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灵性深处开莲花(温一壶月光下酒精装典藏版)(精)

作者:林清玄 出版社:北京联合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ISBN:9787550288249
  • 作者:林清玄
  • 页数:245
  • 出版日期:2016-12-01
  • 印刷日期:2016-12-01
  • 包装:精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25千字
  • 林清玄的散文,因文笔清丽、情感醇厚,本本畅销,屡获**各项文学大奖。《灵性深处开莲花(温一壶月光下酒精装典藏版)》精选林清玄代表散文,以作者自身的体验和思考为依托,展开对当下社会的解剖,涉及个人情感、社会现象、童年回忆、悟禅等方面。作者以*自由的心,思考生命的路向,剖析历史与当下,文笔细腻,见解深刻,心态清澈,使我们在纷扰的尘世中,也能有自清的立志,从而寻得从容和恬静,享受愉悦的人生。
  •   连石头都可以撞出火来,其他的还有什么可畏惧 的呢?  《灵性深处开莲花(温一壶月光下酒精装 典藏版)》由“港都夜雨寂寞暝”、“温一壶月光下 酒”、“岁月的灯火都睡了”三卷构成,收录了作者 散文创作集中喷发期的三十多篇散文,其中的许多篇 章把视点放在小人物、平常事上,从喝酒赏月、吃饭 散步等小事中感悟生活、体味过去、思考当下。经过 十年的历练,林清玄的散文从飞扬浪漫到淳厚深思, 再从生活里提炼出宽广的胸怀和敏锐的识见。读者在 感受鼓舞的同时,也是在提升自己对人生、对社会的 洞察力和审美品味,以及气清神定的宽厚胸怀。
  • 自序
    卷一 港都夜雨寂寞暝
    月光下的喇叭手
    兵卒无河
    过火
    刺花
    负琴盲翁
    失去的港都
    合欢山印象
    散步去吃猪眼睛
    红目连
    花籽
    风中的铃声
    灯下
    一炷香
    戏耍
    卷二 温一壶月光下酒
    无关风月
    温一壶月光下酒
    一杯蜜是炼过几只蜂的
    不睡之莲
    一种温存犹昔
    生平一瓣香
    云无心而出岫
    两只松鼠
    深香默默
    寒梅着花未?
    明年荷花应教看
    命脉
    回眸
    观自在菩萨
    孤独的艺术
    寂寞的艺术
    卷三 岁月的灯火都睡了
    黑白笔记
    相思、苦楝、合欢
    香港仔,你不要哭!
    岁月的灯火都睡了
    刺青
    三轮车跑得快
    忘情花的滋味
    掀起盖头来
    表情
  • 月光下的喇叭手 喇叭精亮的色泽也颓落成蛇身花纹一般,斑驳的 锈黄色的音管有许多伤痕,凹凹扭扭的;缘着喇叭上 去是握着喇叭的手,血管纠结;缘着手上去,我便明 白地看见了塞满整条街的老人的脸。
    冬夜寒凉的街心,我遇见一位喇叭手。
    那时月亮很明,冷冷的月芒斜落在他的身躯上, 他的影子诡异地往街边拉长出去。街很空旷,我自街 口走去,他从望不见底的街头走来。我们原也会像路 人一般擦身而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条大街竟被 他孤单凉寞的影子紧紧塞满,容不得我们擦身。
    霎时间,我觉得**神秘。为什么一个平常人的 影子在凌晨时仿佛一张网,塞得街都满了呢?我感到 惊奇,不由自主地站定。我定定看着他缓缓步来。他 的脚步凌乱颠踬,像是有点醉了,他手中提着的好像 是一瓶酒。他一步一步逼近,在清冷的月光中,我看 清了,他手中提的原来是一把伸缩喇叭。
    我触电般一惊。他手中的伸缩喇叭,造型像极了 一条被刺伤而惊怒的眼镜蛇,它的身躯盘卷扭曲,它 悲愤的两颊扁平地亢张着,好像随时要吐出“嘶—— 嘶——”的声音。
    喇叭精亮的色泽也颓落成蛇身花纹一般,斑驳的 锈黄色的音管有许多伤痕,凹凹扭扭的;缘着喇叭上 去是握着喇叭的手,血管纠结;缘着手上去,我便明 白地看见了塞满整条街的老人的脸。他两鬓的白在路 灯下反射成点点星光。他穿着一身宝蓝色滚白边的制 服,大盘帽缩皱地贴在他的头上,帽徽是一只振翅欲 飞的老鹰——他真像一个刚打完仗的兵士,曳着一把 流过许多血的军刀。
    突然传来一阵汽车喇叭的声音。
    汽车从我的背后驶来,强猛的光使老人不得不举 起喇叭护住眼睛。他放下喇叭时才看见站在路边的我 ,从干扁的唇边迸出一丝善意的笑。
    在凌晨的夜的小街,我们便那样相逢。
    老人吐着冲天的酒气告诉我,他**下午送完葬 分到两百元,忍不住跑到小摊去灌了几瓶老酒。他说 :“几天没喝酒,骨头都软了。”他翻来翻去在裤袋 中找到一张百元大钞,“再去喝两杯,老弟!”他的 话语中有一种神奇的口令似的魔力。我为了争取请那 一场酒费了很大的力气,*后,老人粗声地欣然答应 :“就这么说定,俺陪你喝两杯,我吹首歌送你。” 我们走了很长的黑夜的道路,才找到隐没在街角 的小摊。他把喇叭倒盖在满是油污的桌子上。肥胖浑 圆的店主人操一口广东口音,与老人的清瘦形成很强 烈的对比。
    老人豪气地说:“广东、山东,俺们是半个老乡 哩。” 店主惊奇地笑问,老人说:“都有个‘东’字哩 !” P(3-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