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世界名著 > 欧洲

老人与海(精)/名著名译丛书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ISBN:9787020104192
  • 作者:(美)海明威|译者:陈良廷
  • 页数:343
  • 出版日期:2013-08-01
  • 印刷日期:2015-04-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13千字
  • 《老人与海》精选海明威最有代表性的中短篇作
    品,包括最优秀的中短篇小说如《老人与海》《乞力
    马扎罗山上的雪》《白象似的群山》《在密歇根北部
    》《一天的等待》等经典名篇。《老人与海》是欧内
    斯特·海明威最重要、最有影响的作品,是硬汉文学
    的传世之作,以简介犀利的风格,塑造一种挺立不屈
    的精神形象。海明威的这些作品几十年代影响和鼓励
    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
  • 欧内斯特·海明威(1899-1961),美国记者和作家,20世纪最著名的小说家之一,因其笔锋冷峻犀利而以“文坛硬汉”著称,被认为是美利坚民族的精神丰碑,同时他的作品不失深沉,对人生、世界、社会都表现出了深刻的迷茫和反思。其《老人与海》获1953年普利策奖及1954年诺贝尔文学奖。海明威在美国文学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对20世纪文学的发展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
  • 老人与海
    弗朗西斯·麦考博稍纵即逝的幸福生活
    乞力马扎罗山上的雪
    雨中的猫
    白象似的群山
    **的等待
    在密歇根北部
    印第安人营地
    美国太太的金丝雀
    追车比赛
    一个很短的小故事
    **是星期五
    平庸的故事
    我躺下
    暴风劫
    一个干净、光亮的地方
    一次简单的询问
    翻江倒海
    向瑞士致敬
    好狮子
    忠贞的公牛
    得了条明眼狗
    人情世故
    度夏的人们
    世上的光
    先生们,祝你们快乐
    大转变
    你们决不会这样
    一个**恋者的母亲
    一篇关于死者的博物学论著
    两代父子
    三下*声
    印第安人搬走了
    过密西西比河
    登录前夕
    新婚之日
    一个非洲故事
    一个世上的男人
    我想凡事都会勾起你的一些回忆
  • 老人与海 他是个老人,独自驾一条小船在湾流①中捕鱼, 这回连续出海八十四天,一无所获。头四十天,有个 男孩跟着他。不过,一连四十天都没捕到鱼,男孩的 父母就对孩子说,这老头如今晦气到家了,真是倒霉 透顶,于是,男孩照他们的吩咐上了另一条船,头一 个星期就捕到了三条很棒的鱼。男孩见老人天天空船 而归,心里很难受,他总是走下岸去,帮老人拿卷起 来的钓线,或是鱼钩、鱼又,还有缠在桅杆上的船帆 。那船帆用面粉袋打了几个补丁,收拢起来真像是一 面标志着永远失败的旗帜。
    老人瘦骨嶙峋,颈背上刻着深深的皱纹。他的两 颊有着褐色的斑块,是阳光在热带海面上的反射造成 的良性皮肤病变。褐斑从上到下布满面颊的两侧,他 的双手由于常用钓线拖拽大鱼,勒出了很深的疤痕。
    可是,这些伤疤没有一处是新的,和没有鱼的沙漠里 风雨侵蚀留下的痕迹一样古老。
    他浑身上下都显得很苍老,只有那双眼睛,和大 海是一样的颜色,看上去生气勃勃,有一股不服输的 劲儿。
    “圣地亚哥。”他们俩从小船停泊的地方爬上岸 时,男孩对他说,“我又能跟着你了。我们家挣到了 一点儿钱。” 老人教会了这男孩捕鱼,男孩很敬重他。
