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其他国家

谷崎润一郎精选集(共11册)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73428
  • 作者:(日)谷崎润一郎|译者:谭晶华//陈德文//赖明珠//...
  • 页数:2000
  • 出版日期:2017-04-01
  • 印刷日期:2017-04-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081千字
  •   由谭晶华、陈德文、赖明珠、竺家荣、张蓉蓓等翻译的《谷崎润一郎精选集(共11册)》一书是谷崎润一郎的长篇代表作。  作品中的男女主人公保持着一种“世上尚无先例”的夫妻关系。河合让治是一名电气工程师,兢兢业业,又格外崇拜西方。他在酒吧与一位名叫娜噢宓(此为音读,原名“奈绪美”)的少女相识,倾慕于她混血儿一般洋人的长相,可怜她家境贫寒,遂接她同住。让治希望能把娜噢宓培养成一名有品位有教养的女子,再与她结为夫妻。于是让治送娜噢宓去上英语课、舞蹈课,还承包了她的所有开销。其后,让治如愿与娜噢宓结婚,但逐渐意识到娜噢宓已养成了自大高傲、挥金如土的癖性,还通过在外上课的途径与各种男人交往。让治对她的放荡**忍无可忍,一度将娜噢宓赶出家门。却又因为意识到自己早已被娜噢宓的肉体魅力征服,度日如年。娜噢宓借口拿东西再次频繁出入与让治共同居住的洋房,勾引让治使其无法自持。*终,二人回归同居生活:让治自甘受虐,而娜噢宓依旧水性杨花、娇蛮任性。
  • 由日本谷崎润一郎所著,谭晶华、陈德文、赖明 珠、竺家荣、张蓉蓓等翻译的《谷崎润一郎精选集( 共11册)》一书精选其十本名作:《卍》《春琴抄o吉 野葛》《盲目物语》《武州公秘话》《阴翳礼赞》《 猫与庄造与两个女人》《细雪》《少将滋干之母》《 钥匙》《疯癫老人日记》,囊括了谷崎润一郎在各个 时期的代表作品,力图为读者呈现出立体多元的日本 文豪形象。其中,《细雪》以大阪名门望族四姐妹为 主人公,描绘了现代日本关西地区上流社会的生活全 貌,被誉为具有古典主义风格的最上乘的风俗小说。 《阴翳礼赞》是谷崎的随笔集,其中最广为人知的《 阴翳礼赞》从"阴翳造就了东方建筑美"这一观点出发 衍生开来,探讨东方建筑和文化的精妙之处,行文挥 洒自如,妙趣横生。《春琴抄o吉野葛》《盲目物语 》《武州公秘话》等谷崎古典主义时期的代表作品, 充分体现了谷崎的创作观念和美学观念;《钥匙》《 疯癫老人日记》等谷崎的后期作品,深入探讨了人类 的性心理微妙之处。
  • 痴人之爱
    阴翳礼赞
    春琴抄

    武州公秘话
    细雪
    疯癫老人日记
    盲目物语
    钥匙
    少将滋干之母
    猫与庄造与两个女人
  • 井谷是神户东方饭店附近一家美容院的老板娘, 幸子姐妹是那里的老主顾。由于听说这位老板娘爱替 人做媒,幸子早就托她为雪子找个对象,还给了她一 张雪子的照片。前几天幸子去她那里做头发,做完头 发,井谷说:“太太,去喝杯茶好吗?”便抽空邀幸 子去了东方饭店的休息室,和幸子谈起这件事。她说 :“一个半月以前我把雪子小姐的照片给男家看了, 因为生恐磨磨蹭蹭会错过良缘,事前没有和您商量, **抱歉。后来很久没有消息,这件事也就被淡忘了 。大概对方在那段时间里调查了府上的情况,包括大 阪的长房、二房您这里、雪子小姐本人以及她读书的 那个女子中学,还有雪子小姐的书法老师和茶道老师 那里,也都去调查了,对于府上的家庭情况了解得一 清二楚,连那次报道有误一事,也特地去报馆作了调 查,弄清了事情的原委。不过,我还劝对方莫如先见 一面,看看人家是不是那种闹桃色新闻的小姐。对方 却谦虚地说,一个靠低薪生活的人,本来高攀不上莳 冈先生家那样的大家闺秀,何况嫁到穷人家来要操劳 吃苦,实在于心不安。不过万**假之缘,能结成婚 姻,那就太好了,所以希望说合一下试试。