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古代随笔

这些人那些事

作者:吴念真 出版社:译林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译林
  • ISBN:9787544717731
  • 作者:吴念真
  • 页数:203
  • 出版日期:2011-09-01
  • 印刷日期:2011-09-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这些人那些事》(作者吴念真)是一本积累了多年、珍藏了多年的文集,描写心底*挂念的家人,日夜惦记的家乡,一辈子搏真情的朋友,以及台湾各个角落里*真实的感动。它们是一个时代的缩影,虽然情感朴素又恣意,喷薄出的却是强大的生命能量与心灵启发。
    书中的小弟和小妹,老兵或女孩,仿佛就在身边,和我们一起经历着生命中的惊喜与惶恐。作者是台湾人,深沉的文字底下透出浓厚的中国人乡土情怀,感动着同根所生的人们,让我们想念共同的祖先和血脉。
  • 《这些人那些事》是台湾最会说故事的人、知名导演吴念真暌违12年感 人之作,是吴念真导演经历过人生的风风雨雨和最大低潮后,所完成的生命 记事。他用文字写下心底最挂念的家人、日夜惦记的家乡、一辈子搏真情的 朋友,以及台湾各个角落里最真实的感动。那些再普通不过的人,再平常不 过的日子,那些静静流淌的命运却唤醒了我们沉睡的记忆。母亲在念真的婚 礼上,穿着一辈子没穿过几次的旗袍和高跟鞋坚持跪拜一百下,以谢神明保 佑“像我这样的妈妈,也可以养出一个大学毕业的孩子”;那个神算子一样 的相命师缓缓道出一切皆属必然;跑片小弟领着一群孩子在海边,把影片拉 得长长的,一边跑一边对着阳光看;暗生情愫的技工和中学女生在公车上面 对面,各自沉默地吃着面包;更有给念真带来屈辱又为他做面子的弟弟,写 遗书说“你要照顾家里,辛苦你了,不过,当你的弟弟妹妹,也很辛苦”。 《这些人那些事》还特别收录吴念真近年唯一小说创作《遗书》,写下 对胞弟离开人间的真情告白与不舍,并特别邀请作家雷骧绘制插画,看两位 大师以图文激荡出的精采火花。
  • 自序 你们还记得我吗?
    前言 四个相命师
    **辑 心底*挂念的人
    母难月
    只想和你接近
    心意
    遗书
    第二辑 日夜惦记的地方
    可爱的冤仇人
    老山高丽足五两
    母亲们
    头家返乡
    年糕
    琵琶鼠
    秘密
    小小起义
    魔幻记忆
    告别
    第三辑 搏真情的朋友们
    春天
    未遂犯
    茄子

