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外国随笔

十日谈(精)/名著名译丛书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ISBN:9787020104406
  • 作者:(意大利)薄伽丘|译者:王永年
  • 页数:561
  • 出版日期:1994-12-01
  • 印刷日期:2015-0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500千字
  • 《十日谈》是意大利文学****部现实主义巨著,是世界文学**具有巨大社会价值的文学作品;《十日谈》十天讲述了100个故事,有悲欢离合的爱情纠葛,也有古往今来的离奇曲折的事件。其间,对于封建礼教的批判、对于禁欲主义的谴责以及对人文主义的宣扬,一直贯穿于全书始末。意大利近代**评论家桑克提斯曾把《十日谈》与但丁的《神曲》并列,称之为“人曲”,认为但丁结束了一个时代,薄伽丘开创了另一个时代。
  • 《十日谈》开创了西欧短篇小说的先河,书中由 讲了100个故事,来源非常广泛,分别取材于意大利 中世纪的《金驴记》,法国中世纪的寓言和传说,东 方的民间故事、历史事件、宫廷里的传闻,以至街头 巷尾的闲谈和当时发生在佛罗伦萨等地的真人真事等 。本书对后世的文学家影响深远,莎士比亚《辛白林 》、济慈《伊莎蓓拉》、拉封丹《故事诗》等均取材 于《十日谈》,乔叟《坎特伯雷故事集》、玛格利特 ·德·那伐尔《七日谈》则借鉴了其框架结构与艺术 构思。 薄伽丘是14世纪意大利著名的人文主义者、意大 利第一个通晓希腊文的学者,与但丁、彼特拉克并称 为“早期文艺复兴三杰”;因《十日谈》创作的成功 ,他还被誉为“欧洲近代短篇小说之父”。
  • 出版说明
    前言
    原序
    **天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
    第七天
    第八天
    第九天
    第十天
    作者跋
  • 我们的城市陷入如此深重的苦难和困扰,以至令 人敬畏的法律和天条的**开始土崩瓦解。事实上, 民政和神职执法人员和一般人一样,死的死,病的病 ,剩下的和家人一起闭户不出,根本不能行使职权, 因此人们无法可依,爱怎么干就怎么干。除上述两种 **之外,还有不少人采取折中的生活方式,既不像 **种人那样与世隔*,也不像第二种人那样大吃大 喝,胡作非为,而是根据自己的胃口吃饱喝足。他们 不是自我幽禁,而是手拿香花芳草或一些香料外出。
    他们不时闻闻这些芳香的东西,认为香气能提神醒脑 ,又能解掉充斥空中的尸体、病人和药物的恶臭。有 些人冷酷无情(仿佛那样比较保险),说是避开疾病是 治病的*佳良药。在这种意见的驱使下,他们只顾自 己不考虑别人,许多男女抛下城市、家宅、亲戚和财 产,住到乡间别人或自己的别墅,似乎认为天主为了 惩罚作恶多端的人类而降下的瘟疫只能落到城墙之内 的人们头上,不会蔓延到别的地方,还认为谁都不应 该蹲在城里,否则在劫难逃。
    人们各持己见,莫衷一是,但不是所有的人统统 死光,也不是个个都能保住性命。事实是许多得病的 人分散在各处,他们健康时是善于养生的榜样,得病 之后遭到舍弃,孤零零地奄奄待毙。且不说大家相互 回避,街坊邻居互不照应,即使亲戚之间也不相往来 ,或者难得探望。瘟疫把大家吓坏了,以致兄弟、姐 妹、叔侄甚至夫妻互相都不照顾。*严重而难以置信 的是父母尽量不照顾看望儿女,仿佛他们不是自己的 亲生骨肉。得病的男男女女数不胜数,他们别无他法 ,只得求助于为数极少的好心朋友,或者雇用贪心的 仆人。由于伺候病人的工作条件恶劣,尽管工资极高 ,仍不容易找到用人,即使找到,往往也是一些笨手 笨脚、从未干过这一行的男女。这些用人干不了什么 事,只会根据病人的要求递些东西或者给病人送终。
