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武侠小说

云海玉弓缘(上中下)/天山系列

作者:梁羽生 出版社:中山大学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山大学
  • ISBN:9787306048967
  • 作者:梁羽生
  • 页数:901
  • 出版日期:2014-07-01
  • 印刷日期:2014-07-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827千字
  • 《云海玉弓缘》是梁羽生武侠天山系列*出名的两部小说之一(另一部是《白发魔女传》),故事发生在清朝中期。主要是厉胜男向魔头孟神通复仇并借此成为另一个“女魔头”的故事。男主角金世遗是另类的、孤傲的,经历坎坷仍然飞扬洒脱,而空谷幽兰的谷之华、灿若玫瑰的厉胜男、纯如雪莲的李沁梅,亦无不生动鲜明,读来如在眼前。他们之间阴差阳错、生死痴缠的情感纠葛,也使人惊叹不已。
  • 红白玫瑰,抵死缠绵! 《云海玉弓缘》与《萍踪侠影录》号称梁著“双 峰”,然而在梁羽生著作中,却是变体。后来被拍成 多个版本的电影、电视剧搬上银幕。讲述了金世遗离 开蛇岛来到中原先后遇到厉胜男和谷之华并且相爱, 联手除去武林败类孟神通和西门牧野的江湖武侠故事 。
  • 上册:
    **回 抱恨冰弹御强敌 忏情毒箭插酥胸
    第二回 天旋地转不知处 柳暗花明遇故人
    第三回 野鹤闲云无觅处 雪泥鸿爪未留痕
    第四回 海外奇闻传后世 武林秘事动雄心
    第五回 海外仙山藏隐秘 洞中儿女两无猜
    第六回 某水某山迷姓氏 一钗一珮断知闻
    第七回 各施手段相争斗 哪识柔情已暗牵
    第八回 惊悉奇功传后世 且凭拐剑斗神魔
    第九回 是爱是憎难自释 为恩为怨未分明
    第十回 莲出污泥原不染 罪加稚子是何言
    第十一回 凶僧辣手图翻案 侠女青霜护掌门
    第十二回 太息知交天下少 伤心身世泪痕多
    第十三回 壮志欲酬湖海愿 知音谁识坎坷人
    第十四回 难消冤孽肝肠断 痛失奇书祸患多
    第十五回 一女自伤身世恨 双魔会合练神功
    第十六回 机心识破生疑虑 隐秘难瞒种祸根
    第十七回 冰弹玉剑消阴煞 泥沼荒林困老魔
    中册:
    第十八回 弄鬼装神迷侠女 飞花摘叶见神功
    第十九回 崂山问罪情何忍 黄海浮槎梦已空
    第二十回 极望遥天愁黯黯 眼中蓬岛路漫漫
    第二十一回 欲消祸患筹良策 但愿同心化险夷
    第二十二回 吞舟巨浪兼天涌 裂石熔岩卷地焚
    第二十三回 频生祸事情何忍 未测芳心意自迷
    第二十四回 槎通碧汉无多路 土蚀寒花又此坟
    第二十五回 两代求书留海外 一生低首伴蛾眉
    第二十六回 识破画图寻秘笈 力张强弩奏奇功
    第二十七回 青鸟未传云外讯 玉钗难绾再生缘
    第二十八回 冰宫一觉真成幻 梦境迷离是耶非
    第二十九回 隐迹埋踪随旧友 传音入密戏高僧
    第三十回 飞花挫敌疑奇迹 摘叶回枝显异能
    第三十一回 隔物传功败掌门 飞弹闭穴惊妖孽
    第三十二回 毒手扬威搜劲敌 冰弹玉剑斗魔头
    第三十三回 弱女陈情图弭祸 神魔恃势强凌人
    第三十四回 花明柳暗孤雏现 石破天惊怪客来
    下册:
    第三十五回 为谁幽怨为谁苦 各自相思各自伤
    第三十六回 惆怅深情如梦杳 暗伤心事付东流
    第三十七回 暗系赤绳为月老 徒教残泪湿红妆
    第三十八回 柔肠寸寸情难断 剑气森森祸未消
    第三十九回 暗室除奸惊辣手 冒名求禄显神功
    第四十回 庆功宴上灾星至 比武场中敌胆寒
    第四十一回 一剑诛仇寒贼胆 双魔火并慑群雄
    第四十二回 神功力斗修罗掌 妙药难消往日嫌
    第四十三回 解困扶危闻恶耗 伤情怀旧上襄阳
    第四十四回 渺渺芳踪无觅处 重重疑案费思量
    第四十五回 玉女深情怀旧友 **有命护同门
    第四十六回 诀别魔头留秘笈 重来浪子负芳心
    第四十七回 专使驰书少林寺 正邪大会千嶂坪
    第四十八回 唐晓澜巧使天山剑 孟神通大展阴煞功
    第四十九回 千重剑气消魔焰 一片柔情断侠肠
    第五十回 贺礼送来成祸害 灵丹难觅费思量
    第五十一回 红烛未残妖女至 冰峰较技掌门危
    第五十二回 佳偶竟然成冤偶 多情却似反无情
  • **回 抱恨冰弹御强敌 忏情毒箭插酥胸 三月艳阳天,莺声呖溜圆。
    问赏心乐事谁家院? 沉醉江南烟景里, 浑忘了那塞北苍茫大草原, 羡五陵公子自翩翩, 可记得那佯狂疯丐尚颠连? 灵云缥缈海凝光, 疑有疑无在哪边? 且听那吴市箫声再唱玉弓缘。
