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相逢如初见回首是一生

作者:白落梅 出版社:中国华侨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国华侨
  • ISBN:9787511348418
  • 作者:白落梅
  • 页数:243
  • 出版日期:2014-09-01
  • 印刷日期:2014-09-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80千字
  • 风静日闲,外婆在庭院择菜剥笋,我于花圃扑蝶嬉戏。门外村落路亭,柳溪梅畔,皆在日光蝉声里。世上万物皆具灵性,各抒情怀,清澈洁净,无有不好。
  • 白落梅在《相逢如初见回首是一生》中,追思家 乡的亲人挚友、灵山秀水、民俗风情和童年趣事,以 唯美的语言寄托浓浓的乡愁,既有对回不去的年少时 光的感叹,又有对自然纯朴乡风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小院竹篱,春水秋月,一切还是初时模样。外婆 于花荫里闲穿茉莉,外公于厅堂独自饮酒,母亲在菜 圃打理她的蔬菜瓜果,父亲则背着药箱,去了邻村问 诊。而我,坐于雕花窗下,看檐角那场绵长得没有尽 头的春雨。原以为星移物换的岁月,只老去那么一点 点沧桑。 隐世才女白落梅首部思江南故乡、忆远方亲人的唯美文集 《相逢如初见 回首是一生》 比龙应台的《目送》更情长 ,比余光中的《乡愁》更感人 黛瓦青墙,烟水人家,梦里江南风流雅逸,山河简静。丰山瘦水都解风情,晴光雨色皆是言语。 精致文字+精选图片+精美装帧 追思家乡的亲人挚友、灵山秀水、民俗风情和童年趣事,以唯美的语言寄托浓浓的乡愁,既有对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的感叹,又有对自然纯朴乡风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小院竹篱,春水秋月,一切还是初时模样。外婆于花荫里闲穿茉莉,外公于厅堂独自饮酒,母亲在菜圃打理她的蔬菜瓜果,父亲则背着药箱,去了邻村问诊。而我,坐于雕花窗下,看檐角那场绵长得没有尽头的春雨。原以为星移物换的岁月,只老去那么一点点沧桑。
  • **卷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茉莉
    采莲
    栀子
    桂花
    浮萍
    第二卷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竹源
    目送
    竹笋
    菜圃
    老宅
    第三卷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过年
    赶集
    酿酒
    采药
    稻香
    第四卷 空山人去远,回首落梅花
    戏子
    梅妻
    过客
    相逢
    黄昏
    远行
    第五卷 山河总静好,人事亦从容
    流年
    旧物
    茶馆
    修行
    光阴
    第六卷 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
    听雨
    流云
    山月
    秋水
    庭雪
    林泉
    后记


