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武侠小说

碧血剑(上下)/金庸作品集

作者:金庸 出版社:广州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广州
  • ISBN:9787546206172
  • 作者:金庸
  • 页数:733
  • 出版日期:2013-04-01
  • 印刷日期:2013-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2
  • 印次:3
  • 字数:653千字
  • 金庸编著的《碧血剑(上下)》讲述了一代抗清名将袁崇焕因皇太极的反间计而遭崇祯皇帝冤杀。一心为父报仇的袁承志年纪轻轻被推举为武林盟主,欲报杀父之仇,又遭亡国之危。少侠毅然选择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树义旗、助闯王、力抗满清铁骑。一身*世武功的他历尽千难万苦,却未能救黎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满腔悲愤的他不得不远赴海外。
  • 《碧血剑(上下)》一书作者金庸以悲天悯人的笔 触描写明末乱世的人间惨状,处处充满对黎民百姓的 深切同情。《碧血剑(上下)》讲述了: 明末年间朝政腐败,民不聊生,袁崇焕屡破清兵 ,但却为不辨忠奸的昏君崇祯所杀。焕之子袁承志为 忠臣所救,长大后被送上华山习武,期间无意中发现 金蛇郎君之秘笈,武功大进,志学成下山,结识了李 岩,时闯王率兵起义,两人合之助之。 志遇上温青青,因此被卷入温家的纠纷中,其后 两人闯荡江湖,建立了真挚爱情,后志与祯之女阿九 相遇,九被志深深吸引,一段三角关系由此而生…… 闯王进占京城后,闯军军纪败坏,奸淫摅掠无所不为 ,闯王亦沉迷酒色,甚至听谗言而杀害虫忠心耿耿的 岩,志痛心疾首,逐隐居不问世事。
  • **回 危邦行蜀道 乱世坏长城
    第二回 恩仇同患难 死生见交情
    第三回 经年亲剑铗 长日对楸枰
    第四回 矫矫金蛇剑 翩翩美少年
    第五回 山幽花寂寂 水秀草青青
    第六回 逾墙搂处子 结阵困郎君
    第七回 破阵缘秘笈 藏珍有遗图
    第八回 易寒强敌胆 难解女儿心
    第九回 双姝拼巨赌 一使解深怨
    第十回 不传传百变 **敌千招
    第十一回 慷慨同仇日 间关百战时
    第十二回 王母桃** 头陀席上珍
    第十三回 挥椎师博浪 毁*挫哥舒
    第十四回 剑光崇政殿 烛影昭阳宫
    第十五回 妖娆施铁手 曼衍舞金蛇
    第十六回 茺冈凝冷月 纤手拂晓风
    第十七回 青衿心上意 彩笔画中人
    第十八回 朱颜罹宝剑 黑甲入名都
    第十九回 嗟乎兴圣主 变复苦生民
    第二十回 空负安邦志 遂吟去国行
    袁崇焕评传
    后记
  • 大明成祖皇帝永乐六年八月乙未,西南海外淳泥 国国王麻那惹加那乃,率同妃子、弟、妹、世子及陪 臣来朝,进贡龙脑(樟脑中之精美者)、鹤顶、玳瑁、 犀角、金银宝器等诸般物事。成祖皇帝大悦,嘉劳良 久,赐宴奉天门。
    那浡泥国即今婆罗洲北部的婆罗乃,又称文莱( 淳泥、婆罗乃、文莱以及英语Brunei均系同一地名之 音译),虽和中土相隔海程万里,但向来仰慕中华。
    宋朝太平兴国二年,其王向打(即苏丹,中国史书上 译音为“向打”)曾遣使来朝,进贡龙脑、象牙、檀 香等物,其后朝贡不*。
    麻那惹加那乃国王眼见天朝上国民丰物阜,文治 教化、衣冠器具,无不令他欢喜赞叹,明帝又相待甚 厚,竟然留恋不去。到该年十一月,一来年老畏寒, 二来水土不服,患病不治。成祖深为悼惜,为之辍朝 三日,赐葬南京安德门外(今南京中华门外聚宝山麓 ,有王墓遗址,俗呼马回回坟),又命世子遐旺袭封 浡泥国王,遣使者护送归国,并赏赐大量金银、器皿 、锦绮、纱罗等物。此后洪熙、正德、嘉靖年间,该 国君王均有朝贡。中国人去到浡泥国的,有些还做了 大官,被封为“那督”。
