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思无邪

作者:安意如 出版社:人民文学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ISBN:9787020073948
  • 作者:安意如
  • 页数:205
  • 出版日期:2011-11-01
  • 印刷日期:2011-1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23千字
  • 一棵树上不可能只结甜而大的果子,也有干瘪酸涩的,因此无论喜悦悲哀都要学会顺然承受。《诗经》传达的本就该是这样发自心田的喜悦或是忧伤。
    用诗的清雅去寻找,用经的深邃去看待!
    钟鼓声响起,民间的乐音比黄钟大吕*轻盈灵动,*适合不受拘束的爱情。和着钟鼓声一起起舞的两个人,一如清空翩跹的蝶。
    《思无邪》作者安意如带领我们一起去追译前生的记忆。
  • 钟鼓声响起,民间的乐音比黄钟大吕更轻盈灵动,更适合不受拘束的 爱情。和着钟鼓声一起起舞的两个人,一如清空翩跹的蝶。 虽然我无法完成“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可是,此刻如潮水 般侵袭我脑海的全是属于你,一个人的记忆。我如此清晰地记起,某年某 月的某一天,我拉着你的手,对你许诺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诗三百,不过是前生无邪的记忆。 《思无邪》作者安意如带领我们一起去追译前生的记忆。 《思无邪》附赠《诗经》别册。
  •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千山万水外,我候/为你归来】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
    【既有灼灼容颜,还要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有种距离叫爱情】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古代公务口贝的劳碌生活】
    ——嗜彼小星,三五在东
    【因为爱,所以**】
    ——野有死唐,白茅包之
    【没法深得你心,忠贞都不吸引】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
    【“长恨歌”的前生】
    ——硕人其颀,衣锦襞衣
    【若走过漫漫长夜,不再爱你,我将不再寂寞】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
    【离得开了你,让我坚强】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
    【生死相许又如何?退一步天蓝海阔】
    ——日居月诸,照临下土
    【万里漂泊,独身遣返】
    ——终风且暴,顾我则笑
    【与君世世为夫妇,又结来生未了因】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
    【式微,待归】
    ——式微,式微,胡不归
    【出有预谋的**悲剧】
    ——新台有沈,河水弥弥
    【史家之言,从来,与真爱无关】
    ——二子乘舟,泛泛其景
    【八卦的开始,一生的结束】
    ——墙有茨,不可扫也
    【竹叶坏水色,郎亦坏人心】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这次我是真的决定离开】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
    【历史文献为证,男女送礼不必平等】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你看,你看,从前的脸】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
    【昙花飞落,一念千年】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大车槛槛,毳衣如菼
    【流言飞语,人性中无法拔除的剧毒】
    ——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无折我树杞
    【与君有约,风雨不改】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
    【与君有约,子宁不来】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无心邂逅,有心艳遇,有心艳遇,无心欢喜】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
