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作品集 > 综合

我在流光里枕着你的声音(签名本)

作者:小江 出版社:花山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花山文艺
  • ISBN:9787551122870
  • 作者:小江
  • 出版日期:2015-05-22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 新锐作家、「一个」App高赞作者小江首部暖心治愈故事集,每一篇枕边故事都能让你安心入眠,仿佛枕着流光里的声音。这么远那么近、午歌、韩松落、苏先生、烟波人长安、慕容素衣、扣扣小妖等畅销书作家联袂**!

    ★ 本书多篇文章**《美文》,获赞无数;其关于自闭症儿童的文章《掌心向外》**『一个』App,*是感动无数网友,获超人气转载。

    ★ 流光易逝,青春不再,人心淡漠,冷暖难知,但小江用他质朴而细腻的文笔直击人的内心*柔软处,让我们一起倾听流光的声音。

  • 这是一本短篇故事集,精选作者2010至2014年所写作品中的18篇好故事,以“少年回忆”“人文关怀”为主题。收录文章大部分曾发表在《读者》《美文》《意林》《青年文摘》等刊物。其中关于自闭症儿童的作品《掌心向外》在「一个」APP发表后获网络超人气转载。
  • 小江,本名徐江宁。青年作家、《美文》专栏作者。辽宁本溪人,现居北京。作品见《读者》《青年文摘》《美文》《意林》、「一个」app、豆瓣阅读等。
  • 目录