    **卷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茉莉002

    采莲009

    栀子017

    桂花024

    浮萍032

    第二卷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竹源040

    目送048

    竹笋056

    菜圃063

    老宅070

    第三卷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过年078

    赶集086

    酿酒092

    采药099

    稻香108

    第四卷 空山人去远,回首落梅花

    戏子116

    梅妻124

    过客132

    相逢139

    黄昏145

    远行153

    第五卷 山河总静好,人事亦从容

    流年160

    旧物 168

    茶馆176

    修行182

    光阴190

    第六卷 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

    听雨200

    流云208

    山月214

    秋水221

    庭雪227

    林泉 234

    后记 241

    附:山静月长 243
  • 竹源 那是一座古老的南方小村庄,它有一个美丽的名 字,叫竹源。村庄居群山之间,绿水之滨,翠竹隐隐 ,四季常青。那条悠长蜿蜒的乡间小径,行走过荷锄 归来的农夫,骑牛吹笛的牧童,池塘浣衣的村妇,孤 舟江雪的钓翁,还有提篮择菜的老妪。
    我的外婆,从一个叫香塘的村落,嫁到了竹源。
    一位殷实的富家小姐,下嫁给一户中下贫民,在当时 并非是传奇故事。对外婆来说,她的出嫁,不过是命 运一次简单的迁徙。外公虽然家境清寒,带给外婆的 却是一生的安稳和幸福。
    嫁给外公的第二天,外婆褪下了锦缎旗袍,从此 穿着民国时期平凡村妇的简衫。外婆说,外公也穿过 长衫,那是去城里赶集时的衣着,素日里穿的皆是马 褂。后来,她把旗袍和长衫锁进了陪嫁的樟木箱里, 当作是青春的回忆。任凭岁月爬满双肩,过往的恩情 ,一如当年,被**珍藏。
    那条乡间小径,也是我去外婆家的必经之路。儿 时居住的乡村与竹源,仅隔了两公里山路。看似简短 的路程,沿途尽现美丽的自然风光。山花夹径,翠鸟 栖枝,转角路口*是别有洞天。星罗密布的稻田,随 处可见散养在外的水牛和家禽。过石桥,于溪流泉涧 边停留片刻,总不忘摘一束野花,装点陶罐。
    逢年过节,或是寒暑假,去外婆家成了幼年*快 乐的时光。记忆中的外婆,已是佳人迟暮,丝毫看不 出她年轻时的风华。常穿一件蓝色斜襟盘扣的上衣, 戴一顶黑色的丝绒帽子,帽子的右边绣一朵小花。外 婆身材瘦小,面容慈祥,她用那双布满皱纹的双手, 给我做了许多美食,充实了那段瘦瘠的岁月。
    后来表姐跟我说,在竹源小舅家的日子,应该是 外婆此生*开心的时光。外婆生下小舅已四十出头, 直到小舅成家立业,彼此亦不曾分开。外婆自从嫁至 竹源,勤俭持家,送走翁姑之后,与小舅一同生活, 大小事务全由她做主。朴实的农人,用他勤劳智慧的 双手,创造了一番富饶的场景。他们守着美丽的家园 ,过着幸福安稳的生活。
    家里杀猪宰鸡,或是地里收了新鲜瓜果之类的, 母亲总让我和哥哥拎着竹篮,走几里山路送去外婆家 。田地里,水塘边,小道上,散落着耕种行走的农夫 浣女。当时只觉世上人家竟是那般繁华,丝毫没有偏 远村庄的清冷之感。而我*想象不到,有**,我会 远离这条山径,迷失在异乡的街头,茫然无措。
    外婆系一素布围裙,立于灶前,做几道农家小菜 。青椒炒肉片,粉炸小河鱼,茉莉花炒鸡蛋,是儿时 对美食*纯真的回味。柴火烧得喜乐,伴随煎炒之声 ,响彻四壁。炊烟透过黛瓦,袅于庭前,直至散漫了 整个村庄。这就是平凡的烟火人家,连燕子亦不舍丢 下旧巢,和檐下的蜘蛛做伴,看流水华年,光阴往来 。
