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武侠小说

冰川天女传(上下)/天山系列

作者:梁羽生 出版社:中山大学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山大学
  • ISBN:9787306048929
  • 作者:梁羽生
  • 页数:706
  • 出版日期:2014-07-01
  • 印刷日期:2014-07-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639千字
  • 冰川天女是桂华生、华玉公主之女,武功高深莫测,容颜*世,一向被传为神话中人物。一次对喇嘛教圣物金本巴瓶的争夺,让唐经天邂逅了冰川天女,二人相知相惜,宛如童话,却不料冰峰也有倾倒之日,短暂的停留之后竟是长久的分离。而当他们终于重逢,却遭遇了一连串的隐瞒、误会、斗气……
    《冰川天女传(上下)》写武林中*代奇女,故事曲折,诡秘*伦。并有塞外风光,异国情调,是梁羽生一部风格清新的佳作。
  • 《冰川天女传(上下)》是梁羽生武侠小说的代 表作之一。早期在台湾出版时改名为《西域飞龙记》 。叙述的是清乾隆年间朝廷欲护送喇嘛教圣物金本巴 瓶至西藏拉萨,江湖各路人物各有目的聚集西藏,从 而引出唐经天与冰川天女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风格 瑰丽浪漫,对人性的刻划入木三分,具有极高的艺术 成就。
  • 上册:
    **回 神箭连飞穿云惊小侠 飞刀一掷劈果救佳人
    第二回 峻岭飞骑仇家窥帐幕 金针解穴医道配神功
    第三回 为避强仇逃生来塞外 欲寻异士冒险上冰峰
    第四回 湖畔寄情拐仙施妙手 冰河怪影天女慑群豪
    第五回 流水落花深愁伤寂寞 珠宫贝阙往事诉辛酸
    第六回 天女飞花仙姝应有恨 冰川映月骚客动芳心
    第七回 剑气射冰宫亦真亦幻 柔情联彩笔宜喜宜嗔
    第八回 沧海桑田仙山伤劫后 白云苍狗侍女话前因
    第九回 妙境华严艳说神仙侣 仙音玉笛喜联异国情
    第十回 漠外隐神龙高深莫测 荒山逢异士虚实难知
    第十一回 峻岭连骑书生施妙手 神弹却敌天女护金瓶
    第十二回 琴韵寄深心尘缘未了 边城窥隐秘旧地重来
    第十三回 闹市孤臣神龙图大事 寒光热浪冰剑斗妖邪
    第十四回 大漠传声童心戏天女 驼峰聚会妙计骗佳人
    第十五回 古窟传经湖边谈往事 冰弹受挫盆地觅芳踪
    第十六回 圣女宫中疑云迷侠客 喇嘛寺里法会起干戈
    第十七回 大漠藏龙九重惊蛰伏 风尘侠隐一剑看雄飞
    第十八回 青女素娥浮云掩明月 奇人疯丐铁剑骇英豪
    第十九回 浅笑轻颦花前谈往事 兰因絮果月下见伊人
    第二十回 玄功内运侠士破神招 异境天开书童有奇遇
    下册:
    第二十一回 寻觅芳踪名山逢怪客 追查旧事古寺遇良朋
    第二十二回 空际香花玉人戏英侠 蓬莱异岛童子拜奇人
    第二十三回 愤世奇行赢来疯丐号 狂歌骇俗惹得美人怜
    第二十四回 羽士魔头群邪朝法会 冰弹玉剑天女上峨嵋
    第二十五回 妄动无明玄功消一旦 安排有道衣钵得真传
    第二十六回 知己难逢怜才惜疯丐 深情谁遣忆旧念佳人
    第二十七回 云破月来空劳魂梦绕 钟声梵呗惊见剑光寒
    第二十八回 舞影翩跹飞刀杀仇敌 风云动荡侠士护危城
    第二十九回 塞外兴波奸徒困侠士 宫中对掌侠丐斗神僧
    第三十回 块垒难平伤心话故国 狂歌当哭失意走天涯
    第三十一回 短梦几时醒音传海外 幽情谁可诉人散荒原
    第三十二回 一片天真书童戏玉女 十分惶惑怪客劫囚牢
    第三十三回 缥缈异香飞鸿天际远 踟蹰女侠走马雪山遥
    第三十四回 峭壁现侠踪疑云阵阵 堡中来怪客妖气重重
    第三十五回 幽谷屯兵战云迷塞外 军前露面天女震番王
