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青春文学 > 玄幻

龙族(Ⅳ奥丁之渊)

作者:江南 出版社:长江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长江
  • ISBN:9787549237814
  • 作者:江南
  • 页数:373
  • 出版日期:2015-10-01
  • 印刷日期:2015-1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00千字
  • “神啊!来吧!到了我俩算总账的时候了!”

    楚子航真的存在过吗?奥丁之*为何直指红发巫女?路明非*后1/4的命又将归属何方?龙族的反击战已然打响……
    【死亡之岛】【奥丁降临】【梦境厮杀】【命运之*】
    《漫客小说绘》、《知音漫客》周刊小说&漫画火热连载中!千万读者热烈追捧!
    **千万的青春热血幻想小说,十年一遇的经典,没有之一!


  • 圣诞夜,楚子航在北冰洋的破冰船上执行任务,误入了开启神秘之门的“死亡之岛”,在那里楚子航遭遇了一个白色的身影――“死神”,关键时刻,他放弃逃生,跃下海,挥刀而上。 恺撒已从卡塞尔学院毕业,成了执行部专员,路明非成为新一任的学生会主席。偶然间,路明非发现,狮心会会长居然不是楚子航!连前任会长也不是!学院里没有楚子航的档案,除了他,其他人甚至都不记得有这么个人曾经存在过。路明非在学院里四处确认楚子航的消息,并因此被怀疑在执行任务中受伤脑震荡。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他远赴马耳他群岛向正在修习新娘课程的诺诺求助。他并不知道在他离开学院的当天,学院遭受入侵,龙骨被盗,校长遇袭,生死未卜,而路明非是最大嫌疑人。 这一切充满诡异,并非巧合那么简单。芬格尔得知学院通缉路明非的消息,从古巴千里迢迢赶来相助。为了解开谜底,他们三人决定回到楚子航的故乡,寻找楚子航曾经留下的痕迹。寻踪之旅困难重重,路明非和诺诺被困在尼伯龙根,正面遭遇奥丁阻击,奥丁的长枪直指诺诺。为了救诺诺无数次重返尼伯龙根,一次次“弑神”而上。王与王的对决,唯有死亡可以终止!
  • 江南,男,巨蟹座,现居北京,中国著名青春小说作家,《九州志》杂志主编,多次以中国青年作家代表的身份参加国际书展。其作品以情节多变、人物热血、内容励志、文字细腻著称。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Washington Univ.艺术科学学院和医学院,硕士得证,博士肄业。
  • 楔子 通往世界尽头的航路
    **章 狂欢夜之舞
    第二章 十五岁少年的葬礼
    第三章 新娘养成学院
    第四章 元老
    第五章 恰同学少年
    第六章 苏小妍
    第七章 尼伯龙根之门
    第八章 奥丁的阴影
    第九章 无限循环之梦
    第十章 楚天骄
    第十一章 邵公子的夏季攻略
    第十二章 苏晓樯的夏季攻略
    第十三章 猎人小屋
    第十四章 亡命之徒无路可退
    第十五章 王从天降愤怒狰狞
    尾声
  • 这是试图抓住藏在里面的**。亚历山大雷巴尔科少校,他当年穿着阿尔法部队的作战服时,袖子里随时都藏着一柄**。
      但他摸了个空,他有十几年没在袖子里塞**了,也十几年没用过亚历山大这个名字了。
      为了跟过去断*关系,他可是煞费苦心。先是换了住址换了电话,跟所有老朋友都不再联系,然后雇黑客侵入阿尔法部队的服务器,删除了自己的档案,还做了微小的面部整形……从此阿尔法精英亚历山大雷巴尔科少校就像从来没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取而代之的是**船长萨沙雷巴尔科。
      如今那些被他亲手掩埋的过去都在年轻人寒冷而平淡的讲述中被还原了,好像对方是他的背后灵,亲眼看过了他所有的人生。
      “任何人,只要他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总会留下无数的印记,不是能轻易修改的。”楚子航*后说,“卡塞尔学院只要对谁有兴趣,总能把他查明白的。”   周围川流不息的人就像流水,萨沙和楚子航对峙,就像流水中的两块礁石。
      长久的沉默之后,萨沙绷紧如弓的身体慢慢地放松了,他再度审视楚子航:“卡塞尔学院?”   他们当然不会真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武,那种进攻姿态只是萨沙的应激反应。
      楚子航翻开自己的西装领口,给萨沙看那枚别在领口内侧的银色盾徽,盾徽上是一株枝叶繁茂的巨树,一半极其繁茂,一半**枯萎。
      “没听说过,也没见过你们的徽记。”萨沙摇摇头。
      “我想船长也许会认识这个徽记,我是说真正的船长。”   “你想怎么样?”   “就想见见船长。我知道这条船上有个隐秘的规矩,赌客中赌得*大的人有资格上去见船长。”楚子航掂了掂手中的皮箱,“我来之前,学院准备好了资金。”   萨沙瞥了一眼那只坚固的皮箱,箱子倒是没错,豪赌客都喜欢拎这样的皮箱,装满了能装200万美元现钞。200万美元不能算很多,有些赌客有手下人帮忙拎钱箱,带着十几个钱箱出出入入,不过只是跟船长见个面的话,200万也凑合了。
      “好吧,”萨沙耸了耸肩,“带你去见船长没问题,但我先得祝你好运。”   “祝我好运?” “船长并不太喜欢见外人,他如果见到了外人而又不喜欢那家伙的话,是会把他洗脑的。洗脑那种事,你知道的,洗不好就会显得有点傻。”萨沙说,“我可不想你那么倒霉。”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