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侦探/悬疑/推理

杀手的礼物

作者:蒋话 出版社:天津人民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天津人民
  • ISBN:9787201090337
  • 作者:蒋话
  • 页数:270
  • 出版日期:2015-01-01
  • 印刷日期:2015-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81千字
  • 韩寒监制,那多作序,「一个」App人气作者蒋话开年新作,一个萌系杀手的暖心礼物。

    七发无情的**,七份温暖的礼物。

    一本杀手遗失的手记,记录了主人公李悟因一次意外远走他乡,在机缘巧合下成为一名杀手的离奇故事。他颠沛流离来到异国,为谋生计,展开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猎杀。在情感的交织中,残酷的猎杀时时泛起一丝温情。

    世界上不会有被猜对了买凶者就放弃行凶的杀手。

    不会有明目张胆挂出杀手排行榜的酒馆。

    *不会有排行榜上那些蠢萌蠢萌的*手。

    但是,在李悟的世界里,一切都顺理成章地发生着。

    跌宕起伏的故事集治愈、推理、暖心、悬疑为一体,复合的线索带您进入一个个扣人心弦的猎杀现场。

    让我们跟随着**,砰!


  • 《杀手的礼物》是「一个」App人气作者蒋话的 一部小说集,讲述了主人公李悟因一次意外被视作一 起谋杀案的嫌疑犯,为躲避追捕误打误撞成为一名杀 手的离奇故事。为了打破雇主与被猎杀者之间不平等 的关系,他决定给被猎杀者实现逆转的一线生机:如 果半小时内猜出雇主是谁,他便放弃猎杀转而干掉雇 主,但猜的机会只有一次。猎杀任务也因此产生了惊 天的逆转。 新奇的猎杀规则吸引了无数尝鲜的雇主,看似残 酷的规则最终却往往以温情收尾。 一场富有人情味的“猎杀”序幕至此拉开。 ★我们总是寄希望于时间,相信任何事情都逃不过它的法眼,信任它能给我们带来最公正的答复。的确,时间总能证明一切,但它也带走了年华。——恋爱的礼物 ★我从未想过成为英雄,我也不知道站在聚光灯下有多风光,我只知道,如果台下少了你的欢呼,一切都将失去意义。——猎杀礼物 ★只是因为我喜欢你,那一刻,这个世界上便不再有逻辑。——同学会上的礼物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很多东西,足以令你完成蜕变,像一个手握惊鸿的勇士从天而降,一往无前。哪怕,只有区区几分钟。其中一种东西,叫做友情。——困境里的礼物 ★最美妙的时刻不是热恋,而是有人忽然闯进你心里的那一瞬间。仿佛拥有了一个新的世界,也相信所有的剧本都是为你我而写。——假期间的礼物 ★混久了你会发现,这个世上,想找出一个与你配合默契的人是多么不易。帮你把说了一半的段子接下去,只听上句便对联般说出下句的人,一辈子也只能碰上两三个。——守护的礼物
  • 蒋话,原名蒋嘉骅1990年生于浙江嘉兴作家,「一个」App人气作者浙江省作协最年轻会员,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理事已出版长篇作品:2009年《乾坤》2011年《斋冷》2014年《角》
  • Chapter1 金色的序幕·开启的礼物
    Chapter2 粉色的治愈·恋爱中的礼物
    Chapter3 湛蓝的斗志·猎杀礼物
    Chapter4 青涩的记忆·同学会上的礼物
    Chapter5 玉绿的抉择·困境里的礼物
