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陈迹清欢

作者:白落梅 出版社:中国华侨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国华侨
  • ISBN:9787511340733
  • 作者:白落梅
  • 页数:244
  • 出版日期:2013-11-01
  • 印刷日期:2013-1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80千字
  • 隐世才女白落梅继林徽因、张爱玲、三毛的“传记三部曲”之后,首度转型书写传统文化;《陈迹清欢》以唯美文笔,写尽世间风雅之物,诠释风雅之美,与百万读者共品古物的意蕴深长。
    一寸光阴一壶酒,一纸诗书一年华。一剪梅花一溪月,一方古物一风雅。一曲云水一闲茶,一树菩提一烟霞。
    煮上一壶月光,几两荷风,与白落梅共赏古物风华。
  • 白落梅编著的《陈迹清欢》讲述了:自古以来, 无论是淡酒、清茶、疏梅、幽兰,还是老巷、石桥、 山水、花鸟……都如诗般浸润在传统文化的漫漫长河 中,也都出现在我们触手可及的生活各处。无论文人 骚客,还是市井小民,都或多或少地沾染着这风雅的 趣味。 《陈迹清欢》中白落梅以其优美典雅的文笔,将 这其中的闲情逸致娓娓道来,点缀以诗词典故,向读 者铺张开了一卷美好的画轴,其中的风华,读者自知 。
  • 【**卷 一寸光阴一壶酒】
    弦琴
    围棋
    书韵
    古画
    淡酒
    清茶
    【第二卷 一纸诗书一年华】
    诗经
    楚辞
    汉赋
    唐诗
    宋词
    元曲
    【第三卷 一剪梅花一溪月】
    疏梅
    幽兰
    翠竹
    素菊
    净莲
    云松
    【第四卷 一方古物一风雅】
    金饰
    银物
    青铜
    玉石
    古陶
    瓷器
    【第五卷 一曲云水一闲茶】
    楼阁
    琐窗
    庭院
    老巷
    石桥
    长亭
    【第六卷 一树菩提一烟霞】
    山水
    花鸟
    戏曲
    佛卷
    道经
    儒风
  • 折庭院的竹为舟,筑雨后的虹为桥,穿过唐风宋 雨,朝三千年前的诗经走去。千古繁华,人间乐事, 像一缕薄风,一朵流云,被时光抛远。那些隐藏在岁 月背后的片段,尘封于光阴中的婉转词句,被安放在 一册竹简里,写满了古老又清浅的记忆。
    一个叫诗经的年代,在寻常的春秋里悄然开场。
    它如同一代王朝,经历盛衰荣枯,无常幻灭。据说, 有关诗经的故事,长达六百年之久。六百年,从西周 时期至春秋中叶,这段漫长的过程中,那些尚不识文 明烟火的古人,就已经懂得如何用优美的文字,来含 蓄委婉地表达,内心自由奔放的情感。
    《史记·孔子世家》:“古者诗三千余篇,及至 孔子,去其重,取可施于礼义三百五篇。”于是,这 三百零五篇诗歌被编撰为《诗经》,分成《风》、《 雅》、《颂》三部分,成为***部诗歌总集。过 往的著诗者,被淹没在历史风尘里,早已无从寻找。
    尽管老去的诗句,已经沾满苔痕,但其内在的思想却 清明如镜。我们可以擦去岁月尘埃,看到诗经六百年 所经历的社会生活,世态民风。
    孔子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他 还说:“不学诗,无以言”。我们与古人原本相隔于 遥远光阴的**,却因为有了诗歌传情,得以心意相 通。一段平凡的际遇,足以穿越数千年的文明沧桑。
    文字之奇妙,令人无法猜测,看似简单的字符,平淡 的韵脚,却能够变幻出无穷意境,咀嚼出千种韵味, 万般情意。
