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红日/中小学生必读丛书

作者:吴强|绘画:汪观清 出版社:陕西师大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陕西师大
  • ISBN:9787561346679
  • 作者:吴强|绘画:汪观清
  • 页数:362
  • 出版日期:2009-07-01
  • 印刷日期:2009-07-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411千字

  •    一腔众志成城、共克时艰的决战情怀;一幅波澜壮阔、瑰丽绵长的历史画卷;一首气壮山河、舍生忘死的生命赞歌!    曾亲历孟良崮战役的军旅作家吴强在战争结束10年后,用纪实与虚构兼备的笔触写成宏篇巨著《红日》。本书是关于一场惊天动地的战役,国共双方力量对比悬殊,成败却瞬间逆转;是关于一支**部队,74师拥有精良装备、倍数于我方的力量和传奇师长,却不可思议的溃败,*留下“张灵甫之死”的不解之谜……本书出版50多年来翻译成10种文字畅销1000万册。

  •    这是描写在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在山东歼灭国 民党部队整编七十四师的故事。故事以军长沈振新、政委丁元善所率领的 一支部队为主线,环绕着山东战场上著名的莱芜、孟良崮两大战役,描绘 了波澜壮阔的战斗场面和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迹。

  • 序言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后记

  •    灰暗的云块,缓缓地从南向北移行,阳光暗淡,天气阴冷,给人们一 种荒凉寥落的感觉。
       涟水城外,淤河**酱黄色的田野,寂寞地躺着。
       开始枯黄的树林里,鸟雀惊惶地噪叫着,惊惶地飞来飞去。这里特有 的楝雀,大群大群地从这个村庄,这个树林,忽然飞到那个村庄,那个树 林里去,接着,又从那个村庄,那个树林,飞到远远的村庄、树林里去。
       淤河堤岸的大道上,平日过往不断的行人、旅客,商贩的车辆、骡马 也*迹了。南城门外,那棵出生了二百四十年的高大的巨伞般的老白果树 ,孤独地站在淤河边上,在寒风里摇曳着枯枝残叶,发着唏嘘的叹息声。
       这是深秋初冬的时节。高梁、玉米、黄豆已经收割完了,枯黑的山芋 藤子,拖延在田里,像是一条条长辫子。农场上大大小小的一堆堆高粱秆 、豆秸,寂寞地蹲伏在那里。听不到鸡啼,看不到牛群,赶牛打场或者进 行冬耕的农民们悠扬响亮的咧咧声,也好几天听不到了。
       战争降临到这个和平生活的地方。
       在一周以前攻到涟水城下被杀退的***匪军整编第七十四师,开始 了第二次猖狂进攻。
       这第二次进攻,十分猛烈,敌人施展了他们的全力。十架、二十架、 以至三十架一批一批的飞机,从黎明到黄昏,不停地在涟水城和它的四周 的上空盘旋、轰鸣。**成串地朝田野里、房屋集中的所在和树林里投掷 ,一个烟柱接着一个烟柱,从地面上腾起,卷挟着泥土,扬到半空。大* 的轰击,比飞机的轰炸还要猛烈。有时候,*弹像雷暴雨般地倾泻下来。
    房屋、树木、花草,大地上的一切,都在发着颤抖。
       苏国英团八连四班班长杨军和他的一个班的战士们,守备在战壕的掩 蔽部里,已经两天半了,一个***还没有打过,步***每人补足了八 十发,除去昨天上午,飞机飞得实在太低,翅膀几乎擦上了白杨树梢,战 士张华峰觉得它过于张牙舞爪,欺人太甚,对着飞机翅膀上“***” 的徽记打了一*而外,大家都还一发未动。
       “这打的什么仗?我还是头一回!”斜躺在掩蔽部里的战士秦守本, 气闷地说。
       “这是*战,*新式的!”坐在他身边的张华峰说。
       “*战?我们的*呢?”秦守本拍拍手里的步*,问道。
       “是好汉,到面前来干!蹲在老远放空*,算得什么?”机*射手金 立忠气愤地自言自语着。
       “不要急!他们总是要来的!”班长杨军正在擦着刺刀,对金立忠说 。
       秦守本眨眨红红的眼睛,向班长望望,嗟叹了一声。
