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中国儿童文学 > 校园/成长小说

闪闪的红星

作者:李心田 出版社:江苏科技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包装:平装
  • 出版社:江苏科技
  • ISBN:9787553783109
  • 作者:李心田
  • 页数:176
  • 出版日期:2017-08-01
  • 印刷日期:2017-08-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85千字
  • 本书是当代**作家李心田为孩子们创作的儿童小说名著,根据这本小说拍摄的同名彩色故事片,家喻户晓,影响过几代少年儿童。
    《闪闪的红星》讲述了少年潘冬子在战争的岁月里历经风雨,坚强地成长为一个红军小战士的故事。小说洋溢着崇高、乐观和积极向上的精神,闪烁着理想和信念的光华。
  • 闪闪的红星










    我和儿童文学
    要有生活、有人物、有感情——对儿童中篇的几点体会
    关于儿童文学的思辨
  • 闪闪的红星 一 一九三四年,我七岁。
    我生长在江西的一个山村里,庄名叫柳溪。我五 岁那年,听大人们说,闹革命了。我爹是个闹革命的 ,还是个队长。闹革命是什么意思呢?我人小,不大 明白。**,见我爹带着一些提着大刀和红缨*的人 到了地主胡汉三家里,把胡汉三抓了出来,给他糊了 一个高高的纸帽子戴上,用绳子把他拴起来,拉着他 游乡。后来又听大人说,把地主的田也分了,以后穷 人有田种,可以吃饱饭了。噢,我当时知道闹革命就 是把田分给穷人种,让地主戴高帽子游乡。
    我爹的名字叫潘行义,个子不很高,但身体很结 实。他会打拳,还会耍大刀。他耍起大刀来,嗖嗖的 ,刀光一闪一闪,就好像几条放光的白带子把他裹起 来一样。爹原来是个种田的庄稼人,他闹革命,是修 竹哥指引的。
    记得**中午,我蹲在田头的树下看爹耕田,大 路上走来了修竹哥。修竹哥姓吴,是在荆山教书的, 他家就住在我们隔壁。他来到田头,见我爹累得满身 大汗,便喊了声:“行义叔,歇歇吧!”爹说:“不 行啊,牛是借人家的,吃饭前得赶着把田耕出来。” 说着,又弓着腰,扶着犁向前耕。修竹哥说:“行义 叔,你停停,我有事和你说。”爹听说有事,只好来 到了田边:“什么事呀?” 修竹哥说:“荆山那儿办起了一个农民夜校,你 上那儿去上学吧!” “嘿,上学!”爹连脚也没停,转身又往田里走 ;一边 走,一边说:“都二十多岁的人了,还上学,我 当什么事呢!” 修竹哥走过去拉住我爹:“行义叔,你听我说完 呀,这个夜校,不光念书识字,还有人给我们讲天下 大事哩!去听听吧,净讲些对种田人有好处的事。” 听了这些话,爹停下脚来关心地问:“能让种田 人不再受罪么?” “就是为了让种田人不再受罪。”修竹哥说着把 两只手翻动了一下,“要让种田的、做工的都起来, 把天地变个样。” “是要换个光景了。”爹直了直腰,擦擦额上的 汗,“耕田没有牛,房子破了没钱修,不到五月里, 地里的青谷就押给地主了,日子不能老这么过啊!” “对呀!”修竹哥说:“毛委员派人到我们这边 来了,我们这里也要跟山南边学,要打土豪,分田地 了。晚上一定去啊!” 爹听说毛委员派人到这里来了,脸上露出高兴的 神色,说:“好,晚上我去。”说罢又耕田去了。
    晚上,爹和修竹哥一起上农民夜校去了。从那以 后,爹每天晚上都去,不久,就学会讲很多革命道理 ,还学会了耍大刀使快*。又过了一阵子,便领着头 在我们庄子里成立了赤卫队,当了赤卫队队长,领着 头打土豪分田地了。
    爹当了赤卫队队长之后,人变得*好了,不大声 大气地向妈妈说话,也不大向别人发脾气了。爹本来 是不爱说话的,现在要是左右邻居谁家里有了什么事 ,他也去说说劝劝。
    妈妈整天脸上带着笑,爹叫她去做这做那,她都 高兴地去做,天天跑来跑去的,实在是忙哩。妈妈上 哪去,我都要跟着,妈妈嫌我赘脚,就向我说:“不 要跟着我,到隔壁找椿伢子玩去。” 椿伢子是修竹哥的侄子,同我一样大,我俩常在 一起玩的。
    **,妈妈又出去叫人做军鞋去了,我又去找椿 伢子玩。我俩玩了一会儿,又唱起歌来,歌是跟大人 们学的: 太阳出来红艳艳, 井冈山来了毛委员, 带领工农闹革命, 劳苦大众把身翻。
    打倒土豪分田地, 家家户户笑开颜。
    唱着唱着,我想起那天给地主胡汉三戴高帽子游 乡的事情来了。歌里不是有“打倒土豪分田地”吗? 我就向椿伢子说:“你当土豪,我来打你,把你拴起 来游乡吧!” “把你拴起来游乡!”椿伢子不愿意当土豪。
    我说:“你当土豪,我拿绳子来拴你。”说着我 真的到家里拿了根小绳子出来,抓住椿伢子的手要拴 他。“我不当土豪,我不当土豪!”椿伢子一个劲地 摇晃着手,并且抓起绳子的一头来拴我。我见他不愿 当土豪还要来拴我,就猛一推,把他推倒了。他哭了 起来,爬起来就向家里走,大声地喊着:“妈妈!” 我知道把事做错了,爹是不许我欺负人的。就在这会 儿,我爹来了,他从地上把椿伢子抱起来,给他擦了 擦眼泪,问他:“怎么把你摆弄哭了?”椿伢子说: “他叫我当土豪,我不当。”爹笑了起来,又问:“ 你为啥不当土豪哩?”P4-7
  • 编辑推荐语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