    诗经的妙,在于读后清澈心灵,如薪火煮就的一 壶春茶,天然本性,不修雕饰。带着斜柳细雨的心事 ,暖日桃花的情趣,所以诗句里有一种碧水流云的高 远,明月清风的疏淡。那是一个时代的民歌,不仅描 述普通人民劳作的生活情景,也诉说了寻常男女美丽 的爱恋,同时又将历**风云时事和春耕秋收的日子 ,用诗的方式生动而传神地表达出来。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 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 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关雎》是诗经的**篇,描述了一个俊朗青年 ,对一位窈窕淑女的无限爱慕。爱情,是千古不变的 主题,而诗经以世间纯美的爱恋为开端,给我们讲述 遥远年岁里的浪漫故事。青青河畔,悠悠绿水,在洁 净无尘的晴空下,有一位美丽善良的采荇菜少女,不 经意落入别人的梦中,被多情的过客守候成*美的风 景。
    她不知道,她犯下了一个怎样美丽的错误。她错 在,她的倩影如二月细柳,容颜似三月桃花。错在只 顾着采摘荇菜,而随意挽起她蓬松乌黑的发,迷离了 青年的双眼。错在将自己晾晒于阳光下,让青春一览 无瑕。她的美,给了那过路青年温柔的憧憬,牵动了 他美丽的哀愁。于是,他写下了这首渡河的诗歌,希 望有**,可以穿越这条爱情的河流,与梦中的少女 倾诉衷肠。
    后来,在一个蒹葭苍苍的霜秋,还有一位伊人, 在水畔犯下了同样美丽的错误。“蒹葭苍苍,白露为 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 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这首蒹葭,仿佛任何时候读 起,都带有一种苍茫深秋的清凉,一种百转千回的企 盼。
    美丽的佳人,缘何伫立在河水之畔。让爱慕她的 人,隔着秋水含烟,相看渺渺。想要逆流寻找,奈何 道路险阻,顺流追去,又宛若在水中央。只能在河岸 静立沉思,时而徘徊翘首,只希望可以涉水而过,做 她裙裾下的一株芦苇。
    然而,千百年了,他始终在岸边走走停停,寻寻 觅觅,看过流光偷换,那条缘分的河流,始终没有跨 越。而佳人,被尘封在秋水一方,依旧可望不可即。
    平凡如他,又怎能像达摩祖师那般,折一根芦苇,抛 入江中,幻化成扁舟,飘然渡江。或许,有时候距离 的美,胜却了十指相扣的温暖。
    相思如雨,敲打在恋人多思善感的心上。“青青 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 ,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 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有那么一个女子,芳 心萌动,为等候那个身着青青衣襟的良人,在落日城 头,往返徘徊。如影随形的,只有一轮清朗的明月。
    难道昨日的海誓山盟都成了过眼云烟?纵使我不 去看你,你亦不该断*音信。果真是心意相通,也该 知我会在此处守候,为何就不能主动寻来?倘若寻来 ,我不在此,亦不可轻易*改当初约定,辜负情缘。
    少女如此细腻婉转的心事,让读者也能感受其相 思之苦。也许只有爱过,等待过的人,方可深知其味 。而后才有了《采葛》里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惆怅 与悲戚。“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 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 三岁兮!” 都说恋爱中的女子*为美丽,可她们*惧人生分 离。再好的年华,也禁不起孤独光阴的消磨。