    料理后事的差使常常得不偿失,挣了大钱而误了性命 。病人既然得不到街坊亲友的照顾,用人又那么难找 ,于是出现了一种前所未闻的做法,就是一个女人不 论以前多么文雅、俊俏、高贵,病倒后会毫无顾忌地 招聘一个男用人,不管他年纪老少,并且只要病情需 要,会毫不害羞地像在另一个女人面前那样露出自己 身体的任何部位。痊愈的妇女日后往往不如以前那么 贞洁,也许和这种情况有关。此外,许多病人如果得 到照顾,也许能保住性命,但由于用人奇缺,结果死 了。加上疫病传染力特强,城里白天黑夜都有大批人 死亡,这种情形听起来也骇人,*不用说亲眼看到了 。因此,侥幸活下来的市民中间不可避免地形成一些 和以前**相反的习俗。
    按照以前的风俗(**也是这样),哪家有了丧事 ,亲戚和邻居家的妇女同死者的女眷聚在一起,为死 者恸哭,而男性邻居以及别的市民则在丧家门前同死 者的男性亲属待在一起。随后来的是教士,他们的级 别要看死者的身份而定。死者的灵柩由亲友们扛着, 后面跟着手拿蜡烛吟唱着挽歌的送葬队伍,逶迤前往 死者生前**的教堂。当疫情日趋严重时,这些规矩 即使不是全部、至少也是大部分给废除了,由新的规 矩取而代之。病人临终时非但没有妇女围守床前,甚 至没有任何人在场,能够赢得家属的真心悲痛和辛酸 眼泪的人少之又少。相反的是,大多数活着的人尽情 打闹嬉笑。本来女人生性富于同情,如今为了自身健 康,竟出奇地学会了那种风气。护送尸体去教堂的邻 人至多十来个。抬灵柩的不是有地位、有名望的市民 ,而是一些花钱雇来专司埋葬的、称为掘墓人的市井 之徒。他们脚步匆匆,不把灵柩抬到死者生前**的 教堂,一般只送到路程*近的教堂就了事。他们背后 跟着五六个教士,手拿蜡烛的很少,往往一支蜡烛都 没有,也不费那份工夫一本正经地举行安葬仪式,只 在*凑手的空墓穴里放下灵柩就完事大吉。下层社会 以及许多中层阶级的人受的罪*大。他们由于贫困, 或者图个侥幸,大多守在家里,得病的每天成百上千 ,加上无人照看伺候,只有死路一条。白天黑夜都有 大批人倒毙在路上,另一些人虽然死在家里,也只在 尸体腐烂发出臭气时才被街坊发现。
    市民中间形成了一种大家共同遵守的风气:一发 现哪家有死人,就和一些能找到的搬运夫从死者家里 把尸体搬出来,放在门口。那并不是出于对死者的怜 悯,而是考虑到尸体腐烂对他们自己有损害。第二天 早晨,街上行人会看到许许多多尸体。然后运来棺材 ,棺材不够,往往就把尸体搁在木板上。有时一口棺 材塞进两三具尸体。一对夫妇、父子或者两三个弟兄 的尸体盛在一口棺材里的情况屡见不鲜。*常见的是 ,两个教士举着一个十字架送葬时,半路上会有掘墓 人抬着两三口棺材加入行列。教士们原以为是给一个 死者送葬,事实上却是六七个、七八个。没有人为死 者流泪、点蜡烛或者守灵,当时死人的事太平常了, 正如**死了一头山羊谁都不当一回事一样。事物兴 衰消长是自然规律,但是以前很少遇到灾难,有识之 士也不能做到乐天知命。如今大难当头,即使头脑* 简单的人也知道必须逆来顺受,对这场**浩劫满不 在乎,若无其事。每天,甚至每小时,都有大批尸体 运来,教堂墓地的面积和按照老规矩进行安葬的人手 都不够了,于是在拥挤不堪的墓地里挖出宽大的深坑 ,把后来的成百具尸体像海运货物那样叠床架屋地堆 放起来,几乎堆齐地面,上面只薄薄盖一层浮土。
    P9-11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