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纳兰容若的如莲今生)

作者:白落梅 出版社:中国华侨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国华侨
  • ISBN:9787511355867
  • 作者:白落梅
  • 页数:259
  • 出版日期:2015-09-01
  • 印刷日期:2015-09-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00千字
  • 如果《人生若只如初见》让你喜欢上纳兰,那《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会让你*懂得纳兰。本书是白落梅早期作品中的**之作,以其一贯的风格,用禅意、空灵、优美的文字,将纳兰容若的生平娓娓道来。辅之以诗词,穿插以议论和抒情,使得对纳兰容若的描述*加饱满而精彩。

    读者对纳兰的了解多是其诗词,而他本人始终处在历史面纱的遮盖下,他的心事,后人难以知晓。不过,读者却在白落梅的淡淡笔触中看到了纳兰的才性,他的爱,他的情,一一静然绽放,如花绚烂。


  • 白落梅作品《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纳兰容若 的如莲今生)》是纳兰容若的词传,讲述了纳兰精彩而 短暂的一生。作者用唯美的语言,通过对纳兰容若诗 词的解读,将纳兰若容精彩而短暂的一生娓娓道来, “他有冰洁的情怀、有如水的禅心,有悲悯的爱恋, 纳兰容若的一生,沿着宿命的轨迹行走,不偏不倚、 不长不短”。 纳兰容若的前世,是一朵在佛前修炼过的青莲,贪恋了人间烟火的颜色和气味,注定今生这场红尘游历。所以他有冰洁的情怀,有如水的禅心,有悲悯的爱恋。纳兰容若的一生,沿着宿命的轨迹行走,不偏不倚,不长不短,整整三十一载。在佛前,他素淡如莲,却可以度化苍生;在人间,他繁华似锦,却终究不如一株草木。
  • 白落梅,原名胥智慧。栖居江南,简单自持。心似兰草,文字清淡。其散文在CCTV3《电视诗歌散文》栏目中播出三十余篇。作品常见于《读者》等杂志。读者盛赞其文"落梅风骨,秋水文章"。已出版作品《你若安好 便是晴天》《因为懂得 所以慈悲》等。
  • 引 言 一朵佛前的青莲
    **卷 不是人间富贵花
    零落凡尘
    神童美誉
    青梅竹马
    缘来缘去
    初犯寒疾
    第二卷 韶华如梦水东流
    人在谁边
    琴瑟合鸣
    迷途知返
    銮殿高中
    御前侍卫
    第三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
    只如初见
    远赴塞外
    天涯孤旅
    风雨归来
    随军出征
    第四卷 当时只道是寻常
    爱妻离世
    天上人间
    佛前青莲
    断弦再续
    西风古道
    第五卷 我是人间惆怅客
    薪火煮茶
    梦醉江南
    人去春休
    明月相思
    十年踪迹
    第六卷 一世荣辱尽归尘
    京师重逢
    姹紫嫣红
    寂掩重门
    缘尽魂断
    一生归尘
    附录一 纳兰容若词集
    附录二 纳兰容若年谱
    引 言 一朵佛前的青莲
    **卷 不是人间富贵花
     零落凡尘
     神童美誉
     青梅竹马
     缘来缘去
     初犯寒疾
    第二卷 韶华如梦水东流
     人在谁边
     琴瑟合鸣
     迷途知返
     銮殿高中
     御前侍卫
    第三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
     只如初见
     远赴塞外
     天涯孤旅
     风雨归来
