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外国随笔

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村上Radio)(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74050
  • 作者:(日)村上春树|译者:施小炜|绘画:(日)大桥步
  • 页数:213
  • 出版日期:2014-10-01
  • 印刷日期:2014-10-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36千字
  • ★《达文西》杂志年度散文**名,**画家大桥步精心绘制插图
    ★52篇风趣随笔+ 52幅精美插画,被誉为“日本*好喝的乌龙茶”
    ★这是*真实、*有趣的村上春树,让人找回遗忘许久的自己
    ★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明朗积极的神话,当作生存下去的凭据——村上春树
  • 《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村上Radio)(精)》收录 村上春树的52篇风趣随笔,配以画家大桥步的52幅美 丽插画,村上以幽默的语言写下蔬菜的心情、关于大 萝卜的怪谈、挑选好吃鳄梨的超能力、和海豹接吻的 感觉……囊括了形形色色的有趣话题,被誉为“日本 最好喝的乌龙茶”。 本书中有最有趣、最真实的村上春树,平淡得恰 到好处的笔触,描绘出耐人寻味的生命细节,让人发 现在日常生活中忽视的有趣的东西,找回遗忘许久的 自己。 《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收录村上春树的52篇风趣随笔,配以画家大桥步的52幅美丽插画,村上以幽默的语言写下蔬菜的心情、关于大萝卜的怪谈、挑选好吃鳄梨的超能力、和海豹接吻的感觉……囊括了形形色色的有趣话题,被誉为“日本最好喝的乌龙茶”。 《大萝卜和难挑的鳄梨》中有最有趣、最真实的村上春树,平淡得恰到好处的笔触,描绘出耐人寻味的生命细节,让人发现在日常生活中忽视的有趣的东西,找回遗忘许久的自己。
  • 前言 时隔十年的回归
    蔬菜的心情
    汉堡包
    得感谢罗马城
    派对是我的弱项
    说说体形
    随笔难写
    无医生国界组织
    大酒店里的金鱼
    Anger Management
    凯撒沙拉
    所谓“Meat Goodbye”
    奥运会好无聊?
    右,还是左
    **慢跑道
    不必做梦
    写不成信
    Office Hour
    鲁莽的小矮人
    你好啊黑暗,我的朋友
    年过三十的家伙们
    奥基夫的菠萝
    简直就像头豹子
    干脆就算了吧
    在魔鬼与蔚蓝深海之间
    出租车的车顶之类
    恰到好处
    报纸?那是啥玩意儿?
    交流大有必要
    月夜的狐狸
    你喜欢太宰治吗?
    别人的性事笑不得
    那时我喜欢书
    手机呀,啤酒起子呀
    大杯焦糖玛奇朵
    美味鸡尾酒的调法
    海豹之吻
    鳗鱼店里的猫儿
    住在玻璃屋子里的人
    希腊的幽灵
    一人份的炸牡蛎
    自由、孤独、不实用
    大萝卜
    从这扇门进来
    难挑的鳄梨
    得穿西装啊
    非凡的头脑
    知道《塞西亚组曲》吗?
    决斗与樱桃
    挑战乌鸦的小猫咪
    男作家与女作家
    June Moon Song
    威尼斯的小泉**子
    后记 有幸为村上画插画(大桥步)前言 时隔十年的回归
    蔬菜的心情
    汉堡包
    得感谢罗马城
    派对是我的弱项
    说说体形
    随笔难写
    无医生国界组织
    大酒店里的金鱼
    Anger Management
    凯撒沙拉
    所谓“Meat Goodbye”
    奥运会好无聊?
    右,还是左
    **慢跑道
    不必做梦
    写不成信
    Office Hour
    鲁莽的小矮人
    你好啊黑暗,我的朋友
    年过三十的家伙们
    奥基夫的菠萝
    简直就像头豹子
    干脆就算了吧
    在魔鬼与蔚蓝深海之间
    出租车的车顶之类
    恰到好处
    报纸?那是啥玩意儿?
    交流大有必要
    月夜的狐狸
    你喜欢太宰治吗?
    别人的性事笑不得
    那时我喜欢书
    手机呀,啤酒起子呀
    大杯焦糖玛奇朵
    美味鸡尾酒的调法
    海豹之吻
    鳗鱼店里的猫儿
    住在玻璃屋子里的人
    希腊的幽灵
    一人份的炸牡蛎
    自由、孤独、不实用
    大萝卜
    从这扇门进来
    难挑的鳄梨
    得穿西装啊
    非凡的头脑
    知道《塞西亚组曲》吗?
