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欲望号街车(精)/译文经典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69780
  • 作者:(美)田纳西·威廉斯|译者:冯涛
  • 页数:251
  • 出版日期:2015-05-01
  • 印刷日期:2015-05-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82千字
  • 田纳西·威廉斯是美国20世纪*伟大的三大戏剧家之一(另外两位是尤金·奥尼尔和阿瑟·米勒),也是世界范围内作品流传*广的美国当代文学大师之一——主要通过舞台剧演出,尤其是电影。《欲望号街车》是威廉斯***的剧作,曾获得普利策奖。剧本表现南方败落大家出身的“南方淑女”在现实世界中精神和得到的双重瓦解,直至*后毁灭的悲剧。她精神的对立面就是粗暴的男主角、她的妹夫科瓦尔斯基,而她正是毁在他手上。这个剧本堪称美国剧坛以至全世界剧坛***的作品之一,由此成就了一个伟大的南演员马龙·白兰度,电影版*是风靡**,又成就了一个伟大的女演员:费雯丽。
  • 《欲望号街车》是田纳西·威廉斯的扛鼎之作, 女主人公布兰奇是典型的南方淑女,家庭败落以后, 不肯放弃旧日的生活方式,逐渐堕落腐化,后来不得 不投靠妹妹斯黛拉。但又与妹夫斯坦利粗暴的生活方 式格格不入,继而遭妹夫强奸,最后被送进疯人院。 现代社会中野蛮残忍的势力无情地蹂躏温柔优雅的弱 者,《欲望号街车》无疑是向社会发出了一声振聋发 聩的嘶喊——是谁把布兰奇逼疯了! 1947年该剧在纽约上演后获得巨大成功,囊括美 国三项戏剧大奖:普利策奖、纽约戏剧奖和唐纳德森 奖。阿瑟·米勒称“《欲望号街车》的首演等于是在 商业戏剧的土地上插上了一面美的旗帜”。
  • 导言 阿瑟·米勒
    演职员表
    欲望号街车
    “我生活的世界”——田纳西·威廉斯自问自答
    年表
    悲剧并不发生在舞台上——《欲望号街车》主题辨析 李尚宏
  • **场 新奥尔良一幢两层街角楼房的外景,街名埃里西 安地段,位于L和N两条铁路与河流之间。这部分虽属 穷人区,却不像美国其他城市的穷人区那么惨淡,自 有一种俗艳魅力。房屋的构架大都是白色,日晒雨淋 成了一色的灰,大都带有摇摇晃晃的外部楼梯、走廊 和装饰古雅的山墙。这幢街角楼房分成上下两套房间 ,有道褪色的白漆楼梯通两户人家的门口。
    五月初一个刚要傍黑的傍晚。衬在暗白色楼房背 后的天空呈现出一种格外温柔的嫩蓝,简直就像是一 块绿松石,这给周围的景色注入了一抹抒情的优雅意 味,冲淡了那一派破败感。你几乎能感觉到河边仓库 后面褐色的河流那温暖的呼吸,仓库则散发出淡淡的 香蕉和咖啡香。街角酒吧里黑人乐队奏出的音乐也唤 起类似的况味。在新奥尔良的这个部分,你总能听到 街角或是几道门之外的哪个房间里传出声音尖细的钢 琴声,由熟极而流的棕色手指如醉如痴地弹奏出来。
    这种“布鲁斯钢琴曲”传达出来的正是此时此地的生 活精髓。
    两个女人,一个白人一个黑人,正在楼梯上乘凉 。白种女人是尤妮斯,住楼上的单元;黑种女人是个 邻居,新奥尔良因为是个五方杂处的城市,旧城区里 混居的各人种之间相处得还算融洽。
    “布鲁斯钢琴曲”以外,可以听到街上传来的混 杂的人声。
    (两个男人转过街角,是斯坦利·科瓦尔斯基和 米奇。两人约二十八或三十岁的样子,大大咧咧地穿 着一身蓝色工作服。斯坦利拿着他的保龄球外套和肉 铺里买来的沾着血的一包肉。两人在楼梯口停步。) 斯坦利(大声吼道): 嘿,喂!斯黛拉,宝贝儿! (斯黛拉从一楼平台上出来,一个温柔的年轻女 人,约二十五的样子,出身背景显然跟她丈夫大不相 同。)斯黛拉(柔声道): 别冲我哇啦哇啦这么大叫。嗨,米奇。
    斯坦利: 接着! 斯黛拉: 什么呀? 斯坦利: 肉呗! (他把那包肉朝她扔过去。她大声抗议,不过总 算是接到了:随即上气不接下气地大笑起来。她丈夫 和同伴已经调头往回走去。) 斯黛拉(从后面叫他): 斯坦利!你要干吗去? 斯坦利: 打保龄球去! 斯黛拉: 我能过去看看吗? 斯坦利: 来吧。(他下场。) 斯黛拉: 马上就好。(对那个白种女人)哈罗,尤妮斯。
    你好吗? 尤妮斯: 还行。告诉斯蒂夫给他自己买个穷小子的三明治 吧,因为家里啥都不剩了。
    (三个女人都哈哈大笑;那黑种女人尤其笑个没 完。