       杨军觉得秦守本的情绪不好,把他手里的刺刀,在掩蔽部的土墙上刺 了一下,说道:    “我们的刺刀、**,不会没事干的!有**,我们也会有大*!” 正在说着,一颗榴弹*弹在离他们四五十米的地方,轰然炸裂开来,他们 蹲着的掩蔽部顶上的泥土,“哗哗沙沙”地震落下来。在他们附近,紧接 着又落下了五发*弹。**手周凤山枕在**箱上的头,给震得跌到地上 。        秦守本的耳朵,虽然塞上了棉花,却仍然感到震痛,他把身子赶紧缩 到掩蔽部的里角上去,两只手掌紧按住他的两个耳朵。
       “新兵怕*,老兵怕机关*。你是新兵?”张华峰忍住笑声,向秦守 本问道。
       “呃!说实话,机关*我不在乎,这个‘老黄牛’我倒真有点心跳得 慌!”秦守本回答说。
       战壕里陡然紧张起来,五班、六班的阵地上,传出了叫喊声。
       杨军伸头到掩蔽部门口外面望望,五班门口躺着两个战士,一个已经 死了,他的头部埋在泥土里。一个受了伤,身子斜仰在塌下来的土堆上, 两条腿搭在折断了的木头上,头颈倒悬在土堆子下面,杨军认出那是年轻 的战士洪东才。六班掩蔽部的外面,三个战士正抬着受了伤的六班副班长 沿着壕沟运送出去。杨军的心绪有些纷乱,他的掩蔽部没有被敌人的*弹 打中,他感到幸运,同时,他也感到敌人的威胁渐渐地逼近了身边。“只 是坐在这里挨打吗?”他很想带着他的全班,冲到战壕外面去,和敌人厮 杀一番。他咬着嘴唇回到掩蔽部里,当他看到秦守本紧紧地抱着脑袋,把 身子缩成一个团团,挤在掩蔽部的*里边,敌人的*弹又在纷纷倾泻下来 ,他的“冲出去”的念头,又马上消失了。
       “怎么样?”张华峰低声问道。
       杨军轻轻地摇摇头。
       “五班门口吵吵叫叫的,为什么?”    张华峰又问了一句,同时爬起身子,想到掩蔽部外头去看看。杨军一 把将他拉住,说道:    “把我们的工事,再加加工!”    战士们意味到邻班的工事吃了敌人的*弹,同时仰起头来,观察着掩 蔽部的上顶是不是牢固。秦守本的两只沾了泥土的手,从脑袋和耳朵上勉 强地移了下来,但随即又按到胸口上去。他冷冷地说:“迫击*弹,三颗 、五颗不在乎。榴弹*弹么,我看,你们不要说我胆小,一颗就够了!”    趁着*弹稀疏,飞机从顶空刚刚回旋过去,他们在掩蔽部的顶上覆上 了半米多厚的泥土,掩蔽部门口的矮墙也加厚了一些,并且拦上了一棵粗 大的树于。
       整整**,依仗着飞机大*的敌人,前进了三公里。就是说,敌人的 前锋部队,距离杨军他们守着的**线阵地,还有十二公里。照这样的速 度计算,如果还是痴猫等死鼠一般地守在战壕里,必须在四天以后,才能 跟敌人见面交锋,杨军他们的刺刀,才有溅上敌人血迹的机会。打惯了出 击战的部队,变换到阵地守备战,精神上是一种痛苦的折磨。时间在睁眼 的睡眠中过去,看不到敌人的影子,伤不到敌人的皮毛,在杨军他们看来 ,这不是战斗,说是战斗,也是一种令人怄气的战斗。
       叫人振奋的消息终于来了。
       在当天的夜晚,他们奉令举行**次出击。
       沿着淤河滩向前摸进,河水哗哗地流着,像是悲愤的低诉。夜空里, 繁星缀满蓝天,较之置身在不见天日、身子不能立直的掩蔽部里,这时候 ,他们真是回到海阔天空的世界里来了。秦守本特别显得活跃,他的一只 手握着上了刺刀的步*,一只手拿着***,他心里说:“这种打法,我 死了也甘愿。”河滩上没有路道,潮水刚退下去,滩边又烂又滑,腿脚不 时地陷到滩淤里去。
       二排长陈连带着五、六班,绕道堤西的田野前进,杨军的一个班,分 成两个战斗小组,沿着河滩正面袭击敌人。在堤上一个独立的饭--棚子跟 前,他们发现了敌人,正要扑将上去,敌人的汤姆*却抢先开起火来,子 弹从他们的头上掠过,穿人到河水里,发出嗤嗤的声音。金立忠一个快步 冲上河堤,机*的两只爪子抓住一个被砍伐了枝干的杨树根子,随即喷出 鲜红的火花,射出了密集的连续的**。一个班的敌人,被打倒了三个, 摔倒在堤边上,有一支汤姆*,从死了的兵士手里,飞到离尸体五步以外 的地方,继续把它肚里的几发**打完。没有死的敌人,就慌乱地回头狂 奔,嘴里发出听不清字音的惨呼悲喊。杨军、张华峰、秦守本他们追了上 去,金立忠的火力,跟在敌人的屁股上凶猛地追击着。副班长带的下半班 ,和排长陈连带的两个班,几乎同时包抄到敌人的前头,拦断了敌人的归 路。敌人有的死在路上,有的惊魂丧胆地跳到淤河里去,淹死了。一个班 的敌人,只有一个没有死,胸口中了两颗**,血,浸湿了他的灰黄的军 衣,胸前印着“灵”字的符号,也溅满了血污。当把他抬走的时候,他模 糊地意识到他当了俘虏,微微地抬起他的右手,大声哭叫着说:    “你们赶快把我打死!打死!”    走了没有几步,他就死了。
       P1-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