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古诗词

爱如禅你如佛(情僧苏曼殊的红尘游历)

作者:白落梅 出版社:中国华侨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国华侨
  • ISBN:9787511323477
  • 作者:白落梅
  • 页数:246
  • 出版日期:2012-07-01
  • 印刷日期:2012-07-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00千字
  • 《爱如禅你如佛(情僧苏曼殊的红尘游历)》为《恨不相逢未剃时:情僧苏曼殊的红尘游历》的修订版。本书由白落梅著。
    在35年的人生历程中,他一直都在出发,都在寻觅,却从来也没有找到归宿。他在情与禅、僧与俗、现实与理想、铭记与忘却之间辗转,备受着冰与炭的煎熬;在天堂与地狱中,百转千回。无论是钟鼓梵音,还是人间情爱,都无法真正安放他那颗孤独的灵魂;无论是革命,还是漂泊,*终都没能治愈他心灵的创伤。他的孤独无药可救。
  • 《爱如禅你如佛(情僧苏曼殊的红尘游历)》由白落梅著,主要内容是: 他是一个僧人,披着袈裟,竹杖芒鞋在人间游走,莲台才是他最后的家 。 他是一个情种,身着西服,风度翩然嬉笑于秦楼楚馆,红颜才是他心灵 的归所。 他是一个志士,在时代的滚滚洪流下,惊起风云万丈。 他也是一个伶人,在人生这个色彩纷呈的舞台上,演绎着一场又一场阴 晴圆缺的戏。 他叫苏曼殊,一个被世人称做诗僧、画僧、情僧、革命僧的传奇人物, 用三十五年的光阴,换来一场红尘的孤独游历。 《爱如禅你如佛(情僧苏曼殊的红尘游历)》适合文学爱好者阅读。
  • 孤雁
    樱花
    佛缘
    潜修
    入世
    剃度
    尘缘
    际遇
    萍踪
    擦肩
    饶恕
    情花
    归去
    禅心
    情劫
    宿债
    批命
    沉沦
    展翅
    空相
    旅梦
    因果
    残缺
    忘机
    逝水
    送离
    莲事
    劫数
    归尘
    奇缘
  • 【06】剃度 人的一生会做许多不同的梦,我们在梦里畅想着美好的心愿,可现实往 往与心相违。多少人生如逆旅,你热忱地沿着宿命的轨道行走,以为可以看 到想要的风景,风景却总是将你辜负。当来时路已被落叶覆盖,你和我都无 法抑制住内心的悲伤。沮丧的时候,不是选择继续匆匆赶路,只希望可以找 寻一个客栈栖居疲惫的灵魂,躲到一个连自己也找不到的地方,或许才是真 正的无争。
    当苏曼殊从香港回来走进惠州一间破庙里,再次选择剃度时,或许没有 几人可以认同他的做法。人生是一场牌局,而他是个不按规则出牌的人,倘 若你与他对弈,往往会被他的思路弄得措手不及。他本就不是一个寻常的人 ,所以不能用寻常的眼目将其看待。不知是谁说过,对于一个才高气傲的人 ,他任何不按常理的所作所为都不为过。苏曼殊自问才高如许,他不需要为 自己的行为给世人一个明白的说法。
    20岁的苏曼殊已是三次出家,虽说每一次都有前因,可也太过频繁。第 一次因为忍受不住家人的虐待被迫躲进寺庙,又因年纪幼小偷吃了鸽子肉被 逐出寺庙。第二次为了偿还一段情感的债约,选择闭关修炼、离尘*世,但 终禁不起寂寞的蹉跎,在月黑之夜乘风而去,不留丝毫的痕迹。第三次则是 在他意气风发、力图投身革命时,其所在的《国民日日报》被查封停刊。这 对他来说,无疑又是一场判决,好比一只翱翔在天空的风筝突然断线,它的 命运必定是坠落深渊。苏曼殊剃光了浓密的头发,披上袈裟,做回了和尚。
    他抛却了纷芜世事,重新选择在寺庙修禅受戒,不知道是一种回归还是一种 逃离? 没有人知道,这一次苏曼殊将会在寺庙修行多长时间。以他的性情,如 何耐得住青灯古佛、芒鞋破钵的寒苦岁月。让他**放下情爱、不食酒肉, 等于是一种残忍的扼杀。也许他亦向往离群索居、孤寺独隐的生活,可骨子 里总有微妙的情思撩拨他的心事。所以我们不能指望苏曼殊同许多僧者一样 ,循规蹈矩地在寺庙里做一个六根清净的和尚,也别去指望他回到红尘,会 将自己**地交付给烟火。也许我们只需记住,他就是这么一个半僧半俗的 人,既做不了真正的和尚,又做不了完整的凡人。如果不能容忍他的怪癖, 就只好远远地祝福他,祝福他在那个乱世如何让自己做到收放自如。