     随军出征
    第四卷 当时只道是寻常
     爱妻离世
     天上人间
     佛前青莲
     断弦再续
     西风古道
    第五卷 我是人间惆怅客
     薪火煮茶
     梦醉江南
     人去春休
     明月相思
     十年踪迹
    第六卷  一世荣辱尽归尘
     京师重逢
     姹紫嫣红
     寂掩重门
     缘尽魂断
     一生归尘
    附录一 纳兰容若词集
    附录二 纳兰容若年谱
  • 第四卷 当时只道是寻常   爱妻离世   其实,每个男儿的心里都会有一段凌云壮志。那些甘愿做一株平凡小草的人,是因为他们经历了岁月繁复的过程,所以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可以接受默默无闻的命运。人间的事,只有经过才会从容,爱过才会淡然,拥有过才会无憾。在此之前,没有谁可以平静似水、波澜不惊。
      风华正茂的纳兰容若,也想过要从军,金戈铁马纵横疆场,演绎一段黄沙碧血的悲壮故事。可他所有的梦,在康熙给他安排侍卫这个职位的时候就破碎了。苍茫如烟水上的泡影,一缕清风拂过,就什么也看不见了。纳兰纵算有千般不情愿,可他在康熙身边尽心尽责,谨守规矩,从不掺和外庭之事。
      事实上,容若对这位十六岁智擒鳌拜、十九岁果断削藩的少年天子,心中充满了敬仰之情。康熙宽广的胸怀,开阔的视野,以及他对政事的勤勉,处事的睿智和果断,都让纳兰折服。也许是因为康熙过于**,所以他在纳兰身上看到的,是他自己不曾拥有的。看到他伤感华丽的词章,以及如莲似玉的情怀,而忽略他也有建功立业、兼济天下的伟大抱负。
      在烽火硝烟的战场,听着鼓角争鸣,看着刀光剑影,看着那么多血肉之躯在身旁倒下,纳兰容若那颗温润的心也热血沸腾,他真切地体会到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苍凉之意。历史是一册用血染就的画卷,被仓促的时光一页一页翻过去,荒草之下,白骨森森,流水之上,血流成河。那些帝王的千秋霸业,那些将军的功成名就,就是踩着万千将士的尸骨建立起来的。历史已成过去,战争却不曾结束,一代又一代江山,都是在硝烟战场上夺来的。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战场都有硝烟,不是所有的英雄都要流血。天下太平之时,官场、商场、情场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可同样有刀剑相拼,杀人于无形,不着血迹。多少人,为了自身利益去损害别人,仿佛只有在你争我斗中才能获取成功。无风无雨的日子与季节无关,无爱无恨的人生与岁月无关,无胜无败的战争与历史无关。
      接连几个月的征战生涯,令纳兰触目惊心的是,一张张鲜活的面容换成一座座荒寒的孤冢。多少英魂,不能回归故里,葬于荒野郊外,有的甚至连名字都不曾留下。在死亡面前,纳兰是这样的苍白,他以为可以手持刀剑,无视腥风血雨。他错了,他悲悯软弱的性格,注定不能成就大业。要纳兰踏着天下人的尸骨,只为一己功成,他断然做不到。几番彻悟,他似乎明白,康熙为什么不重用于他,只给他一个御前侍卫的差事。
      纳兰虽有修身齐家平天下之心,却也常有"山泽鱼鸟 爱妻离世 其实,每个男儿的心里都会有一段凌云壮志。那 些甘愿做一株平凡小草的人,是因为他们经历了岁月 繁复的过程,所以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可以接受默默 无闻的命运。人间的事,只有经过才会从容,爱过才 会淡然,拥有过才会无憾。在此之前,没有谁可以平 静似水、波澜不惊。 风华正茂的纳兰容若,也想过要从军,金戈铁马 纵横疆场,演绎一段黄沙碧血的悲壮故事。可他所有 的梦,在康熙给他安排侍卫这个职位的时候就破碎了 。苍茫如烟水上的泡影,一缕清风拂过,就什么也看 不见了。