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诗歌

好诗(回到初相遇的一刻)

作者:琹涵 出版社:九州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九州
  • ISBN:9787510823992
  • 作者:琹涵
  • 页数:263
  • 出版日期:2014-01-01
  • 印刷日期:2014-0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20千字
  • *早的诗出现在公元前六世纪的《诗经》,而后有屈原、宋玉等人写的《楚辞》。汉代时,有五言诗及乐府诗出现。到了初唐,则确立了五言近体诗和七言近体诗的形式,从此保存下来,与不受格律限制的古体诗并列。明清两代,依然有文人写诗填词,不仅各具特色,也有可观之处。
    《好诗:回到初相遇的一刻》作者琹涵以温柔真挚的字语入文,**读者仿佛穿越时空,走入历代好诗的世界。一篇篇情真意切的散文,将先秦时代的《诗经》,到唐代的王维、李白,宋代的欧阳修、苏轼,明代的唐寅,清代的蒲松龄、龚自珍等人的诗作,与我们的日常生活境遇相印证,让古典好诗成为现代人的心灵知己。
  • 琹涵编著的《好诗:回到初相遇的一刻》精选数 篇《诗经》中的佳作,以及南朝的谢灵运、鲍照,唐 代的孟浩然、王昌龄、王维、李白、李端、刘禹锡、 白居易、李商隐、崔涂、杜秋娘、刘方平、刘眘虚, 宋代的欧阳修、苏轼、杨万里、朱熹、辛弃疾、曹豳 ,明代的高启、唐寅,清代的龚鼎孳、吴嘉纪、朱彝 尊、王士禛、蒲松龄、林以宁、王夫之、厉鹗、龚自 珍、季淑兰等三十多位文人名士,近五十首诗作,与 现实生活对话,抒解你我心中的欢喜与忧伤。《好诗 :回到初相遇的一刻》每位诗人的介绍中,供读者吟 赏。
  • 写在前面 若能回到初相遇的那一刻
    ◎先秦至南北朝 听鸡鸣启程
    只因害怕寂寞 《诗经·周南·桃夭》
    伊人,在水一方 《诗经·秦风·蒹葭》
    不变的情谊 越人《越谣歌》
    一朵出尘的荷 佚名《古诗十九首 ·涉江采芙蓉》
    老枫红叶 佚名《古诗十九首·庭中有奇树》
    她的爱 谢灵运《东阳溪中赠答二首》
    真正的释放 鲍照《拟行路难》
    ◎唐代 看花开花落
    人参果 孟浩然《宴梅道士山房》
    赏 扇 王昌龄《长信怨》
    人间故事 王维《柳浪》
    从来不曾爱过 王维《相思》
    桃花潭水 李白《赠汪伦》
    天 平 李白《玉阶怨》
    爱,终于回头 李白《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
    寻找自己的天空 李端《听筝》
    花落水流 刘禹锡《竹枝词》
    秾艳荔枝 白居易《种荔枝》
    说不出的寂寞 杜牧《赠别》
    你爱算命吗? 李商隐《贾生》
    *是人间留不住 李商隐《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
    明月照沟渠 李商隐《无题·飒飒东风细雨来》
    深情所系 李商隐《锦瑟》
    好好爱自己 李商隐《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
    走自己的路 崔涂《孤雁》
    经不起岁月的涤洗 杜秋娘《金缕衣》
    月光如水 刘方平《月夜》
    一树花开 刘眘虚《阙题》
    ◎宋至明代 览眼前千帆
    窒息的爱 欧阳修《夜夜曲》
    让爱自由 欧阳修《画眉鸟》
    这个字,你会不会念? 苏轼《琴诗》
    远方有歌声 苏轼《和子由渑池怀旧》
    荷花岁月 杨万里《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
    眼眸深处 朱熹《观书有感》
    相爱容易相处难 辛弃疾《书停云壁》
    记忆里的黄昏 曹豳《暮春》
    心中的不舍 高启《竹枝》
    梦,可以追寻 唐寅《言志》
    云开月明 佚名《山歌》
    ◎清代 偕晚霞归来
    落日也很美 龚鼎孳《百嘉村见梅花》
    也是格格 吴嘉纪《送吴仁趾》
    初恋的故事 朱彝尊《和远士无题·每嗟相见太匆匆》
    不是*孤单 王士祯《悼亡诗·遗挂空存冷旧熏》
    也要疼惜自己 蒲松龄《采莲曲》
