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世界名著 > 欧洲

呼啸山庄(译文名著精选)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包装:平装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51198
  • 作者:(英)艾米莉·勃朗特|译者:方平
  • 页数:406
  • 出版日期:2010-08-01
  • 印刷日期:2014-07-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5
  • 字数:271千字
  • 艾米莉·勃朗特的《呼啸山庄(译文名著精选)》描写的吉卜赛弃儿希思克利夫被山庄老主人收养后,因不堪受辱和恋爱受挫,外出致富。回来后发现女友凯瑟琳已与地主林顿结婚,继而产生对地主及其子女进行报复的故事。全篇充满了强烈的反压迫、求自由的斗争精神,又始终笼罩着离奇、紧张、浪漫的艺术气氛。作品开始曾被人称作是年轻女作家脱离现实的天真幻想,但结合其所描写地区激烈的阶级斗争和英国当时的社会现象,不久又被评论界给予高度肯定,并受到广大读者的热烈欢迎。
  • 《呼啸山庄(译文名著精选)》是英国文坛著名的 艾米莉·勃朗特三姐妹中的 二姐艾米莉的代表作,是一部震撼人心的“奇特小说 ”。 弃儿希克利与“呼啸山庄”主人的独女卡瑟琳青梅竹 马,却终因世俗的压力各奔东西,卡瑟琳凄然早逝后 , 希克利的一腔深情化成满腹怨恨,对周围所有的人展 开疯狂的报复,最后感受到卡瑟琳的召唤,有情人在 死后终得团圆。两人间惊天动地、超越生死的爱情与 荒原和狂暴的自然融为一体,整部小说宛如一首激情 澎湃的叙事长诗。 本书附有五十余幅精美插图,极具收藏价值。
  • 正文
  • **章 —八O一年—— 我刚从我的业主那儿作客回来。这一位孤零零的邻 居,今后我和他 可有一番交道好打啦。这还算不得一个美丽的山乡吗 !①我不信在整个 英国境内我还能挑中一个地方,像这儿那样**跟熙 熙攘攘的社会隔* 开来。好一个厌世者的天堂哪!希克厉先生跟我俩, 正好是相称的一对 儿,平分这一片凄凉景色。少见难得的汉子哪!他哪 儿想到我心里对他 涌起的热乎乎的感情一当我骑马上前,看到他眉毛底 下,那双乌黑 的眼珠只是猜忌地往里缩;等到我给自己通姓报名时 ,他的手指*是打 定了不跟人打交道的主意,越发往背心袋里插得紧。
    “希克厉先生?”我问道。
    点一下头,就算回答你啦。
    “我是洛克乌——你的新租户,先生。我一到此 地之后,就赶紧 抽工夫来拜访您,为的是想表达我的心意:我这样再 三告求,一定要 把画眉田庄租下来,不至于叫你有什么不方便吧。昨 天我听说你 打算——” “画眉田庄是我的产业,先生,”他慌忙打断了 我的话,说道。
    “只要我办得到,我决不容许别人来不方便我。进来 !” 这一声“进来!”是咬牙切齿、带着“去***! ”这一种口气说 出来的。就是他所挨着的那个栅栏,也并没对他这句 话作出什么响应和 动静。我只怕正是这种光景叫我决定接受这个邀请。
    这样一个人物引 起了我的兴趣,——看来他比我都格外矜持得厉害昵 。
    等到他看见我的马儿的胸膛快撞到了栅栏,倒也 伸出手去打开链 子,很不乐意地把我领上铺道。我们一走进院子,他 就喊道: “约瑟夫,来把洛克乌先生的马儿拉去,再拿些 酒来!” “这一家的大小仆役只怕尽在于此了吧,”我听 了这双管齐下的命 令,暗中想道。“难怪石板缝里长了青草,树篱只有 靠牛羊来‘修 剪’了。” 约瑟夫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不,是个老头儿 了,也许已经很 老了吧,虽然还是很健壮结实。他从我手里接过马儿 的时候,自个儿在 喉咙里恨声怨气地咕噜着:“老天爷照应吧!”说着 ,还那么气鼓鼓地 盯了我一眼,叫我好心地猜想:他该是需要老天爷来 帮助他消化消化 他肚子里那一顿中饭吧,这声虔敬的呼吁跟我这个不 速之客因此是没有 多大关系的。
    “呼啸山庄”就是希克厉先生的住宅名称。“呼 啸”在当地是个有 特殊意义的词儿,形容在大自然逞威的日子里,这座 山庄所承受的风啸 雨吼。可不是,住在这儿,一年到头,清新凉爽的气 流该是不愁的了 吧。只消看一看宅子尽头的那几株萎靡不振、倾斜得 厉害的枞树,那一 排陵削的都向一边倒的荆棘(它们好像伸出手来,乞 求阳光的布施),也 许你就能捉摸出从山边沿刮来的那一股北风的猛劲儿 了。多亏当初造 屋的时候,建筑师有先见之明,把它盖得特别结实— —狭窄的窗子深 深嵌在墙壁内,两边墙角用凸出的大石块保护着。
    在跨进门槛之前,我停步瞻仰一下布满在住宅正 面、尤其在大门周 围的那许多古里古怪的石刻。在大门上首,那密密麻 麻、剥落碎裂了的 三不像怪兽和不害臊的小孩子们中间,我辨认出了“ 一五OO”这一 个年份,和“哈里顿·欧肖”这一个姓名。我本打算 发表几句感想,还 想向这位板着脸儿的业主请教一下住宅的简史,可是 看他站在门口的那 种架式,却分明要我马上进去,要不,就干脆回头走 ;我可不打算还没 登堂入室,先就把主人给惹恼了,叫他越发不耐烦起 来。
    一跨步,就把我们带进了起居室,根本不必经过 什么外间或是穿 堂。这里的人多半把这间屋子称做“正屋”,它通常 连厨房带客堂都包 括在内。不过我相信在呼啸山庄,那厨房必定是被挤 到另一个区域去 了——至少,我听出来尽里边有说话的声音,有瓶罐 相碰的声音;而 在大壁炉四周,我看不出有什么烤炙、烩炖,或是烘 烤的迹象,也看不 见墙上有什么铜锅和锡滤器在闪闪生光。光彩、热量 ,倒是从屋子的另 一边反射过来,十分热闹;原来那儿有一口橡木大碗 橱,陈列着一排又 —排无其数的白□盆子,中间还杂放着银壶、银杯, 一直堆叠到屋顶。
    这口橱从来不曾欠敞开过,它全部的结构(只除了一 个搁着麦饼和牛 腿、羊肉、火腿的木架子把它遮蔽了一部分外)总是 让人一览无遗。在 壁炉上面,是几支蹩脚的旧*和一对马*,还有三个 油漆鲜艳的茶叶 罐,一齐溜放在壁架上,算是装饰品。地板是光滑的 白石铺砌的,椅子…… P3-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