    《诗经》别册
    关睢
    卷耳
    桃夭
    汉广
    小星
    北山
    北门
    殷其雷
    野有死麕
    硕人
    绿衣
    燕燕
    日月
    终风
    狡童
    击鼓
    式微
    新厶口
    二子乘舟
    鹑之奔奔
    遵大路
    墙有茨
    淇奥

    木瓜
    摽有梅
    黍离
    园有桃
    君子于役
    扬之水
    将仲子
    风雨
    草虫
    子衿
    野有蔓草
  • 先说一件小有意思的事,我在写(当时只道是寻常》的时候,写到《虞 美人·曲阑深处重相见》那篇用了这样一句话开头:“男女偷会香艳放荡 容易,风流*难。《诗经》里的《野有死麕》、《静女》等的风流清洁气 质,到了后来都疏落了。”大概是这句话比较引人注目,好事之徒以为我 是身体写作,力搏出位的那一型,一时之间蜂拥而至,连安全套的广告都 借机给我打上了。
    我当时写这句话是有感而发的。坦白地说,《野有死唐》不是爱情诗 ,而是偷情诗。虽然很多诗描写的都是偷情的场面和对偷情刺激之感的留 恋,但从古到今诗词的分类里是没有“偷情诗”这一类的,我们一般习惯 含蓄地将它掩藏在爱情诗的名下。
    这首诗说的就是这样一个事:一个小伙子在打猎的时候,看中一个美 丽的姑娘,他就将自己猎到的獐子用茅草包好放在空地上,等着姑娘走过 去察看。这女孩果然不负所望地走了过去!——啧啧,女人的观察力在某 些方面果然比男人敏锐,从古到今哪有女人不贪心! 小伙子一看时机成熟,就从角落里“吧嗒”一声跳出来——呔!手下 留情!这是俺的东西! 可想而知,被人发现自己贪小便宜的女生多半会不好意思。这时候, 他会很大方地表示:送你一只獐子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啦,像我们这种高手 那基本是手到擒来,不会落空的! 姑娘可能很含蓄地期待着小伙子把獐子送给她。这男生又想了想,虽 说追女要下本钱,可是万一给了她,跑了以后约不到咋整?还是欲擒故纵 一下吧,先不给她,趁机多约她一次。
    于是他又约了她,下次吧,咱俩还在这里见面,俺打一只鹿给你,鹿 肉可比獐子肉香多了。
    女孩答应了,于是有了第二次的约会,想来这男生打猎手段高是一个 方面,另外可能长得也还可以,起码挺合女孩的眼缘。关于长相问题我们 是一定要提出来说的,设想一下要是长成钟楼怪人那模样的,即使是打了 一车獐子,人家姑娘也不一定敢要吧,*别提下次约会了。
    中间两人感情如何发展,就不必一一细述了,关键是两个人进展神速 ,林间的幽会已经不满足了,*后一章是小伙子开始毛手毛脚,女的半推 半就,想的还细:你别把声音搞太大,别惊动了我家的狗。
    看出来了吧,这已经不是在林间,林间是不会有狗的,有狗也管不到 两人幽会啊,显然这是渐渐深入腹地了,可能就在姑娘家不远的隐蔽地方 。
    我们心领神会,掩嘴偷笑。
    偷情这事,如果干得好,就叫幽会,干得不好,就叫通奸。
    这个故事呢,还有另外一个开头的版本:一个女孩在林间劳作(大概是 拾柴)。她看见一只被白茅草包裹好的獐子,以为没人要,正想捡来着,失 主出现了。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她和小伙子认识了,彼此有点意思,小 伙子就约她下次再见,并许诺送她一只鹿……以下的情节发展同上,我就 从略了。
    其实也怪不得经生腐儒们一看见《野有死麕》就心惊肉跳,头冒虚汗 ,也不能**怪人家神经过敏,这诗也确实是够大胆够刺激的,尤其*后 一章全是女子口吻。想想这对后世的女孩家家的影响多坏啊,就像我们现 在的家长把**光碟、***视为洪水猛兽,生怕污染了未成年人的心 灵是同样道理。
    这种“淫诗”要是出现在《花间集》或话本传奇里也就罢了,偏偏它 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举世皆知的儒家典籍里。这情况就好像世界杯的比赛正 在进行,突然跑进来一个高呼××万岁的裸奔者,警察看见当然不能不管 。
    真正的警察肯定要管,自命道德警察的也自觉责无旁贷。麻烦的是《 诗经》是孔子删改的,总不能说自己的先师不对,只好想尽办法去遮掩, 甚至不惜给诗整容。
    于是《野有死麕》这样的案例经过处理后,就被道德警察们定位如下 :“被文王之化,虽当乱世,犹恶无礼也”(卫宏(诗序》):“贞女欲吉士 以礼来,……又疾时无礼,强暴之男相劫胁”(郑玄《诗笺》);“此章乃 述女子拒之之辞,言姑徐徐而来,毋动我之帨,毋惊我之犬,以甚言其不 能相及也。其凛然不可犯之意盖可见矣!”(朱熹《诗集传》) 铁一般的事实向我们证明,一旦被圣贤之道蒙了心,比猪油蒙了心还 难搞干净。经他们这样一说,怀春少女就变成了贞女,吉士也就变成强暴 之男,情投意合就变成了无礼劫胁,急迫的相亲相爱俨然变成了凛然不可 犯的拒*!P31-3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