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海(图文典藏本)(精)/约翰·班维尔作品系列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61258
  • 作者:(爱尔兰)约翰·班维尔|译者:王睿
  • 页数:203
  • 出版日期:2013-07-01
  • 印刷日期:2013-07-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01千字
  • 《海(图文典藏本)(精)》运用了约翰·班维尔精准而优美的散文体语言,既包含着对人生确实的妥协,也有对记忆和认知的非同寻常的反思。它**令人信服,又有着深刻的感动与阐述,毫无疑问,是伟大的语言大师*好的作品之一。
    艺术史学家马克斯·默顿回到了他儿时的海滨小村。如今的他,既要逃避人生新的离愁,又同时要面对往昔记忆的折磨……
  • 《海(图文典藏本)(精)》内容介绍:艺术史学家 马克斯·默顿回到了他儿时的海滨小村。如今的他, 既要逃避人生新的离愁,又同时要面对往昔记忆的折 磨。多年前的那个夏天,格雷斯一家仿佛来自另一个 世界。马克斯被格雷斯家的双胞胎姐弟克洛伊和迈尔 斯深深吸引,很快卷入了他们的生活——既充满诱惑 ,却又狂躁不安。接下来的故事却困扰了马克斯的余 生…… 《海(图文典藏本)(精)》的作者是约翰·班维尔 。
  • “你知道这叫什么吗?”她话语里带着苦涩的热 情。
    “这叫不合时宜,就这么回事。” 我把脸扭向一边,生怕眼睛会出卖我,一个人的 眼神 总是做给另一个人看的,眼睛深处其实蹲伏着一个疯 狂* 望的侏儒。我懂得她话里的意思。谁都想不到厄运会 降临 到她头上。谁都想不到厄运会降临到我们头上,厄运 找错 了主儿。不幸,疾病,夭折,这些厄运只会降临到好 人、卑 劣的人,高尚的人头上,不应该找上安娜,不应该找 上 我。在这辉煌的历程里,我俩像一对失败者淡出欢呼 的人 群,幻想能讽刺地以恭敬之姿弹劾厄运王后。
    她往炉子上坐了一壶水,在外衣口袋里摸索了一 阵, 掏出老花镜戴上,镜腿上的绳子绕到脑后。她开始落 泪, 悄没声息,仿佛心不在焉。我走过去,笨拙地伸手抱 她, 她灵巧地避开了。
    “看在上帝分上,别大惊小怪!”她呵斥,“不 就是 死吗!” 水烧开了,水壶自动断电,沸腾的水心有不甘地 安静 下来。我惊讶不已,这不是我**次惊讶于庸常事物 残忍 的洋洋自得。不,不是残忍,不是自得,只是漠不关 心的 冷淡,否则它们怎么能这样昵?从今往后,我要撕开 事物 的面纱,而不会凭空想象,这是现实的*新版本。我 摆弄 着茶壶和茶叶罐,弄得咔哒作响…—我的手在发抖— —可她 制止了我,她改了主意,她要的是白兰地,白兰地, 以及 一支烟。她扶没抽过烟,也几乎不沾酒。她站在桌旁 ,像 个目中无人的孩子一样匆匆瞥了我一眼。眼泪已经止 住 了。她摘下眼镜,镜腿的绳子挂在脖子上,伸出手掌 揉着 眼睛。我找到白兰地,往玻璃杯里颤巍巍地倒酒,瓶 口碰 着杯沿,活像牙齿相碰。家里没有烟,我上哪儿找烟 去? 她说无所谓,她并不真想抽烟。不锈钢壶闪着光,壶 嘴里 缓缓冒出一股蒸汽,幻化出妖怪和模糊的影子。哦, 满足 我一个愿望吧,就一个。
    “你总该脱掉外套吧,”我说。
    可为什么说总该?这算什么事,这叫什么话! 我把白兰地递给她。她站在那儿握着酒杯却没喝 。我 背后的窗子里射进来的光照在挂在她锁骨处的眼镜镜 片 上,在她下颌部位形成一个怪诞的影像;另一个她在 她身 前垂着眼皮。突然她全身松弛下来,挨着桌子一屁股 坐 下,张开胳膊,摆出一个看起来很*望的奇怪姿势, 仿佛 苦苦哀求坐在她对面正在审判她的那个隐形人。酒杯 碰到 桌子上,洒出一半杯中物。我无助地注视着她。有那 么一 刹那,我冒出这样的念头:我再也无法跟她说一个词 ,我 们之间的沉默会一直延续,直到老死。我弯下腰,吻 了她 头顶黑发丛中发旋处六便士大小的白发。她扬起头, 敌视 地看着我。
    “你身上有医院的味道,”她说。“肯定是我带 回 来的。” 我从她手中拿走酒杯,放到唇边,一口饮尽杯中 的残 酒。我意识到,自从踏进托德先生玻璃诊疗室的那天 早晨 起困扰我的是怎样一种情绪。窘迫。安娜也意识到了 ,我 肯定。窘迫,是的,惊惶失措得不知道嘴巴怎么张, 眼睛 往哪儿看,手往哪儿搁,一切都无所适从,说成光火 并不 贴切,我们是烦恼又愤恨地发现自己置身于可怕的困 境之 中。就像得知了一个过于龌龊过于卑劣的秘密,我们 几乎 无法忍受继续待在一起,却也不能轻易挣脱,谁都清 楚对 方掌握的那点腌事,这点共有的秘密将彼此捆绑在一 起。从这天起,每个人都要活在伪装里。与死神共舞 ,没 有第二条路可走。
    远远的那头,安娜面朝我僵硬地坐在桌旁,伸直 胳 膊,手掌打开,像是等待什么堕入她掌中。
    “呃?”她头也不回地问,“现在怎么办?” 上校走过来,蹑手蹑脚地退回房间。他在盥洗室 里待 得可真够久。痛性尿淋沥,说得很贴切。我的卧室是 被瓦 瓦苏小姐扮着鬼脸称为套房的房子里的一间。若不是 被那 些老旧的平房挡住了视线,这里能将整座花园收入眼 底。
    床很高,意大利风格,端庄肃穆,好像是总督用的; 床头 板雕花之后再抛光,做得像斯特拉迪瓦里制作的小提 琴。我该向瓦瓦苏小姐打听一下此物的由来。格雷斯 一家 住这儿时,这间房间应该是主卧室。那些日子里,我 *远 的行迹也止于下楼,只有在梦中,我才会走远。
    我才注意到**是什么日子。从我和安娜**次 拜访 托德先生算起,已经整整过去一年。真是惊人的巧合 。不 过也可能并非巧合;我是否就是那纵情弹唱的奥菲士 , 漫无行迹地在冥域跋涉?堪堪十二个月!我该记日记 的。
    我的苦难之书。P16-19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