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英国

海浪(精)/译文经典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57459
  • 作者:(英)弗吉尼亚·伍尔夫|译者:曹元勇
  • 页数:271
  • 出版日期:2012-06-01
  • 印刷日期:2016-12-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5
  • 字数:180千字
  • 太阳还没有升起,海天混沌一色,只有海面稍稍有一点涟漪,仿佛有一块布在上面起伏打皱。随着开色逐渐泛白,天边现出一条暗沉沉的线,把海和天分了开来,这时那块灰色的布上就出现了一行行浓重的条纹,在水面下绵延不断,互相追逐,彼此推拥,不断前进。
    《海浪》也许是弗吉尼亚·伍尔夫创作的九部小说*不容易读的一本书了。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们遇到若干关乎可能性的问题;在阅读她此前此后的作品时,都不存在。譬如那些标明“某某说”的内容,怎么可能由人物口中道出;六个人物,又怎么可能聚在一起这样说话;此外,这些人物所“说”的部分与有关海浪的描写究竟是何关系,为什么能够相互穿插在一起,构成这么一种文本……
  • 《海浪》是弗吉尼亚·伍尔夫创作力达到鼎盛时 期的作品,出版于1931年。这部高度诗意化、抽象化 、程式化的实验作品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故事,倒更像 是一部由九个乐章构建而成的音乐作品:每个引子都 是一篇精致的散文诗,以太阳和海浪的涨落与变迁对 应生命的兴衰沉浮;跟在每段引子后面的是六个没有 姓氏的、高度形式化的人物在各自相应人生阶段—— 从儿童时代、学生时代、青春时代、中年时代直到老 年时代——的瞬间内心独白。引子与正文互相映射, 为读者的感官开辟前所未有的、细致入微的通道,最 大限度地接近生命、时间、意识以及感觉的实质。《 海浪》是一部在现代文学的殿堂中占据重要地位的作 品,时至今日,仍以其精美绝伦的文本结构和诗意盎 然的笔调激荡着我们的灵魂。
  • 正文
  • 太阳尚未升起。海和天浑然一体,只有海面上微 波荡漾,像是有一块布在那里摇摆出层层褶皱。随着 天际逐渐泛出白色,一道幽深的阴影出现在地平线上 ,分开了海和天,那块灰色的布面上现出一道道色彩 浓重的条带,它们前后翻滚,在水下,你推我拥,相 互追逐,绵延不*。
    当它们抵达岸边时,每道波纹都高高涌起,进碎 ,在海滩上撒开一层薄纱似的白色水花。浪波平息一 会儿,接着就重新掀起,发出叹息般的声响,宛似沉 睡的人在不自觉地呼吸。地平线上那道幽暗的阴影逐 渐变得明朗起来,就像一瓶陈年老酒中的沉渣沉淀后 ,酒瓶泛出绿茵茵的光泽。在地平线之外,天空也渐 转清澈,好像那里的白色渣滓已经沉淀,又好像有一 位隐伏在地平线下面的女性用手臂擎起一盏明灯,使 得白、青、黄三色相间的朦胧光线展开在天际,恰似 铺展开来的根根扇骨。这会儿,那位女性把灯举得* 高了一些,大气似乎变成了纤维织品,挣脱绿茵茵的 海面,在缕缕红黄交织的纤维中间闪烁,燃烧,犹如 自篝火堆上腾起的焰火。接着,这燃烧的焰火中的万 千丝缕逐渐融汇成炽热、朦胧的一片,将那沉甸甸的 毛毯似的灰色天幕托举起来,使天空变成由亿万点浅 蓝色的微粒形成的光霭。海面渐渐变得明澈起来,只 见细浪涟涟,波光闪闪,直到那些幽暗的条带差不多 全部销踪匿影。那只擎着明灯的手臂缓缓地越举越高 ,*后可以看到一片广漠的光焰;一圈弧形的光芒燃 烧在地平线上,照耀得近旁的海面金光闪闪。
    光线照到了花园里的树上,将片片树叶逐个映得 透明发亮。有一只鸟儿在高处啾啾而鸣;一阵儿停歇 ;然后另一只鸟儿在低处开始啾啁歌唱。阳光照得房 屋墙壁的轮廓清晰起来,随后又像扇尖似的轻轻落在 一席白色窗帷上,照出卧室窗前的一枚树叶手指印似 的蓝色阴影。窗帷微微拂动了一下,室内的一切仍然 笼罩在昏暗里,显得虚幻飘渺。室外,鸟儿唱着单调 的歌曲。
