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传记 > 家族研究/谱系

烽火乱世家(王云五家族口述史)(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东方
  • ISBN:9787520703840
  • 作者:译者:朱其元|口述:李纯瑛|整理:王泰瑛
  • 页数:330
  • 出版日期:2018-07-01
  • 印刷日期:2018-07-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80千字
  • 王云五儿媳李纯瑛口述,孙女王泰瑛执笔,《巨流河》之后一部以个人成长、家运变迁,反映家国离乱、时代悲怆背后的人间挚情,一段珍贵的民初口述史,一张曲折的家运变迁图,一个世家大族的豪门恩怨,一段中国女性的独立历程
  • 王云五,著名的出版家、教育家,国民政府高级官员。本书是王云五的儿媳口述,由王云五的孙女整理而成,里面涉及许多王云五家族不为人知的故事。书中讲述的是王云五家族的真实故事,一切故事的源头都从口述者——王云五的儿媳妇李纯瑛女士开始,她成长于20世纪20年代初期的香港,虽然家境贫困,但凭着过人的胆识以及刻苦耐劳的坚持,成为早期少数进入崇高的学术殿堂──香港大学的女性之一。这本回忆录描述那段混乱时期的失落、失望,及以决心和毅力克服万难建立安生立命的家的旅程。在多次迁移过程中,她及她的家人不畏惧生活所带来的种种困难,不被环境击败,下定决心要寻找安身立命之处,一块确保家庭能够生存和发展的应许之地。
  • 整理者:王泰瑛,1952年出生于曼谷,其祖父王云五先生为,前商务印书馆馆长,著名的出版家、教育家,国民政府高级官员。她童年时光的大半都在香港度过,十五岁时移居美国。毕业于加州伯克莱大学英文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早年投身新闻事业,曾为法国新闻社、亚洲《华尔街日报》以及华府的国会季刊撰稿。近年致力于国际开发工作,曾代表世界银行到亚洲及非洲国家参与世银的援助计划。从2000年开始写作迄今,目前定居于美国华府地区。 译者:朱其元,毕业于中原大学建筑系、美国马里兰大学土木系交通规划及工程学系。曾任交通规划工程师、香港外贸发展局经济贸易办事处驻华盛顿办公室行政经理,现任杨梅红艺术教育集团华盛顿校区企划部经理。担任翻译多年,为国际人道组织农场动物部门中国区专任翻译。现居华府郊区。
  • **卷 吃苦瓜
    第二卷 红楼梦
    第三卷 对太阳射箭
    第四卷 燃烧的戏院
    第五卷 “这不是真正的和平”
    第六卷 回家
    第七卷 何处是吾家
    第八卷 身在囚笼
    第九卷 为未来打桩
    第十卷 远赴重洋
    作者后记
    译者的话
  • **卷吃苦瓜 我三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父亲去世的地方 离家很远,我无法在他的身旁送终。那个时候我也太 小,不了解死亡是什么,但是父亲临终前的样子占据 了我童年的记忆。我的脑海里想象着他躺在旅馆里一 张单薄的床上,上面铺着一条肮脏的床单,嘴巴里咳 出一口黄色的痰。他空虚的双眼盯着房门,等待着我 母亲的身影出现。
    那是1921年。我和我的母亲以及其他的三个兄弟 住在香港。那时的香港不过是英国人一个沉睡的基地 ,只有几万人口而已。我们中国人住在靠海的平地上 ,那些绿眼睛的统治者住在山上。我们是人,他们是 鬼,各自过着井水不犯河水的生活。
    我的母亲出生于香港一个富裕的家庭。我父亲的 家在汕头,是中国沿海的一个城市。他长年在外做生 意,常常奔波于老家汕头和泰国曼谷之间,有时也会 在他经过的城市停一下,像是香港。这也是他遇到我 母亲的地方,他在香港和我母亲生了四个小孩。
    在父亲去世之前,他正要到温州去。温州是上海 附近的一个城市。因为父亲是一个商人,晚上常常要 和客户应酬。**晚上,他多喝了一点,跌跌撞撞地 回到旅舍就睡了下来,连被子都忘记盖好。那时正值 冬天,旅舍里没有暖气,他因此感冒。母亲收到父亲 生意合伙人寄来的信说父亲病了。她想要过去看他, 但是老幺才7个月大,还在哺乳,把他留在家里是不 可能的,但是如果在冬天*冷的时候带着他一起北上 ,又怕对他的健康有影响。所以后来我母亲决定等到 天气暖和一点后,再带着老幺一起去看父亲。就在这 个时候,第二封信又到了,信上说我父亲已经死于肺 炎,享年33岁。
    因为父亲不是在家乡过世的,所以没有一个正式 的丧礼,只能埋葬在他去世的地方。一直到我的大哥 18岁后,才去把父亲的骨灰带回汕头和祖坟埋在一起 。为了弥补父亲过世时没有个正式的仪式,母亲在父 亲去世一周年时,带着全家从香港到汕头去祭拜父亲 。
    我们是坐船去汕头的。汕头是中国南方的一个港 口,是我父亲家族世世代代出港的城市。他们远航到 很多不同的地方,买卖米粮、草药、珠宝或是任何赚 钱的货品。如果你去曼谷,提到汕头的李家,当地人 会告诉你,他们这帮人是*早到泰国做生意的中国人 ,很多人娶了当地人做妻子,他们的子孙都是训练有 素的精明商人。很快地,李家就在当地建立了一个商 业王国,触角横跨了泰国每一项经济活动。
    在我们到达汕头时,已经有一些人在码头等我们 了。我记得他们要我见一位女士,要我喊她母亲。我 马上直觉不对劲。瞄了这个人一眼,我嘴巴闭得紧紧 的,一句话都不肯说。出乎我的意料,母亲并没有强 迫我开口。我知道通常我们称呼长辈叔叔伯伯、姑姑 阿姨,但是除了我自己的母亲以外,我从来没有叫过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