纳兰纵算有千般不情愿,可他在康熙身边尽 心尽责,谨守规矩,从不掺和外庭之事。 事实上,容若对这位十六岁智擒鳌拜、十九岁果 断削藩的少年天子,心中充满了敬仰之情。康熙宽广 的胸怀,开阔的视野,以及他对政事的勤勉,处事的 睿智和果断,都让纳兰折服。也许是因为康熙过于***,所以他在纳兰身上看到的,是他自己不曾拥有的 。看到他伤感华丽的词章,以及如莲似玉的情怀,而 忽略他也有建功立业、兼济天下的伟大抱负。 在烽火硝烟的战场,听着鼓角争鸣,看着刀光剑 影,看着那么多血肉之躯在身旁倒下,纳兰容若那颗 温润的心也热血沸腾,他真切地体会到一将功成万骨 枯的苍凉之意。历史是一册用血染就的画卷,被仓促 的时光一页一页翻过去,荒草之下,白骨森森,流水 之上,血流成河。那些帝王的千秋霸业,那些将军的 功成名就,就是踩着万千将士的尸骨建立起来的。历 史已成过去,战争却不曾结束,一代又一代江山,都 是在硝烟战场上夺来的。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战场都有硝烟,不是所有的 英雄都要流血。天下太平之时,官场、商场、情场是 没有硝烟的战场,可同样有刀剑相拼,杀人于无形, 不着血迹。多少人,为了自身利益去损害别人,仿佛 只有在你争我斗中才能获取成功。无风无雨的日子与 季节无关,无爱无恨的人生与岁月无关,无胜无败的 战争与历史无关。 接连几个月的征战生涯,令纳兰触目惊心的是, 一张张鲜活的面容换成一座座荒寒的孤冢。多少英魂 ,不能回归故里,葬于荒野郊外,有的甚至连名字都 不曾留下。在死亡面前,纳兰是这样的苍白,他以为 可以手持刀剑,无视腥风血雨。他错了,他悲悯软弱 的性格,注定不能成就大业。要纳兰踏着天下人的尸 骨,只为一己功成,他断然做不到。几番彻悟,他似 乎明白,康熙为什么不重用于他,只给他一个御前侍 卫的差事。 纳兰虽有修身齐家平天下之心,却也常有“山泽 鱼鸟之思”的出世倾向。他虽然博览群书,才学出众 ,编著《通志堂经解》和《渌水亭杂识》这些书册, 有着一个文人的宏伟抱负,可他缺乏一个政治家的胆 识和谋略。他虽然精通骑射,马上功夫了得,亦有一 之思"的出世倾向。他虽然博览群书,才学出众,编著《通志堂经解》和《渌水亭杂识》这些书册,有着一个文人的宏伟抱负,可他缺乏一个政治家的胆识和谋略。他虽然精通骑射,马上功夫了得,亦有一个热血男儿的万丈豪情,可他性情软弱,无法轻看悲凉的死亡。曾经的心有不甘,以及委屈和郁闷,在死亡面前,都太微不足道。纳兰心中无法排遣的感慨,那些用言语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怀,都只能托付给词章。词可以明心,可以见性,可以表达纳兰的思想与情感。
      南歌子·古戍   古戍饥乌集,荒城野雉飞。何年劫火剩残灰,试看英雄碧血满龙堆。
      玉帐空分垒,金笳已罢吹。东风回首尽成非,不道兴亡命也岂人为。
      太常引·自题小照   西风乍起峭寒生,惊雁避移营。千里暮云平,休回首长亭短亭。
      无穷山色,无边往事,一例冷清清。试倩玉箫声,唤千古英雄梦醒。
      战争虽然激烈,却没有持续太久,短暂得就像是做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梦。但对纳兰来说,却真的很漫长,因为离爱妻待产的时日越发近了。其实康熙也只是给纳兰一次锻炼的机会,在他平淡的人生里添一段风流,一个花絮。纳兰的心虽沉陷在战争的酷冷中,却还有一半牵系着爱妻与她腹中的胎儿。
