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万物生长(冯唐文集)

作者:冯唐 出版社:天津人民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天津人民
  • ISBN:9787201083209
  • 作者:冯唐
  • 页数:228
  • 出版日期:2013-09-01
  • 印刷日期:2013-12-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2
  • 字数:180千字
  • 70年代生的冯唐,他的世界观早已背离了“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的专制体例。万物生长靠什么?他的规则是靠摸索,就是“一颗精子在**里跌跌撞撞”,*终筋疲力尽,精尽人亡,这就是人生。
    《万物生长》是一部有趣的小说,也是一部忧郁的小说,从乌七八糟一大堆情节里,怎么看,都能窥见作者心底的纯净。主人公秋水在小说中与初恋的纯洁和隔*,与大学女友的交欢与隔离,医学生间的打闹、玩笑、闹酒细节历历在目,冯唐什么都说了,又什么都没说。这**是一部原生态的小说。
  • 《万物生长》是一部有趣的小说,也是一部忧郁 的小说,从乌七八糟一大堆情节里,怎么看,都能窥 见作者心底的纯净。这部作品,可以比喻为一部中国 特色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一个名叫秋水的男人, 讲述了一群学医青年如何成长的故事。冯唐将这部书 “献给老妈”,许多母亲“可能不知道有些孩子这样 长大”。那群高智商的年轻动物讨着美人欢心。聪慧 、无聊、生猛、自负,他们历经梦想与人性、肉身的 短兵相接。阳光之下,万物都在疯狂生长,一如热带 雨林的藤蔓,遮天蔽日,却掩藏着怎样的失落与惶恐 。《万物生长》绝对是一部原生态的小说。
  • 1.洗车
    2.人体
    3.处男
    4.哥伦布
    5.女友
    6.柳青
    7.银楼
    8.银街
    9.肉芽肿的手指
    10.我肮脏的右手
    11.初夜
    12.垂杨柳
    13.包书皮
    14.口会
    15.一地人头
    16.大酒
    17.概率统计
    18.阴湖阳塔
    19.昔年种柳
    20.清华男生
    21.永乐五年
    22.非花
    23.洗车
    后记
  • 我在“洗车酒吧”遇见秋水,**印象是他的眼 睛亮得不寻常。
    “洗车”是我常去的酒吧之一。“洗车”在工人 体育场东门靠南一点,原来真的是一个洗车的地方。
    等着洗车的人想坐坐,喝点什么,聊聊,后来就有了 “洗车酒吧”。如果从工体东路过去,要上座桥,过 一条水渠,穿一片柏树林子,挺深的。酒吧用红砖和 原木搭在原来洗车房的旁边,洗车房现在还接洗车的 活。酒吧里是原木钉成的桌椅,砖墙铆满世界各地的 汽车车牌,给人**偷车贼俱乐部的感觉;来过酒吧 的人再到旁边的洗车房洗车后,常会下意识地摸摸车 的后屁股,确保车牌还在,至少我是。酒吧不大,稍 稍上上人,就满了;天气不冻脸的时候,就把桌子支 到外边去,屋外可以听见流水的声音,闻到柏树的味 道。
    现在,三里屯、工体附近,酒吧很多,三五成群 ,占了几条街,一家没位子可以遛哒到另一家。入夜 ,东大桥斜街左右,杨柳依依,**飘摇,各色妇女 倚街而站,多数不象本地人士,或薄有姿色,或敢于 曝露,也分不清是卖盗版VCD的,还是卖鸡蛋的,或 者索性就是“鸡”;其实,酒吧区变红灯区,就象警 察变成地痞一样容易,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或外人看他 们的角度问题。我过去在这一带上的小学和中学,那 时候没有这些酒吧,只有卖汽车配件的,匪聚中纺路 ,把偷来的车拆开在各家出货。