    “算了,”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走运的船, 还是待下去吧。” “不过,你总该记得,有一回你一连八十七天都 没捕到鱼,后来连续三个星期,我们每天都捕到了大 鱼。” “我记得,”老人说,“我知道你不是因为吃不 准才离开我的。” “是爸爸让我走的。我是孩子,总得听他的。” “我明白,”老人说,“这很在理。” “他不大有信心。” “是啊,”老人说,“可是我们有,对吧?” “对,”男孩说,“我请你去露台饭店喝杯啤酒 ,然后咱们把这些东西带回家。” “那敢情好,”老人说,“都是打鱼的嘛。” 他们坐在露台上,不少渔夫拿老人开玩笑,老人 并不气恼。还有些上了年纪的渔夫望着他,为他感到 难过,但他们并没有表露出来,只是说些客套话,谈 谈海流,说说钓线入水的深度,接连的好天气,以及 各自的见闻。当天有收获的渔夫都已经回来了,他们 把大马林鱼剖开,整个儿横排在两块木板上,两人各 抬着木板的一头,踉踉跄跄地一路走去送到收鱼站, 在那儿等着冷藏车把鱼运往哈瓦那的市场。捕到鲨鱼 的已经把鱼运到了海湾另一头的鲨鱼加工厂,吊在滑 轮上,除去肝脏,割下鱼鳍,剥掉外皮,把鱼肉切成 一条条的准备腌起来。
    一刮东风,就会有一股腥味从鲨鱼加工厂飘过海 港,吹送到这里来;不过,**只有淡淡的一丝,因 为风转为朝北吹,后来又渐渐停了,露台上阳光煦暖 ,令人感到惬意。
    “圣地亚哥。”男孩唤了一声。
    “哦。”老人应道。他正握着酒杯,回想好多年 前的事儿。
    “要不要我去弄些沙丁鱼来,给你明天用?” “不用了。打棒球去吧。我还能划得了船,罗赫 可以帮忙撒网。” “我想去。就算不能跟你一块儿捕鱼,我也想帮 点儿忙。” “你请我喝了杯啤酒,”老人说,“你已经是个 男子汉了。” “你头一回带我上船,我有几岁?” “五岁,那天你差点儿就没命了。我把一条活蹦 乱跳的鱼拖到船上,它险些把船撞个粉碎。你记得吗 ?” “我记得鱼尾巴一个劲儿地拼命拍打,坐板都被 撞断了,还有用棍子打鱼的声音。我记得你猛地把我 推到船头,那儿搁着一卷一卷的钓线,湿淋淋的,我 感到整条船都在颤抖,还听见你在用棍子打鱼,那声 音就跟砍树一样。我觉得浑身上下都有一股甜丝丝的 血腥味儿。” “你是真记得那回事儿,还是听我说的?” “打咱们头一次一块儿出海那时候起,什么事儿 我都记得。” 老人用他那双被阳光灼刺过的眼睛打量着他,目 光坚定而又充满慈爱。
    “如果你是我的孩子,我就会带你去碰碰运气, ”他说,“可你是你爸**孩子,而且你还搭上了一 条走运的船。” “我去弄些沙丁鱼来吧?我还知道上哪儿能搞来 四个鱼饵。” “我**还有剩下的。腌在盒子里了。” “我给你弄四个新鲜的吧。” “一个吧。”老人说。他的希望和信心一刻也不 曾丧失,此时在微风的吹拂下又鲜活地涌动起来。
    “两个。”男孩说。
    “那就两个吧,”老人同意了,“不会是偷来的 吧。” “我倒想去偷,”男孩说,“不过,这是我买来 的。” “谢谢你。”老人说。他的心思很简单,压根儿 不去想自己从什么时候起变得如此谦卑。他知道自己 变得谦卑起来,而且知道这并不丢脸,也无损于真正 的自我尊严。
    “看这海流,明天会是个好天气。”他说。
    “你要去哪儿?”男孩问。
    “到好远的地方,等到风向转了再回来。我打算 不等天亮就出海。” “我想办法让船主到远处打鱼,”男孩说,“这 样,要是你捕到了一个很大的家伙,我们可以赶去帮 忙。” “他可不愿意在太远的地方捕鱼。” “是啊,”男孩说,“不过,我会看见一些他看 不到的东西,比方说一只正在捕鱼的鸟儿,这样我就 能让他去追踪鲯鳅。” “他的眼睛有那么糟吗?” “差不多全瞎了。” “这可怪了,”老人说,“他从来没捕过海龟, 那才毁眼睛呢。”P1-3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