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外国随笔

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精)/名著名译丛书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ISBN:9787020104369
  • 作者:(苏联)高尔基|译者:刘辽逸//楼适夷//陆风
  • 页数:698
  • 出版日期:1994-11-01
  • 印刷日期:2015-0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610千字
  • 《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精)》中的《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是高尔基的自传体三部曲。
    三部曲不啻是这位伟大作家的生平自述,而且也是一部**的艺术珍品。它是高尔基根据自己的生活道路,对俄罗斯十九世纪七十——八十年代的社会生活所描绘的一幅多彩的时代历史画卷。作品的主人公阿廖沙就是作家本人。这一形象不仅是高尔基早年生活的写照,同时也是俄国劳动人民经过艰苦复杂的磨练后走向新生活道路的具有概括性意义的艺术典型。作品以高尔基的童年、少年和青年的生活为素材,涵盖了作者从记事时候起,即四岁至二十岁的生活经历,也就是一八七一至一八八八约十八年的生活断面。
  • 《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精)》是高尔基的自传体 长篇小说三部曲,以自己的童年、少年和青年为素材 ,描写了俄国十九世纪七八卜年代广阔的社会生活, 表现了这一时期俄罗斯劳动人民经历的艰辛痛苦,以 及开始走向充满希望的新生活的过程。
  • 童年
    在人间
    我的大学
  • 在幽暗的小屋里,我父亲躺在窗下地板上,他穿 着白衣裳,身子伸得老长老长的;他的光脚板的脚趾 头,奇怪地张开着,一双可亲的手安静地放在胸脯上 ,手指也是弯的;他那一对快乐的眼睛紧紧地闭住, 像两枚圆圆的黑铜钱,他的和善的面孔发黑,难看地 龇着牙吓唬我。
    母亲跪在那里,上身没穿衣裳,下半身围着红裙 子。她用那把我爱拿来锯西瓜皮的小黑梳子,把父亲 又长又软的头发从前额梳到后脑勺;母亲老是自言自 语,声音粗重而且沙哑,她的灰色眼睛肿得仿佛要融 化似的,大滴大滴的泪水直往下滚。
    外祖母拉着我的手。她长得圆圆的,头大眼睛也 大,松软的鼻子挺可笑;她穿一身黑衣裳,整个人都 是柔软的,好玩极了;她也哭,哭得挺别致,仿佛挺 熟练地伴随着母亲哭,浑身发抖,拉着我往父亲身边 推;我躲在她背后,死撑着不愿去;我又害怕又觉得 怪别扭的。
    我从未见过大人哭,也不明白外祖母再三地说的 话是什么意思: “跟爸爸告别吧,你再也看不见他了,亲爱的孩 子,他不到年纪,不到时候就死了……” 我得过一场大病。才刚下地。我病着的时候记得 很清楚:父亲高高兴兴地看护我,可是后来,他忽然 不见了,却换了一个奇怪的人——外祖母来看护我。
    阿廖沙·彼什科夫(即高尔基)三岁时(1871年)在阿斯 特拉罕流行霍乱,他父亲马克西姆看护他,不幸染病 身亡。
    “你从哪儿来的?”我问她。
    她回答: “从上边,从尼日尼尼日尼是尼日尼·诺夫戈罗 德(即高尔基市)的简称;俄语“尼日尼”是“下面” 的意思,所以小孩子误会他外祖母是说从下面来的。
    来的,不是走来的,是坐船来的,在水上不能走,小 鬼!” 这真可笑,使人摸不着头脑,因为在我们家楼上 住着几个染了头发的大胡子波斯人,地下室住着一个 黄脸的加尔梅克加尔梅克是俄境内一个少数民族。老 头子,是贩卖羊皮的;沿着楼梯,可以骑着栏杆溜下 去,要是摔倒了,就翻着筋斗往下滚,——这我是知 道得很清楚的。这和水有什么关系呢?一切都乱套了 ,都糊涂得令人好笑。
    “为什么我是小鬼?” “因为你多嘴。”她也笑着说。
    她讲起话来又亲切,又快乐,又流利。从见到她 的**天起,我就和她要好了,现在我希望她快点领 我离开这间屋子。
    母亲使我感到压抑;她的眼泪和号哭都在我心里 引起新奇的、不安的感觉。我**次看见她这个样子 ,——她一向态度很严厉,很少说话;她总是打扮得 干干净净,平平帖帖的,她的个子高高大大,像一匹 马:她有一副筋骨坚硬的体格和两只劲头极大的手。
    可是现在,不知为什么,她全身都膨胀起来,弄得乱 七八糟,看去令人怪不舒服的,衣服也全撕得破破烂 烂的;头发本来梳得很齐整,像一顶光亮的大帽子, 现在披散到赤裸的肩膀上,耷拉到脸上,编辫子的那 半头发,来回摆动着,触动睡着了的父亲的脸。我已 经在屋里站了很久,可是她连一眼也不看我,她老是 梳父亲的头发,不断地号啕大哭,眼泪扑簌簌地直流 。
    穿黑衣裳的乡下人和警察从门缝里伸头看看。警 察气哼哼地叫了一声: “快点收拾!” 窗户是用黑披肩遮着的;披肩给吹得像船帆似的 鼓起来。有一次,父亲带我划帆船,忽然霹雳一声雷 响,父亲笑起来,膝头紧紧夹着我,大声说: “没关系,不要怕,‘大葱头’父亲对阿列克谢 的亲热的称呼。!” 母亲忽然从地板上费劲地挺身站起,马上又坐下 去,仰面倒下,头发铺散在地板上。她紧闭着两眼, 刷白的面孔变青了。她像父亲那样龇着牙,声音可怕 地说: “把门关上……阿列克谢,滚出去!” 外祖母推开了我,跑到门口喊道: “亲爱的人们,不要怕,不要管她,为了基督, 请你们走开吧!这不是霍乱症,是生孩子,请原谅, 好人们!” 我跑到黑暗的角落里,躲到箱子后面,从那里看 母亲在地上打滚,呻吟,牙齿咬得格格地响,外祖母 在她身边爬着,亲切地,快乐地说: “为了圣父和圣子,瓦留莎,忍住点儿!圣母保 佑……” 我吓坏了。她们在父亲身旁的地板上忙成一团, 碰他,唉声叹气,喊叫,可是他一动不动,仿佛还在 笑呢。她们在地板上忙了很久。母亲好几次站起来又 倒下去。外祖母像一个又黑又软的大皮球,从屋子里 滚出去又滚进来;后来,忽然在黑暗中有一个小孩哭 了。
    “荣耀归于主!”外祖母说,“是个男 孩!”P5-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