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呼兰河传(精)

作者:萧红 出版社:中国文联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国文联
  • ISBN:9787519013226
  • 作者:萧红
  • 页数:175
  • 出版日期:2016-04-01
  • 印刷日期:2016-04-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01千字
  • 萧红的《呼兰河传》描写了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东北小镇呼兰城的风土人情,真实而生动地再现了当地百姓的生活。那里的人,善良却也愚昧,可恶却也无辜;那片土地上,飘落着无知和愚昧,也充满了苦难和悲凉。呼兰河虽不是回荡着悠扬牧歌的静谧田园,但那里的一缕缕炊烟,却是寂寞女子心底仅有的一点温暖与归属。
  • 《呼兰河传》是一部充满童心、诗趣和灵感的“ 回忆式”长篇小说。作者萧红用舒展自如的巡视式艺 术手法,以情感的起伏为脉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 呼兰河畔的乡镇作传,为这个乡镇的风土人情,为各 种各样人的生与死、欢乐与悲哀作传。全书七章可各 自独立又浑然一体,尾声余响不绝。萧红以娴熟的写 作技巧,抒情诗的意境,浑重而又轻盈的文笔,造就 了她的巅峰之作,为中国文学奉献了一部不朽的经典 。
  •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尾声
  • 严冬一封锁了大地的时候,则大地满地裂着口。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几尺长的,一丈长的,还有好 几丈长的,它们毫无方向地,便随时随地,只要严冬 一到,大地就裂开口了。
    严寒把大地冻裂了。
    年老的人,一进屋用扫帚扫着胡子上的冰溜,一 面说: “**好冷啊!地冻裂了。” 赶车的车夫,顶着三星,绕着大鞭子走了六七十 里,天刚一蒙亮,进了大车店,**句话就向客栈掌 柜的说: “好厉害的天啊!小刀子一样。” 等进了栈房,摘下狗皮帽子来,抽一袋烟之后, 伸手去拿热馒头的时候,那伸出来的手在手背上有无 数的裂口。
    人的手被冻裂了。
    卖豆腐的人清早起来沿着人家去叫卖,偶一不慎 ,就把盛豆腐的方木盘贴在地上拿不起来了,被冻在 地上了。
    卖馒头的老头,背着木箱子,里边装着热馒头, 太阳一出来,就在街上叫唤。他刚一从家里出来的时 候,他走的快,他喊的声音也大。可是过不了一会, 他的脚上挂了掌子了,在脚心上好像踏着一个鸡蛋似 的,圆滚滚的。原来冰雪封满了他的脚底了。他走起 来十分的不得力,若不是十分的加着小心,他就要跌 倒了。就是这样,也还是跌倒的。跌倒了是不很好的 ,把馒头箱子跌翻了,馒头从箱底一个一个地滚了出 来。旁边若有人看见,趁着这机会,趁着老头子倒下 一时还爬不起来的时候,就拾了几个一边吃着就走了 。等老头子挣扎起来,连馒头带冰雪一起捡到箱子去 ,一数,不对数。他明白了。他向着那走不太远的吃 他馒头的人说: “好冷的天,地皮冻裂了,吞了我的馒头了。” 行路人听了这话都笑了。他背起箱子来再往前走 ,那脚下的冰溜,似乎是越结越高,使他越走越困难 ,于是背上出了汗,眼睛上了霜,胡子上的冰溜越挂 越多,而且因为呼吸的关系,把破皮帽子的帽耳朵和 帽前遮都挂了霜了。这老头越走越慢,担心受怕,颤 颤惊惊,好像初次穿上滑冰鞋,被朋友推上了溜冰场 似的。
    小狗冻得夜夜的叫唤,哽哽的,好像它的脚爪被 火烧着一样。
    天再冷下去: 水缸被冻裂了; 井被冻住了; 大风雪的夜里,竟会把人家的房子封住,睡了一 夜,早晨起来,一推门,竟推不开门了。
    大地一到了这严寒的季节,一切都变了样,天空 是灰色的,好像刮了大风之后,呈着一种混沌沌的气 象,而且整天飞着清雪。人们走起路来是快的,嘴里 边的呼吸,一遇到了严寒好像冒着烟似的。七匹马拉 着一辆大车,在旷野上成串地一辆挨着一辆地跑,打 着灯笼,甩着大鞭子,天空挂着三星。跑了两里路之 后,马就冒汗了。再跑下去,这一批人马在冰天雪地 里边竟热气腾腾的了。一直到太阳出来,进了栈房, 那些马才停止了出汗。但是一停止了出汗,马毛立刻 就上了霜。
    人和马吃饱了之后,他们再跑。这寒带的地方, 人家很少,不像南方,走了一村,不远又来了一村, 过了一镇,不远又来了一镇。这里是什么也看不见, 远望出去是一片白。从这一村到那一村,根本是看不 见的。只有凭了认路的人的记忆才知道是走向了什么 方向。拉着粮食的七匹马的大车,是到他们附近的城 里去。载来大豆的卖了大豆,载来高粱的卖了高粱。
    等回去的时候,他们带了油、盐和布匹。
    …… P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