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艺术 > 书法篆刻 > 书法理论

书法有法

作者:孙晓云 出版社:江苏美术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江苏美术
  • ISBN:9787534432248
  • 作者:孙晓云
  • 页数:238
  • 出版日期:2010-09-01
  • 印刷日期:2010-09-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书法界有以“一本好书,一手好字”称孙晓云者。“一本好书”指孙晓云2001年将其多年的摸索、思考与研究,写成的《书法有法》。她认为,书法的结构形态只不过是书法*后的呈现,而其背后则是自然而又**的用笔方法。而书法传统在代际绵延中发生了多次重大变化,书法之“法”对于使用毛笔的人来说,越来越隔膜,造成**书法创作、鉴赏与批评的“标准”不断地泛化,人们对于书法的认识也越来越模糊。出于对文化、对历史的敬重,孙晓云从古代生活方式、人的生理机能与纸笔器具的合理运用出发,重构古人的书写方法(笔法),在笔法与结构、章法之间建立了一种必然联系,同时,对古代重要的书法理论与批评术语一一进行阐释。孙晓云还以此为轴心,为当代人描述了书法史的纵向演变以及书法之“法”对古代文人画传统的重大影响。在她看来,书法不仅是写字,其深层所蕴含的,是中国古人把握世界的一种睿智的方式,是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标杆。
    本书为再版。
  • 出于对文化、对历史的敬畏和责任感,孙晓云将她多年的摸索、思考与 研究,写成专著《书法有法》,已经四次再版,创造了书法理论书籍销售量 的最高纪录。孙晓云以笔法为轴心,以自己的学书经历和独特的叙述手法释 解了书法史的演变,对当今书法创作的审美取向起到了积极的引导作用。她 通过长期的艺术实践和理论研究,所要彰显的,是中国古代人文和中国现代 文化的核心价值。
  • 作者简介
    自序
    1.“中国”不如译成Calligraphy
    2.引起困惑的三件事
    3.“请循其本”
    4.“便捷”是指什么
    5.盲人摸象
    6.怀疑“永字八法”
    7.先说执笔
    8.“五指”还是“五字”
    9.“拨镫”极其形象
    10.用“笔法”书写的字才叫“书法”
    11.“人是万物的尺度”
    12.笔法产生的动机之一:裹锋与连续书写
    13.笔法产生的动机之二:没有依托的书写
    14.大胆地推理
    15.笔杆的直径
    16.笔毫的长短软硬
    17.纸的起源与“动”“举”“握”“染”
    18.《铡美案》的启示
    19.笔法成于书写姿势
    20.“古法”的*唱
    21.不自觉的丧失
    22.桌子的功与过
    23.“八分书”的解释
    24.“向背”出形势
    25.好大一头象
    26.“章草”是书法演变的句号
    27.“隶化”与“美化”的生理极限
    28.三根细绳搓成一根粗绳——“完法”
    29.了如指掌,烂熟于心——“尚法”
    30.“结字因时而传,用笔千古不易”——“变法”
    31.*不愿承认的现实——“无法”
    32.书法是视觉艺术吗
    33.“屋漏痕…‘坼壁之路”“折钗股”“锥画沙”“印印泥”解密
    34.“无垂不缩,无往不收”答疑
    35.“内撅”“外拓”词诠
    36.*后有行书
    37.“个性”是这样形成的
    38.为“意在笔先”正言
    39.转笔决定竖写左行
    40.“指实掌虚”的传讹
    41.“眇者不识日”
    42.无意间“指鹿为马”
    43.“帖学”的溃塌
    44.重审“碑学”
    45.求形似必堕“画字”
    46.日本书法史略
    47.何谓书法何谓绘画
    48.“书法的本质”——没有结果的讨论
    49.书法的**钥匙
    50.汽车上的顿悟
    51.中国画的困惑
    52.“骨法”即笔法
    53.“书画”在这里“同源”
    54.无笔法不成画
    55.自古华山一条路
    56.“文人画”是一座扑朔迷离的远山
    57.“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
    58.“纸抄纸”
    59.真实与无奈
    60.箕子的故事
    后记
    重印后记
    修订版后记
    孙晓云书法作品
  • 英文里,china是瓷器,china是中国。除了丝绸,古代西方人想象中国 的文明,便与瓷器有关。如今,丝绸与瓷器世界各地均可制造,之精美、之 考究, 于中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当今,丝绸、瓷器恐怕已经不足为中国文明的象 征了。
    这样说起来,中国文明的象征,中国艺术的独特,非我们自古使用下来 的 书法莫属。与其将中国译成china,倒不如换译成calligraphy。
