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作品集 > 中国

请在哔声后留言

作者:徐良 出版社:北京联合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ISBN:9787550272477
  • 作者:徐良
  • 页数:264
  • 出版日期:2016-04-01
  • 印刷日期:2016-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56千字
  • 20160711_162810_010.jpg

    20160711_162810_011.jpg

    20160711_162810_012.jpg

  • 《请在哔声后留言》已经让读过它的人在半夜抱着暖气失声痛哭,同时也笑出了好几块腹肌。


    《请在哔声后留言》也让读过它的人在读到某些只言片语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事情还可以再坚持一下,再等一等。


    就像徐良说:让它躺在你的枕边,打着厚脸皮的呼噜,偷看你酣睡的脸。在你难过的时候,它会给你带来一点温暖,驱走孤单,无论日出还是傍晚,无论相遇还是走散。喜怒哀乐,我们一人一半。


  • 《请在哔声后留言》是一本让所有面无表情的人 都为之动容的故事。真实的故事犹如暖箭穿心,虽不 冷,却让人心疼。 书中记录20个故事,是徐良这些年的情感游历,以及他和身边朋友的,有关爱和温暖的 故事,不是花前月下你侬我侬,不是鸡汤文艺,这里有的,是一场又一场活出自我的极致情感。 或执于你梦,或坦然放手。 给所有心怀最初的人们最真诚的爱 意。 


    《请在哔声后留言》是一本能让所有面无表情的人都为之动容的短篇作品集。 真实的故事犹如暖箭穿心,虽不冷,却让你心疼。书中记录了20个关于徐良和他身边朋友们刻骨铭心的故事,不文艺不汤不矫情。而是一场又一场活出自我的尽兴情感。 或执于你梦,或坦然放手。 给所有心怀最初的人们最真诚的爱意。

  • 一个拿着笔,穿梭于每一场刻骨铭心的人。

  • 还未风干的油画 / 0 0 1 /

    那年我 18 岁,那年我才 18 岁。
    那年我不是 22 岁,而是 18 岁。
    那年的我再有 4 年才能是 22 岁。
    那年的苏琪 24 岁。
    24 岁减 18 岁是 6 岁。
    24 岁减 18 岁是不是 6 岁?


    见过银河的人 / 0 2 2 /

    他穿着黑亮的皮鞋走进体育馆,坐在 D 区的 3 排 23 号上。
    妮妮的脸庞写着灯光的颜色,五彩斑斓。
    他坐在台下,她站在台上。
    妮妮一首一首地唱过来,椰子一首一首地哭过去。
    妮妮一首一首地唱过去,椰子一首一首地哭过来。
    两万人的体育场空空如也,这场演唱会只有一张票,只有
    一个听众,他坐在 D 区的 3 排 23 号,这个**的座位上。


    师父 / 0 4 2 /

    阳光拨开乌云,风会在那里等你。
    地铁带走人群,下一站会在那里等你。
    破碎带走完整,新的形状会在那里等你。
    再深的海底也有空气,气泡悬浮,从晦暗到灿烂,从细碎到淋漓,飘
    向力所能及的高度,看到独树一帜的风景。
    风景里,有个人会按一按汽车喇叭,原来他在这里。


    到达一如既往 / 0 5 4 /

    如果邮递员的单车与她擦肩而过,风会代替我的指
    尖,轻轻拂过她细软的头发,捧起她久违的笑脸,
    告诉她那句简单的话。
    “我喜欢你,无论岁月拿你怎样。我想陪着你,走
    过花甲、踏过珠黄,到达一如既往。”


    不开花的银杏树 / 0 7 2 /

    老太累了,睡在小房间里,悠悠的风吹动着纱窗轻轻颤动,
    她睡得很香甜,嘴角写着一丝安然。
    不远处的火炉上正熬着老黄酒,里面浸泡着一个陈年旧梦。
    那些年,你在机厂,我在家。
    我等你回来,锅里煮着你*爱吃的山楂。


    “我想你了。” / 0 8 4 /

    我拿出一张信纸,哗啦啦地写着。
    不知不觉写满了一张,看看,然后把它撕掉了。
    笔尖再次落到纸上,只写出了四个字:
    “我想你了。”


    风雨里的阳光 / 0 9 8 /

    我见过用太阳来看几点的,没见过看周几的。
    她说我是在看“101”啦,上面有一盏灯,对应彩虹的颜色,
    黄色就是周三。
    她身上存在着我见过却又没见过的单纯。有些人,活着就
    是一件艺术品。
    还剩三天,还剩两天,还剩**,她马上就能和男朋友团圆,
    没有丝毫的质疑。
    我开始担心故事的结局。