思念如 利刃,瘦减她们的容颜。原来她们期许的,也只是执 子之手,与之偕老的简单心愿,是尘世*平淡的幸福 。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爱情没有年轮的界限,隔着数千年的风雨时空,亦 有生死与共的深情承诺。世事迁徙,历史*换了无数 次天空,唯有爱情,始终如一。“窈窕淑女,君子好 逑。”“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那些对纯美爱情 的追求,从古老的诗经时代开始,何曾有过停歇? 上一世,你为樵夫,我为浣女。这一世,你为才 子,我为佳人。如果说生命是一场无可终止的轮回, 那爱情则是这一切际遇的前因。有时总叹怨自己错生 了年代,否则,可以活在一个单纯的世界里,谈一次 单纯的恋爱,写一首单纯的诗。却忽略了,其实早在 远古,世间红男绿女,就已开始演绎着聚散离合的故 事。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 也。”无论哪一世,有过相欠,纵是衔草衔环,亦会 相报。假如我提前老了,注定不能与你同行,也会在 秋水河畔,读一首叫《蒹葭》的诗句。你若不来,我 怎敢真的离去。
    花鸟 下了一夜的雨,晨起时窗台的花木清澈如洗,仿 若重生。有几只五彩的鸟儿栖在院墙上,片刻的停留 ,又不知落入谁的屋檐下。微风中,茉莉的芬芳沁人 心骨。只见旧年心爱的两盆茉莉,已悄然绽放。翠绿 的叶,洁白的朵,花瓣含露,风情万种,爱不释手。
    茉莉的幽香,与腊梅有几分相似,却少了一丝冷 傲,多了几许柔情。她含蓄、淡雅、宁静,不和百花 争放,只与莲荷共舞。摘几朵,泡在杯盏中,清雅宜 人,不饮即醉。采一朵洁白,别在发髻,秀丽姿容* 添几许优雅。
    乡村曾有一种风俗,凡是白色的花,皆不宜佩戴 衣襟或簪于发髻。唯独茉莉,零星地缀于发箍间,串 在手腕上,随意佩戴于身,有一种疏落、清淡的美丽 。还记得那年在老上海的里弄,从一个干净的老太太 花篮里买了几串茉莉,那芬芳弥漫了整条街巷,直至 蔓延到整座上海滩。
    雨后清凉,这时候宜居雅室,赏花品茗,听鸟观 鱼。我之居所,案几上瓶花不*,茶韵悠悠。想起往 日读《浮生六记》之闲情记趣篇,作者沈三白亦是如 此爱花心肠。“夏月荷花初开时,晚含而晓放,芸用 小纱囊撮条叶少许,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 之,香韵尤*。” 而我,蓄了半月初荷瓣上的清露,好容易得了一 小青花坛子。为怕煎老了茶水,取晒干的松针点火。
    想好好地珍爱自己,用素日里舍不得的那把宋时小壶 ,煮上古树陈年普洱。一盏香茗,几卷竹风,就这么 静下来。忘了阴晴冷暖的世事,忘了渐行渐远的光阴 。
    世间为花木、虫鸟钟情之人,又何曾只是我。屈 原爱兰,爱其幽香韵致,几瓣素心。陶潜爱菊,为其 隐居东篱,耕耘山地,种植庭院。周敦颐爱莲,爱她 亭亭姿态,飘逸气质。为其修建烟水亭,每至盛夏漫 步池畔赏之。林逋爱梅,为其独隐孤山,种下万树梅 花,与鹤相伴,终老临泉。
    到后来,便生出此番说法。先秦之人爱香草,晋 人爱菊,唐人爱牡丹,宋人则爱梅。花草与一个王朝 命运相关,亦和一个时代的风气相关,*与一个人的 性情相关。花本无贵贱雅俗之分,因了世人的情怀与 心境,给它们赋予了不同的气度和风骨。有人爱那长 于盛世,艳冠群芳的牡丹,亦有人爱那落于墙角,孤 芳自赏的野花。
    清代张潮《幽梦影》亦曾写道:“天下有一人知 己,可以不恨。不独人也,物亦有之。如菊以渊明为 知己;梅以和靖为知己;竹以子猷为知己;莲以濂溪 为知己;桃以避秦人为知己;杏以董奉为知己;石以 米颠为知己;荔枝以太真为知己;茶以卢仝、陆羽为 知己;香草以灵均为知己……一与之订,千秋不移。
