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武侠小说

萍踪侠影录(上下)/天山系列

作者:梁羽生 出版社:中山大学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山大学
  • ISBN:9787306048790
  • 作者:梁羽生
  • 页数:557
  • 出版日期:2014-07-01
  • 印刷日期:2014-07-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506千字
  • 《萍踪侠影录》是梁羽生大师的成名作,道尽“莫道萍踪随逝水,永存侠影在心中”,且看张丹枫与云蕾如何侠骨柔情?
    张丹枫为了一张**的藏宝图从大漠远赴中原,途中遇见了女扮男装的云蕾,二人经历了各种江湖险恶,携手共同进退之后产生了真挚的爱情。然而张丹枫和云蕾很快发现,张云两家竟然有着一段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张丹枫面对祖上复国遗训和瓦力并入中原,几经考虑,为避免百姓受尽蹂躏决定将宝藏和军事地形图上交明朝皇帝。也烈兵发中原,却因为张丹枫的军事地形图遭遇惨败,以张宗周为要挟,逼迫张丹枫交出军事地形图。为救父命,张丹枫带着云蕾返回瓦力,以图换父。怎料张宗周被释放之后,竟被云蕾之父云澄刺杀身亡,云蕾左右为难,对影相思……
  • 《萍踪侠影录》是梁羽生武侠小说的扛鼎之作, 亦是梁羽生本人最满意的作品。 小说以明代土木堡之变为背景,通过朱明王朝与 张士诚后代的矛盾、朝中奸宦与忠臣义士的斗争以及 中原与蒙古之间的民族冲突,表现出爱国保民的主题 。 小说精心塑造了一个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不 计世仇,甘愿抛弃荣华富贵、奔波于塞北中原之间, 屡建奇功的大侠张丹枫的生动形象。 其间穿插了张丹枫与仇家后代女侠云蕾的爱情波 折,有机地与家国命运交织在一起,深沉蕴藉,凄怨 动人,表达出作者“盈盈一笑,尽把恩仇了”的创作 思想,交织成一个豪侠浪漫美好绝伦的传奇。
  • 上册:
    楔子 牧马役胡边孤臣血尽 扬鞭归故国侠士心伤
    **回 弹指断弦强人劫军饷 飞花扑蝶玉女显神通
    第二回 祸福难知单身入虎穴 友仇莫测宝剑对金刀
    第三回 陌路遇强徒偷施妙手 风尘逢异士暗戏佳人
    第四回 铸错本无心擂台争胜 追踪疑有意锦帐逃人
    第五回 名士戏人间亦狂亦侠 奇行迈流俗能哭能歌
    第六回 联剑惩凶奇招启疑窦 抽丝剥茧密室露端倪
    第七回 一片血书深仇谁可解 十分心事无语独思量
    第八回 爱恨难明惊传绿林箭 恩仇莫辨愁展紫罗衣
    第九回 滚滚大江流英雄血洒 悠悠长夜梦儿女情痴
    第十回 一局棋残英雄惊霸气 深宵梦断玉女动芳心
    第十一回 半夜袭番王奇情叠见 中途来怪客异事难猜
    第十二回 峡谷劫囚车变生不测 荒郊驰骏马祸弭无形
    第十三回 戴月披星苦心救良友 移花接木珍重托珊瑚
    第十四回 罗汉绵拳将军遭险着 金刚大力怪客逞奇能
    第十五回 奸宦弄权沉冤谁与雪 擂台争胜侠士暗飞针
    下册:
    第十六回 喝雉呼卢名园作豪赌 扬声掷骰侠客儆凶顽
    第十七回 冰雪仙姿长歌消侠气 风雷手笔一画卷河山