    爱情,没什么道理 林以宁《得夫子书》
    血拼公主 王夫之《悼亡·十年前此晓霜天》
    血色的黄昏 厉鹗《杨柳枝》
    轮 回 龚自珍《梦中述愿》
    落叶的叹息 龚自珍《己亥杂诗·浩荡离愁白日斜》
    爱的祝福 季淑兰《消夏词》
  • 伊人,在水一方 只是关心,毕竟曾是同学,她,曾经是自己十分 倾慕的女子。
    上一次同学会时,她没有出现,询问其他同学, 也没有人知道她的近况。后来,他约了另一个女同学 出来见面,因为当年她们是“死党”,交情匪浅,必 然知之甚详。听起来,她过得还不错,日子平静无波 ,做的也都是自己喜欢的事。如到偏远小学去作课辅 ,或者随流动图书馆的专车下乡,让小朋友们借书还 书,有时候出国玩玩。
    平静的岁月里没有烦忧,又何尝不是福气呢? 红尘扰攘,也或许牵挂少一些,清心多一些吧。
    可是,这一次的同学会呢?她依然芳踪飘渺。他 的心中仍是记挂的,聚餐时,他一再要她的好朋友劝 她:“走出来,一定要走出来!”红尘沧桑,谁没有 各自的眼泪和伤痛呢?情路颠簸,就忘了吧。别说世 上你*不幸,有*多伤心泪尽的人,在黑暗的角落里 数着自己的心事。
    可是,在一旁的我们却觉得,都这么多年了,他 真该“放下”。
    《诗经·秦风》的《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芦荻仍然耀眼繁茂,就在一个清秋的早晨,露珠 才刚凝结成霜。我在水边徘徊寻找伊人,然而,伊人 却在流水环绕的遥远彼方。纵使我有心逆游而上,愿 意迂回盘旋去追求,奈何漫长的路途充满了艰难险阻 。如果顺流而下,可以看见伊人在曲水的上游,遥遥 隔*,可望却不可即,隐隐约约,仿佛站在水的中央 。
    或许世事就是这般,我们今生所追求的梦想,有 一部分实现了,*多的,却是失落。
    大学时,他太爱搞笑,沉静的她认为他过于流气 ,他抽烟,恐怕也不是她心目中的好青年。无视于他 的情意,她另有自己钟爱的人,只是感情的路一波三 折,*终仍是孤单。
    如今,他得意于企业界,娶妻生子,烟早就戒了 ,人生的成绩亮眼。
    纵使两人没有缘分,可也还是昔日的同学,他说 :“后来,她曾经跟我联络,可是,我已经结婚了。
    ” 无法重来的人生,因缘*不可解,此刻多说,也 没有什么意义了。
    只有,真心的祝福。
    不变的情谊 我和芬菲、阿缎不相见也多年了,他们都是我年 少时的同学。
    芬菲大学时读了中文系,刚教书不久,曾来我家 小坐。她长得瘦高白净,有双眯眯眼,颇有几分日本 女子的味道,父亲是医师。
    芬菲的男友哲仁是我家小妹课堂上的老师,那时 在中学就读的小妹大惊小怪,兴奋异常,逢人就说: “庄老师的女朋友来我家喔!” 阿缎比我们早就业,也在公家机关服务,后来嫁 给了镇上的小学老师。听说那年我们班上,除了我和 幼汧读女中,其余全都上了师范院系,成为培育英才 的好老师。这么说来,三年级时,阿缎并不在我们班 上。
    阿缎比以前丰腴而美丽,中学时太瘦了,她有两 个贴心的女儿。岁月飞逝,**得见,也是欢喜。虽 然,我们都住在同一个岛上,南北的车程也并不远, 然而俗务把我们紧紧捆绑,挣脱不易。
    中午,一起用餐,在餐厅里吃套餐。还有大香蕉 ,不知是谁说:“营养专家说,要先吃水果、喝汤, 再用主餐。”我一听,如法*制,结果丰盛的主餐反 而吃不下了。
    呵呵,都怪那香蕉太大了。
    执手相看,我少年时的朋友尽皆有成,多么让人 开心。
    想起曾经读过的一首战国越人的《越谣歌》: 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
    君担簦,我骑马,他日相逢为君下。
    如果将来你坐着大房车,成了有地位的人,而我 还是戴着斗笠的农夫平民,有朝一日相见,你会下车 跟我打招呼吧。如果将来你撑簦伞,而我骑着高头大 马,威风凛凛,有**见到你,我也会下马来迎接你 的。簦,古代有柄的笠,就像现在的伞。这首流传于 江浙一带百越地区的古代歌谣,诉说着年少时的友谊 不变,纵使将来贫贱富贵也无所移,曾让我深思难忘 ,也正是我此刻的心情。尽管岁月悠悠,不变的情谊 ,总是散发着温暖,驱除了世间寒凉。
    一朵出尘的荷 那次,同学会的时候,你穿着一袭白色的衣裙出 现。餐厅里,出现了一阵小小的骚动。有人大声嚷嚷 :“我梦中的公主来了!”赶忙向前迎你。你微笑着 走了过来,依旧清丽脱俗,如一朵出尘的荷。你在我 身旁的位子坐下,因为,当年我们不只是邻居,还是 好朋友,私交*好。