据我所知 ,对方的祖父过去是北陆一个小诸侯的宰相,目前乡 下还留着一所邸宅,门第上双方相差不大。您府上自 然是世家大族,提起‘莳冈’,当初在大阪几乎是无 人不晓。可是,请勿见怪,恕我说句直爽话,要是一 味惦念着过去,到头来只能耽误雪子小姐的前程,我 看能将就还是将就一下,您觉得怎样?男方现在钱虽 挣得不多,可是人家才四十一岁,工资还有希望提高 。再说,那家公司和日本公司不同,本人比较空闲, 夜校教书的时间可以大大增加,每月四百元以上的收 入毫无问题,所以结婚以后家里可以雇女佣。至于人 品方面,他是我二弟中学里的同学,从小就很了解, 所以我弟弟说他可以打保票。尽管如此,您*好还是 亲自调查一下。至于晚婚的原因,**是由于挑长相 ,这一点是可信的。对方到过巴黎,年纪又四十开外 ,大概不可能**没近过女色。不过,据我上次见面 的印象,确实是个正派的职员,丝毫也没有寻花问柳 那种人的样子。类似这种规规矩矩的人,往往爱挑长 相。对方又是到过巴黎的,正因为这样,反倒想挑一 个纯日本式的美人做太太。洋服穿得不合式倒不在乎 ,性格要温柔,举止要稳重,仪态要大方,和服穿得 要合身,相貌当然不用说,首先手和脚要长得好看。
    以上这些条件,对于雪子小姐来说,根本不在话下。
    ” 井谷一边供养着因中风而长期卧床不起的丈夫, 一边经营着美容院,还把她的一个弟弟培养成医学博 士。今年春天,又把女儿送到目白①去上学。她这个 人脑筋动得比一般妇女快得多,万事都深得要领,没 大有那种女商人的气质。说起话来开门见山,不转弯 抹角,有什么说什么,无非是说出必要的实情,所以 听的人也没什么反感。幸子*初听到井谷口若悬河的 长篇大论,心里觉得这个人未免太那个,可是听着听 着,就听出她那气质胜似男子的大老板派头的谈吐, **出于一片好心。她的话不仅条理井然,无懈可击 ,而且把听话的人说得服服帖帖。*后分别的时候, 她还叮嘱幸子赶快和长房的人商量,男方的身世由她 负责调查。
    幸子下面挨肩的妹妹雪子,年纪已经三十岁,还 没有结婚。人家怀疑其中说不定有什么深刻的原因, 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大的原因乃是她们姐 妹三个——长房的大姐鹤子、幸子、连同雪子本人, 都执着于她们父亲晚年那种豪奢的生活,以及过去莳 冈家的名望地位,总想找个门当户对的攀亲。*初来 做媒的人一个接一个,她们总觉得不满意而谢*了, 从而引起人家的反感。后来渐渐地没有人登门求婚了 ,同时她们的家运也**不如**。所以井谷说的“ 千万不要老惦念过去”,确实是为她们着想的金玉良 言。莳冈家的全盛时代,至多不过持续到大正末年, 现在也只有很少一部分大阪人记得他家当初的情况。
    *坦率点说,即使在大正末年他们家门鼎盛的年代, 由于她们父亲生活和营业上没有节制,致使各方面已 逐渐露出破绽。不久父亲一死,营业规模缩小,接着 就把开设在船场的百年老铺拱手让给了别人。幸子和 雪子永远忘不了父亲在世时的那段日子,每当姐妹俩 走过那依稀保留着往年面貌、附设有仓库的老铺—— 现在已经改建成洋楼的门口,总要恋恋不舍地向暗沉 沉的门帘里觑上几眼。
    她们的父亲没有生男孩,晚年退休以后就把家业 交给赘婿辰雄掌管。次女幸子也招了一个女婿独立居 住了。三女雪子很不幸,一则因为当时她已到了结婚 的年龄而终于未能由父亲给物色个美满的婚姻,再则 她和大姐夫辰雄意见不合。辰雄是银行家的儿子,入 赘前一直在大阪一家银行里工作。尽管名义上继承了 岳家的产业,实际工作仍然由他岳父和掌柜在干。岳 父一死,他不顾小姨和亲戚们的反对,把一爿加把劲 也许就可以支撑下去的店铺拱手让给莳冈家的一个伙 计,他自己却回银行去干他的老本行。辰雄的性格和 他那位讲究排场的岳父不同,他作风稳健,甚至有点 儿胆小怕事。要他克服经营上的困难,重振自己不熟 悉的家业,他觉得很不在行,出于赘婿的责任感,他 选择了一条比较安全的道路……(《细雪》中P6-8)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