    驴肉火烧 / 1 0 8 /

    如果胸怀宽广,就可以不管一瞬间有多短,不管
    一万年有多长。
    如果还未风干的油画
    见过银河的人
    师父
    到达一如既往
    不开花的银杏树
    “我想你了。”
    风雨里的阳光
    驴肉火烧
    那山那水那女人
    偷偷开放的花
    这里的其实在那里
    Jack
    暖宝宝
    弄潮儿

    初恋
    游戏人
    北京爱情故事
    第三者
    动物园
    抱有希望,就可以不管时光纵横,岁月跌宕。
    他开车的右臂上还留有那个圆规刺下的伤疤,跟着
    他长大,一寸一寸地生根发芽。


    那山那水那女人 / 1 2 0 /

    他们白发苍苍却面泛桃红,腿脚蹒跚却走过西东。
    下馆子、买衣裳、拥抱在公园长凳上,散步在乡村田野间,留影在花
    团锦簇前,一张一张地弥补着那年两个人欠缺的时光,一场一场回放
    着爱情该有的模样。
    那句等我来接你,谁知一等就是四十年。
    老梅花换上新衣裳,还化了一点淡妆,老文卓为她系起花白的头发。
    真好看,这么多年,你还是和从前一样。


    × 中学 × 年级那些藏在角落里
    偷偷开放的花 / 1 3 0 /

    萌萌说:“下面,我要隆重地宣布,这个写情书的败类,就是我。”
    “我舍不得。”大牛说。
    “唉,跟她们一般见识干吗?”洛洛说。
    小琛走过来握了他的手:“是你赢了,哥们儿,帮我好好照顾她。”
    展飞挤出一个笑,说:“你看,头发再短,也还是个女人。”
    布凡说:“我喜欢看她笑。”
    “谁准你走了!”沈小雪说,“你要负责!”


    这里的其实在那里 / 1 5 2 /

    我不知道另一艘船是否还停在港口,可是眼前的一艘已
    经远行。
    我应该把薄薄的书签夹回书里,不去看哪一页。
    等待他随手翻起,或许能看见,或许看不见,或许看见过。
    它在那里。
    那里有三年前的大骏,大骏的怀里有三年前的琪琪。


    Jack / 1 6 6 /

    他们一起去了那间明亮的病房,亮得就像天堂一样。
    女人伸出一只颤抖的手擦掉男人脸上的泪水,挤出一个微笑。
    再抱抱我吧。


    暖宝宝 / 1 7 8 /

    她曾对闺蜜说,她看过《古惑仔》,见过白马王子什么
    样子,哪天要是真能让她遇见一个,她就不当男人了,
    当个女人,给他做饭、给他写作业、等他打完篮球给他
    买矿泉水,就当个普通女人,当个全心全意爱他的普通
    女人,不用再打架了,那个男人会心疼她,那个男人会
    保护她一辈子。


    弄潮儿 / 1 9 0 /

    其实喝芬达的晚上,我看见她偷偷地哭了。
    其实我知道她很乖,从来就不会打架。
    其实*心疼晴子的人是赤木刚宪。
    其实长发的她,真的很好看。
    所以陌生的大叔,就让我抱抱,不要欺负她了好不好?
    那些往事,她忘了拿,我没带走,谁捡到没有?


    鸡 / 2 0 4 /

    你说过有一个地方,那里充斥着记忆里的
    温婉,
    阳光洒下,每一根羽毛都朝着风离开的方
    向伸展,
    有玉米、有谷垛、有你暖和的臂弯,伙伴
    们从来也不曾走散。


    初恋 / 2 1 6 /

    风会记得云,落叶会记得沥青,篮球会记得操场,书包会记得桌椅。
    时光会记得那两个背着书包的孩子,陪伴在彼此左右,抿抿嘴唇,咬
    咬牙关,还是没能牵起对方的手。


    游戏人 / 2 2 4 /

    “松子和我 15 岁就认识了,她是个爷们儿,发型是板寸,
    只是凑巧长长了,只是凑巧漂亮了,我们俩说好拜把子的,
    她现在这么娘,把子是拜不了了,那就拜堂好了。”