    第三十六回 较技服三军神弓** 振衣凌*顶滑雪奇能
    第三十七回 剑影刀光群英逞*技 干戈玉帛杀气化祥云
    第三十八回 恩怨全消卅年怀旧恨 死生度外一醉解千愁
    第三十九回 大雪寒风高山消霸气 轻怜蜜爱冰塔救佳人
    第四十回 天女散花珠峰劳怅望 冰川映月云海寄遐思
  • 第二回 峻岭飞骑 仇家窥帐幕 金针解穴 医 道配神功 时序已是暮春,但从藏南萨迦通往藏西日喀则的 山区,冰雪却尚未开始融化。*大胆的牧人,也还要 等到半月之后,待初夏的阳光普照,封山的雪块消融 之后,才敢行走。但令大胆的牧人也意料不到的是: 这个时节,竟然有两骑健马,在盘旋曲折的山道上缓 缓前行,而且这两位骑客,一老一少,从外貌看来, 还都是文弱的书生。这两位骑客,正是师徒二人,老 的是萧青峰,少的是陈天宇。
    西藏高原,号称“世界屋脊”,尤其是从萨迦到 日喀则这段,南有喜马拉雅山,北有喀喇昆仑山,山 脉绵延,地势高峻,*是难行,高原空气稀薄,呼吸 也颇困难,幸而萧青峰内功深湛,陈天宇练武多年, 也颇有根底,兼之胜在年青力壮,也还不觉怎样。只 是那两匹健马,却是呼呼喘气,口沫直流。
    陈天宇轻抚马鬃,叹道:“人未累死,马却要累 死了。”西藏气候极怪,日间骄阳如火,尤其山区空 气稀薄,日头直射下来,*是热得怕人,但一到太阳 射照不到的阴影之处,或是到了晚间,却又是冷气沁 人,严寒熬骨。山峰上虽然积雪皑皑,山沟问虽有冰 川交错,俨若游龙,但纵是本领再高的人,也不敢冒 那天大的奇险,去登那冰雪,须知冰雪一受震动,就 可能引起雪崩之灾,人畜俱受活埋。所以在山区赶路 的旅人,空对矗立的冰峰,却是难止口中的干渴。
    萧青峰看着坐骑呼呼喘气,怪是难受,迟疑半晌 ,说道:“咱们还剩有几囊水?”陈天宇道:“还有 三个水囊。”萧青峰道:“好,把半囊水让这两匹马 喝了,咱们节省一点。马匹喝了水才有力气赶路。” 萧青峰的一双手臂被强敌所伤,现在尚未能转动自如 ,所以取水喂马等等事情,都须陈天宇去办。
    陈天宇跳下马来,打开水囊,挟着马头,让它喝 水。忽闻得背后马铃之声,只见后面三匹马赶了上来 ,骑者都是汉人,个个浓眉大眼,相貌粗豪,见陈天 宇以水喂马,连连叫道:“可惜!可惜!” 为首的一拉马缰,在陈天宇身旁停下,说道:“ 喂,你这位小哥带的水多,咱们的水却快喝完了,你 分一囊水给我如何?”说得满不在乎,毫无礼貌,陈 天宇怔了一怔,心道:“在这渺无人迹的山区,水比 黄金还要难得,如何可以轻易给人?”忽闻得师父说 道:“出门之人,理应患难相助,宇儿,给他!”陈 天宇见是师父吩咐,只得解下水囊,递给那人。那人 骨嘟嘟地喝了口水,歪着眼睛看了萧青峰一眼,道: “你倒是个好人,喂,你去哪儿?”萧青峰道:“往 日喀则。”那人道:“为何不等冰雪融化就急着赶路 ?”萧青峰道:“敝戚在日喀则病重,要赶去瞧他。
    ”那人与同伴对望一眼,面上神情,似信似疑。
    萧青峰忽道:“宇儿,那些药你可得当心,药囊 不要挂在马鞍上,收起来吧,山路崎岖,马儿一个失 蹄,跌了药囊可不得了。别的也还罢了,那龙树果却 是没地方买的。”陈天宇一怔,挂在马鞍之上的哪是 什么药囊,乃是他们所用的暗器囊,斜眼一瞥,只见 师父眼光之中似有深意,陈天宇猛然醒道:“是呵, 这三人敢在此时行走,想来也是大有本领之人,咱们 不可露相。这暗器囊还是收了的好。”又想道:“那 龙树果虽是天竺来的,萨迦到处有卖,也没有什么稀 奇,为何师父说得如此珍重?” 只听得先头那人说道:“原来令亲患的乃是血崩 之症,龙树果虽是对症之药,却也未必准能奏效。兄 弟不才,还稍懂一点医道,兄弟也是到日喀则的,就 此同行如何?”萧青峰道:“好极,好极!老朽虽也 稍读过几本医书,对治血崩之症,却是毫无把握,敝 亲之病,将来定要仰仗的了。”那人也拱拱手道:“ 好说,好说,慨蒙赠水,当得效劳。”竟然策马跟着 萧青峰,他的两个同伴,也一前一后,把陈天宇夹在 中间。
    P19-20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