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哲学宗教 > 宗教 > 佛教

舍得舍不得(附光盘带着金刚经旅行)

作者:蒋勲 出版社:湖南美术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湖南美术
  • ISBN:9787535673800
  • 作者:蒋勲
  • 页数:234
  • 出版日期:2015-10-01
  • 印刷日期:2015-10-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蒋勋老师全新散文,台湾诚品、金石堂在榜畅销长达一年,继《孤独六讲》之后再讲人生,以金刚经和佛学智慧解读生命、自然、文学、艺术。不管是走到京都、清迈、巴黎、花莲,还是读到苏东坡的诗句,赏到邹复雷的梅花、杨维祯的书法,都让作者怀历史之思,慨生命之叹,感受自然之美,思考生命的无由因果与甚深缘份。

  • 京都永观堂、清迈无梦寺、加拿大奈恩瀑布…… 蒋勲带着《舍得舍不得(附光盘带着金刚经旅行)》 ,读经、抄经,旅行十方,在心的寺院里一殿一殿地 拜去,在洪荒自然里看见生命的不同修行,在文学艺 术里照见生命的不同可能,与一切有情众生,领会人 生中的舍得与难舍……
  • 蒋勲,福建长乐人,1947年生于西安,成长于台湾。台北“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系、艺术研究所毕业。1972年负笈法国巴黎大学艺术研究所,1976年返台后,曾任《雄狮》美术月刊主编、东海大学美术系系主任、《联合文学》社社长。 蒋勲先生文笔清丽流畅,说理明白无碍,兼具感性与理性之美,有小说、散文、艺术史、美学论述作品数十种,并多次举办画展,深获各界好评。 著有《美的沉思》《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吴哥之美》《蒋勲说红楼梦》《孤独六讲》《生活十讲》《汉字书法之美》《蒋勲说唐诗》《蒋勲说宋词》等书。
  • 卷一 回头
    回头
    灭烛,怜光满
    星垂平野阔
    画眉深浅——一首诗的两种读法
    天涯何处——东坡词的生命意境
    多情应笑我
    卷二 肉眼
    肉眼
    春消息
    美学的失智
    痴*——非美学的出走
    贪看白鹭横秋浦
    爆破西湖
    莫奈的眼睛
    幸福,雷诺阿
    肉身故事与神话世界
    卷三 无梦
    无梦
    微笑——吴哥之美
    流浪者之歌
    池上之优
    城市的记忆
    写给春分
    编后记 带着《金刚经》的旅行 许悔之
  • 回头 生命如果不是从一点点小小的欢喜赞叹开始,大 概*后总要堕入什么都看不顺眼的无明痛苦之中吧。
    时光 秋天赏枫的季节,好几次在京都。几星期,一个 月,好像忘了时间。好像春天才刚来过,同样的山, 同样的道路,同样的寺院,同样的水声,同样的废弃 铁道,同样的水波上的浮沫,同样的一座一座走过的 桥,桥栏上的青苔,回首看去,那桥栏,不是刚才还 铺满落花吗?然而只是一回头,落花都已一无踪迹, 已经是满山的红叶了。水渠清流里也都是重重叠叠的 红枫落叶,随波光云影逝去。每一次回头因此都踟蹰 犹疑,害怕一回头一切繁华都已逝去。
    已经是秋深了吗? 一个地方去的次数多了,常常不知道为什么还要 再去。一去再去,像是解脱不开的一世一世的轮回转 世吗? “无明所系,爱缘不断,又复受身。”常常说给 朋友听的源自《阿含经》的句子,或许是提醒自己于 此肉身始终没有**了悟吧。
    为什么还要有这一世的肉身?为什么肉身还要一 次一次再重来这世间?为什么还要一次一次再与这么 多好像已经认识过的肉身相见? “爱缘不断”吗?总是切不断的牵挂爱恨,像一 次一次地回头。回头时看到漫天花瓣如雪花飞舞;回 头时,水渠里满满都是飘落的樱花;回头时,樱花落 在风中、水中、尘泥中,化乌有而去。残枫红艳如血 ,触目惊心,也只是肉身又来了一次吧。不堪回首, 仿佛回首时,只剩斑驳漫漶、沉沉墨色里一方令人心 中一惊的朱红印记,还如此鲜明。
    一个地方,来的次数多了,来的时候好像没有特 意想看什么,不想做什么,不想赶景点行程,随意信 步走走。有时候就在寺町通一家叫Smart的咖啡店坐 一下午,白头发的老板慢悠悠地煮着一杯咖啡。
