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历史 > 中国史 > 中国通史

天赐王国(三星堆与金沙遗址惊世记修订版)/中国考古探秘纪实丛书

作者:岳南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包装:平装
  •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 ISBN:9787100087919
  • 作者:岳南
  • 页数:392
  • 出版日期:2012-08-01
  • 印刷日期:2012-08-01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三星堆文化以其内涵丰富的器物埋葬坑吸引了世人的目光:精美的玉石器、神秘的青铜面具、设计精巧的青铜神树、夯土建筑而成的古城墙……所有这些无一不向人们展示着一个独特的古蜀国文化的遗存。三星堆文化代表了古蜀国历史发展的哪一个阶段?它后来的发展走向如何?这是人们在惊叹之余另一个关心的问题。2001年金沙遗址的发现为我们进一步解读三星堆文化提供了可能。岳南编著的《天赐王国》从叙述金沙遗址的发现开始写起,追溯了三星堆遗址的发现和发掘过程以及由三星堆文物的归属所引发的种种纠葛,书中引用资料丰富翔实,叙事生动、引人入胜。
  • 平静的月亮湾突现玉器坑,燕氏家人深夜挖宝。成都街头天机泄露,灿 烂珍宝在滚滚红尘中升降沉浮,一扇锈迹斑斑、充满了诱惑与希望的神秘之 门即将开启…… 20世纪二三十年代,四川广汉县 发现器物埋葬坑,挖出大量玉石器,从 而揭开了三星堆神秘面纱的一角。三星 堆遗址真正大规模发掘是在20世纪80 年代以后,其内涵丰富的器物埋葬坑吸 引了世人的目光,向人们展示着一个独 特的古蜀国文化的遗存。2001年金沙 遗址的发现为我们进一步解读三星堆文 化提供了可能。《天赐王国》叙述了四 川广汉三星堆文化发现、发掘始末以及 近年来与三星堆文化密切相关的金沙遗 址的发现与发掘过程。 作者岳南擅长以文学的笔法描述考古发掘过程,将历史与考古新发现融 为一炉,既不同于枯燥的考古发掘报告,也有别于传统的纪实文学,被誉为 “中国举证文学第一人”。《天赐王国》以严谨的态度和富有条理的写作手 法,将考古发掘过程与史海钩沉尽遣笔端,为读者重现了古代中国文明,使 考古过程成为了大众阅读的对象。
  • 序一 历史的影像(邹衡) 1
    序二 “三星堆事件”的全景报告(林向) 7
    序章 宝匣崩裂1
    **章 一醒惊天下15
    月亮湾的发现 15
    天机泄露 28
    陶旅长的阴谋 38
    第二章 漫长的寻觅49
    美国人插手发掘 49
    郭沫若东京来信 60
    冯汉骥的预言 68
    悲情时代 80
    第三章 新的起飞91
    位卑未敢忘忧国 91
    三星堆的**发掘 101
    航牢者古 117
    古城初露 122
    第四章 地裂天惊131
    **文物局来人 131
    发现一号坑 144
    “金腰带”横空出世 152
    争夺文物大交锋 166
    第五章 五洲震荡181
    二号坑再现人寰 181
    一件珍宝神秘失踪 191
    硝烟再起 204
    第六章 史影里的蜀国213
    专家云集三星堆 213
    开国何茫然 218
    杜宇化鹃之谜 231
    古蜀国覆亡真相 237
    第七章 坑巾珍宝之谜247
    是人是兽难分晓 247
    举世无双的青铜巨人 252
    通天神树 257
    是神坛还是帽子 266
    海贝何处觅故乡 272
    车轮、盾牌颇思量 280
    权力的魔杖 284
    第八章 在迷雾巾穿行289
    祭祀坑之说的出笼 289
    两坑应是火葬墓 301
    **灭族之坑 308
    不祥宝器掩埋坑 317
    第九章 三星堆城破之谜323
    宝墩、鱼凫城的发现 323
    蜀亡的另一种版本 331
    蜀人大迁徙 335