    斯黛拉下场。) 黑种女人: 他朝她扔过去的是包什么东西啊?(她从台阶上 站起来,笑得*响了。) 尤妮斯: 别这么大呼小叫的! 黑种女人: 接住什么玩意儿! (她仍旧笑个不停。布兰琪转过街角,拎着个手 提箱。她看看手里的纸条,然后看看这幢楼房,再看 看纸条,再看看楼房。一脸难以置信的震惊。她的外 表跟这里的场景格格不入。她穿一身讲究的白色裙装 ,外罩一件轻软的紧身马甲,戴着珍珠项链和耳环, 还有白色手套和帽子,看起来像是到新奥尔良的花园 区来参加一次夏日茶会或是鸡尾酒会。她比斯黛拉大 五岁左右。她这种纤弱的美一定得避开强光照射。她 那种迟疑的举止,还有她那一身白色衣裙,多少让人 觉得像是只飞蛾。) 尤妮斯(忍不住道): 出什么事了,亲爱的?你迷路了? 布兰琪(略带点歇斯底里的幽默): 他们跟我说先乘欲望号街车,然后换乘公墓号, 过六个街区以后下车,就是埃里西安地段! 尤妮斯: 你已经到了。
    布兰琪: 这就是埃里西安地段? 尤妮斯: 这正是埃里西安地段。
    布兰琪: 他们一定是没——弄明白——我要找的门牌号… … 尤妮斯: 你要找的是哪个门牌号? (布兰琪精疲力竭地看了看手里的纸条。) 布兰琪: 六三二。
    尤妮斯: 你用不着再找了。
    布兰琪(不解地): 我要找的是我妹妹,斯黛拉·杜布瓦。我是说— —斯坦利·科瓦尔斯基太太。
    尤妮斯: 正是这家人家。——不巧,你刚好跟她擦肩而过 。
    布兰琪: 这——难道这就是——她家? 尤妮斯: 她住楼下,我住楼上。
    布兰琪: 哦。她——出去了? 尤妮斯: 你有没有注意到街角那边有个保龄球场? 布兰琪: 我——不能肯定。
    尤妮斯: 呶,她就在那儿,看她丈夫打保龄球呢。(沉吟 片刻)你想把手提箱搁在这儿去找她吗? 布兰琪: 不。
    黑种女人: 我去告诉她你来了。
    布兰琪: 谢谢。
    黑种女人: 没事儿。(她下场。) 尤妮斯: 她不知道你要来? 布兰琪: 不。不知道我今晚会来。
    尤妮斯: 哎,你干吗不**屋歇着,等他们回来。
    布兰琪: 我怎么能——这么做? 尤妮斯: 这是咱们的地方,我就能让你进去。
    (她起身把楼下的门打开。窗帘后面亮起一盏灯 ,将窗帘映成了亮蓝色。布兰琪跟在她后面慢慢走进 楼下的单元。房内的灯光亮起后周围的区域慢慢暗了 下去。) (可以看到两个房间,没有明确的隔断。首** 入的原本是个厨房,不过放了张给布兰琪用的折叠床 。里屋是间卧室。*里面有道窄门通浴室。) 尤妮斯(注意到布兰琪的神色,卫护性地说): 眼下是挺乱的,不过打扫干净以后真的很舒服呢 。
    布兰琪: 是吗? 尤妮斯: 啊哈,我是这么觉得。这么说你是斯黛拉的姐姐 ? 布兰琪: 是啊。(想把她打发走)谢谢你让我进来。
    尤妮斯: Pur nada,墨西哥人的说法,por nada!一听 斯黛拉说起过你。
    布兰琪: 是吗? 尤妮斯: 记得她说你在学校教书。
    布兰琪: 是。
    尤妮斯: 你是从密西西比来的,啊? 布兰琪: 是。
    尤妮斯: 她给我看过你们家的一张相片,你们的庄园。
    布兰琪: 贝拉里夫? 尤妮斯: 好大一片地方,都是白柱子。
    布兰琪: 是啊…… 尤妮斯: 这么大的地方维持起来一定着实不容易。
    布兰琪: 如果你不介意,我想歇会儿了。
    尤妮斯: 当然了,亲爱的。你干吗不坐下来? 布兰琪: 我的意思是我想单独待会儿。
    尤妮斯(有些着恼): 噢。既然如此,我就告退了。
    布兰琪: 我不是有意冒犯,不过—— 尤妮斯: 我去趟保龄球场催她快点回来。(出门下。) (布兰琪姿态**僵硬地在一把椅子上坐下,微 微耸着肩膀,两条腿紧贴在一起,双手紧紧抓住皮包 ,像是觉得很冷。过了一会儿,她眼中茫然的神色消 失了,她开始慢慢打量起四周。一只猫尖叫了一声。
    她一惊之下,屏住呼吸。突然,她注意到一个半开的 壁橱里有样什么东西。她一跃而起走到橱前,拿出一 瓶威士忌。她倒了半平底杯威士忌,一口喝下。她仔 细地把酒瓶放回去,在水槽里把平底杯洗干净。然后 重新在餐桌前的椅子上坐好。) 布兰琪(轻声自言自语): 我一定得把持住自己! (斯黛拉飞快地绕过楼房的拐角,朝楼下单元的 门跑去。) 斯黛拉(开心地大叫): 布兰琪! (一度她们俩只顾打量对方。然后布兰琪一跃而 起,大喊一声朝她跑去。) 布兰琪: 斯黛拉,哦,斯黛拉,斯黛拉!我的明星斯黛拉 ! P5-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