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艺术 > 收藏/鉴赏 > 收藏百科

龙骧(蔡国庆的收藏主义)(精)

作者:蔡国庆 出版社:中国青年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国青年
  • ISBN:9787515338392
  • 作者:蔡国庆
  • 页数:181
  • 出版日期:2015-10-01
  • 印刷日期:2015-10-01
  • 包装:精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00千字
  • 蔡国庆编著的《龙骧(蔡国庆的收藏主义)(精)》是一本令收藏界和读者为之心动的书。蔡国庆,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他的歌声温暖了几代人。这是他的处女之作!他在歌声之外,毫无保留的爱上了中国传统文化,爱上了收藏。他的收藏水平让人为之感叹。在书中呈现的每一件藏品,都会让收藏家为他点赞。这本书让我们看到他秘而不宣、深藏不露的另一面,这就是《龙骧》。
  • 蔡国庆编著的《龙骧(蔡国庆的收藏主义)(精)》 通过25件藏品,讲述明星的收藏故事。
  • 序 国庆藏龙记
    序 大藏于心
    序 龙马精神
    自序:收藏——眼里的 心里的 自己的
    前言 源起龙纹
    精致与审美——清雍正 官窑青花矾红龙纹盘(一对)
    慧心**——清乾隆 官窑青花鱼化龙纹高足盘
    残器之美——清雍正 官窑仿宣窑青花云龙纹大天球瓶
    浓妆淡抹总相宜——清乾隆 官窑青花矾红云龙纹盘(一对)
    “打马虎眼”也是因为爱——清同治 官窑青花留白龙纹碗
    藏家的私交——清雍正 官窑黄地绿彩云龙纹碗(一对)
    留存历史的印记——清宣统 官窑黄釉刻双龙戏珠纹碗
    龙年的礼物——清乾隆 铜鎏金双龙戏珠纹碗(一对)
    童年的记忆——清康熙 五彩加粉彩荷花纹大鱼缸
    繁花似锦——清康熙 御窑青花五彩龙凤牡丹纹盘
    时空穿越的忘年交——清康熙 红漆戗金龙纹长方盒
    “爱情”自然而然地来——清光绪 官窑青花双龙戏珠纹盖碗
    向大师致敬——清道光 官窑青花五彩龙凤纹大婚碗(一对)
    大师之藏——清乾隆 黄釉暗刻龙纹盘
    成双成对的美与快乐——清嘉庆 官窑青花五彩龙凤纹碗(一对)
    清道光 官窑青花五彩龙凤纹碗(一对)
    巧费心思落矾红——清道光 官窑青花矾红彩海水龙纹杯
    落花有心——清道光 官窑白地绿彩云龙纹盘(一对)
    苍龙教子——清乾隆 官窑青花釉里红玉壶春瓶
    飞回来的龙缸——明万历 官窑青花五彩龙穿花卉纹大缸
    五彩斑斓——明万历 御窑黄地五彩双龙纹盘
    金丝楠木的“包装盒”——清康熙 青花底绿彩双龙戏珠纹碗
    情谊无价——清嘉庆 官窑珊瑚红釉花觚
    美的滋养——黄花梨木的花板和处女碗
    混搭之美——明万历 龙纹漆盒
    幽菁弄丽满是情——清道光 官窑青花云龙纹碗(一对)
    浴砚书屋——清乾隆 青花矾红龙纹小酒杯
    后记:胜赏——中国的瓷器之美
  • 这对清代雍正时期的官窑青花矾红云龙纹盘,为 浴砚书屋款,我用了十年时间才把它们配成对儿,这 真是缘分,也是福分。