    ——曲谱《滴滴金》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这 江南三月的阳 春烟景,古往今来,不知曾迷倒了多少骚人墨客、公 子王孙?何况 是从未到过江南的人,在这“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 不寒杨柳风” 的醉人季节里,自然是要*着迷的了。
    这一位从未到过江南的人,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少 年,有着一副 孩子气的脸孔,也有着一股孩子气的心情,此际正在 山坡上游目四 顾,手舞足蹈地嚷道:“怪不得老爷在萨迦的时候, 日日都想回家, 原来江南真是个好地方,江南真好,江南真好啊!” 有一群孩子嘻嘻哈哈地跟在他的后面,领头的一 个大孩子忽然 指挥他的同伴唱道:“不识羞,不识羞!老鼠跌落天 秤里,自称自 赞没来由!”那带着稚气的少年人向孩子们扮了一个 鬼脸,装作 发怒的样子叫道:“岂有此理,你们这几个小鬼头为 什么骂我做 老鼠?”那群孩子嚷道:“你不是自称自赞么?我们 明明听见你叫江 南真好,江南真好!还说不是老鼠跌落天秤?”那少 年人大笑道: “我是说你们这个江南的地方呀,不过,我这个江南 也不见得 坏吧?” 原来这个从未到过江南的少年,他的名字就叫做 “江南”。他 本来是西藏萨迦宣慰使陈定基的儿子陈天宇的书童, 陈定基被贬到 西藏十多年,后来因为迎接金本巴瓶有功,得一位在 朝为官的亲家 求皇上特赦,准他回京官复御史原职,他见官场险恶 ,回京做了两 年御史,便告老回乡。他的家在离苏州五六十里的一 处名叫“木 渎”的乡下,面临太湖,风景极美。江南因为那次替 主人带信人 京,奔跑有功,陈定基认他做义子,早已不是书童了 。不过因为他 是书童出身,毫无架子,跟主人回乡,至今不过两月 ,便和乡下的 孩子混得挺熟。
    这时江南一面笑,一面把大把的糖果分给孩子, 问道:“怎么 样,我这个江南也不错吧?”孩子们不再嘲笑他了, 欢呼道:“江南 真好!江南真好!”江南忽道:“喂,你们这村子里 ,有没有一个欢 喜吹胡笳的姑娘?” 江南这一问又把孩子们逗得乐了,几个较大的孩 子伸手指刮脸 孔羞他道:“嘻嘻,江南哥在想大姑娘!”江南道: “胡说八道,喂, 喂,我是说正经的,谁告诉我,我明儿到苏州去买一 个铜陀螺送给 他。”孩子们垂涎欲滴,但他们对江南的问题显然是 十分迷惑,纷 纷问道:“什么叫做胡笳,胡笳是怎么样子的?”江 南用手比划道: “是用很长很长的芦叶卷成的吹管,吹起来可以发出 很尖锐的声 音。”孩子们又纷纷问道:“那芦叶是怎么样子的? ”“吹起来好玩 吗?”“哈,哈,这怪东西我们可没有见过。” 胡笳是塞外胡人的一种乐器,江南的孩子哪里见 过,江南怎样 说他们也不明白,不过喜欢吹笛的、喜欢吹箫的姑娘 ,他们倒数出 一大堆,把江南弄得又好气,又好笑,心道:“奇怪 ,就算我听错 了,公子也不会听错,昨夜里我们明明听得那酷似胡 笳的乐声!” 忽然一阵呜咽的乐声远远飘来,有如三峡猿啼, 鲛人夜泣,声 音尖锐而又凄厉,连孩子们也听得清清楚楚了。江南 心头一震,他 自小在塞外听惯了那胡笳的声音,*不会错,急忙摆 脱了孩子们的 纠缠,向胡笳声来处的那一面山坡奔去,只见山坡下 两骑快马奔 来。孩子们在他背后叫道:“江南哥,别去惹他们, 他们是王老虎 的打手。” 江南到此将近两月,知道这个王老虎乃是吴县一 霸,还是一个 什么帮会的香主,但江南正是一个喜欢闹事的人,他 根本就未曾把 王老虎放在眼内,*何惧他的两个打手,即算毫不相 干,若给他知 道是王老虎的打手,他大约也要去撩拨一下子的,何 况他现在已瞧 见了这两个打手骑马去追的正是那个吹胡笳的姑娘。
    一 苏州一带的山丘在江南眼中不过是同土馒头一般 ,他提一口 气,疾奔而下,转瞬便到山脚,但他这时想的却不是 怎样去对付那 两个打手,而是在奇怪哪里来的一个吹胡笳的姑娘? 他想起昨晚三 *时分,陈天宇和他谈起萨迦的往事,谈兴正浓,大 家都没有睡意, 他们正谈到疯丐金世遗的时候,忽然隐隐约约听到一 阵笳声,仅仅 片刻,便消失了。当时江南疑神疑鬼,还以为是金世 遗来了,但陈 天宇精于音律,他说这胡笳之声凄厉怨郁,吹这胡笳 的十九是个女 子,不会是金世遗。江南当时便要跑出去看,陈天宇 因为怕惊动父 亲,将他劝止。因此江南**一清早便出来打听,如 今见着了,果 然是个姑娘。
    可是这姑娘的面上罩着黑纱,江南看不见她的面 容,越想越觉 奇怪。江南跑到山脚的时候,那两骑马正巧追上了这 个姑娘,就在 江南面前掠过,马上一个打手,忽然发出狞笑,飞出 一条钢爪,呼 的一声,向那个面罩黑纱的姑娘抓去! 那名打手飞出钢爪,满以为一抓便可以将这少女 抓翻,就在这 一瞬间,忽听得有人嘻嘻一笑,那名打手正自用力一 扯,忽然手掌 痛如刀割,一跤跌下马来,原来是江南以灵巧的身法 ,接过了他的 钢爪,却将钢索缠到树上去了。
    P1-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