    第十八回 石阵战氛豪情消积怨 荷塘月色词意寄深心
    第十九回 柳色青青离愁付湖水 烽烟处处冒险入京华
    第二十回 虎帐蛮花痴情缔鸳谱 清秋俪影妙语订心盟
    第二十一回 大力除凶将军表心迹 赤诚为国侠士出边关
    第二十二回 浅笑轻颦人前作娇态 慧因兰果劫后证情心
    第二十三回 十载重来芳心伤往事 两番邀斗平地起疑云
    第二十四回 紫竹林中高人试双剑 太师府内侠士醉香闺
    第二十五回 石塔藏龙闯关劫天子 丹心报国拔剑护仇人
    第二十六回 劫后剩余生女儿泪洒 门前伤永别公子情伤
    第二十七回 恩怨难忘豪情化飞絮 情痴不悔魔窟缔知交
    第二十八回 万里远来异乡寻老母 卅年重会逸士斗魔头
    第二十九回 触景伤情穷村嘶骏马 神机妙算泥沼陷追兵
    第三十回 力抗**舍生救良友 身填*口拼死护檀郎
    第三十一回 剑气如虹廿年真梦幻 柔情似水一笑解恩仇
  • 楔子 牧马役胡边 孤臣血尽 扬鞭归故国 侠 士心伤 独立苍茫每怅然,恩仇一例付云烟,断鸿零雁剩 残篇。
    莫道萍踪随逝水,永存侠影在心田,此中心事倩 谁传? ——调寄《浣溪沙》 清寒吹角,雁门关外,朔风怒卷黄昏。
    这时乃是明代正统(明英宗年号)三年,距离明 太祖朱元璋死 后,还不到四十年。蒙古的势力,又死灰复燃,在西 北兴起,其中 尤以瓦刺族*为强大,逐年内侵,至正统年间,已到 了雁门关外百 里之地,这百里之地,遂成了明与瓦刺的缓冲地带, 也是无人地带。
    西风肃杀,黄沙与落叶齐飞,落日昏黄,马铃与胡笳 并起,在这 “无人地带”之间,这时却有一辆驴车,从峡谷的山 道上疾驶而过。
    驴车后紧跟着一骑骏马,马上的骑客是一个身材 健硕的中年汉 子,背负箭囊,腰悬长剑,不时地回头顾盼。朔风越 卷越烈,风中 隐隐传来了胡马嘶呜与金戈交击之声,陡然问,只听 得一声凄厉的 长叫,马蹄历乱之声渐远渐寂,车中一个白发苍苍的 老者,卷起车 帘,颤声问道:“是澄儿在叫我么?可是他遇难了? 谢侠士,你不 必再顾我了,你去接应他们吧,我到得这儿,死也瞑 目!” 中年骑客应了一声,遥指说道:“老伯万安,你 听那马蹄历乱 之声,料是胡兵已退了。噢,你瞧,这不是他们来了 !”一拨马头, 如飞迎上。车中老者,长叹一声,潸然泪下。车中蹦 地跳起一个女 孩,小脸儿冻得红冬冬的,有如熟透了的苹果,揉揉 眼睛,似是刚 刚睡醒的样子,开声问道:“爷爷,这是中国的地方 了吗?”那老者 勒住驴车,凝视车下的土地,声调低沉道:“嗯,是 中国的地方了。
    阿蕾,你下车去,替爷爷拿一把泥土回来!” 山谷口外,三骑负伤的战马背着衣冠破碎的乘客 ,狂嘶奔回, **的是一个和尚。那姓谢的中年汉子迎上问道:“ 潮音师兄,云 澄师弟呢?”那和尚勒住马头,黯然说道:“他已死 了!真想不到万 水千山,逃到这儿,雁门关已经在望,他却还逃不出 胡人之手。不 过,他也真不愧是个铁铮铮的汉子,重伤之后,还力 毙数人,临死 之前,还杀了那个领兵的鞑子,把那些蒙古兵吓得连 忙逃命,不敢 再追。人谁无死,像他这样,死也值得了。你的徒儿 也不错,他也 是力杀数人,和他的师叔并肩战死的。” 那中年汉子双目炯炯,怒视长空,忽而一声长啸 道:“雁门关 已经在望,我们终算不负云澄师弟之托,将他的爹爹 送回来了,云 澄在九泉之下,当可瞑目。只是云大人哀痛余生,这 事儿暂时且瞒 着他。”纵马赶回驴车,只见车中的老者跨在车辕之 上,捧着一撮 泥土,神情**奇异,那小女孩站在地上,怔怔地看 着她的爷爷。
