准是主持人要具有良好的职业敏感能力,也就是发现能力,还要具备出色的写作能力和表达能力。他还说:新闻节目主持人必须来自**的新闻记者。他提出“记者——名记者——主持人——名主持人”的理念,这使得新闻评论部几个栏目的主持人形成阵容。
      在这片土壤里,不会肤浅地把节目主持人这一行看作是青春职业,主持人能否被观众认可,能否与栏目贴合,*要紧的指标是职业感,而不是年龄、性别、相貌什么的。
      意识到年龄,也好,可以让自己有一点警觉。人到中年以后,不知不觉就容易怀旧了,小时候的事,年轻时的事,历历在目,津津乐道。一说起布票、粮票、**、知青,那些话题,我就止不住地陷在往事里。那些事,那些人,那些日子,都涌上心头。当我觉察到自己的这种状态时,有些不安。怀旧,是不是太早了?眼前的事那么多,面向未来的事那么多,我似乎应当克制怀旧。等我真的七老八十了,再去怀旧,也不迟。不太老的时候去创造怀旧的资本,很老的时候有旧可怀。
      意识到年龄,也是一种自我认识和调整,30多岁时,我对着镜子说:我都有皱纹了。我妈看着我说:“少有少的美,老有老的美”。这话真说在点儿上了,接受年龄带来的转变,才能看清自己,有舒服的、自然的顺应,而不是徒劳地留恋青春,惧怕未来,那实在是拧巴。
      卢勤老师总是让我忘了她的年龄,她一辈子都被叫作姐姐,不仅因为她是《中国少年报》的知心姐姐,也因为,她一直保持着姐姐的状态:年轻、热情、活力四射。她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是*有神采的,敏锐灵活,**四溢,精神抖擞。一礼堂的孩子,叽叽喳喳,她能瞬间让他们安静,让他们注意力集中,也能瞬间让他们欢呼雀跃,畅快表达。孩子的秘密、困惑,不想对家长说,却可以对知心姐姐敞开心扉。
      几十年来,她影响了几代小朋友,她也永远保持着年轻的状态。我几乎没听她谈论过年龄,她似乎与中老年话题很远。即使她病了,受伤了,躺在医院病床上,她也依然是阳光灿烂。我去医院探望她的时候,听她聊孩子的故事,聊她正在为孩子家长写的书,聊她的下一个计划,好像有做不完的事。谈到伤病,她只是轻描淡写,**不像病床上被关照被慰问的人。
      卢勤已经当了奶奶,孙子的到来使得奶奶*精神,卢勤老师绘声绘色讲完孙子的故事,拿出了一张红色的名片给我。她很有幸福感地说:我儿子帮我建立了一个“卢勤问答平台”。只见二维码中间,是卢勤姐姐的照片,看起来又熟悉又时尚。两行手写的字:长大不容易,沟通有办法。有了这个平台,有*多孩子去述说成长的烦恼,有*多父母去交流沟通心得,而卢勤,依然年轻着。
      石铭阿姨,*吸引我的就是她的状态,她已经九十五岁了。这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