    Chapter6 靛色的羁绊·假期间的礼物
    Chapter7 橘色的重生·守护的礼物
    番外篇1 白色的奇迹·柯刀的魔力
    番外篇2 黑色的内涵·如何避免杀手上门指南
    Chapter1金色的序幕·开启的礼物
    Chapter2粉色的治愈·恋爱中的礼物
    Chapter3 湛蓝的斗志·猎杀礼物
    Chapter4青涩的记忆·同学会上的礼物
    Chapter5玉绿的抉择·困境里的礼物
    Chapter6靛色的羁绊·假期间的礼物
    Chapter7橘色的重生·守护的礼物
    番外篇1 白色的奇迹·柯刀的魔力
    番外篇2 黑色的内涵·如何避免杀手上门指南
  • 序言: 那多_文 这部小说我看得很快。有趣的小说才能看得快,无趣的比如课本,得看一学期。你看,这样的行文其实和这部小说很像,这就是感染力。当然,我想这种感染力的源头在古龙,蒋话一定看了不少他的书,比如《欢乐英雄》。
    这是一部关于爱的小说,主人公是个杀手。**般配,杀手行走在生死之间,而爱大概是从生到死间*重要的事了。这本书里有九个故事,就像九颗**,等你看完,就已经被击中九次。但你并不会觉得痛,反而心口有些暖。这世间有太多苦难,如果没有些希望,又怎么能一直前行?而这份由杀手带来的希望,让这些本该充满了死亡的故事,变得如童话般梦幻。
    **眼看见蒋话,我就知道他很厉害,尤其能跑。那时我在副驾睡觉,司机突然问我,后面那个人已经跟了两条街,要不要上段高架甩掉他?于是我就在后视镜里看见了一个飞奔的少年。我说,不会是在跟我们吧?你转个弯试试。右转又左转,在红灯前停了两分钟,那家伙就又出现在后视镜里了。我开门下车,问他,兄弟你哪条道上的?他弯腰双手撑在膝盖上,喘着气抬头看我。
    我在追我女朋友,他说。
    但显然车上只有两个男人。我想他的女朋友应该不至于在后备厢里吧,不过他追得那么急,也不是没可能,想起来司机脸上的横肉还挺多的。
    幸好他很快继续说了下去。
    和女朋友吵架了,她招了辆出租,却让司机不急不慢地开,她这是让我在后面追着,我懂。他说。
    年轻真好呀,我感叹,然后问他怎么追错了车。
    因为大众的出租车都长一样,上海怎么会有这么多大众出租。他抱怨。然后又说,我就是跑着跑着多看了路边一个长腿妞几眼。
    这样的相识简直具有传奇性,所以当然是假的。这个故事有百分之五十的真实性,只是我并不在其中。我与他相识于小说,那时他的小说还没有**的流畅有趣,但已足够让人瞩目。我虚构了这样一个故事,只是方便你们*快地了解他——有点热血、有点青涩、有点好笑的好玩年轻人。正如这本书里的故事,你们一定明白那不是真的,世界上不会有被猜对了买凶者就放弃行凶的杀手,不会有明目张胆挂出杀手排行榜的酒馆,*不会有排行榜上那些蠢萌蠢萌的*手。但这些虚构,却别有一种真实的力量,让你仿佛可以触碰到那些人物,与他们交谈,一起喝酒吃肉,然后拔出一把马克22,砰! 跟着**,一起进入这个故事吧。
    金色的序幕·开启的礼物 1 夜,静夜。
    弯月如钩,为沉睡的街道染上一层银白色的薄膜。寒风起,黑云低压掩盖月色,街头巷尾骤然变得死灰。
    房间很 夜,静夜。
    弯月如钩,为沉睡的街道染上一层银白色的薄膜 。寒风起,黑云低压掩盖月色,街头巷尾骤然变得死 灰。
    房间很暗,**的光源来自桌前的笔记本电脑。
    电脑前的男孩成彦裹着宽大的睡衣,头发乱得像鸟窝 ,注意力集中在激烈的竞技游戏里,肩部以下与黑暗 融为一体。终于,在完成一次“双杀”之后,成彦注 意到顶在颈后的消音器。
    “谁……”成彦肩部不自然地绷紧。
    出乎我的意料,他并没有慌乱,也没有像其他被 猎杀者那样因受惊而张牙舞爪。他的眼睛不时地瞟两 眼电脑屏幕,鼠标就像吸在手掌上一般不舍得放下。