    “浴砚书屋”为清代雍正、乾隆时期赫赫有名的 堂名款,经查为圆明园雍、乾两位皇帝的御书房,凡 是印有它的器物都是珍稀品。堂名款,也就是在定制 的瓷器上模印上堂名、斋名的名字,而堂名、斋名一 般是文人士大夫的居室之名,这种风气在清代尤为盛 行。据《清入室名别称字索引》一书记载,当时有据 可查的斋名、室名有数千个。清代帝王也常将自己居 住的地方冠以书斋、堂名,以明其志、抒其怀。这种 堂名、斋名之风在瓷器上也有所表现。清人许之衡《 饮流斋说瓷》一书中说:“瓷款之堂名、斋名者,大 抵皆用楷书,制品之人有四类,一为帝王,一为亲贵 ,一为名士而达官者,一为雅匠良工也。”其书又云 :“称堂、称斋者,亲王、亲贵、达官、名匠皆有之 ,若称书屋、山房者,称珍藏、珍玩、雅制、雅玩者 ,亲王达官有之,而帝王无是也,故此类款,概谓之 称家款。”据耿宝昌先生在《明清瓷器鉴定》一书中 对清代瓷器的不**统计,属于堂名款一类的瓷器有 250多种,但是在这些堂名款瓷器中,哪些属于帝王 专用之瓷,文献中很少记载。“浴砚书屋”却在此间 有据可查。
    这本书出版的时候,这对盘子已经以一个“闪亮 ”的价格被别人买走了。我之所以用“闪亮”这个词 ,一是印证了这个东西的品相和稀有,二是对它拍卖 价格认可的同时也印证了我自己收藏的眼光。不过, 这也让我再次证实了一个无法忽视却显得落入俗套的 问题:艺术品的超值回报。
    曾经有人问我,既然用了十年时间才配成这对盘 子,而我本人又对雍正王朝欣赏有加,怎么会舍得拿 去拍卖?其实说来很有意思,我是真没舍得。故此在 拍卖之前,我就给它定了一个不可能成交的价格,没 想到拍场竟然出现“意外”——成交了! 我的动机本来只是让它走个秀,在场上亮一下相 而已。拍卖前,我分析了半天,觉得拟定的价位应该 不会成交。但是恰恰就成交了,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失 误,换个角度看,再好的东西,甚至是马未都老师的 观复博物馆,他说*终不会交给他的儿子,而是交给 **、社会。如今的观复博物馆已经变成理事会制, 大家一起经营,同时向公众开放,成了一个学习交流 的地方。所以我觉得很多东西并不能说永远归为己有 ,人总是需要传承,无论是精神还是物质,要么有一 天做赠予,要么有**转给基金会,甚至有**捐赠 给私人博物馆。随着这些可能性的发生,人的精神境 界也会随之变化。至于这对我钟爱的浴砚书屋款青花 矾红云龙纹盘,虽然和它的分别看上去是自己判断的 失误,可回望一下,以一个不可能的价格成交,也同 时说明这件藏品的价值被市场认可,被其他收藏家认 可。
    谈到拍卖会,很多读者不太了解。其实它的运作 很有些门道。比如一件藏品,其真正成交的价格是 100万,但在拍卖图录上不可能印80万~100万,而可 能印30万~40万,因为价位太高,很可能会把有80万 ~100万购买力的人吓跑。再比如一幅名人的画作, 真正给拍卖行的内部文件写的是不到50万不成交,但 拍卖图录上有时为了吸引买家,就只会写8万~10万 ,于是一些外行人就以为我举到8万这东西就是我的 了。所以8万~10万只是一个吸引人目光的起拍价, 而不是底价,因为底价是50万。这个道理,真正的行 家都知道的。起拍价低甚至无底价起拍,只是为了让 *多的人去竞价。如果价格写得太满,买家们就没有 了竞拍的乐趣,和唱戏一样,一开场就起不了范儿了 。因为有底价的约束,如果现场只拍到49万,拍卖公 司就会收回。
    这对矾红云龙纹盘我认为是雍正朝浴砚书屋这个 款中*精美的一对盘子。虽然看似是在一个不可能的 价位上成交,但是我想告诉那个藏家,这个价位从落 锤之时就已经代表过去了,未来还有新的价格。因为 我用了十年的时间收藏,时间也印证了它的价值,印 证了它的美。
    关于清代帝王的堂名款瓷器,《饮流斋说瓷》一 书有少量论述,其日:“乾隆有彩华、彩秀二堂,皆 内府物也,雍正为东园、文石山房;雍乾间为红荔山 房;乾隆为友棠浴砚书屋、瑶华道人;道光为十砚斋 。”但是《饮流斋说瓷》中的这些记载究竟依据的材 料是什么?他所记载的堂室是否确有出处?这些堂室是 否均为帝王所有? P24-26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