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作品集 > 外国

欧·亨利短篇小说集(精)/世界文学文库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北京燕山
  • ISBN:9787540217822
  • 作者:(美)欧·亨利|译者:李文俊
  • 页数:404
  • 出版日期:2011-05-01
  • 印刷日期:2011-05-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3
  • 印次:3
  • 字数:292千字
  • 欧·亨利是美国*杰出的短篇小说家,被誉为“美国现代短篇小说之父 ”,是世界文学**与俄国的契诃夫、法国莫泊桑并肩的短篇小说大师。他一生留下数百篇短篇小说,其中《麦琪的礼物》、《警察与赞美诗》、《*后一片叶》等是享誉世界的**短篇小说,也是深受世界各国读者喜爱的短篇小说经典之作。《麦琪的礼物》经简写后被编入我国中学课本。《欧·亨利短篇小说集》精选了他的短篇小说30多篇。
  • 欧·亨利的作品给我们呈现的是芸芸众生的画面。《欧·亨利短篇小 说集》中这些图画林林总总,五彩斑斓,真实地勾勒出了生活的各个层面 。他的作品关注着小人物的命运,对人性的弱点也有所探究,爱慕虚荣的 主人公无一例外地受到了命运的嘲弄。 《欧·亨利短篇小说集》精选了他的短篇小说30多篇,以飨各位读者 。
  • 序言
    麦琪的礼物
    咖啡馆里的—位世界主义者
    爱的奉献
    警察和赞美诗
    财神与爱神
    没有讲完的故事
    一个忙忙碌碌的经纪人的浪漫史
    带家具出租的房间
    朋友忒勒玛科斯
    婚姻指南
    擦亮的灯
    钟摆
    *后的一叶
    二十年后
    索利托的健康**
    公主与美洲狮
    红酋长的赎金
    城市之声
    失忆症患者逍遥记
    普绪刻与摩天大楼
    麦迪逊广场上的麻雀
    **的婚姻学
    寻宝记
    侦探
    女巫的面包
    吉米·海斯和穆丽尔
    让我号号你的脉
    命运之路
    迷人的侧影
    “广告”
    窃贼自新记
    轿车在等待的时候
    一千块钱
    失败的假设
    黑杰克山的交易
    牧场的波皮普夫人
    牵线木偶

    我们选择的道路
  • 麦琪的礼物 一元八角七分。就这么多。其中有六毛钱还全是钢蹦儿。这些小钱都 是每回一分两分从卖杂货、卖菜、**的那里死劲儿抠下来的,当时这样 锱铢必较,人家嘴上不说,肚子里怎么损她是可想而知的,到*后她脸上 也不免有些挂不住了。黛拉数了三遍,都是一元八角七分。可第二天就是 圣诞节了。
    明摆着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除了倒往那张破旧的小榻上去哭上一顿。
    黛拉也就是这样做了。这不免使一种哲学思考油然而生:人生三大元素无 非是哭泣、抽噎与微笑,其中占压倒优势的还得算是抽噎。
    女主人的悲伤正从**阶段降至第二阶段,趁这个当口,就让我们来 对这个家作一番巡视吧。一套带家具的出租房,租金每周八元。这地方并 不真的乞求你给它一个说法,但是对于寻找丐帮窝点的人来说,乞丐那个 词儿,也确实已经到你嘴边了。
    楼下门廊里有一个信箱,但是从来不见有一封信投进去,有一个电铃 摁钮,但是没有活人能把它摁响。边上还贴了一张名片,印着“詹姆斯· 狄林翰·杨”这个名字。
    “狄林翰”,夹在当中的名号,还是当初主人每周拿三十元手头阔绰 时,一高兴往里加的。如今收入缩水,成了二十元,这几个字也显得蔫头 耷脑了,仿佛正在郑重考虑,是不是别那么张牙舞爪,就老老实实,用一 个“狄”字得了。不过每次詹姆斯·狄林翰·杨先生回家进入套间时,他 那位太太,也就是方才介绍过的“黛拉”,总是亲热地叫他“吉姆”,并 且紧紧地拥抱他。这一切自然是**美好的。