    宅男的神经早已被电子游戏和**影片侵蚀,如近视 患者的睫状肌一般僵直硬化。
    “杀手,麻烦你转过来一下。”我建议道。
    消音器一头已被成彦的体温焐得温热,而他竟然 到现在才发现我的存在。我的食指则轻轻地缠在扳机 上,随时可以取走这个网瘾青年的性命。
    “那个,能不能稍稍等我打完这局游戏?”成彦 微微偏侧着头,有些腼腆地指指电脑屏幕,与我商量 道。
    “嗯?”我搓搓鼻子,稍感意外。
    “人在塔在,中途退出的话会坑死队友的。”成 彦说,“这游戏还蛮讲究团队协作的……” 我被成彦的“职业精神”弄得不知所措,呆立了 好几秒钟。这样有诚意且敬业的请求实在没有办法拒 *。
    “行吧,尽量快些。”我说,借着微弱的光线看 看手表,时间倒还充裕。
    在接下来的近半个小时时间里,我就站在成彦身 后看他打游戏,其间还指出他几处操作上的失误,他 也能够虚心接受。
    很快,成彦带领队友一波流推掉敌方老巢,自始 至终他都像一个司令官,承担起攻守转换变节器的作 用,在局面不利的逆风期,还会打字鼓励队友不要放 弃,*重要的是,他没有在游戏中“耍花招”向队友 发出求救类的暗语。
    明智的选择,如果他越过雷池半步,我会毫不犹 豫用手*轰掉他正在高速运转的脑袋。
    “好了。” 游戏结束,成彦放下鼠标,泄了气一般双肩低垂 ,终于转过来面向我。
    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比我小不了几岁,双唇不 自然地微颤着。面对死神,他终于表现出了应有的恐 惧。好评。
    我解除手*保险,将马克22*口顶在成彦头顶。
    “等一下!”成彦忽然叫道,惊得我差点扣下扳 机。
    “又怎么了?”我摸出手绢擦汗。
    暗,**的光源来自桌前的笔记本电脑。电脑前的男孩成彦裹着宽大的睡衣,头发乱得像鸟窝,注意力集中在激烈的竞技游戏里,肩部以下与黑暗融为一体。终于,在完成一次“双杀”之后,成彦注意到顶在颈后的消音器。
    “谁……”成彦肩部不自然地绷紧。
    出乎我的意料,他并没有慌乱,也没有像其他被猎杀者那样因受惊而张牙舞爪。他的眼睛不时地瞟两眼电脑屏幕,鼠标就像吸在手掌上一般不舍得放下。宅男的神经早已被电子游戏和**影片侵蚀,如近视患者的睫状肌一般僵直硬化。
    “杀手,麻烦你转过来一下。”我建议道。
    消音器一头已被成彦的体温焐得温热,而他竟然到现在才发现我的存在。我的食指则轻轻地缠在扳机上,随时可以取走这个网瘾青年的性命。
    “那个,能不能稍稍等我打完这局游戏?”成彦微微偏侧着头,有些腼腆地指指电脑屏幕,与我商量道。
    “嗯?”我搓搓鼻子,稍感意外。
    “人在塔在,中途退出的话会坑死队友的。”成彦说,“这游戏还蛮讲究团队协作的……” 我被成彦的“职业精神”弄得不知所措,呆立了好几秒钟。这样有诚意且敬业的请求实在没有办法拒*。
    “行吧,尽量快些。”我说,借着微弱的光线看看手表,时间倒还充裕。
    在接下来的近半个小时时间里,我就站在成彦身后看他打游戏,其间还指出他几处操作上的失误,他也能够虚心接受。
    很快,成彦带领队友一波流推掉敌方老巢,自始至终他都像一个司令官,承担起攻守转换变节器的作用,在局面不利的逆风期,还会打字鼓励队友不要放弃,*重要的是,他没有在游戏中“耍花招”向队友发出求救类的暗语。
    明智的选择,如果他越过雷池半步,我会毫不犹豫用手*轰掉他正在高速运转的脑袋。
    “好了。” 游戏结束,成彦放下鼠标,泄了气一般双肩低垂,终于转过来面向我。