    “我看见一个圆环儿,”伯纳德说,“悬在我的 头顶上。它浮在一圈光晕中,不停地颤动。” “我看见一片淡黄色,”苏珊说,“蔓延开来, *后跟一道紫色的纹带连在一起。” ”我听见一个声音,”罗达说,“啾啾啾,唧唧 唧;啾唧啾唧;一会儿升高,一会儿降低。” “我看见一个圆球儿,”奈维尔说,“在连绵广 阔的山峦衬托下,像一颗水珠悬垂着。” “我看见一条绯红色的丝带,”珍妮说,“上面 编着金色的丝线。” “我听见有个东西在蹬脚,”路易斯说,“一头 巨兽的脚上拴着锁链。它在蹬脚,不停地蹬呀,蹬呀 。” “瞧阳台角落里的那张蜘蛛网,”伯纳德说,“ 上面黏着一粒粒水珠,那是点点白色的光。” “那些扫到一起、堆在窗前的树叶,像一堆带芒 的麦穗,”苏珊说。
    “小径上有个阴影,”路易斯说,“像弯曲的胳 膊肘。” “草地上有一些摇曳飘忽的光斑,”罗达说,“ 它们是从树叶的缝隙里漏下来的。” “掩隐在树叶丛中的那些鸟儿,眼睛闪着亮光, ”奈维尔说。
    “花梗上覆盖着一层粗短的茸毛儿,”珍妮说, “上面挂着一颗颗水珠。” “一条毛毛虫蜷成一个绿颜色的圆环,”苏珊说 ,“它身上长着一排排短脚。” “这只灰壳的蜗牛拖着身体爬过小径,一路上压 平了它身子底下的青草,”罗达说。
    “明亮的灯光从窗格眼里透出来,在草地上闪闪 烁烁,忽隐忽现,”路易斯说。
    “我的脚感觉到石头的冰凉,”奈维尔说,“无 论是圆石头还是尖石头,我都能一一感觉出来。” “我的手背在发烧,”珍妮说,“手掌却沾着露 水,又冷又湿。” “现在公鸡啼鸣了,就像白花花的潮水中突然喷 出一股鲜红的急流,”伯纳德说。
    “那些鸟儿一会儿飞高一会儿飞低,一会儿出现 一会儿隐没,在我们的周围啾啁不止,”苏珊说。
    “那头野兽一直在蹬脚;那只脚上戴着镣铐的大 象;那头巨大的动物一直在海滩上蹬着脚,”路易斯 说。
    “瞧那座房子,”珍妮说,“它的每个窗户上都 挂着白色的窗帘。” ‘铣碗室里的水龙头流出了冷水,”罗达说,“ 水流到了盆子里的鲭鱼身上。” “墙上开满了金灿灿的裂缝儿,”伯纳德说,“ 窗户前面摇曳着由树叶映照出来的手指印般的蓝色阴 影。” “现在康斯坦布尔太太穿上了她那双黑色的厚长 筒袜子,”苏珊说。
    “当炊烟升起来的时候,睡意像一缕轻烟升离了 屋顶,”路易斯说。
    ”那些鸟儿本来叫成一片,”罗达说,“这时洗 碗室的门打开了,它们立刻全部飞走了。它们就像一 把撒出去的麦粒一哄而散。不过还有一只小鸟儿独自 在卧室的窗前叫个不停。” “锅子的平底上冒起一层气泡儿,”珍妮说。“ 随后这些气泡纷纷升上来,越升越快,就像一串银白 的珠子浮向水面。” “现在贝迪正拿着一把有锯齿的刀子将鱼鳞刮到 一个木头盘子里,”奈维尔说。
    “餐厅的窗户现在变成了暗蓝色,”伯纳德说, “烟囱上面的空气在飘。” “一只燕子栖息在避雷导线上,”苏珊说,“贝 迪咚的一声把水桶丢在厨房的石板地上。” “那是教堂的钟敲响了**下,”路易斯说,“ 随后就连续敲了起来;一下,两下;一下,两下;一 下,两下。” “瞧那块桌布,沿着桌边洁白地垂下来,”罗达 说,“现在桌子上又摆了一圈白色的瓷盘,每只盘子 的边上都镶着银线。” “忽然一只蜜蜂的嗡嗡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奈维尔说。“它在这儿;它飞走了。” “我在发烧,我在颤抖,”珍妮说,“我要避开 这阳光,躲进这片阴影里。” “现在他们全都走了,”路易斯说,“我是独自 一个人。他们进屋吃早饭去了,只剩下我站在墙边的 花丛里。时间还很早,还不到上课的时候。青草丛里 点缀着一朵朵鲜花。花瓣五彩缤纷。花茎从下面黝黑 的土沟里生长出来。那些鲜花就像光线幻化而成的鱼 儿,在暗绿的水面上浮游。我把一株花茎握在手里。
    我就是这株花茎。我的根扎入地球的深处,穿过夹着 砖块的干燥的土地,润湿的土地,穿过铅和银的矿脉 。我全身都是纤维做的。任何震动都令我浑身颤抖, 沉重的大地挤压着我的肋骨。上面,瞧,我的眼睛全 是绿色的树叶,什么也看不见。在这儿我是一个穿着 灰色法兰绒**的男孩,腰里系着一根用黄铜蛇头扣 起来的皮带。下面,瞧,我的眼睛是尼罗河岸边沙漠 里的一尊石像那睁得大大的眼睛。我看见女人们带着 红色的水罐朝着那条河走去;我看见骆驼队正一摇一 晃地行进,男人们头上都缠着头巾。我听见走路、颤 抖、骚乱的声音在我的四周响着。
    P1-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