    他不重,他是我兄弟
    人狗之间
    兄弟
    跑片
    告别式
    第四辑 一封情书的重量
    邂逅
    长梦
    情书
    重逢
    美满
    第五辑 这些人,那些事
    思念
    真实感
    圆满
    八点档
    寂寞
    仪式
    遗照
    陈设一个家
    沦陷
    笑容
  • 爸爸十六岁那年从嘉义跑到九份附近的矿区工作。十六岁还不能进矿坑 ,所以在炼金工厂当小工。
    他发现工厂里有一个年长的女工几乎每天以泪洗面,于是善意地问人家 出了什么事,那妇人说她儿子在山上工作时中暑死了,十六岁,跟他一样大 。
    我爸说:“你不要伤心啦,不然……我给你当儿子。” 从此我爸进了人家家门,当了别人的儿子。
    爸爸二十一岁那年成了正式的矿工,人家从贡寮山上找来一个孤女当养 女,再以招赘的方式和我爸结婚以延续这一家的香火。
    这个孤女,也就是后来的我妈,当时才十五岁。她十六岁生下**个小 孩,四个月不到夭折。
    多年之后,姑妈跟我说,那时候我妈经常会有一些怪异的举止,比如半 夜跑到外面哭,或者走着走着忽然会被什么召唤一般,停下脚步跪拜四方。
    十七岁她生下我,同样不好带。我四个月大的时候,有**忽然开始不 吃奶,肚子**比**大,到*后“随时眼睛翻白,四肢抽搐”,妈妈曾经 说那时候她**的想法是:万一连这个也养不活,她也会跟着走。
    接下来就有点像乡野传奇了。据说就在我气若游丝的当下,村子里来了 一个应邀出诊的中医,看完该看的病人准备回去时在山路上被邻居拦了下来 ,要他做做好事来看我。
    据说他在望闻问切之后还问了我的生辰八字,然后开了一帖包括三种青 草外加长在黄泥巴里的蚯蚓七条的奇怪药方,说如果在当天酉时之前药材可 以备妥,并且让我服下,就会有救,否则这孩子“人家会收回去”。
    采药的过程是另一个说来话长的传奇,暂且不表,总之酉时之前这帖药 真的就灌进我的喉咙。
    根据我妈的描述是:“……就在午夜时分,你忽然放了一个响屁,然后 拉出一大摊又黑又臭的大便……我跟你爸抱着你洗澡的时候,发现你的手竟 然会拉着我的手指,然后睁开眼睛;你爸爸跟我说,孩子……人家要还给我 们了!洗完澡,发现你好像在找奶吃,当我把奶头塞进你的嘴巴,感觉你很 饿、很有力地吸起来的时候,我就忍不住大哭起来了!” 三十年后,我还活着,而且要结婚了。妈妈说有两件事必须跟婚礼一起 完成,**件事是婚礼的前**,她要杀猪公,并且行跪拜一百次的大礼; 她说当年在**望的时候,她曾经抱着我跪在床头哭着跟众神许愿,说如果 这孩子可以平安长大,结婚那天她要跪拜天地以谢神恩,而当天果真就出现 了那个“神医”。
    第二件,是婚礼那天我们得替她搭个台子并且请来乐队,因为她要上台 唱歌。她说这是她另一个心愿。说我初中毕业离家到台北工作的时候,有一 天在路上碰到我的小学老师,老师问起我的事,然后跟妈妈说我很聪明、爱 读书,无论怎么波折,有**我都会念到大学。
    妈妈说,那天回家的路上,她忽然觉得“像我这样的妈妈,如果也可以 养出一个大学毕业的孩子的话……我跪在路边跟四方神佛许愿说,他结婚那 天,我一定要快乐地唱歌给大家听!” 写这篇文章时正是我出生的月份,或许是这样的缘故吧,二十七年前妈 妈穿着一辈子没穿过几次的旗袍和高跟鞋,坚持跪拜一百下以至*后几乎连 站都站不起来的样子,以及在简单的舞台上,以颤抖的声音唱着《旧皮箱的 流浪儿》的神情,再度鲜明地浮现眼前。
    母亲五年前骨癌过世。
    生养我们五个(如果连天折的那个也算的话,六个)小孩的过程,其忧烦 与苦难远远多于欣喜与安慰。
    我曾想过,妈妈会得骨癌,到了末期全身的骨头甚至一碰即碎……是不 是就因为这辈子的身、心都一直承担着过量的负荷? 直到我十六岁离家之前,我们一家七口全睡在同一张床上,睡在那种用 木板架高、铺着草席,冬天加上一层垫被的通铺。
    这样的一家人应该很亲近吧?没错,不过,不包括父亲在内。
    父亲可能一直在摸索、尝试与孩子们亲近的方式,但老是不得其门而入 。
    同样地,孩子们也是。
    小时候特别喜欢父亲上小夜班的那几天,因为下课回来时他不在家。因 为他不在,所以整个家就少了莫名的肃杀和压力,妈妈准确的形容是“猫不 在,老鼠呛须”。
    午夜父亲回来,他必须把睡得横七竖八的孩子一个一个搬动、摆正之后 ,才有自己可以躺下来的空间。
    那时候我通常是醒着的。早就被他开门闩门的声音吵醒的我继续装睡, 等着洗完澡的父亲上床。P3-6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