    初中时,每天我们一起骑着单车上学,也因为同 班,放学后,又一块儿回家。我们常有说不完的话, 谈电影,说心情。**想来,那也不过是清纯少女小 小的忧欢吧。
    我们的烦恼只有功课,也不算太难,只是竞争激 烈,名次的排行,几乎是平均 0.1分就差了不止一名 ,我们也不敢掉以轻心。
    那时候,喜欢你的人太多了,不只同班的男生, 还有隔壁班的,甚至高年级的学长。你不只美丽,而 且乖巧。听说,有那低年级的学妹,每天必定守在家 门口看着你过去,才肯去上学。我们总是一起,为什 么我竟然不曾发现有这样的小粉丝呢?或许,我也是 懵懂的吧。
    有太多爱慕的信来到,但对你毫无影响,我们的 日子在单纯里度过,也留下了许多美丽的回忆。
    长大以后的你,也一直是许多男士梦中的公主, 然而你仍一径浅浅地微笑,没有丝毫的骄纵之气。在 我的心里,你是一朵永远的荷,绽放在我青春的生命 中。
    可是,人间的沧桑是不可能轻易放过我们的。
    你嫁给了大律师,衣食无虞,然而婆婆强势而蛮 横,很难相处。夫家的人际复杂,却又要求面面俱到 ,这让你疲于奔命。丈夫爱你,然而,在家族的庞大 压力之下,长久以来,毕竟心劳力绌,再不能维护你 了,你们终于分手。儿女归夫家,你因此远走异国, 离开了伤心之地。
    你的痛,或许*胜于《古诗十九首》中的《涉江 采芙蓉》: 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
    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我涉过江水去采摘芙蓉花,满是香草的兰泽弥漫 着芬芳的气息。我采下它们,到底想要送给谁?而我 心中思念的人儿却远在故乡。回头依恋地遥望着故乡 ,唉,归去的路途何其悠远漫长。两人同心却又分居 两地,直到老去都怀抱着难遣的忧伤。
    思念*是令人神伤。人各一方,可望却不可即, 这般的心愿难偿,留下的,只是叹息了。人世间,多 的是伤痛,各式各样,没有人肩上的重担会是轻省的 。想念你的清丽容颜,像荷花一样,有着出尘的美丽 。什么时候我们还能再见,再一起骑着单车,在小镇 里四处闲逛,一如我们年少的时光? 老枫红叶 那几株枫树都很老了。老了,仍然老当益壮,仍 然生意盎然,多么让人佩服。我在一座佛寺的后面, 邻近崖边的所在,发现了它们的身影。
    长在那么高峻的地方,恐怕也会是寂寞的吧?幸 好,它们几十株一起,枝繁叶茂,蔚为可观。在蓝天 之下,它们傲岸不屈,就像英雄一样。
    在背光里,它们的躯干显得暗沉,叶子却鲜红似 血,老枫红叶,仿佛有一种悲壮的美,令人起敬。我 常想,有**我老了,会怎样呢?没有灵活的身躯可 以四处闲走,没有人生的梦想可以奔赴,甚至没有好 朋友可以聊天,那样的生活,如此孤寂,我会愿意过 吗? 现在我知道了,即使是一株枫树,也有它的使命 ,那就是依着四时的运转,努力活出精神来。不萎靡 怠惰,不怨天尤人。每天都是**,要珍惜,要努力 。
    老枫树,年年在秋日展现*美丽的颜彩,它让我 们知道,每个日子都不宜虚度,活到什么时候,上天 自有旨意。
    年少的时候,曾经读过《古诗十九首》,其中的 《庭中有奇树》是这么写的: 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
    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
    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
    此物何足贵,但感别经时。
    庭园中有一棵美丽的树,绿叶生长得多么茂盛。
    我攀着枝条摘下了美丽的花朵,想送给心中思念的人 。花的馨香盈满了我的前襟衣袖,只叹路途遥远无法 寄赠。一朵花又有什么可贵的呢?只因长久的别离, 让我惦念深深。
    当时年纪小,只觉得这诗明白易懂,哪能深究其 中浓重的相思之情? 如今想来,它语淡而情深,其实是**感人的一 首诗。
    我站在枫树下,心里想着:这么老的枫树,衬着 远山的青绿,红叶片片,自成天地间*为动人的风景 。
    仍旧是鲜明而亮丽的枫红,美在秋日的阳光下, 它们可一点都不逊色,活得理直气壮,也活得安恬自 在。
    P5-16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