    第十章 金沙金沙341
    沙中觅珍宝 341
    大象来源之谜 348
    出土卜甲与龟城的传说 355
    血脉总相连 359
    末章 悲回风365
    主要参考文献387
    后 记393
  • 新千年的**个春天已悄然来临,但冬日的余韵犹在,整个成 都被笼罩在一片迷蒙的细雨与萧瑟的寒风中。浓重的灰色雾霭裹挟着 各色车辆,在城市丛林那一条条、一道道狭窄幽暗的空隙间蛇一样忽 隐忽现地来回穿行。两边的行人裹了厚厚的棉衣,缩着脖子,将头埋 进高高的衣领内,只露着两只滴溜溜乱转的蚕豆状的小眼睛,于细雨 寒风中匆匆前行。常年不事农耕操作、专以茶馆为家的茶客们己无心 天南地北地胡吹海侃,摆什么长城短墙与龙门阵了,一个个勾肩搭背 钻出茶肆,悄然消失在暮色苍茫的雨雾中。
    这是2001年2月8日的傍晚,成都市西郊苏坡乡金沙村村外一块 高洼不平、野草飘荡、乱石四散的工地上,几十名民工正随一台** 的现代化挖掘机,于寒风细雨中挖掘一条壕沟。工地的东家是中房集 团成都房地产开发总公司,在全国骤然升起的圈地造宅风暴中,这家 公司凭借庞大的经济实力和非凡的人脉背景,以“逼高山低头,让河 水让路”的豪迈气势,在此处圈地几千亩,先是以人民政府征地拆迁 的名义将附近几个村庄夷为平地,紧接着又以当年“大跃进”的豪情 壮志和“群众利益无小事”的无产阶级高尚情操与阶级情感,欲兴建 一座具有“大面积空中花园、屋顶花园和阳光露台,既传统又现代、 既古典又蒙太奇的别墅型庞大、豪华的蜀风花园城”,“以实际行动 实践‘三个代表’,造福广大的人民群众,全面建设小康社会”。
    此时,这些灰头土脸正在挖掘壕沟的民工,多数就是原金沙村 和周围几个村庄的农民,他们在失去了祖辈赖以生存的土地和温馨的 家园之后,开始沦为开发商的打工仔,以民工的新型名义和出卖苦力 的方式,挣几个小钱用以养家糊口,勉强延续那尚存温热的生命。现 在,由几十个老中青三结合的民工队伍,作为开发商雇用的一支*为 直接和原始的建设力量,正为已经动工兴建的蜀风花园城“梅苑”铺 设下水管道。
    连续几天的挖掘使工地出现了一条不规则的壕沟,挖掘机伸着 长而有力的钢筋铁臂,憋着劲儿在一阵又一阵轰鸣声中将沟中的泥土 大块大块地铲起,再像螃蟹投入紧张的战斗一样转着圈儿张牙舞爪地 掷于壕沟之外的平地上。几十名民工则在壕沟内外上蹿下跳地做着运 土、平土、撒土、垫坑等事情。
    天色越来越暗,成都平原特有的雨雾水汽越发浓重地向工地泼 压下来,民工们早已全身沾满泥水,一个个像水耗子一样在壕沟内外 蹿来拱去,其状虽有些行为艺术之感,但看上去不是很酷。正当众人 在寒风苦雨中缩着瑟瑟发抖的身子,望眼欲穿地盼着“三个代表”的 具体实践者——蜀风花园城的开发商派出的监工代表前来宣布休工 时,一件意想不到的大事发生了。
    就在挖掘机伸出的巨手将紧攥着的一大堆泥土像平时一样向壕 沟外抛撒开来的时候,负责运土的民工马步云因自己的打火机掉于泥 土中,忙弯了腰捡拾。就在他抓住打火机的瞬间,一道异乎寻常的白 光蓦地出现在他的眼前。这道白光若隐若现,忽明忽暗,形如鬼火, 又似黄金闪出的光亮。
    “咋回事,土里咋有光发出呢?”马步云不自觉地叫了一声,顺 手打着了打火机,蹲下身好奇地在泥土中翻动起来。
    旁边的几个人听到喊声,无精打采地围过来欲瞧个稀奇。在暗 淡的火光映照下,只见湿漉漉的黑色泥土中掺杂着一根根、一块块白 色骨头。这骨头形状不一,有的尖,有的圆,有的一头圆一头尖呈牛 角状,只是比普通的牛角*为粗大。有的则像一根朽残的、掉了皮的 木棍,只一拿就断成了几截。
    “不就几根死人骨头,有啥子大惊小怪的嘛!小的时候听我爷爷 说,这个地方埋过死人,有死人就有骨头嘛,瞎咋呼个啥?”一个瘦 骨嶙峋、饥寒交迫、两眼发绿、浑身打晃,人送外号“见风倒”的中 年汉子对马步云刚才的表现颇不以为然,骂骂咧咧地扔下了一句,然 后搓了搓手,缩着脖子走开了。
    另一位姓李名树龙,人送外号“钻山蛇”的民工怀着好奇凑了 上来。他一边用脚尖踢着泥土,一边弯了腰默不作声地进行观察, 并不时地动手在泥土里翻动,似在期待着什么。不多时,在他的脚 下出现了几块残破的陶片,接着一个薄薄的、窄窄的东西被抠了出 来。钻山蛇将东西托在手里端详了一会儿,轻轻擦去上面的泥土, 只见一柄小巧玲珑的约有几寸长的玉石刀映于眼帘。望着这柄显然 是古物的玉石刀,钻山蛇周身的血液一下子冲上了脑门,顿时来了 精神,弯腰伸臂加速了翻动的力度。很快,又一个十几厘米长的小 铜人出现了。