    很多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是这样一个矛盾的结合体。也许我 们每个人都是矛盾的结合体,在愉悦之时会莫名地感伤,在喧闹之时会无由 地失落。走过人生长长的一段路程,蓦然惊觉,多少悲喜其实都系住了前因 。缘分是一把数据模糊的尺,任何时候测量都会有所偏差。你记得住昨天那 段情缘的深浅,又无法丈量明天故事的短长。苏曼殊虽有过人的悟性,却终 究无法屈算人事。日子像是一场无尽的等待,每一页空白的书卷都需要用真 实去填满。
    所谓做**和尚撞**钟,苏曼殊也许就是抱着这种心态寄身于寺庙。
    他不知道自己哪**又会厌倦这里寡淡的生活,望着桌案上那盏孤独的青油 灯,生命就如同这灯盏,油尽时,一切都随之寂灭。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和佛到底结下了几世的缘分,不然今生他为何会几次三番辗转走进寺庙。
    命里注定他会是一个惊世骇俗的人,所以他没有必要做着无谓的遮掩。住在 庙里,和处在红尘中没有太多区别,他常常会喝酒吃肉,酩酊之时全然忘了 佛教的戒律清规。
    人生有太多的束缚,苏曼殊也常常身不由己,但他无法管住自己的心。
    他的心一如天上的云彩飘忽不定,你看他洒脱的时候,其实他是茫然的。因 为茫然,才会这样散漫无羁。寺庙原本是这世间*安宁的归宿,可他却一如 既往地如浮萍,无根地飘荡。禅坐的时候,苏曼殊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外面缤 纷的世界,想起在某个小巷与他邂逅的女子,想起酒馆里那一坛高粱和大盘 的卤牛肉,想起在戏院里他扮演的青衣。
    人生真的是一场戏梦,我们在不同场地*换不同的舞台,在不同的人面 前扮演不同的角色。每个人从出生下来就披上了戏服,直到人生落幕才可以 回到*初的自己。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世间有那么多的人,感叹自己就像一 个伶人,因为每**我们都在装扮离合与悲欢。在庙宇,苏曼殊是一个年轻 得道的僧者;在政界,苏曼殊是一个卓尔不凡的革命先驱;在情场,他是一 个风流倜傥的多情才子;在世俗,他是一个放荡不羁的狂人。每一个角色都 是*真实的他,每一个角色又都濡染了虚无的色彩。
    几个月的寺庙生活,让苏曼殊好像冬眠了一场。这个冬日,他每天煮茶 赏梅,诵经坐禅,空落时到街巷买点酒肉,甚至夜不归宿。他向往的生活是 没有任何羁绊的,宁做一片流云,也不做佛前的一盏圣水。他将灵魂寄存在 这里,有**还会像大雁一样展翅飞翔,或许无所依靠,老死在某个落叶纷 飞的秋天里,或许还会回来,那时候就再也不会离开。
    春暖花开的时候,苏曼殊的父亲苏杰生病逝于乡间,而苏曼殊却拒不奔 丧。苏杰生临死也没有见到这个被他放逐的儿子,这个让他心怀愧疚的儿子 ,或许在死前,他想乞求得到苏曼殊的原谅。时过境迁,苏曼殊依旧无法忘 记儿时所遭遇的屈辱,那道伤痕横在他的心口,时刻提醒着他不能忘记。人 的心太脆弱,有些伤害需要用一生的时光来弥补。佛说,做一个心胸宽阔的 人,忘记仇怨,记住恩情。可我们都不是佛,难以将所有的仇恨一笔勾销, 难以禅坐于莲台上,拈花微笑,淡定平和。
    缘生缘灭,只消刹那,苏曼殊不知道他和苏杰生的父子情缘也就一世, 等到喝下了孟婆汤,来生谁还会记得谁。他不能原谅自己的父亲,是因了他 无法忘记童年的伤,不是住进了寺庙,就可以放下,就可以不再迷惘。人生 有太多的遗憾,错过的无法重来,破镜难以重圆,伤痕修复得再好,也还是 会有印记。
    这个春末,苏曼殊**地清醒,离开栖息一冬的寺庙,开始研习梵文, 应聘于曼谷青年会。后又远赴锡兰,暂寄于菩提寺。再又从广州抵达长沙, 聘于湖南实业学堂,与张继、黄兴同事,参与华兴会机密事务。苏曼殊承认 自己是个静不下来的人,尽管他亦向往修篱养鹤、邀三五知己煮酒吟诗的闲 逸生活。乱世里飞扬的烟尘无处不在,纵然你逃至世外桃源,也依旧会沾上 一身的风尘。
    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 芒鞋破钵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
    苏曼殊就是这样,一个人徒步,一个人摇桨,一个人策马,将自己抛回 红尘深处。他始终适合做一只飘飞的大雁,在不同的地方筑巢,来去匆匆, 不需要为任何院落守护老旧的梦。都说风云乱世没有安稳,或许是因为儿时 家庭的伤害,苏曼殊心里一直想有个温暖的家,又惧怕有一个家。所以他总 是在行走,总是飘忽不定,像一个浪子,连行囊都是多余。**在芦花似雪 的岸边,明天又会在天涯的哪端?P029-03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