    到得万历年间,浡泥**忽起内乱,《明史·淳 泥传》载称:“其王卒,无嗣。族人争立,国中杀戮 几尽,乃立其女为王。漳州人张姓者,初为其国那督 ,华言尊官也,因乱出奔,女王立,迎还之。其女出 入王宫,得心疾,妄言父有反谋。女主惧,遣人按问 其家,那督自杀。国人为讼冤。女主悔,绞杀其女, 授其子官。” 这位张那督的女儿为何神经错乱,向女王诬告父 亲造反,以致酿成这个悲剧,想必另有曲折内情,史 书并未详载,后人不得而知。福建漳州张氏在浮泥国 累世受封那督,亲民善理,颇有权势,为其国人所敬 。
    华人在彼邦经商务农,数亦不少,披荆斩棘,甚 有功绩,和当地土人相处融洽。费信《星槎胜览》一 书中记云:“浡泥国……其国之民崇佛像,好斋沐。
    凡见唐人至其国,甚有爱敬。有醉者,则扶归家寝宿 ,以礼待之若故旧。”有诗为证,诗曰: 浮泥沧海外,立国自何年?夏冷冬生热,山盘地 自偏。
    积修崇佛教,扶醉待宾贤。取信通商舶,遗风事 可传。
    浡泥国那督张氏数传后是为张信,膝下唯有一子 。张信不忘故国,为儿子取名朝唐。到张朝唐十二岁 那一年,福建有一名士人屡试不第,弃儒经商,随着 乡人来到浮泥国。这人不善经营,本钱蚀得干干净净 ,无颜回乡,就此流落异邦。有人荐他去见张信,想 要谋个生计。张信和他一谈之下,心下大喜,便即聘 为西宾,教儿子读书。
    张朝唐开蒙虽迟,却是天资聪颖,十年之间,四 书五经俱已熟习。那老师力劝张信遣子回中土应试, 若能考得个秀才、举人,有了中华的功名,回到浡泥 来大有光彩。张信也盼儿子回乡去观光上国风物,于 是重重酬谢了老师,打点金银行李,再派僮儿张康跟 随,命张朝唐同老师回漳州原籍应试。
    其时正是崇祯六年,逆阉魏忠贤虽已伏诛,但在 天启朝七年之间祸国殃民,杀害忠良,明朝元气大伤 ,兼之连年水旱成灾,流寇四起。张朝唐等三人从厦 门上岸,雇船西上漳州。不料只行出数十里,四乡忽 然大乱,一群盗贼涌上船来,不由分说,便将那教书 先生杀了。张朝唐主仆幸好识得水性,跳水逃命,才 免了一刀之厄。
    两人在乡间躲了三日,听得四乡饥民聚众要攻漳 州、厦门。这一来,只将张朝唐吓得满腔雄心,登化 乌有。眼见危邦不可居,还是急速回家为是。其时厦 门已不能再去,主仆两人一商量,决定从陆路西赴广 州,再乘海船出洋。两人买了两匹坐骑,胆战心惊, 沿路打听,向广东而去。
    幸喜一路无事,经南靖、平和,来到三河坝,已 是广东省境,再过梅州、水口,向西迤逦行来。张朝 唐素闻广东是富庶之地,但沿途所见,尽是饥民,心 想中华地大物博,百姓人人生死系于一线,浡泥只是 海外小邦,男女老幼却安居乐业,无忧无虑,不由得 叹息。心想中国山川雄奇,眼见者百未得一,但如此 朝不保夕,还是去浡泥椰子树下唱歌睡觉,安乐得多 了。
    这一日行经鸿图嶂,山道崎岖,天色向晚,两人 焦急起来,催马急奔。一口气奔出十多里地,到了一 个小市镇上,主仆两人大喜,想找个客店借宿,哪知 道市镇上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无。张康下马,走到一 家挂着“粤东客栈”招牌的客店之外,高声叫道:“ 喂,店家,店家!”店房靠山,山谷响应,只听见“ 喂,店家,店家!”的回声,店里却毫无动静。正在 这时,一阵北风吹来,猎猎作响,两人都感毛骨悚然 。
    张朝唐拔出佩剑,闯进店去,只见院子内地下倒 着两具尸首,流了一大滩黑血,苍蝇绕着尸首乱飞。
    腐臭扑鼻,看来两人已死去多日。张康惊恐大叫,转 身逃出店去。
    张朝唐四下瞧去,到处箱笼散乱,门窗残破,似 经盗匪洗劫。张康见主人不出来,一步一顿地又回进 店去。张朝唐道:“到别处看看。”又去了三家店铺 ,家家都是如此。有的女尸身子赤裸,显是曾遭强暴 而后遭害。一座市镇之中,到处阴风惨惨,尸臭阵阵 。两人不敢停留,忙上马向西。
    主仆两人行了十几里,天色全黑,又饿又怕,正 狼狈间,张康忽道:“公子,你瞧!”张朝唐顺着他 手指看去,只见远处有一点儿火光,喜道:“咱们借 宿去。” 两人离开大道,向着火光走去,越走道路越窄。
    张朝唐忽道:“倘若那是贼窟,岂不是自投死路?” 张康吓了一跳,道:“那么别去吧。”张朝唐眼见四 下乌云欲合,颇有雨意,说道:“先悄悄过去瞧一瞧 。”下了马,把马缚在路边树上,蹑足向火光处走去 。
    P5-8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