    1998,我们的童年时代
    芦苇少年
    麦田里的收音机
    太子河南岸
    宏旭
    当爱在冬日里苏醒
    掌心向外
    蜜瓜
    烛光里的妈妈
    姥姥的老房子
    我的少年游
    我是流浪狗小白
    北京,北京
    安贞桥西
    南门外的秦腔艺人
    黄昏收集者
    相见无言的发小
    我在流光里枕着你的声音
  • 掌心向外 1 在返回老家的火车上,我望着窗外,满脑袋里挥之不去的都是在登上火车之前,小雨和她的妈妈站在月台上向我微笑摆手的画面。小雨的妈妈蹲在小雨面前,掌心对着自己一左一右地摆着手,而小雨在看到她的妈妈的动作之后,掌心则向外一左一右地摆着手。
    这是我活了二十多年,仅有的几个让我**感动、想起来都会觉得无比幸福的故事。不过这个故事的主人公,远没有我这个故事里的配角觉得那么的幸福。
    因为这对当事人来讲,是一条崎岖且很大概率上是没有终点的道路,在这条路上,充满无尽的艰辛和坚持,还有要一次一次地接受上帝的宣判,以及在各种流言蜚语和现实压力的情况下,还要咬着牙,时刻给自己希望的动力。
    或者说,这所谓的“希望的动力”只是自我安慰、自欺欺人的谎言,抑或不论自己是哭是笑,对面那个纯净的眼神,从来都不会与自己有任何情感上的共鸣。
    因为她永远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是关于一个十岁自闭症小女孩儿和她母亲的故事,这个故事要从半年前开始讲起。
    2 半年前,那是一个焦躁而又烦闷的午后,在火辣辣的阳光下,我把论文送到辅导员那儿,就赶忙收拾行李,连夜买了站票,从东北小镇溪城只身来到了北京。
    因为上大学时,学的是特殊教育专业,尤其在自闭症心理辅导这方面,稍微有一些经验,就寻思去一个自闭症的康复中心谋个工作。
    刚到北京时,在与房屋中介各种咆哮与砍价,交完让我欲哭无泪的高价房租之后,我的兜里只有四块钱。在这繁华的首都,仅仅够买两个馒头、一袋榨菜和一瓶矿泉水,以此解决掉自己的晚餐问题。
    由于来之前,已经在招聘网站投了自己所学专业的相关单位,但都需要几天才能给回复,所以我决定先找个兼职,就在租房子小区附近的公园,穿上卡通服装,扮成熊猫人,发放售楼的广告单。
    我暗想北京的房地产开发商可真够有创造性思维的,拿这么可爱的形象做这种事儿,真的可恶至极,不过再可爱的外表,都伪装不了内在那颗损人利己的黑心。
    在接了这个兼职工作的第二天,我认识了一个自闭症小女孩儿,她的名字叫小雨。
    小雨很乖,但**地沉默,在外人看来,她是一个看起来内向的小女孩儿。可只有她的妈妈心里清楚,她永远都会让别人看起来很内向,但实际上,小雨几乎不可能有**能达到可以理解外向与内向的区别。
    可怜的孩子,从出生的那**,就被老天爷剥夺了情感支配权。
    孩子的这种“内向与沉默”对于妈妈来说就是冷漠,就是一块巨石,无时无刻不在压着妈妈那颗惶恐不安的心。
    3 在我发传单的时候,与小雨和她的妈妈照一面。
    我拿出手中的宣传单,热情地递给小雨的妈妈,并说:“您好,女士,这是望京新开的楼盘,看看吧。” 就在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小雨不知道受到什么样的刺激,身体直挺挺的,用脑袋撞击我的腹部。俯冲的力量很大,就像一脚抽射出来的足球。
    我的身体向后倾倒,手里拿着的一沓广告单随之扔得满天飞。不过在后退一步的时候,我还是定了下来,尽管腹部很疼,我还是拼命地往前蹿了一步,用腹部接住孩子的头部。
    虽然我当时并不知道小雨是自闭症,但我知道这**不是有意的,这显然是一次无意识的暴力袭击。
    我当时断定,这孩子肯定具备一定的暴力倾向,并且不受自己的大脑控制。
    所以接住孩子的头部后,我下意识地用我的双手握住孩子的手腕,以防止她对我进行第二轮的攻击。
    不过因为我有相关学习的经验,并且反应及时,好歹没有出现*为糟糕的后果。
    我用我大学学过的相关方法,对孩子进行了十多分钟的心理疏导。孩子终于稍微平稳了情绪,又恢复到像石头一样,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之中。
    后来与小雨的妈妈的交流,印证了我的臆断。因为孩子没有自我意识,这种袭击,施击者是不顾后果的。如果当时我不用腹部接住孩子的头部,孩子就会笔直地九十度倾倒,脑袋直接撞在地上,其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
    4 在经历这场意外的小风波之后,我和小雨的妈妈就这样认识并成为朋友。
    次日晚上,她约我到她家做客,准备和她先生在家设宴,以表达对我的歉意。
    我并没有在意,只是觉得很伤感,我深知这些自闭症儿童父母的不易。
    我大学学的是特殊教育,参加过很多帮助自闭症儿童的公益活动,见过自闭症儿童的父母是怎么****熬过来的。
    这些父母经常以泪洗面,但每每见到孩子后却强装笑容,不过很令人可悲可怜的是不论父母是装笑容还是露苦脸,孩子从来都是没有感觉的。但是每一家的父母,依旧笑着,灿烂地笑着,因为他们相信总有**,他们的微笑会得到回应,孩子也会回他一个天真灿烂的笑容。就像正常幼儿园,父母接孩子放学后,孩子机灵而调皮的笑容。