    “铜佛,我找到了一个铜佛!”钻山蛇盯着铜人两眼放光,情不 自禁地喊了一声。旁边的几条汉子听到这一声喊,忙凑上前来观看。
    当发现那玉刀和小铜人实实在在地呈现在眼前时,于惊愕中嘴里咕噜 着什么,立即扑向土堆,学着钻山蛇李树龙的样子,弯腰伸臂在泥土 里翻找起来。不一会儿,一个相貌奇特的小铜人、一件精美的玉镯和 几件玉璧从泥土中露出。面对这一连串的收获,钻山蛇突然悟到了什 么,他站起身有几分卖弄又信心十足地大声对众人说道:“现在我晓 得了,下面是一座古墓。这墓中一定有不少值钱的宝贝,快看看那边 的一堆土里还有些啥!” 钻山蛇李树龙的一席话,如同一个小**在坑中“咚”的一声 引爆,使周围的人从懵懵懂懂中一下子回过神来。是呵,要不是发 现了古墓,哪会有这些奇特的玩意儿?“是古墓,是古墓,快掏, 掏着看哪!”几个人嘴里叫嚷着转身向刚刚被挖掘机抛出的一堆泥 土狂奔而去。
    钻山蛇不幸而言中,几个民工很快从一堆新鲜的泥土中翻出了 十几件石人、玉人、铜人、铜牛头、玉镯、玉璧等精美的古器物。尽 管天色灰暗,但这些器物一经擦去身上的泥水,立刻泛出青幽幽、蓝 莹莹的光。这光如同爆裂的火花,耀眼夺目,灿烂辉煌,直刺得人心 里发痒,周身发烫。随着一阵又一阵光的闪耀,壕沟里发现古墓的消 息迅速在工地传播开来。
    “不,这不是古墓,一定是专门藏宝的地方,小的时候听我外祖 父说过,***率领大军撤退时,在成都郊外埋了大量的黑匣子,这 匣子里盛了无数的金条和宝物。说不定下面就是老蒋藏宝的地方,那 黑匣子一定是被挖掘机弄碎了,宝物从崩裂的匣子中散了出来。快, 快向沟内看看,赶紧找到黑匣子呀!”一个姓胡名思良,人送外号 “铁嘴公鸡”的六十多岁的白发老者当场推翻了钻山蛇自以为得意的 理论,另辟蹊径,突发奇想,提出了新的高见。铁嘴公鸡的即席发 言,如同一针高强度的兴奋剂,再次注入众人已有些发烫的血液中。
    此时,每个人心中都已经明白,不管是古墓还是老蒋埋下的黑匣子, 眼下这条壕沟里埋有宝物已是不争的事实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眼看肥肉已到了嘴边,再不咬住那不就是**一个吗?在强大的物质 利益和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光辉前景**下,民工们一扫刚才那委 靡颓丧的神情,一个个如同雪野泥水中卧伏多时的猎狗突然听到了追 捕的号令与*声,先是从原地“嗖嗖”地腾空而起,随之箭一样向壕 沟撞去。霎时,几十名民工号叫着蜂拥到沟内,个个圆睁二目,两耳 耸起,弯腰弓背,借着昏沉沉的一丝亮色,四处寻觅着古墓和黑匣子 的确切位置。只几分钟的光景,就有人于沟底的土壁下发现了一堆白 骨。这堆白骨如一捆被折断的大号竹竿,静静地横卧在泥水中。待把 四周的覆土剥去,发现每根白骨如小碗的碗口般粗细,足有三四尺的 长度。几个人一拥而上,很快将这捆竹竿样的白骨扒出来抛于坑外。
    此时,连聪明过人、号称见多识广的钻山蛇李树龙也没有意识到,这 些白骨其实是几千年前大象的牙齿。由于白骨被当作无用的破烂折 断、踩碎和随意抛掉,给后来的文物收藏保护造成了无可弥补的损 失。但没有人去管这些,也没有人知道这些,大家关心和关注的是那 些认为值钱的宝物,是黄澄澄的金条和金人、金马等罕世珍宝。而此 时,又有几条汉子于壕壁和沟底接连抠出了十几件玉器和青铜器。这 器物比刚才在挖出的土堆中发现的东西*为庞大和精美。面对如此壮 观的场景,每个人的内心都翻腾着欲望的波澜,两眼跳动着渴望的火 苗,周身充溢着一定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寻到墓葬或宝匣子并占为己有 的信念与豪气。于是,在这条夜色朦胧、泥水混合的壕沟内,一场声 势浩大、混乱不堪的寻墓挖宝行动全面展开了。
    P1-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