    北京爱情故事 / 2 3 4 /

    北京的爱情往往不够浪漫,多是心酸。
    当你拒*别人送你回家,一个人站在寒风雾霾之下,细数着自己坚强
    的借口时,找遍脑海,只是被深红色的尾灯远远甩在身后,没有人在
    乎,没有人记得,一枝海棠插在冰天雪地之中,热乎乎地冒着傻气。


    第三者 / 2 4 2 /

    幸福是一条单行道,不需要改道与停留,只管迈出*傻气的
    步子就好。
    信号灯迟早会变成绿色,拥堵迟早会变得畅通,
    如果是早晚高峰,那就再等等。


    动物园 / 2 5 2 /

    我问她,为什么拒*呢,当埃及艳后不好?
    我在等,她说。
    一定是在等我,我想。
    我在等一条狗,她说。

  • 见过银河的人 他穿着黑亮的皮鞋走进体育馆,坐在 D 区的 3 排 23 号上。
    妮妮的脸庞写着灯光的颜色,五彩斑斓。
    他坐在台下,她站在台上。
    妮妮一首一首地唱过来,椰子一首一首地哭过去。 


    妮妮一首一首地唱过去,椰子一首一首地哭过来。
    两万人的体育场空空如也,这场演唱会只有一张票,只有一个听众,他坐在 D 区的 3 排 23 号,这个**的座位上。
    我的生日是2月8日,四年里有三年在春节,所以生日宴朋友们都会尽数赶到。
    椰子很闲,一般来说是*早到的。 


    他湿答答地进门,收起一枝铁骨出墙的雨伞。
    “你看你这过个生日,天打雷劈的。” 椰子之所以叫椰子是因为个子矮,又是南方人。我们在大学里相识,那时候学校里只有公共浴室,喷头下面有个挺大个儿的踏板,踩下去才会出水。椰子矮,体重太轻,层层水雾里只有他一个人在蹦着洗,闪闪惹人爱,我们很快成了朋友。
    大骏湿着头发推开房门。 


    “你看你这过个生日,五雷轰顶的。” 他把老婆让进门,老婆身后跟着闺蜜团。
    牛奶嚼着猫粮被拎到半空中旋转跳跃不停歇,被迫着发出*后的吼声。
    “你看它多高兴啊!”闺蜜团说。
    我从冰箱搬出两箱酒,酒分很多种,醉相也是。
    椰子四瓶青岛下肚,搂着马桶说了半夜的情话。我们试图解救他,也解放我们的肾。
    结果他大哭:“别拿你们的脏手碰我媳妇。” 大骏两手掐肾:“椰子你要是个男人,就跟那女的表白!” 


    椰子有个暗恋的**,showhand了所有勇气要了号码,忘了留下点儿用来打。
    磨磨叽叽地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兄弟们急得嗓子起泡。
    椰子仰脖干了半瓶,蒙了,啪啪拿出手机按下号码。
    牛奶一声“喵”,被闺蜜团从空中放生,一股脑地凑过来按下免提。
    “喂?”**一声娇喘,酒精含量超标160。
    “……”椰子太紧张,打了个嗝儿。
    “……”**没怯场,回了个嗝儿。
    气氛一时登对。
    “当我媳妇吧。”椰子说。 “好呀。”**说。
    电话随即挂断,椰子随即睡倒。
    椰子在我家住了一宿。
    第二天起床说好多了,挤了一牙刷洗面奶刷得乐呵。 


    椰子单身多年,如今一嗝儿搞定梦中人,作为哥们儿真是替他高兴得咬牙切齿。
    牙没咬完,椰子一脸煞白地盯着手机,奓毛而起。
    **! 他拨错了一位数,昨晚私订终身的**根本是个陌生人。
    那昨晚是谁?你那马桶媳妇? 这时椰子电话响了,昨晚的号码发来了短信。“下午3点,朗园酒吧见。” 椰子穿了一身西装,单刀赴会。
    酒吧的装修比较现。我的生日是2月8日,四年里有三年在春节,所以 生日宴朋友们都会尽数赶到。 


    椰子很闲,一般来说是*早到的。他湿答答地进门,收起一枝铁骨出墙的雨伞。  “你看你这过个生日,天打雷劈的。”椰子之所以叫椰子是因为个子矮,又是南方人。
    我们在大学里相识,那时候学校里只有公共浴室,喷 头下面有个挺大个儿的踏板,踩下去才会出水。椰子 矮,体重太轻,层层水雾里只有他一个人在蹦着洗, 闪闪惹人爱,我们很快成了朋友。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