    在中国,再早一些,书法又叫“法书”。科举时代,字写得好曾经成为 无 数士子晋身的首要标准。汉代以来,一直成为唯此为高、“非志士高人不能 为” 的境界。一部书法史,记载了多少才子“池水尽墨”“退笔成冢”的辛劳, 记 载了历代书家论教诠释的孜孜不倦。这种辉煌,朝朝代代,延续了近三千年 。
    20世纪30年代文艺兴盛后不久,中国进入抗日、内战、“反右”、“文 化 大革命”,其间书法艺术发展中断40年。我正是在这个时期的1955年出生。
    我母亲出身书香门第,写得一手好字。我3岁时看父亲下象棋,就在一 边 起劲地弓“车、马、*、象、兵、卒、将”。母亲看我写得有姿有态,就教 我 搭字的问架结构。从此,我便每日不辍。
    幼时临的帖只有柳公权《玄秘塔》和王献之《十三行》。稍大些时,记 忆 中书店里是没有几本古代碑帖的,当时都属“封建渣滓”,在扫除之列。书 架 上有今人写的《***诗词》,印象*深的是周慧瑁的行书《鲁迅诗选》, 翻过 来倒过去的看。后来才知道她临米芾,我是先知道周慧瑁,后知道米芾的。
    “旧时”在少数人手中把玩的“王谢堂前燕”,如今早已“飞入寻常百 姓家”。
    现在中国的书店,*多、*齐全的书大概就算是书法类了。书史、书论、碑 版、 阁帖,古代的、近代的、当代的,编了再编,印了再印,尽管印刷质量差些 , 却大大地供过于求。
    有时站在书架前,翻翻看看,一晃几个小时就过去了,心里总是在想: 该 写的,前人早已写了;该想的,前人早已想了;该说的,前人早已说了。可 奇 怪的是,后人从来没有因此而不写、不想、不说,甚至连少写、少想、少说 的 意思都没有。
    我从来没有问过别人是怎么想的,但是我知道自己。因为我困惑。我写 , 我想,因此我才产生困惑。再写,再想,是为了不困惑。我说,是想告诉别 人, 我困惑些什么,是怎么解除困惑的。当然,是**可以不说的。我曾经下决 心 不说。后来,真的什么都不想说了。
    1997年,一个朋友问我:“你会不会为此后悔终生?”我竞一下子被问 住。
    我现在真的是在说呢。到底免不了俗哇。
    说到书法上的巨大困惑,我小时候似不曾有过。真正引起我巨大困惑的 , 有三件事,都发生在1978年。
    当时我在军队俱乐部工作,头衔是“图书管理员”,常负责上街购书, 这是 我顶开心的事。我买了不少“文化大革命”后新出版的古代碑帖,常一个人 躲 在图书室里看。那时自信,胆儿也大,《怀仁集王羲之圣教序》临了一遍, 便送 去展览,竞被人以为是临《圣教序》出身。当我临孙过庭《书谱》(图1)时 , 问题却来了。
    《书谱》是墨迹,帖中点画变化多端,按我实践的经验,按常理,却无 论 如何模仿不像,费了我不少的工夫。毛笔在我自然书写的过程中,是不该出 那 样捉摸不定的线条。除非,用极慢的速度去“做”,去描。
    我开始怀疑,孙过庭可能不是用我现在的工具、现在的书写方法。但是 , 从《书谱》内容看,孙氏无疑又是二王的崇拜者和忠实代言人。
    难道被我们世世代代奉仰的二王书法,是如孙氏这般? 第二,我在上海朵云轩买到了《历代书法论文选》(上下两册),是剩下 的 *后一套,其中十多页破损。这是我**次接触书法理论,读得我失眠。我 的 书法实践和体会,与古人的理论相差甚远,书家们连篇累牍说的,我觉得无 关 紧要,流传千古的名言,和我的状态不大相干。再看看今人对古人的解释, 又 半信半疑。头脑里,无数个问题像小虫子,从四面八方爬出来。后来我读王 国 维《人间词话》,他论词时所提出的“隔”,很像那时我读古代书论时的感 觉。
    我坚信古人的论述是有所指的,却无法找到论据。过得总是不踏实,心 悬 在那里。
    其三,我舅舅“右派”的问题得到平反,刚回到南京。在我3岁 时他就“右派”了,整整的20年。我只知道,他写的字比我妈还要好。
    那天,我兴奋地对他大侃艺术观念。当说到“书画线条”时,一直躺着 不 说话的舅舅突然摇头道:“根本是两巴事。”后来我知道他总是把“两码事 ”说 成是“两巴事”。
    而23岁是亢奋的年纪,我又继续大侃许多书法问题,当然谈到了孙过庭 《书 谱》,老舅终于使出“撒手锏”,翻开孙过庭《书谱》,用笔示范。“你看 ”,“应 该是这样的”,“这样的”。原来,孙过庭是这样的,我的老外公就是这样 教他的。
    全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
    当时好想抽烟。
    20年来我们**次见面是以不愉快而结束的。确切地说,应该是以我彻 底的困惑而告终。有生以来我**次如此不自信。我嘴上不承认,心里却空 荡 荡的,从小到大好不容易垒起来的一道墙,在一夜之间坍塌。
    难道我真的错了?我为什么没有看出呢?对书法史又该如何看?这几千 年 的脉络怎样才能理清?我前面的路该如何走? 那段时间,我不大写字,许多时间用来画画。报考军队艺术院校未果, 又 去江苏省国画院进修了两年。随着学习“中国画”,“水墨”“用笔”…… 老困 惑还兜着,新困惑又接踵而至,可谓是“隔”了又“隔”。
    困惑是折磨人的,我瘦到了80多斤,是我成人后体重的*低纪录。
    过了很多年后,我才懂得:困惑是一种热情,是一种**大的动力。
    P13-1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