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世界名著 > 其他地区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陕西师大
  • ISBN:9787561348567
  • 作者:(苏联)尼·奥斯特洛夫斯基|译者:刘军|绘画:(苏联)...
  • 页数:318
  • 出版日期:2009-11-01
  • 印刷日期:2009-1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37千字
  • 这是一部“**国界的伟大文学作品”,一部激励了无数人的经典佳作,问世以来几十年长盛不衰。小说成功塑造了青年布尔什维克保尔·柯察金的英雄形象,通过主人公的生活道路,揭示了苏维埃**的新一代,在激烈的革命风暴中,锻炼成为具有钢铁般的坚强意志和崇高品德的无产阶级英雄人物的过程。
  • 保尔出生于一个贫苦的铁路工人家庭,从小天真顽皮,富有强烈的抗争 意识。在地下赏员朱赫来的帮助下,保尔逐渐走上了革命道路。分奋不顾身 地从匪兵手下救出朱赫来,自己却因此被捕,受到严刑拷打,但未吐露只言 言片语。他上前线后奋勇作战,数次立功,数次受伤,最后不得不因右眼失 明离开前线。在地方上,保尔继续奋战在建设第一线,不顾伤病,夜以继日 地努力工作。在天寒地冻的筑路工地上,保尔与共青团员们一起与寒冷、饥 饿、关病和匪帮的偷袭作斗争。即使双脚冻坏,发高烧仍然不下火线,直到 昏倒在工地上,因身患伤寒差一点不冶身亡。在遭受双目失明、瘫痪在床的 沉重打击之后,保尔考虑的不是自己生命的长短,而是如何尽快重返战斗岗 位。他终于找到了以笑代刀的战斗途径,实现了日夜盼的重新归队的理想。

  • “节前补考的,都给我站起来!” 身穿法衣的胖子正恶狠狠地瞪着全班的学生。他就是沃希利神父,脖子 上挂着一个沉甸甸的十字架。
    站起来的六个孩子——四个男生、两个女生——惶恐不安,。·你俩坐 下。”神父向那两个女孩边说边挥了挥手。
    她俩立即坐下,但是依然丝毫不敢放松。
    沃希利神父那双恶狠狠的小眼睛便转到四个男孩身上。
    “小混蛋们,到这儿来!” 神父说着站起身来,移开了椅子,闯到这挤成一团的四个男生面前。
    “你们这些小混蛋!谁抽烟?” 四个孩子怯声作答:“神父!我们……我们都不会抽烟。” 神父听了气得咬牙切齿。
    “混账东西,都不抽烟,哼!真是见鬼!那面团里的烟末儿是从哪儿来 的?谁都不抽烟吗?好!咱们这就来看看!把口袋都给我翻过来!快点!听 见没有?翻过来!” 其中有三个孩子动手把口袋里的东西掏了出来,放在桌上。
    神父仔仔细细地查看他们口袋里面的每一条缝隙,想找出一点烟末儿, 可是他什么也没有发现。于是,就转身朝向了第四个男孩——这个孩子长着 一双黑眼睛,穿着破旧的灰色衬衫和膝盖处打着补丁的蓝色裤子。
    “你为什么像木头似的立在那里不动?” 黑眼睛的小孩恨透了神父,他盯着神父,小声地说道:“我一个口袋也 没有。”他一边说一边伸手摸了摸那缝起来的衣袋口。
    “哼!一个口袋也没有?你认为这样我就不清楚是谁把复活节的面团给 糟蹋了吗?你认为现在学校还会要你吗?哼!你这捣蛋鬼,这次*不能便宜 你了。上次多亏你母亲那么恳求才没有把你**,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行了。
    你给我滚出去!”他用力揪住那小孩的一只耳朵,将他拖到走廊里,随手就 关上了门。
    整个教室里没有一丝声响,同学们都吓得缩着脖子。谁也不清楚保尔。
    柯察金为什么被**,只有保尔的好朋友辛辽沙·布洛扎克心知肚明——他 们六个功课不及格的学生在神父家厨房里等着补考的时候,他亲眼目睹了保 尔将一撮烟末儿撒在准备做复活节蒸糕的面团上。