    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比我小不了几岁,双唇不自然地微颤着。面对死神,他终于表现出了应有的恐惧。好评。
    我解除手*保险,将马克22*口顶在成彦头顶。
    “等一下!”成彦忽然叫道,惊得我差点扣下扳机。
    “又怎么了?”我摸出手绢擦汗。
    “开*前,可以让我打个电话吗?*在你手里,我不敢报警的。”成彦说,怅然若失的神情写满了他整张秀气的脸,“虽然已经分手,我还是想*后听听她的声音……” “罗密欧,感情牌在我这儿可不管用。”我说。
    “给个机会吧,杀手大哥。”成彦哀求。
    “拜托,你真的很抢戏,至少让我把杀手规则先说明白你再发表意见好吗?”我不禁笑道。
    “杀手规则?”成彦朝我眨巴 “开*前,可以让我打个电话吗?*在你手里, 我不敢报警的。”成彦说,怅然若失的神情写满了他 整张秀气的脸,“虽然已经分手,我还是想*后听听 她的声音……” “罗密欧,感情牌在我这儿可不管用。”我说。
    “给个机会吧,杀手大哥。”成彦哀求。
    “拜托,你真的很抢戏,至少让我把杀手规则先 说明白你再发表意见好吗?”我不禁笑道。
    “杀手规则?”成彦朝我眨巴眼睛。
    “是的。”我俯视着他,清清嗓子道,“成彦, 有人向我买你的命。现在,你有一次机会猜这个人是 谁,如果猜中,权利就将反转!” “这……”成彦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我则好像面 对镜头般露齿一笑。
    这就是我的规则,一份从天而降的礼物。
    2 我叫李悟。四年前因为“那件事”,被迫离开故 土投奔远在墨锡兰的表叔。
    表叔家对面是一片白玉米地,到了成熟的季节, 田地里玉米们从碧绿的茎叶间咧开晶莹如玉的笑脸, 累累果实足以把粗实的茎秆压弯腰。
    无所事事的我和邻家青年阿光喜欢坐在玉米地里 ,看着镇上两大帮派在泥泞的道路上持*火拼。** 黑方占领高地,明天红方得势追击。火舌劲吐,在蜿 蜒的小径上掀起阵阵*林弹雨。
    **击中我们身边的玉米,焦味升起盘旋,在田 地里久久不能散去,仿佛将我和阿光包裹在浓郁的奶 油之中,十分好闻。
    **就比较无聊了,两大帮派放假双休,泥路前 变得空空荡荡,我和阿光只能蹲着,看着天空闲扯。
    碧空如洗,远山如画,却填补不了我俩内心的空荡。
    而帮派成员们通常会穿上西装赶往镇头剧院听*时髦 的音乐剧,这是他们共同的爱好,他们坐在一起互相 点烟品评音乐,分享不同的观剧感受,散会后还会微 笑着致敬,依依惜别,然后周一上班重新操起冲锋* 对干。
    相较于我略显悠然的隔岸观火,阿光则对帮派火 拼时使用*械的型号、音色、威力尤为上心,经常如 数家珍般为我解说,也许他的确在此方面有天赋,有 次血战后红方小头目在玉米地遗留下一支射光**的 FN57手*,阿光愣是只用掏耳勺就将手*部件拆卸下 来,无师自通组装完毕。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半年,表叔终于看不下去, 组织开了几次家族会议,长辈们一致希望我能出去找 一份工作,*不能再和阿光这种社会青年混在一起虚 度光阴。
    P3-P6 眼睛。
    “是的。”我俯视着他,清清嗓子道,“成彦,有人向我买你的命。现在,你有一次机会猜这个人是谁,如果猜中,权利就将反转!” “这……”成彦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我则好像面对镜头般露齿一笑。
    这就是我的规则,一份从天而降的礼物。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