      既是明了自己注定做不了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不如趁早抽身而退,回去做他的侍卫,做皇帝手下的棋子,做那个鞍前马后的"弼马温"。空闲时间,在明府花园和爱妻花前月下,与稚子玩笑嬉闹,做一个世俗中的男子,享受烟火的幸福,又何尝不是一种**的人生?   如此美梦,冲淡了那些沉重的死亡在纳兰心头落下的阴影。他策马归程,只为早些回到京师,因为他许下誓约,要守护着意梅,一起等待孩子出生。他承诺过的,就一定会做到,因为他是纳兰容若,一个重信诺、重情义的男人。这样披星戴月的赶赴,像是洪流乱烟中一只孤雁,赶赴一场花事的盛宴。他甘愿为了爱情飞赴尘网,那不是他*后的归宿,却有他魂梦所系之人。他告诉自己,从今以后,要将所有的情感,一砖一瓦地为他们垒砌幸福的城墙。在模糊不清的岁月里,他一直询问生命的意义,而此时他不再迷惘,只将心皆付与爱情。
      纳兰以为自己会是盛宴里的主角,却不知,竟成了那个缺席的人。当他赶到明府花园,来不及洗去满身风尘,就直奔爱妻身边。家里奴仆忙成一团,纳兰明珠夫妇也急得束手无策。意梅难产,已经三天三夜,请来了宫里御医,亦毫无办法。这则消息对纳兰来说,似江海决堤,将他从头至脚、个热血男儿的万丈豪情,可他性情软弱,无法轻看悲 凉的死亡。曾经的心有不甘,以及委屈和郁闷,在死 亡面前,都太微不足道。纳兰心中无法排遣的感慨, 那些用言语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怀,都只能托付给词 章。词可以明心,可以见性,可以表达纳兰的思想与 情感。 P1-4 由里到外**淹没。医官摇首对纳兰说:"很抱歉,已经尽了力,总算保住了孩子。你争取时间,跟夫人好好话别吧。"   容若握住爱妻的手,见她面容苍白、气息微弱,悲伤得泣不成声。意梅**次见到容若为她流泪,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六神无主,掩面而哭。她为他轻拭泪痕,虚弱地微笑,想要说什么,万千话语,她明白,容若都懂。他们之间以往也有默契,可在这时,似乎彼此的心都清澈如水,无须任何言语,无须任何交代,他们懂。
      她真的相信宿命,悲悯的佛给了她一个温和的男子,给了她三年的幸福。如今,是该面对宿命的时候了,也是该偿还宿债的时候了,她无悔。她不遗憾,她为容若留下的,不只是他们的骨肉,还有一些浅薄的记忆,以及些许淡淡的温暖,这样就真的足够了。容若紧紧地拥着她,感觉到她的生命正一点点地消失。这个女子,在他*脆弱的时候出现,一路相陪,从没有在他面前流过一滴眼泪,一直给他微笑和温暖,直至死,都如此。而他,却不能给她*多的好。
      她被声声杜宇唤去,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她依旧笑靥如花,只是好苍白、好无力。她归还了人间所有的爱,她不舍,不舍呵,不舍得容若,不舍得那小小的婴孩。无奈死神相催,她的离去,也只是一段花事落幕,这样的死,是纯洁的。她一生,为容若付出深情,深情的开始,往往都将以悲剧结束。她知道,她爱的男子会为她执笔填词。这一生,她*爱,纳兰词。
      南乡子·为亡妇题照   泪咽*无声,止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泣尽风前夜雨铃。
      青衫湿·悼亡   青衫湿遍,凭伊慰我,忍便相忘。半月前头扶病,剪刀声、犹在银釭。忆生来小胆怯空房。到而今独伴梨花影,冷冥冥、尽意凄凉。愿指魂兮识路,教寻梦也回廊。
      咫尺玉钩斜路,一般消受,蔓草斜阳。判把长眠滴醒,和清泪、搅入椒浆。怕幽泉还为我神伤。道书生薄命宜将息,再休耽、怨粉愁香。料得重圆密誓,难禁寸裂柔肠。
      他的人生,仿佛注定是残缺的。上苍总是给他美好的希冀,却又限制好时间,每次都仓促得令他措手不及。一片伤心画不成,纳兰的心已经支离破碎,丹青妙笔、锦词佳句都无法表达他此时的心痛。那破碎的心,就算拼凑,还能完整如初吗?就算拼到从前的模样,那斑驳的伤痕,日日夜夜都会提醒着他,曾经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不能忘记。
      ……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