    潮音和尚叫道:“云大人,我们回来了。”老者 问道:“我的澄 儿呢?”潮音和尚道:“鞑子兵已被我们杀退,他受 了点轻伤,和天 华师弟的徒儿殿后。”声调尽管强作平静,还是抑不 住那悲愤之情。
    那老者面色大变,潮音和尚和谢天华那样豪迈的侠客 ,在他迫视之 下,也不觉后退几步,不敢接触他的目光,只听得他 纵声笑道: “父是忠臣儿孝子,忠臣孝子集于一门,我云靖尚有 何憾!哈哈, 哈!”笑声凄厉之中含着**的悲愤,驴车旁的骑士 都不敢作声。
    那女孩子仰面问道:“爷爷,你笑什么?我很怕听, 爷爷,你别这 样笑啦。爹爹为什么还不回来?” 那老者笑声骤止,静默了好一会子,缓缓问道: “明日清早, 可以赶到雁门关吗?”谢天华道:“是,今晚正是十 月十五,晚上月 光明亮,明早定可赶到。”那老者捧着那撮泥土,如 捧珍宝似的,凑 近鼻端,深深呼吸了好几下,泥土中散发着残枝败叶 的气息。那老 者深深呼吸,如嗅异香,凄然笑道:“廿年了,如今 始闻得着故乡 泥土的气味。”谢天华道:“老伯居留异国,存节全 忠,比苏武留胡, 尚多一载,如此孤臣孽子之心,人天共仰!” 那老者眉头一展,双手一伸,把那女孩子抱上车 来,又缓缓说 道:“阿蕾,你今年七岁了,应该开始懂事了,爷爷 今晚给你说一 个故事,你要紧紧记在心里。”那女孩重复说道:“ 嗯,要紧紧记在 心里。我知道了,爷爷是说自己的故事!”那老者奇 怪地看了孙女 一眼,道:“你真是精灵得可以,比我小时,聪明得 多了!”殊不知 这女孩自出生之后,上一个月才见着她的爷爷,当时 她就曾问父 亲,为什么突然间来了一个爷爷,她父亲对她说道: “我给你说过 许多次苏武牧羊的故事,爷爷的故事比苏武牧羊的故 事还要动听, 将来爷爷会自己说给你听,你要紧紧记在心中。”所 以今晚爷爷一 说故事,她就知道那是爷爷自己的故事。
    众人环绕驴车,都像那女孩子一样,出神倾听, 只见那老人拿 出一根竹杖,杖头上有几根稀疏的旄毛,那老人叹道 :“这使节的 旄旌饰品都给北地的冰雪消融尽了。阿蕾,你知道什 么叫做使节 吗?我说给你听。廿年前,你爷爷是大明天子的使臣 ,奉遣到蒙古 的瓦刺国去互通友好,这根竹杖就是皇帝所赐的,称 为使节,这使 节代表天子,性命可丢,节不可毁。那时蒙古分为两 部,一叫瓦刺, 一叫鞑靼,国力还很微弱。大明天子派使臣亲临,照 理应该很受他 们的尊敬,却不料在呈递国书之日,那瓦刺王起初还 彬彬有礼,后 来来了一个身披胡服的汉人,佩剑上朝,把瓦剌王拉 过一边,悄悄 说话,一边说一边眼看着我。这汉人不过廿来岁的样 子,眼光中却 露着无限怨毒,好像我和他有着百载深仇。” 谢天华奇道:“那人是认得老伯的吗?”云靖道 :“不,我*不 认识他。我自问居官清白,平生没有仇人,*不会在 胡人之地结有 仇人,也不知他对我何以如此怨毒!不过,我当时见 他身披胡服, 也确实不屑和他交谈。他和瓦刺王谈了一阵,突然下 令将我扣留, 还要夺我的使节。我大怒抗议:性命可丢,这代表大 明天子的使节 却不可毁。可恨他身是汉人,听了之后,反哈哈大笑 道:‘大明天 子,大明天子!哈哈,你是准备做大明天子的忠臣来 了?好!我一 定叫你称心如愿,做第二个苏武,苏武牧羊,你就去 牧马吧!’自 此我便在极北苦寒之地,牧马了廿年! P1-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