    决斗与樱桃
    挑战乌鸦的小猫咪
    男作家与女作家
    June Moon Song
    威尼斯的小泉**子
    后记 有幸为村上画插画(大桥步)
  • 恰到好处 我已经有了一定的年纪,但**不管自己叫“大叔”。是的,确实该叫“大叔”,或者该叫“老爹”了,毫无疑问就是这样的年龄,可我自己不这么叫。若问什么缘故,那是因为当一个人自称“我已经是大叔啦”的时候,他就变成真正的大叔了。
    女人也一样。当自己声称“我已经是大婶啦”的时候(哪怕是玩笑或者谦虚),她就变成真正的大婶了。话语一旦说出口,就拥有这样的力量。真的。
    我认为,人与年龄相称,自然地活着就好,根本不必装年轻,但同时也没必要勉为其难,硬把自己弄成大叔大婶。关于年龄,我觉得*重要的就是尽量不去想。平时忘记它就可以。万不得已时,只要私下里在脑袋尖上回想一下就够了。
    每天早晨在盥洗间里洗脸刷牙,然后对着镜子审视自己的脸。每一次我都想:唔,糟糕,上年纪啦。然而同时又想:不过,年龄的确是在**天增长。呃,也就是这么回事吧。再一寻思:这样不是恰到好处吗? 虽然不是那么频繁,但走在路上时偶尔有(大概是)读者向我打招呼,要跟我握手,还告诉我:“很高兴能见到您。”每一次我都想说:“我每天早晨都对着镜子观察自己的脸,每一次可都厌烦到了极点。”在街角看到了这样的面孔,又有什么可高兴的呢? 话虽这么说,呃,倒也并非全是这样。假如这个样子多少能让大家开心一点,那我就**开心了,哎哎。
    总之对我来说,“恰到好处”成了人生的一个关键词。长相不英俊,腿也不长,还五音不全,又不是天才,细想起来几乎一无是处。不过我自己倒觉得“假如说这样恰到好处,那就是恰到好处啦”。
    这不,要是大走桃花运的话,只怕人生就要搅成一团乱麻了;腿太长的话,只会显得飞机上的座位*狭窄;歌唱得好的话,就怕在卡拉OK里唱得太多,喉咙里长出息肉来;一不小心成了天才的话,又得担心有朝一日会不会才思枯竭……这么一想,就觉得眼下这个自己不也很**嘛,何况也没有什么特别不方便的地方。
    如果能不紧不慢地想到“这样便恰到好处”,那么自己是不是已经成了大叔(大婶),就变得无关紧要了。不管多大年纪都无所谓,无非就是个“恰到好处”的人罢了。常常对自己的年龄左思右想的人,我觉得不妨这样思考。有时也许不容易做到,不过,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Anger Management 您属于爱发怒的那一类人吗? 我年轻时,也是很容易热血冲头的性格。不过有 一次我发 觉,由于草率冒失、判断失误而勃然大怒的情况不少 ,便琢磨: “发脾气时得三思而后行呀。”遇事冒火时,便不再 当场付诸行 动,而是稍待片刻,看准前因后果,认定“既然这样 ,不妨发 火”才动怒。这就是所谓的“Anger Management”, 即驾驭怒气。
    其实略微试一试就会明白,不论火气多大,只要 稍稍过上 一段时间,原来的情绪大多都会逐渐减轻,就不再是 怒气,基本 降到了“悲哀”或“遗憾”的水平,归于平静。于是 变成“得, 算了算了,没法子啊”。(偶尔)还觉得“仔细想想, 说不定我也 有不对的地方呢”。托它的福,人生的麻烦事肯定会 大减,打架 之类的事大概也不会干了。反之,有为数不多的情况 ,让我一再 认定“为这事生气是理所当然”,就冷静地永远怒火 中烧下去了。
    从前,美国某电影导演想用雷蒙德·卡佛的小说 原著拍一部 电影,可在本国筹募不到资金,便想到日本找投资者 ,来向我打 听:作为译者,能否助一臂之力?如今想来简直是无 稽之谈。可 当时日本正处于泡沫经济的**,遍地都是钞票。
    尽管我对这方面很陌生,而且和我个人没有丝毫 的利害关 系,然而卡佛不久前刚刚英年早逝,我很想为他做点 什么,就把 这件事跟周围的人大致说了一遍。某企业的一位大人 物对这个企 划很感兴趣,表示想见面聊聊。那是一家无人不知、 正在拓展大 型零售店的企业,以致力文化事业著称于世。
    于是决定见面商谈,对方指定了会面地点,是一 家**餐 厅。“为何公司会议室就不行呢?”我心下觉得奇怪 ,赶过去一 瞧,来了一位副总经理和一个像是秘书的人。他高踞 上座,趾高 气扬地说教了一通:“村上先生哪,恐怕你不知道, 其实拍电影 吧……”大吃大喝了一顿便回去了,从此音信全无。
    后来只寄过 来一张贵得令人咋舌的餐厅付账通知单。电影的事就 这么不了了 之。不行就不行,那也是无可奈何。我这边也不指望 投资的事情 了。可您总该把结果告诉我一声呀。您说是吧? 我一下子也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过了些时日才 忽然明白 过来:这岂不就是吃白食?于是怒火渐渐涌上心头: “原来如此。
    就是这帮胸无点墨的家伙在高谈什么文化?日本竟然 变成这样一 个铜臭熏天的可悲国度了吗?”只觉得对故人的一片 心意惨遭蹂 躏,滋味很不好受。自那以后,我再也不踏进那家企 业旗下的店 铺一步。
    就这样,二十来年一成不变,我始终在生气。是 不是太固 执啦? □本周的村上“文字处理机”简化成“文处机” ,“超短迷 你裙”简化成“迷你裙”,可为何“一枝黄花”就不 见变得简短 一点呢?。
    P35-3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