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今生只做红尘客

作者:白落梅 出版社:中国华侨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国华侨
  • ISBN:9787511356772
  • 作者:白落梅
  • 页数:264
  • 出版日期:2015-10-01
  • 印刷日期:2015-10-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00千字
  • 白落梅创作的《今生只做红尘客》讲述了:在三十五年的人生历程中,他一直都在出发,都在寻觅,却从来也没有找到归宿。他在情与禅、僧与俗、现实与理想、铭记与忘却之间辗转,备受着冰与炭的煎熬;在天堂与地狱中,百转千回。无论是钟鼓梵音,还是人间情爱,都无法真正安放他那颗孤独的灵魂;无论是革命,还是漂泊,*终都没能治愈他心灵的创伤。他的孤独无药可救。
  • 白落梅创作的《今生只做红尘客》讲述了:他是 一个僧人,披着袈裟,竹杖芒鞋在人间游走,莲台才 是他最后的家。他是一个情种,身着西服,风度翩然 嬉笑于秦楼楚馆,红颜才是他心灵的归所。他是一个 志士,在时代的滚滚洪流下,惊起风云万丈。他也是 一个伶人,在人生这个色彩纷呈的舞台上,演绎着一 场又一场阴晴圆缺的戏。他叫苏曼殊,一个被世人称 做诗僧、画僧、情僧、革命僧的传奇人物,用三十五 年的光阴,换来一场红尘的孤独游历。
  • 孤雁
    樱花
    佛缘
    潜修
    入世
    剃度
    尘缘
    际遇
    萍踪
    擦肩
    饶恕
    情花
    归去
    禅心
    情劫
    宿债
    批命
    沉沦
    展翅
    空相
    旅梦
    因果
    残缺
    忘机
    逝水
    送离
    莲事
    劫数
    归尘
    奇缘
    后记一 只红尘孤雁
    附录一 苏曼殊诗选
    附录二 苏曼殊年谱
  • 萍踪 大千世界纷纷扰扰,我们不断地寻觅,不知道哪 里才是*后的归宿。也许*初的地方,就是记忆永远 停留的角落。
    人生总是在不断地行走,多少人如同花木长在你 必经的路口,得到后又要失去,拥有了又会遗忘。无 论是清淡或是隆重的告别,都不要把记忆带走,因为 任何的离别都意味着你是天涯、我是海角。时光终会 让彼此老去,一切的过往是否在有**都将归零。当 我们走到无路可走的时候,岁月会给人生的戏曲写上 剧终,包括情感,包括生命。
    苏曼殊似乎习惯了和人说再见,看着他渐行渐远 的背影,也就顺理成章地将他归结给寂寞。事实上, 世间有许多的相逢转瞬就成了陌路。喜欢一个人不一 定要拥有,哪怕彼此不曾说过一句话,没有交换过任 何眼神,这份缘也静静地存在。很多时候,面对迎面 而来的匆匆行人,我们真的无从辨认谁才是自己一直 寻找的那个人。只是看着繁华一次次登场又退场,上 演着相遇的惊喜和转身的迷离。
    一个在你年少时爱慕了许久的人,突然某**将 他弄丢了,然后又不断地将之寻找。流年匆匆,你被 岁月老去了容颜,当有**,你寻找了多年一直盼望 见到的人就站在身边。你曾无数次想象重逢时该会是 怎样惊心的模样,是拥抱还是热泪盈眶,却不知,韶 光已将一切都改变,你们再也不是当年的自己。一个 你思念了半生的人,一个你梦里梦外都想要见到的人 ,原来已经这样苍老,苍老到就只是一个陌生的人。
    你甚至连相认的勇气都没有,就选择了落荒而逃,希 望在这瞬间擦去过往所有的记忆。丝毫印记都不要留 存,当初的惊艳,当初无限的依恋,像是被上苍有意 愚弄的笑话,让人不知所措,不知所措到无言。
    早春三月,苏曼殊从杭州赶赴到长沙,任教于明 德学堂。他教书,一则是因为他喜欢这职业,可以将 自己的思想传递给别人,让别人感染他身上与众不同 的气韵。再则是他需要一份职业,他的生活一直过得 很窘迫,他需要钱买烟抽,买糖吃。也许苏曼殊在物 质生活上并不是一个****的人,但是他离不开美 食,贪吃成性,也许吃可以减轻他精神上的负担。每 个人面对压力,都有不同的消遣方式,或放逐山水, 或沉迷酒色,或自我封闭。苏曼殊就是一个在红尘中 独自行走的痴者,一次次梦境被现实粉碎,还是坚持 做自己,坚持爱自己所爱,坚持深尝自己调下的一杯 人生苦酒。
    这个暑假,苏曼殊返回上海,又和陈独秀踏上了 东渡的旅船,抵达日本,为了寻母。日本就是他第二 个故乡,二十三年前的初秋,他在这里出生,十五年 前樱花开放的时节,他在这和一个日本女孩发生刻骨 的爱情,可每一次开始都是以悲剧收场。就像那年的 樱花,开到*灿烂的时候,被一场风雨无情摧折,连 叹息的时间都不给,留给看客的只是无尽的遗憾。
    当年苏曼殊带着遗憾与愧疚离开,可每当他茫然 失措时就会想起日本,这个给过他柔情与伤痛的岛国 。人总是这样,无论日子过得多么仓促,走得有多远 ,在疲倦、孤寂的时候都会停下脚步回首过往的漫漫 路途。身上的每一道伤痕都完好无损地存在,并不会 因为时间而淡去多少。可我们却习惯了看到这些伤, 习惯依附这些伤,去回忆从前那些美好而破碎的日子 。大千世界纷纷扰扰,我们不断地寻觅,不知道哪里 才是*后的归宿。也许*初的地方,就是记忆永远停 留的角落。
    苏曼殊忘不了日本,也无须忘记日本,不论他在 天涯的哪一端,心飘荡得有多久,都想要回去看看。
    回去,回日本去,一只孤雁飞渡茫茫沧海,抵达梦里 的岛国。那里有给过他亲情的养母,尽管已经落得下 落不明;有给过他爱情的菊子,尽管已经魂不所归。
    每次想起,苏曼殊心中既温柔又凄凉,他喜欢这种不 声不响的痛,无须别人懂得,只留在自己的心里,一 个人怀念,一个人孤独。
    苏曼殊这次东渡日本就是为了寻找养母河合仙, 她虽是苏曼殊的养母,可当苏曼殊懂事以来,**声 母亲唤的就是她。也许他并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叫若 子的母亲,那个悲剧性的女子和苏杰生悄悄地发生一 段恋情,生下苏曼殊就离尘而去。五岁之前的苏曼殊 在河合仙温情的呵护下成长,那时候的他就是一株种 植在日本的樱花树,也许很柔弱,但却有一方适合自 己的水土。六岁被父亲带回了广州老家,这株樱花树 无法适应岭南的气候,只能渐渐枯萎。
    六岁那年离开日本,苏曼殊就开始了他飘荡浮沉 的生活,进寺庙出家为僧,入红尘四海飘零,在风起 云涌的乱世尝尽人间辛酸。十五岁那年,他回日本寻 到了养母河合仙,河合仙带他来到出生地——距离横 滨不远的樱山村。也就在这个美丽的小山村,他遇见 菊子,初尝了爱情的甜蜜。如若不是苏曼殊的本家叔 叔用莫名的理由将他们拆散,苏曼殊又是否会和菊子 在日本那个小山村安度流年?P69-7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