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戏剧

埃斯库罗斯悲剧全集(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72247
  • 作者:(古希腊)埃斯库罗斯|译者:陈中梅
  • 页数:447
  • 出版日期:2016-08-01
  • 印刷日期:2016-08-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64千字
  • 埃斯库罗斯是雅典奴隶主民主**形成时期的悲剧作家,希腊“悲剧之父”,“有强烈倾向的诗人”,是古希腊悲剧的奠基者,史称“悲剧之父”,他的创作反映了雅典奴隶主民主制建立时期的社会生活,传下七部悲剧,风格庄严崇高,雄浑有力。《埃斯库罗斯悲剧全集(精)》收录的就是他的七部悲剧作品。
  • 埃斯库罗斯是古希腊最伟大的悲剧诗人,被誉为 “悲剧之父”。埃斯库罗斯的悲剧大部分取材于神话 ,思想性极强,喜欢用三连剧形式创作,衔接严谨。 剧本情节不复杂,但矛盾冲突激烈,抒情色彩浓厚, 风格庄严、崇高,人物形象雄伟、高大。埃斯库罗斯 的创作尚属希腊悲剧早期发展阶段,他使剧中演员由 一个增加到两个,从而开始了真正的戏剧对话,因而 被誉为希腊悲剧的创始人。他的语言风格和所使用的 希腊神话中的故事也深深地影响了后人。他笔下的人 物都不是普通人,他们的感情、特性以及他们简短有 力、高雅和生动的语言都超于一般人之上。相传埃斯 库罗斯写有90部悲剧和羊人剧,现存悲剧7部。《埃 斯库罗斯悲剧全集(精)》即收录这7部作品。
  • 悲剧和埃斯库罗斯的悲剧
    祈援女
    波斯人
    七勇攻忒拜
    被绑的普罗米修斯
    奥瑞斯提亚
    阿伽门家
    奠酒人
    善好者
    后记
    名家评论
  • 祈援女 故事背景 “多情”的宙斯爱上了(或者说对其产生了** 的欲望)阿耳戈斯**位国王伊那科斯(Inachus) 的女儿伊娥。出于妒忌,宙斯之妻赫拉将伊娥变作一 头母牛(一说宙斯自己将其幻变,以便掩蔽她的真实 身份)并遣出一只牛虻追随叮咬,逼赶她在旷野里疯 跑。*后,伊娥跑到埃及,宙斯使其恢复了原来的形 貌,与她生子厄帕福斯,埃古普托斯和达奈俄斯是他 的第四代孙男。埃古普托斯取得了统治埃及的王权, 生子五十;达奈俄斯亦和多位妻子生养了五十个女儿 。这五十个儿子提出要和达奈俄斯的五十个女儿婚配 ,遭到后者的拒*。不堪忍受暴虐的堂兄弟们的威逼 ,姑娘们在父亲的带领下逃离埃及,避难于伊娥(她 们的妈祖)的故乡阿耳戈斯。
    剧情梗概 为了躲避埃古普托斯的五十个儿子的逼婚,达奈 俄斯带着他的五十个女儿逃出埃及,来到她们的妈祖 伊娥的故乡阿耳戈斯。姑娘们(常由歌队领队代言) 讲述了家族的历史和逃难的原因,恳求**故乡的王 者裴拉斯戈斯予以庇护,使其免遭追逼者(埃古普托 斯的五十个儿子)的抢夺和迫害。经过一番犹豫,裴 拉斯戈斯决定与民众磋商,后者投票表决,同意接受 姑娘们的请求。追逼者们的信使先行赶到,他的要求 遭到国王和祈援者的拒*。
    其他 《祈援女》为三连剧的**出,其他两出早已佚 失的剧作似为《埃古普托斯的儿子们》(或《埃及人 》)和《达奈俄斯的女儿们》。配套的萨图罗斯剧是 《阿慕莫奈》,以五十位姑娘之一的阿慕莫奈“命名 ”。这部三连剧可能以呼裴耳墨斯特拉不忍心像其他 姐妹那样于新婚之夜杀死丈夫的传说结尾,从而以某 种形式认可了婚姻的(从符合人类生存的本源角度理 解的)“自然性”。和《波斯人》一样,《祈援女》 没有开场白,而直接以入场歌开始。祈援女由歌队执 演,唱词占据了本剧一半以上的篇幅。
    上演时间 公元前四七○年以后(一说为公元前四九○年前 后)。很可能在公元前四六三年。
    人物 达奈俄斯 歌队(由达奈俄斯的女儿们组成) 侍女们(兼司歌队之职) 裴拉斯戈斯(阿耳戈斯国王) 埃古普托斯之子的信使 古城阿耳戈斯附近的一片树林,矗立着众多的希 腊神像。
    歌队 宙斯,助佑者,求你护卫, 施予你的恩典;我们驾船逃来, 从沙粒细柔的尼罗河边,从* 紧端的岸口向前。我们从那个 神圣的地方逃逸,它的牧场 衔连着叙利亚地面,出走海外, 并非杀人害命,受到 城邦的通缉,而是出于自己的 决断,讨厌埃古普托斯的 儿男,厌恨这桩不虔诚的婚姻。
    达奈俄斯,我们的父亲,我们的 训导和带队的首领,在困境中盘算, 选择了招致较少痛苦的方案, 携我等迅速出走,船渡汪洋,夺路逃难, 求救于阿耳戈斯海岸,寻一个藏身的地点。
    这里是我们的家乡,我们的部族从此地 发迹,源发于宙斯的抚摸, 爱的气息使那头母牛狂癫。
    我们还能有什么别的去处 可以前往,比这里*能 爽悦人心,手握橄榄枝叶, 祈援者的标志,求人帮援? 哦,城邦,哦,土地和清澈的水流, 高高在上的神祗,还有冥府的居者, 满怀复仇的苦痛,栖居坟茔,连同 你,解救者宙斯,我们第三遍的呼主, 善好人们的护卫,求你们照看这群 祈援的女子,对这片土地她们 满怀深情。但是,对那帮黑压压的 人群,埃古普托斯蛮横的儿男,求你们 在其登陆之前,未及脚踏泽地, 把他们赶下海岸,连同那些 快船,一让他们面对 暴虐的大海,电闪雷鸣, 狂飙夹着骤雨,在凶猛 的风暴中丢失性命—— 使他们不及伸手触摸我们, 他们的堂亲姐妹,不致排拒法规的 制约,爬上讨厌他们的床沿。
    现在,我要高声求祈, 对复仇者宙斯的牛崽, 远在天边,我们 的妈祖、嚼食嫩草的 母牛的孩儿,宙斯 呼喘的气息和“抚摸” 的结晶,有一个 颇合时宜的称谓, 厄帕福斯,她的男孩。
    眼下,我对他乞求呼喊, 在这片我们的妈祖 牧食的草野,诉说 她所遭受的苦难, 我会出示证据, 给居住此间的乡亲, 尽管出乎意外, 我会劝他们听讲,把真实的 情况,把真情知悉。
    倘若此地有人碰巧悉晓鸟鸣, 那么,当我们的哀号呼响在他的 耳边,他会以为听到了墨提斯的 叫怨,忒柔斯的妻从,可怜的莺鸟, 被疾飞的游隼追捕在后面。
    P3-8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