要是那时候有现在这 些东西,我肯定会变成一个坏孩子,我有潜质;妈妈 回忆,我三岁时就知道亲比我小一岁的妹妹,还是那 种带口水的涉及舌头的湿湿的亲,是个淫胚。我从小 学读到博士,兼修了个工商管理硕士,一身经世济民 的本事,现在争名逐利,津津有味。但是那个淫胚没 有发育成淫贼,留在脑子里象一个畸胎瘤,有牙齿有 头发有阳具,难以消化。我曾经盘算把我老婆教化成 个荡妇,这样就能合法地摆平脑子里的那个淫胚。我 搜罗了《***》、《如意君传》、《***》、 印度的《爱经》、亨利?米勒的两个《回归线》、英 文原文的《我的隐秘生活》、《Fanny Hill》、《尤 利西斯》、《查太莱夫人的情人》以及新近几期的《 阁楼》,我老婆英国语言文学科班出身,英文、古文 的功底都不错。几次逛红桥旧货市场,我敛了些密戏 图和磁质的密戏玩偶,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各种姿 势都有,旧货贩子讲古时候当生理卫生教材、教具用 的,姑娘出嫁之前,妈妈从箱子底翻出来给女儿看, 免得尿道和**都分不清,让亲家笑了去,说没有大 户人家的风范。但是想想只是想想,我把所有搜罗的 材料都锁进公司的保险柜里,和我的假帐和黑钱放在 一起,体现相似的性质。
    我老婆五短身材,孔武有力,浓眉大眼,齐耳的 短发一丝不乱,一副坚贞不屈的表情,让我相信所有 关于刘胡兰的传闻都确有其事。结婚已经五年了,我 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她脸上依旧呈现一种极为痛苦的 表情,仿佛铡刀的一半已经压进她的脖颈。至今为止 ,我还只能用一种*符合传统基督教义的姿势,我老 婆说我不能象对待鸡那样做她,要举案齐眉,不能忘 记了礼数。我的秘书有**新剪了长穗的头发,新换 了一双印花丝袜,她云飞雪落地说,她*近读了本书 ,书上说伟大的生意人从来不把公文包和**带回家 ,生意就是生意,公事公办。而我是个变数。公文包 即使是空的,也要往家带;在办公室,连手淫的迹象 都没有发现。我的秘书还问我,和老婆那么熟了,小 便都不回避,属于近亲,行房的时候,有没有**的 负罪感。我真不知道现在书摊上都卖些什么书,不理 解小姑娘们都是怎么想的。尽管我的秘书有明显的性 骚扰嫌疑,我明白我没办法告她,性骚扰成立的必要 因素之一是上级使用权力占便宜,这里我是上级,我 的秘书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我老婆从来不用香水,她对香水过敏。我以前并 不知道,只是简单地认为,东方人不象西方人那样腺 体分泌旺盛,没必要用香水。我的一个老情人替一个 矮黑胖子生了一个儿子,两年后她才来见我,让我知 道,我说:“我初中就知道你有宜男相,一定能当英 雄母亲。”随之兴奋地抱了她一下,她香气扑鼻。回 家后老婆说我身上有一股邪恶之气,她仔细嗅我的皮 鞋、西装、衬衣、内裤和袜子。十分钟后她全身起了 大块的风疹,象小时候蒸漏了糖的糖三角。她告诉我 她香水过敏,她说我不如杀了她,她拨电话给她爸爸 :“救命!”她爸爸是公安局长,常年扎巴掌宽的板 带。之后她后悔说应该先闻皮鞋和西装,停二十分钟 ,然后再闻衬衣和内裤。如果她是在闻内裤之后起的 风疹,她会让我成为新***个太监。
    好在还有酒吧可以喝酒。我喜欢坐在“洗车”里 一个固定的黑暗角落,要一瓶燕京啤酒和一个方口杯 子,从角落里看得见酒吧里的各路人物。我觉得酒吧 象个胃囊,大家就着酒消化在别处消化不了的念头, 然后小便出去,忘记不该记得的东西。浸了啤酒,我 脑子里的畸胎思绪飞扬;泡酒吧的日子长了,它渐渐 变得很有经验。它的天眼分辨得出那些是鸡,那些是 鸭,那些是鹅,那些是**恋,那些是吸毒者,那些 只是北京八大艺术院校来结交匪类的学生。吸毒的比 较好认,他们的脸上泛出隐隐的金属光泽。有些眼影 、唇膏想模拟这种效果,但是不可能学得象。化妆品 的光泽只有一层皮的深度,吸毒者的颜色从肉来,从 血来,从骨头里来。**恋不好认,没有一个固定不 变的模式,常常会闹误会。戴一只耳环可以只是因为 自己高兴,涂唇膏可能是任性的女友即兴而为,关键 还是要看眼睛,眼睛里的媚态和体贴。悠然心会,妙 处难与君言。我静静坐在木椅子里,音乐和人声象潮 水般在我脚下起伏,松柏、流水、香水、薯条和人气 在我周围凝固,粘稠而透明,我象是被困在琥珀中的 蜘蛛,没有感到人世间的一切强有力的东西悄然而至 。其实这个世界也是个胃囊,我们在里面折腾,慢慢 消磨,*后归于共同的虚无。这个世界什么也不记得 。