    打理好厨房的一切,外婆才会坐下来,给自己斟 一杯合欢花或是桂花浸的酒,细细品尝。庭院的小竹 桌上,早已摆放了各式点心,杨梅酥、兰花根、桂花 糕,一壶自制的山中野茶。庭前的枣树,结满了果实 ,葡萄架下,拂过乡间淡泊的清风。耳畔有外婆的喃 喃絮语,她总是在重复过往的故事,而我亦百听不厌 。
    直至日暮西斜,晚照催急,亦无归家之意。盼着 假期,住了下来,安享着与外婆同榻而眠的快乐时光 。如水月夜,案几上一盏煤油灯,外婆坐于灯下,缝 补旧衫。我斜倚在她出嫁时那张雕花古床上,看着她 一针一线地织补日子,思绪竟有了漫漫远意。人世风 景可以这般俭约,门外犬吠的声音也随之安定。
    在外婆的哄拍中缓缓睡去,以为可以过到地老天 荒。梦里却生了伤情,在我韶华之时,独自背着行囊 ,走过乡间古道,闯荡江湖去了。后来此梦成真,我 被岁月放逐,去寻找江南的另一种风光。那个杏花烟 雨的江南,诗人词客的江南,风景如画的江南。只是 ,从此与朴素的日子,渐行渐远。
    昼长人静,屋后满池的睡莲,在月光下徐徐舒展 。直至阳光透过珠帘,洒落窗棂,方见着外婆于镜前 梳理头发。小小的妆奁里,有许多精致的银饰,只觉 外婆的人生,亦如这妆奁,华丽深藏。后来这些银饰 交付给了母亲,母亲又转托于我,它们随我天涯迁徙 ,落得流离失散,所剩无几。
    风静日闲,外婆在庭院择菜剥笋,我于花圃扑蝶 嬉戏。门外村落路亭,柳溪梅畔,皆在日光蝉声里。
    世上万物皆具灵性,无有不好。曾经一度以为,外婆 的一生,会如静水长天,永无止境。她的生命,亦在 我们身上,长出了繁盛的枝叶。
    所以我可以固执地飘荡在异乡,做一个安然的游 子。始信每年回归故里,外婆依然健在如初,或在门 前和邻舍闲说家常,或在桌畔绣花缝衫,或于藤椅上 静心养神。我知道,她会随时光缓慢老去,却一直会 在。
    每次回家,我珍惜着与外婆相处的简短日子。和 往常一样,泡一壶茶,装几碟糕点,说说她的过去, 我的现在,还有未知的将来。我告诉她,我对文字的 喜爱,以及对故乡草木山石的情怀。我甚至给她念诗 读词,不识字的外婆竟也喜欢诗中意境,说唐代那个 叫王维写的诗,像是一幅水墨画,恬淡安静。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 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 孙自可留。”曾经外婆是那竹林的浣女,如今的我, 则是徜徉在秋天的过客。人生萍水,聚散匆匆,外婆 无数次站在离别的路口,目送我远行。我从没有勇气 回头去看她不舍的目光,害怕深邃的情感,会穿透薄 弱的背影,直抵忧伤的心灵。
    世事喧然,人生徙转,阴晴不可预测。外婆在旧 年冬天的一个早晨悄然辞世,那时的我,还在这座古 城里煮茶听雪。临回乡的日子仅差一周,外婆却不再 等我。那一日,只觉天地荒芜,人世的生离死别,割 心裂肺,胜过一切悲痛。
    独自在啼泣声中慢慢睡去,外婆的魂魄竟未能入 梦来。我心有愧,没有赶回去送她,只在佛前,为她 点亮一盏油灯,愿她在归去的路上,步步生莲。生命 飘忽无常,一个人*终得以投宿于故土,亦是福报。
    只写了一段简短的悼亡词,词的内容是这样的。
    “外婆承诺过我,她去了那个世界,会托梦告诉我, 那里是什么模样。我曾谎骗她,说人死去会有灵魂, 有**,她和英年早逝的小舅,还有外公一定可以天 上重逢。外婆一生茹素行善,这个微小的心愿,而今 已然成全。生者百岁,相去几何,欢乐苦短,忧愁实 多。何如尊酒,日往烟萝。外婆,我祝福你。” 当我再次行走在那条乡间小路,是去外婆的坟前 。暖日和风,南方的村庄已有春意,几树野梅孤独绽 放,与世不争。翠竹山上,多了一座新坟,而黄土下 面,躺着的则是外婆的一掊骨灰。人生这样无奈酸楚 ,一旦辞别,竟是永远。
    母亲说,外婆死时已无牵挂,叫我莫要多生悲戚 。外婆以九十四岁的高龄老去,也算是寿终内寝,算 是有情有义。此次离别,再来时又不知是何日,唯有 坟前的草木,可以伴她长宁。
    P40-46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