    我来过,在这个角落坐过,看着一个青鬓白皙的 青年这样慢条斯理地调理咖啡,留声机还是那一首歌 。
    可以这样坐着,把时光坐到老去吗? 那年轻侍者把咖啡恭敬放在桌上,说了一句我没 有听懂的话。
    “无明所系……”啊,是因为不懂,所以要一次 一次重来吗?看不懂,听不懂,无法思维;以为懂了 ,并没有懂,只是在巨大的无明中,要一次一次重来 ,做没有做完的功课。
    禅林寺 上一个秋天,有一个月的时间在京都,正是红叶 *盛的时候,游客满坑满谷。我想还是避开所有人多 的景点,不如往郊外人少的地方去。但是有一位朋友 年中突染重病,昏迷了十二天,亲人从国外赶回来, 也都不能唤醒。十二天后却奇迹似的好了。清醒以后 ,虽然虚弱,却也头脑清楚,没有什么后遗症。医师 也觉得是万幸,不可思议。
    这位朋友知道我去日本,就顺口要我替她到佛前 一拜,也没有指定哪一所寺庙。我当下想到京都禅林 寺永观堂的回头阿弥陀佛那一尊像,供奉在释迦堂瑞 紫殿的这尊像七十七厘米高,与一般佛像不同,不做 正面,而是由左肩回头,向后看。以前去过好几次, 对这一件作品印象很深。
    《阿弥陀经》说,“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 …”,那是遥远到我无法思议的空间啊。不可思维、 不可议论的国度。“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 ……”那是在遥远不可思议的地方享有一切安乐的国 度吧。然而,为什么已经到那样国度的阿弥陀佛竟然 都回头了?我心里想,如果连阿弥陀佛都回头了,是 可以安慰这病苦劫难中重新回来的朋友的吧。私下心 里发愿,这次京都一行,替她去永观堂佛前一拜,带 一张回头的阿弥陀佛像给她。
    许愿时没有特别想到永观堂是观赏枫叶的**, 这个季节去永观堂,会有多少游客挤在山门前,会有 多少世界各地的观光客排长龙等待买票拜观。
    我先去了高野山,在旧识的清静心院投宿两晚。
    下了山一到京都就直接去了永观堂。
    永观堂前果然人山人海,长长一条排队买拜观券 的游客队伍,找了很久,才找到尾巴。我一度想放弃 了。真要在雨中排一两小时的队伍吗?刚一动念,随 即发现自己许的愿,原来也如此轻率。只是雨,只是 一两小时的等待,许的愿就可以轻易放弃,自己许愿 的力量如此脆弱啊。想起《阿弥陀经》的句子:“舍 利弗,若有人已发愿、今发愿、当发愿,欲生阿弥陀 佛国者,是诸人等,皆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 提。” 我想要退转了吗? 排队等候的时候,人声嘈杂沸沸扬扬。起初心乱 ,细听却也都是在赞美秋光、赞美红叶、赞美雨声。
    不同声音的欢喜赞叹,像一片和声。有的大概初次来 京都赏枫,当然狂喜惊叫,赞叹连连,语言仿佛不足 以表达心中兴奋激动。来过次数多的,或许就较安静 ,沉默微笑,看着不断惊叹的游客、用相机东拍西拍 的初来者,也多还是点头微笑,仿佛赞赏地说——啊 ,真好,你也看到了。
    生命如果不是从一点点小小的欢喜赞叹开始,大 概*后总要堕入什么都看不顺眼的无明痛苦之中吧。
    什么都不对,什么都骂,结果世界并没有好转的机会 ,自己也没有好转的机会,只是一起向毁灭的深渊沉 沦吧。
    原以为这样挤在一堆游客间排队是苦差事,却意 外看到很美的秋天:秋天的淅淅沥沥的雨,秋天雨中 的枫叶,青绿、赭黄、金红,一片秋光,灿烂迷离如 烟霞云雾。众人仰面赞美啧叹,初听嘈杂的声音,形 成和声,高高低低,大大小小,远远近近,因为心中 都是欢喜赞叹,便有了冥冥中的呼应吧,仿佛十万亿 佛土的梵音。
    因为下雨,进了禅林寺,在入口大玄关脱鞋,把 鞋放进塑料袋中,撑着伞,弯腰解鞋带,都是艰难事 。游客因此相互扶持遮雨,认识与不认识,都在玄关 处进进出出,有了短暂擦肩而过的缘分。
    禅林寺依山而建,*早是日本文人藤原关雄的私 人邸所。藤原去世,这一处雅致的庄院就由五十六代 清和天皇敕赐为禅林寺。藤原是平安时代日本权力核 心的世族,清和天皇的皇后藤原高子就出身于这一家 族。清和天皇死后,阳成天皇即位,也由天皇的舅父 藤原基经摄政。权倾天下的世家,豪门的富贵,加上 关雄文人雅士的向往,为这一所宅院建立了优雅的基 础。