    在一个地方待久了,难免会有几个脸熟的男人, 都是苦命人。偶尔打打招呼,一起喝一杯,各付各的 帐。这样的聊天很少涉及彼此的具体情况,不谈公司 的进存销,我们讨论女人胸部的真假。如果认定是假 的,再讨论是做的手术还是使用了魔术胸罩。无论是 手术技术还是胸罩的工艺,都是**比**强,我们 的争执越来越多。有时候争得凶了,各持己见,如果 争论的对象是鸡,就打赌。把姑娘叫过来,请她喝杯 酒,让她当裁判,输的人付酒帐,有趣的是,这种情 况下,姑娘们都真诚坦白,*不作假。极少见的情况 下,我们也搞错。有些人表面风骚内心娴静,虽然有 鸡态,但是**是本分人,教初中政治,社会主义精 神文明建设什么的,或是在某个**的百货公司卖床 上用品,不过偶尔被上司骚扰一下。我们也会请她喝 杯酒,然后建议她入行,听从心灵的召唤,走一条别 人不常走的路。兴致*高的时候,会帮她设计,教训 她不规矩的老板。比如她一拉帘子,就表示有情况, 象过去革命电影里通知地下党战友似的,埋伏多时的 我们就冲上楼去,抓奸抓双。得来的银两全归她,买 些*漂亮的衣服,招徕*多的骚扰,我们再抓*多的 奸,得*多的银两,买*多的漂亮衣服,如此进入良 性循环。有个姓方的服装设计师,出道后一直设计制 服,民航的、邮政的、保安的、警察的、看病的、饭 店的、跑堂的、清洁的、做饭的,在这个行当里小有 名气,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找到 了自己的位置。他说也该给鸡们设计一套**,上班 的时候穿上,下班当淑女的时候就脱下来,人们认起 来也容易,避免误会,两下里方便。大家都说他没有 情调,花间喝道,煮鹤焚琴,吃西施馅的人肉包子。
    辨认是整个过程中*有趣味的一节,斗智斗勇,机变 无穷,与事前砍价事后付钱一道,使人在这件事上区 别于猪狗。可是闲得无聊,我们还是向酒吧的老板讨 了几张白纸,让姓方的执笔,大家出主意。颜色都同 意保持黑色,应该根据季节和场合分夏常服、冬常服 、作战服、训练服、夏礼服和冬礼服,应该有绸子和 皮革两种不同质地,应该有肩章、领花表明等级,勋 章、绶带表明功绩。*后出来的样子大家都笑了,纸 上一个**女子,黑衣黑靴,黑色硬壳帽,板带护腕 ,凤眼圆睁,横眉立目,嘴角朝下。如果加一条皮鞭 ,加一句“残酷严格的奴隶训练”,加一个电话号码 ,活脱一个国外三级杂志上吸引男性受虐狂的广告。
    那张纸后来被酒吧老板讨去,胡乱用图钉钉在吧台的 酒柜旁,他把我们当晚的酒帐免了, 我请教过妇产科医生,她说畸胎本来是我的弟弟 或是妹妹,我是个杀手,我消化了我的弟弟或是妹妹 ,剥夺了他们胡作非为的机会。
    我习惯坐在这个角落,我有很多习惯。公司的洗 手间,我习惯用*靠东边的那个坑位,我固执地认为 那个坑位风水*好,拉出的大便带热气。但是连续几 天我在“洗车”的角落都被一个少年占了,他又高又 瘦,也用一个方口杯子喝燕京啤酒。如果我在公司的 坑位总被别人占据,我会便秘的。我被他迷惑。他的 眼睛很亮,在黑暗的角落里闪光,象四足着地的野兽 ;我老婆告诉我,我刚出道做生意时,眼睛里也放绿 光,只是现在黯淡到几乎没有了。我在这个少年身上 阴晦地察觉到我少年时的存在状态,或许这个少年的 头脑里也有一个怪胎,这个发现让我心惊肉跳。P1-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