    黛拉哭完了,拿起破粉扑儿,把脸收拾了一下。她站在窗前,呆呆地 瞅着一只灰猫沿着灰色的围篱进入那个灰蒙蒙的后院。明天就是圣诞节了 ,她只有一块八毛七分钱可以用来给吉姆买一件礼物。几个月以来,她紧 攒慢攒,也就只有这个数。每星期二十块钱很不经花。花销总比她计算的 要多。每回都是这样。只有一块八毛七分能给吉姆买礼物。她的吉姆。在 构想给他买件什么像样的东西上,她度过了多少快乐时光呀。一件既讲究 又珍稀和贵重的东西——总得大致够水平,能配得上吉姆的身份才行。
    房间两个窗户之间的墙上有一面壁镜。列位看官想来是见识过八元租 金套间里的壁镜的。一位细瘦异常还得身手不凡的人,仰仗多次的快速拼 接,才可能对自己的形体有个大致上不错的印象。黛拉亏得身材苗条,总 算是掌握了这门技艺。
    她突然从窗前把身子一扭,站到壁镜跟前。她的双目灼灼发光,可是 二十秒钟之内她的脸又变得黯然失色。她迅速地解开头发,让一头秀发直 直地垂披下来。
    列位看官须知,有两样东西,是詹姆斯·狄林翰·杨夫妇视若至宝的 。一样是吉姆的金表,那是经由他祖父和父亲之手,一路传归他的。另一 样,那就是黛拉的秀发了。倘若住在天井对面的套间里的是示巴女王,黛 拉只须哪天洗过头后把长发垂到窗户外面去晾吹,那么,女王陛下全部的 奇珍异宝就不值一提了。假使看门的是所罗门王,地下室里堆满了他所有 的金银财宝,吉姆每回经过时只要把金表掏出来看时间,你就看那位老国 王如何的又气又妒,直拔自己的胡子吧。
    此刻,黛拉美丽的头发披满了她的全身,天然有点波纹,闪闪发光, 像一帘棕色的小瀑布。头发直抵膝盖下面,宛如一袭锦袍。接着她把头发 简单地往上拢了拢,快快的,有点神经质。她也曾迟疑了一分钟,站定不 动,此时,有一两粒泪珠溅落在破旧的红地毯上。
    穿上破旧的栗色外衣,戴上破旧的栗色帽子,裙裾一转一甩,她飘一 样地步出房门,下了楼梯,走进街道,眼角处那两颗泪珠仍然在晶莹闪亮 。
    在一块招牌的前面她停住脚步,牌子上写的是:“莎弗朗尼夫人—— 头发用品,一概齐全。”黛拉冲上台阶,一边喘气,一边定下神来。夫人 是个大块头,白得不大正常,冷冰冰的,跟“莎弗朗尼”可没有一丁点儿 共同之处。
    “我的头发你要买吗?”黛拉问道。
    “头发我收的,”夫人说,“脱掉帽子,让我看看货色品相怎么样。
    ” 棕色瀑布倾泻而下。
    “二十块钱。”夫人说,一边老练地把厚厚的头发托起来细看。
    “快把钱给我。”黛拉说。
    哦,接下去的那两个小时简直是插上了玫瑰色的翅膀飞驰而过的。嗨 ,咱就先不去管这样比喻是否牵强附会了。反正黛拉为了给吉姆买合适的 礼物,把大小店铺都搜索了个遍。
    她终于找到它了。它简直就是专为吉姆一个人量身定做的。别的任何 哪家店里都没有这样的东西,她都把那些地方搜个底朝天了嘛。那是一根 白金怀表短链,设计简朴大方,全靠质地本身显示它的高贵,而不做华而 不实的表面文章——精品全都是这样的。它甚至都配得上“那只金表”了 。她一见到,就知道它非吉姆莫属了。它跟他的人品都很相近呢。又文静 又高贵——这两个形容词用在二者身上都是恰到好处的。店家要二十一元 才肯把东西给她,揣着剩下的八角七分她匆匆忙忙地往家里赶。金表配上 那根链子,吉姆在任何场合下都可以堂而皇之地看时间了。那只表固然气 派,因为是用一根旧皮带凑合系着的,他只能瞅空子偷偷瞄上一眼呢。
    黛拉回到家中,她的陶醉感略略消退,代之而起的是审慎与理智。她 取出烫发铁钳,点燃煤气,着手补救慷慨加上爱情所造成的损失。那可永 远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呀,看官诸君——庞大艰巨的工程呀。
    不到四十分钟,她脑袋上就密密麻麻地布满了紧贴头皮的小发卷,变 得活像是个逃学的小学生。她对着镜子,长久、仔细、挑剔地审视自己的 映像。P001-00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