    ” 古人云:“花在树则生,离枝则死;鸟在林则乐 ,离群则悲。”大凡爱花木之人,皆与珍禽鸟兽为友 。陶潜有诗吟:“孟夏草木长,绕屋树扶疏。群鸟欣 有托,吾亦爱吾庐。”为群鸟有所归宿,他特意种树 成林。陶潜之居处,远离车马喧嚣,每日花影不离, 鸟声不断。闲时,或于院内栽花喂鸟,或去山林寻访 慧远大师,与他讲经说禅。
    白居易一生风流倜傥,爱诗文美酒,爱歌妓佳人 ,亦爱花木鸟兽。他写过许多爱鸟诗,有一首至为深 情。“谁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劝君莫打 枝头鸟,子在巢中望母归。”他对鸟如此慈悲,对人 *是长情。
    在他年老多病之时,为怕负累佳人,决意卖马放 妓。往日*爱饮酒聚宴的他,此刻客散筵空,独掩重 门。“两枝杨柳小楼中,嫋娜多年伴醉翁,明日放归 归去后,世间应不要春风。”*后善歌的樊素和善舞 的小蛮,还是离他而去,至此白乐天自称醉吟先生。
    漫游于山丘、泉林、古刹,与花鸟双双终老。
    山水诗人王维,爱诗亦爱画。他画山水林泉,咏 花鸟*句。“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月出惊 山鸟,时鸣春涧中。”王维的诗,总是多一分空灵, 几许清新。林黛玉偏爱王维的诗,让香菱读一卷《王 摩诘全集》,再读一二百杜甫和李白,便有了作诗的 底蕴。王维的诗如雨后空山,清新自然,含花木性情 ,蕴虫鸟灵思,其意境远胜于那些济世匡时的诗作。
    赏花听鸟,为闲情,亦作雅趣。当一个人陷入红 尘太深,走失迷途,有时只要一株草木,一只青鸟, 便足以浸洗灵魂,超然于世。唐诗中,我甚爱两首与 鸟相关的*句。“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 不厌,唯有敬亭山。”此为李白的《独坐敬亭山》。
    “千山鸟飞*,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 雪。”此为柳宗元的《江雪》。
    诗中空灵意境,不可言说,那种万物沉寂的孤独 ,给纷繁内心,带来美丽和清宁。真正能够过滤心情 ,寄怀养性的,则是大自然的草木。一朵晨晓雨中的 茉莉,一声窗外竹林的鸟鸣,一炉袅袅烟火,一盏悠 悠香茗,可令你从尘网,脱颖而出,幡然醒彻。周作 人说:“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尘梦。”则是在茶水 草木中,寻得意趣,消解愁烦。
    自唐以来,玩鸟已成风尚。而清乾隆年间,则抵 达盛极。八旗子弟几时丢了飞扬跋扈的豪情,抛下战 马,忘记刀剑,沉湎于富贵温柔中。提笼架鸟、把玩 古玉、喝茶听戏,就这样软化了雄心,断送了江山。
    落日下的紫禁城,已是一座空城,寂寞得只看见时光 的影子。可见世间万事万物,不可沉迷太深,只能清 淡相持。花鸟本为风雅怡情之物,经不起烟火相摧, 否则适得其反。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古人认 为青鸟可传递音讯,那些独守空闺的思妇佳人,不见 青鸟,总觉花落无主,闲情无寄。还有一种鸟,叫杜 鹃。相传望帝杜宇死后化身杜鹃鸟,日夜啼叫,催春 降福。春末夏初,杜鹃鸟会彻夜不停地啼鸣,哀怨凄 凉之音,惹人情思。因杜鹃口舌皆为红色,固有了杜 鹃啼血的传说。世人以青鸟、杜鹃传情,诉说衷肠, 聊寄相思。
    红尘一梦,云飞涛走。如何在浮世风烟中清醒自 居,于车水马龙中从容自若,于五味杂陈里纯净似水 ,一切缘于个人心性与修为。有些爱,不宜浓烈,只 宜清淡。
    “触目横斜千万朵,只因赏心三两枝。”世间百 媚千红,真正赏心悦目的,只有三两枝。乱世之中, 也可诗意栖居,怀花木性灵,存鸟兽悲心,于坚定中 守住这份柔软。任凭风流云散,亦可平和静美,自在 安宁。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