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中小学教辅 > 中小学阅读 > 课外阅读

暴风骤雨(经典名著口碑版本)

作者:周立波 出版社:人民文学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ISBN:9787020142590
  • 作者:周立波
  • 页数:450
  • 出版日期:1956-08-01
  • 印刷日期:2018-05-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3
  • 印次:1
  • 字数:341千字
  • 土地改革,作为解放区农村正在进行的一场伟大的革命运动,成了当时一些中、长篇小说共同的题材。这类作品中,除丁玲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之外,要以周立波的《暴风骤雨》*为突出。《暴风骤雨》的写作时间与《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大体相同,也同时获得一九五一年度斯大林文学奖金三等奖。
    《暴风骤雨》的人物和情节都比较单纯,但反映土改斗争的规模比较大,过程比较完整。作品从工作组进村掀起土改斗争写起,除了写斗争恶霸地主外,还写了土改复查,分土地,挖浮财,起*支,打土匪,一直到*后掀起参军热潮。
    小说的结构单纯,故事突出,线索清楚。全书以土改斗争发展的过程为主线,写了一场场斗争,让所有人物在斗争中活动;同时,在斗争中也插有一些很生动的情节或细节,增加读者兴味。有些场面描写如“分马”一节,写得层次分明,人物活动形象具体,有声有色。另外,作者善于向群众语言学习,作品中运用东北农民的口语,词汇丰富,生动活泼,有很强的表现力和浓厚的生活气息及地方色彩。特别是很多对话,都是个性化的语言,使人闻其声如见其人。
  • 《暴风骤雨》是中国土改小说的代表作。它在第 一次全国文代会(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 )上作为解放区的优秀作品获得表彰,并且在1951年 获斯大林文学奖三等奖,由此该作以及作者周立波奠 定了他们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 此次收入“教育部统编《语文》推荐阅读丛书” ,特为中小学生课外阅读制作,书前配有“导读”, 书后有“知识链接”,以给青少年朋友以必要阅读指 引和知识积累。 《暴风骤雨》主要反映中国东北一个名叫元茂屯 的村子从1946年到1947年土地改革的全过程。全书分 两部,第一部描写的是1946年党中央“五四指示”下 达后到1947年《中国土地法大纲》颁布前,元茂屯村 在工作队领导下,斗垮恶霸地主韩老六,打退土匪进 攻的故事,这一部以赵玉林为主要人物;第二部描写 1947年10月《中国土地法大纲》颁布后土改运动进一 步深入的斗争,以郭全海为主要人物。
  • 导读
    **部
    第二部
    知识链接
  • 背阴处,有三个人,在赵玉林说话的时候,趁着 大伙不留心,悄悄溜走了。刘胜瞅见了,起身要去追 ,萧队长说:“不要理他们。”他转向大家又问道: “咱们大伙过的日子能不能和韩老六家比?咱们吃的 、住的、穿的、戴的、铺的、盖的,能和他比吗?” “那哪能比呢?”刘德山说。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呀!”老孙头说。
    “咱们穷人家,咋能跟他大粮户比呢?”看见大 伙都说话,老实胆小的田万顺,又开口了,“人家命 好,肩不担担,手不提篮,还能吃香的,喝辣的,穿 的是绫罗绸缎,住的是高大瓦房,宽大院套。咱们命 苦的人,起早贪黑,翻土拉块,吃柳树叶,披破麻袋 片,住呢,连自己盖的草屋,也捞不到住……”说到 这里,他的饱经风霜的发红的老眼里掉下泪水了。他 记起了韩老六霸占去做马圈的他新盖的三间小草房, 他的声音抖动,说不下去了。而他又看到了李振江向 他瞪眼睛,越发不敢说了。
    “怎么的,你老人家?”萧队长问。
    小王向赵玉林问了老田头的姓名,走到他跟前, 手搁在他的肩膀上,温和地说: “老田头,今儿你把苦水都倒出来吧。” “你说下去。”萧队长催他,“把你的冤屈,都 说出来吧。” 老田头又瞅李振江一眼,他说: “我心屈命不屈,队长,你们说你们的吧,我的 完了。” 这时候,李振江站立起来,首先向萧队长行了一 个鞠躬礼,又向大伙哈哈腰,这才慢慢说道: “没人说,我来唠唠。我不会说话,大伙包涵点 。我叫李振江,是韩凤岐家的佃户,老田头也是。咱 俩到韩家走动,年头不少了。韩六爷的那个脾气,咱 俩也明白,他光是嘴头子硬,心眼倒是软和的。” 刘胜跟小王同时暴跳起来,同时走到李振江跟前 。
    “谁派你来的?”刘胜问。
    “谁也没有派我来。”李振江回答,有些心怯。
    “你来干啥的?”小王跟踪问一句。
    “啥也不干。”李振江说,使劲叫自己镇静。
    “让他说完,让他说完。”萧队长也站起来了, 劝住刘胜和小王,他怕性急的刘胜和暴躁的小王要揍 李振江,闹成个包办代替的局面,失掉教育大伙的机 会,又把斗争韩老六的火力分散了。他从容问道:“ 你叫李振江,韩老六的佃户,是吗?正好,我问你, 韩老六到底有多少地呢?” “本屯有百十来垧。” “外屯呢?外省呢?” “说不上。” “他有几挂车,几匹牲口?” “牲口有十来多头吧,咱可说不上。” “你说差啦,谁不知道韩老六有二十多头牲口。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