    被**的保尔坐在学校门口底下的一层台阶上。他现在只想着一个问题 ——该怎么回家。他该怎么向在税务官家里当厨娘、每天从早忙到晚、对什 么事都**认真的母亲解释这件事情呢? 想到这儿,他不禁急出了泪水,心里盘算着:“我现在该怎么办呢?都 怪这个该死的神父。我为什么要在他的面团上撒上一把烟末儿呢?那本来是 辛辽沙指使我干的。他说:‘来,我们给这讨厌的恶鬼撒一把烟末。’我们 就撒上去了。可现在辛辽沙倒逃脱了,我呢,十有八九得被**了。” 其实,保尔和沃希利神父早就结下了仇。曾有**,保尔与米什卡·列 夫丘科夫打架,神父不让他回家吃午饭。为了避免他独自一人在教室里淘 气,就让他和高年级的学生在一起,坐在教室后面的凳子上。
    那个高年级的教师很瘦,穿了件黑色上衣,正在给学生讲解地球和天体 。保尔听着,惊奇万分地张大了嘴巴。什么地球已经存在了好几百万年了, 什么星星也跟地球相像等等。他听后觉得很奇怪,几乎想立刻站起来问:“ 先生,这跟**上说的**两样呀。”但是,他没敢问,因为他怕被赶出教 室。
    保尔的**课,神父总是给他五分。祈祷词以及《新约》、《旧约》, 甚至上帝哪**创造了哪一种东西,他都背得滚瓜烂熟。所以,关于地球这 件事情,保尔决心问问沃希利神父。等到下次上**课的时候,神父刚坐下 ,保尔就举起手来,在得到神父的允许后,他立刻起身问道: “神父,为什么高年级的老师说地球已经存在了好几百万年了,根本不 像《**》上说的那样只存在五千年……”他突然被沃希利神父那尖厉的喊 叫声给打断了: “混账东西,胡说八道!你就是这样学《**》的吗?” 保尔根本没来得及回答,神父就已揪住了他的两只耳朵,并将他的头往 墙上撞。一分钟之后,被撞得鼻青脸肿、吓得魂不附体的保尔被推到了走廊 里。
    保尔回到家后,他的母亲又严厉地责备了他一番。
    第二天,他母亲来到学校,恳请沃希利神父让她的孩子回校上课。就是 从这天起,保尔就恨透了神父,但是既恨他,又怕他。保尔决不会饶恕欺负 过他的人,即便是稍加侮辱,他也不能善罢甘休,当然,他不会轻易忘记被 神父冤枉的这一顿毒打,但他只是怀恨于心,从不表露出来。
    他还受过沃希利神父的很多次歧视凌辱:往往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神父就把他赶出教室,还有接连好几个星期都罚他站在角落里,而且从来 不过问他的功课,由此造成他不得不在复活节前同那几个功课不及格的同学 一起到神父家里去补考。他们在厨房里等候的时候,保尔就将一撮烟末撒在 复活节蒸糕用的面团上。
    这件事虽然除了辛辽沙外无人目睹,但是神父还是猜到了是谁干的。
    下课了,孩子们蜂拥而出,来到院子里,围住了保尔。忧心忡忡的保尔 静静地坐在那儿,一句话也不想说。辛辽沙躲在教室里没有出来,他深悔自 己的过错,却不知道如何帮助保尔。
    校长叶弗列姆·沃希利耶维奇从办公室的窗口探出头来,他那低沉的声 音,使保尔大吃一惊。校长喊道: “让柯察金马上到我这里来!” 保尔的心怦怦直跳,朝办公室走去。
    车站饭馆的老板是一个面色苍白、眼睛无神并且上了年纪的人,他向站 在一旁的保尔瞥了一眼,并问道: “他几岁了?” “十二了。”保尔的母亲回答。
    “可以,让他留下吧。条件是这样:工钱每月八卢布,上班的时候管饭 ,上班千**一夜,在家休息**一夜——但不准偷东西。” “不会的,老板,不会的!我敢保证保尔什么也不偷。”保尔的母亲连 忙回答。
    “好,那让他**就上班。”老板命令道,然后又转过身去,向旁边那 个站在柜台后面的女招待说:“契那,带这个孩子到洗刷间去,转告弗朗茜 ,让他代替格里什加。”P1-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