    清和天皇贞观五年(八六三年),敕赐禅林院题 额,使这一所寺院成为镇护**的重要道场,全名是 “圣众来迎山无量寿院禅林寺”。
    永观 这所历经天皇敕封的护国禅寺,一直到第七世住 持永观律师,做了几件对大众有深远影响的事,才被 世俗大众通称为永观堂,成为家喻户晓的**寺院。
    永观律师据说身体孱弱,自己长年病痛,因此特 别能体会为疾病所苦的大众吧。他在一〇九七年于禅 林寺中设立了药王院,以汤药济度众生。
    或许因为如此,使一所由天皇赐额、原来很皇家 贵族气派的寺院,转变成了贩夫走卒平民百姓都可以 来此求药拜佛还愿的寺庙。禅林寺的名字逐渐被淡忘 ,大家都以永观师父的名字来称呼这所寺院了。
    永观律师*出名的传奇故事,是他在阿弥陀堂上 念诵,或许一时心不专一,就看到阿弥陀佛显身,回 头向他说:永观,你迟了。
    这**传久远的故事,使禅林寺因此创作了世间 **一尊回头的阿弥陀佛像,以为纪念。
    这一尊像与一般阿弥陀佛像并无太大不同,右手 手掌向上向外扬起,食指与大拇指圈成**形状,持 无畏说法手印。左手手掌向下,持施与说法印。佛身 褒衣广袖,赤袒胸腹。身后有头光背光,背光有火焰 流云纹,火焰流云中有飞天供养。阿弥陀佛像**特 殊的是头部不做正面,而是向左肩身后转头探望。
    以佛教教义而言,菩萨于世间有情,牵连挂念众 生,因此常回世间。唐代敦煌帛画也常画引路菩萨, 是丧礼中悬挂招亡者之魂的条幡,上画亡者肖像,前 有菩萨引路,也是频频回首,仿佛担心挂念往生的漫 漫长途上,跟随者步履艰难,跟不上进度。
    佛与菩萨不同,已入涅槃,不受后有,因此应该 是不会回头的了。
    然而永观堂的阿弥陀佛意外回头了,成为传世唯 一一尊回头的佛像。
    永观律师因为自己的身体疾病,同体大悲,创建 了药王院,可以济度众生肉身之苦。永观律师修行中 一时的分心,也让阿弥陀佛在永世的寂灭超然中动心 动念,又回了一次头。
    众生对永观律师的身体病苦之痛,对永观偶尔的 分心涣散、不够精进,仿佛都没有嘲讽恶念;对他人 的不幸,有许多感念原谅。我们是借着自己或他人的 不**,才给了自己*宽容的修行机会吧。
    永观,你迟了。佛的声音如此督促鼓励。
    在漫长的修行路上,或快或慢,或早或迟,其实 都是修行,也都可以被包容顾念吧。
    我挤在众多的游客间一殿一殿拜去,心里不急, 也就不计较快慢迟早。
    禅林寺在上千年间一直整建,建筑园林的布局空 间依循自然山丘脉络走势,不像一般禅院那样规矩平 板。走累了,可以停在水琴窟静坐一会儿,聆听若有 若无的细细水声穿流过石窟孔洞。水流缓、急、快、 慢,力度轻重变化,都在幽微石窟里构成仿佛琴音的 水声。但当然是自己静下来了,才听得到这么幽静在 有无之间的水声。台北“故宫”有南宋马麟的名作《 静听松风》,风穿过松叶,静静震动松针,不是静到 一清如水,是听不到这样细微的声音的。东方美学多 不停留满足在人为的艺术层次上,人为的声响音乐, 人为的色彩绚烂涂抹,*终只是领悟大自然的过渡与 媒介,像《指月录》里说手指指月亮,手指的重要性 太被夸张,可能看不见手指指向的月光,也忘了真正 要看的不是手指,而是皓月当空。
    水琴窟在日本许多寺庙都有,比叡山延历寺释迦 堂前也有极幽微动听的水琴窟,水声说法,来的人或 听到或无闻无明,各自有各自领悟的因果。
    十六世纪初禅林寺修建了卧龙廊,把前方的释迦 堂、瑞紫殿、御影堂,和后方的多宝塔、开山堂、阿 弥陀堂,用长廊连接起来。长廊复道,有时凌空飞起 ,没有阻挡,也是眺望俯瞰山景寺院全局的*好景点 。许多游客从此高处,看到整片飞红的秋枫,层林尽 染,*是赞叹不止。
    《阿弥陀经》说五浊恶世——劫浊、见浊、烦恼 浊、众生浊、命浊,然而正是要在五浊中求阿耨多罗 三藐三菩提。离此烦恼浊世,并没有修行,也没有真 正的领悟。
    永观律师的身体疾病,永观律师的分心,因此才 如此为后来众生纪念吧。
    我在出玄关前为朋友求了一张回头阿弥陀佛的像 ,在她大病初愈的案前,或许可以*让她安心吧。
    永观堂钟声极出名,悠悠荡荡,东山一带,远近 都可以听到。如果有缘,刚好遇到钟声回荡,许多路 上行人都会回头张望,寻找钟声。永观堂钟楼虽远, 其实*后回头寻找的人也都发现:钟声就在耳边。
    P2-10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