    小雨是一个很乖的小女孩儿,她从一出生就很沉默,沉默得让她的妈妈永远处于惶恐的状态。但小雨妈妈一次又一次地鼓励自己,用生命燃烧的微笑,去打破这种沉默。
    在我看来,小雨是快快乐乐地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她的世界很纯澈,她就是一颗外来的陨石,不带有这个浮躁社会具有的任何污垢。
    到小雨家的时候,她的妈妈正牵着她的小手,冲着她微笑,挑逗着她玩儿。可是小雨看起来并不买账,她把手指头含在嘴里,斜抬着脑袋,冲着天花板,两颗小眼珠子不停地转动,不停地发出“嘀哩咕噜”的声音,口水则不停地从嘴中流出,小雨妈妈就耐心地拿手绢给她擦拭。
    我见状,连忙把孩子的手指从她的嘴中抽了出来。我告诉小雨的妈妈,以后孩子再做此类动作时候,一定要格外注意。自闭症小孩儿的感触神经**低,把自己的手指咬出血,都不会疼。*糟糕的是,因为感觉不到疼,就不会像一般孩子那样哭叫,家长若不仔细察觉,就会让孩子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
    小雨是不愿意和我们共进晚餐的,她站在我们吃饭的桌子旁边,依旧望着天花板,偶尔嘴里呼噜呼噜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很诡异,不过也很有趣。
    没有小雨参加的晚宴,我们吃得很快,孩子的父母没有胃口,我自然也吃不下去什么。用过晚饭之后,小雨的爸爸又为小雨准备专门的晚餐—玉米羹和土豆泥。他笑着端着食物,对小雨说:“小可爱,看爸爸给你准备的晚饭,都是你喜欢吃的。” 看到此情此景,我的眼泪差点要夺眶而出,我学特殊教育的,知道这是父母刻意准备的粗粮,因为医学上确实说自闭症小孩儿宜多吃粗粮。
    这时候小雨妈妈告诉我,她先生每天下班,都要去超市买比较好的那种小玉米,然后回来用文火给小雨做玉米羹,小雨**喜欢吃玉米羹。不过有的时候,孩子“闹情绪”不吃的话,先生就放到冰箱里,第二天给自己当早餐,然后晚上买新的给小雨再做。
    说完这些话后,小雨妈妈用手拄着头,看起来很憔悴、很疲惫。小雨妈妈坐的沙发椅旁边是一个小桌子,桌子上摊着好几盒药,我定睛一看,全部都是卡马西平。
    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5 通过小雨妈妈的引荐,我就在这片小区附近的一家自闭症康复中心上班了。小雨当然也被托管在这里,所以我有了*多与小雨相处的机会,我很欣慰,我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儿。小雨的妈妈、爸爸分别在出版社和政府机关上班,典型的长白班文职人员。
    小雨的妈妈对我说,这家康复中心的工作人员,经验都**丰富,所以放心把孩子托管在这里。她觉得我和小雨有缘,希望我在这里既能储备*多的工作经验,又能多多关心照顾小雨。我很感谢小雨的妈妈,答应她我会好好地照顾好小雨,让她开心地度过每**。
    康复中心基本都是十岁以内的孩子,只有一个男孩儿,一米七多的高个子,但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次见到他,觉得他好像《海洋天堂》里文章扮演的大富,憨厚老实,敦实可爱。这个孩子并不是自闭症,而是先天性弱智,不过心地特别善良。
    听工作人员介绍,这里都管这男孩儿叫“蜜瓜”。之所以会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他喜欢吃哈密瓜。这里的一位工作人员,是蜜瓜妈妈的远房亲属。每回蜜瓜的妈妈来接蜜瓜的时候,都会给他带一份切好的哈密瓜。
    蜜瓜的妈妈是一个单身母亲,是从安徽来的务工人员,主要的经济来源是给附近一家大商场做保洁。蜜瓜的爸爸好赌,后来为躲避赌债**失踪了。蜜瓜的妈妈忍受不了讨要赌债的人频频去她家闹事,*有几次对蜜瓜大打出手,而愤然带着孩子到北京来打工,一来寻思挣点钱,二来盼望在首都找到大医院能把孩子的病治好。
    6 在这里工作后,我发现蜜瓜俨然是这里的老大哥,这里的大多数孩子基本都面无表情,唯有蜜瓜见到哪个孩子都傻头傻脑地笑。他总是喜欢自言自语,并且含混不清地说:“妈……妈……哈密瓜。” 小雨和蜜瓜的关系很好,不过每次看他俩打招呼的方式倒是挺累人的。每次蜜瓜在呆呵呵地往玩具堆走的时候,小雨都会用脑袋去撞击蜜瓜的腹部,蜜瓜首先是疼得嘴一咧,继而轻抚小雨的头部,眼珠子瞪得老大:“哈密瓜!”边说边流着口水,一滴一滴地掉在小雨头上,我站在一旁看着这两个活宝,一时无语了。
    工作第三天,我发现工作人员在教小孩儿们向别人说再见时那种摆手的动作。据了解,这里的孩子来这都不久,小雨算来得比较早的,但是学得还是比较慢。蜜瓜这个非自闭症儿童倒学得很快,但问题是他每次摆手都是掌心冲内、掌背冲外,你在冲自己再见吗?我疑惑不解。
    后来才弄明白,这是工作人员故意教蜜瓜的,因为工作人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而蜜瓜憨厚听话,和这些自闭症小孩儿也比较玩得来。所以让蜜瓜有事没事就用掌背冲着这些自闭症小孩儿摆手。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