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一个人的好天气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43513
  • 作者:(日)青山七惠|译者:竺家荣
  • 页数:141
  • 出版日期:2007-09-01
  • 印刷日期:2014-03-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22
  • 字数:49千字
  • 2007年芥川奖夺冠作品,日本*受瞩目畅销小说,“80后”新锐女作家青山七惠的第二部力作。《一个人的好天气》描述了20岁的女主人公知寿与71岁的远房亲戚吟子共同生活的一段日子。生动地反映出了许多日本年轻人不愿工作,只想做不担责任的自由职业者“飞特族”,但却饱受生活与情感的困扰。
  • 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描述了一个打零 工的女孩如何与年长亲人相处,同时追寻自我、独立 的故事,走向自立的一名女孩在工作、生活和恋爱中 的种种际遇和心情令人揪心,小说写尽了做一名自由 职业者(“飞特族”)的辛酸,内容折射出当前日本的 一个社会问题,即许多年轻人不愿投入全职工作而四 处打工,宁愿做自由职业者,他们不想长大,不愿担 负责任,无法独立,害怕走出去看看这个世界,但是 又不知道这种恐惧从何而来。
  • 春天
    夏天
    秋天
    冬天
    迎接春天
  • 一个雨天,我来到了这个家。
    有间屋子的门楣上摆着一排漂亮的镜框,里面全 是猫的照片。再往屋里一看,从左面墙开始,隔过中 间窗户,一直转到右面墙的一半,又挂了快一圈儿猫 的照片,我懒得去数多少张了。照片有黑白的,也有 彩色的;有的猫不理睬我,有的猫死盯着我。整个房 间就像个佛龛,令人窒息。我呆呆地站在门口。
    “这围脖真好看哪。” 身后有人抻我的针钩围脖,回头一看,一个小老 太太正凑近围脖眯着眼睛细瞧着。
    她拽了一下日光灯的灯绳,喀嚓一声,屋里立刻 充满了白色的光线。随后她打开了窗户,窗外小院篱 笆墙对面就是地铁站,中间只隔着一条小路。一阵轻 柔的风夹着雨雾拂过我的面颊。
    我俩默默无语地站在窗前,这时,随着“当一当 ——”的警报声,传来了车站的广播。
    “电车进站了。” 老奶奶说道。她脸色苍白,加上一道道的皱纹, 使我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
    “你就住这间吧。” 老奶奶说完,就出去了。
    看她那样儿也活不了多久,没准下星期就差不多 了。
    记得当时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来到这个家的时候,我没有自报姓名,我不好意 思说。因为长这么大,我几乎没有主动告诉别人、别 人也没有主动叫过我的名字。
    出了小站,我照着母亲给我画的地图,故意慢慢 地走。被雨雾打湿的头发贴在脸上。我穿着厚厚的毛 开衫,裹紧了围巾,还是觉得冷。四月份都过了一半 了,今年就没有**是好天气。我在路边放下背包, 打算找把折叠伞,可是包里衣服和化妆品塞得满满的 ,怎么也找不着。翻包时,还把硬塞在*上面的一堆 纸巾散了一地。
    妈妈画的地图就像把地图册复制下来似的,每一 条小胡同都细细地标了出来。她还在地图下边,用她 那初中生写的似的圆圆的字一笔一画注明路线顺序: 先沿着北口的商店街一直走,然后在正骨院所在的街 角向左拐等等,哕里哕嗦的。担心我吗?真寒碜人。
    我都二十岁了,妈妈还把我当成独自一个人就会害怕 伤心的不懂事的孩子呢。妈妈准是在我睡了之后,在 昏暗的客厅里写这些的,还自认为这就是母爱吧,我 心里窃笑着。
    我用拇指把因湿气而变得皱皱巴巴的信纸刮平。
    字迹已经模糊了,我又用手掌来回刮个几回,结果弄 成丫一片灰色。
    **早上,我和妈妈在新宿分的手。“注意身体 啊。”她说着摸了摸我的头和肩膀。我不知道该看哪 儿好,一边挠着屁股,一边“嗯、嗯”答应着。我们 俩站在检票口前面,被进出站的人撞来撞去,还遭了 白眼。我碰碰妈**胳膊,想换个不挡道的地方,她 却忽地挺直了身子,装作没意识到我的动作,朝进站 口的电子屏幕望去,好像要跟我说什么,我朝她摆摆 手,像要甩掉她一般,说了声“加油啊”,就小跑着 穿过检票口,下了楼梯,上了电车。电车开动之后, 我还感受到背后妈妈投来的视线。
    从车站出来,我和三个中年妇女擦肩而过。看样 子她们是去超市买东西,里面穿着宽松的白色圆领衫 ,外面套了件有衬肩的外衣,都走到马路上去了,三 人还是并肩走着。经过我身边时,飘过来一股浓浓的 香水味。我并不讨厌这个味儿,人工的,香甜香甜的 ,是我怀念的那种气味。我突然觉得寂寞起来。我老 是这样,刚刚还沉浸在怀念中,转瞬间就会觉得不安 。她们三人都穿着拖鞋样的鞋子,看上去很舒适。无 意中一转脸,瞧见旁边鞋铺里摆着好几双那样的鞋子 。
    从正骨院拐过去,又穿过几条胡同,走到尽头就 是我要去的地方。油漆剥落的院门上吊着个小红筐, 大概当邮箱用的吧。其实这房子就在车站站台尽头的 对面,却得从商店街绕道走。沿站台也有一条路通过 来,可有篱笆墙围着,不能直接从那儿进院子。
    院门上没有挂**。进了院门有条小路通向后面 的院子。大大小小光装了土的花盆占据了小路一半的 面积。房子外墙也和院门一样油漆剥落,红黑掺杂, 斑斑驳驳的。大门旁边有个灰色的水池台,上面堆放 着几只水桶。另一边种着一株快顶到房檐的高大的山 茶花,显得格外壮观。叶子被雨打湿了,绿油油的, 粉红色大花点缀其间。山茶花这个季节开花呀,我心 里暗想。
    “真不想来这儿啊。”我怀着真情实感,把心里 想的话说出了声。一旦说出声来,反倒感觉虚假了。
    其实怎么都无所谓。不是我想不想来的问题,妈妈叫 我来,就来了呗。只要能在东京生活,怎么着都行啊 。P3-6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