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社会小说

无中生有(精)

作者:刘天昭 出版社:上海三联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三联
  • ISBN:9787542663559
  • 作者:刘天昭
  • 页数:1089
  • 出版日期:2018-10-01
  • 印刷日期:2018-10-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830千字
  • 1. 作家刘天昭70万字自传体小说,写出了这整个世界——主人公以过度燃烧的意识将日常生活中大片的、转瞬的灰暗无意识照亮,以浮动不确定的视角看到许多故事、许多人生的片段,这些故事在她以**人称追述往事的章节中得到细密的展开,以隐秘的家族史折射出繁复的人性光谱、广阔的社会生活和深刻的时代变迁。
    2. 这是一本云烟之书——这是一个人“寻找自我”的故事,讲述一个人在青春末期试图将人生与世界**想明白、并且以为非如此不能开始生活的努力。主人公持续地观察自己与外部世界的互动,剖析内心缠绕的情感、欲念和思想,*望地想象一个坚实纯粹的自我。在书中,作者放纵过度醒觉的意识和永不止息的怀疑,复活那些精神上的具体,让语言不断重复、循环,像海浪推沙,撞击边界。
    3. 这是一本具有冒险精神的先锋之作——作者以一种可怕的野心,试图突破文学对“真实”的修饰和遮掩。作者与主人公合而为一,一边试图理解生活一边对自己的理解充满怀疑,可以说,这个人物形象,比书中的社会生活或者历史记忆都*具时代感,呈现出这个时代*深处*紧张的精神内核。
    4. 这本书真实得令人震惊——它**根植于此时此地,描写了70后和部分80后的人生经验——不仅是童年生活的集体记忆,还有成年之后的迷茫困惑。作者直截了当地写出了许多同龄人不愿意面对、甚至不希望被写出来的东西。那些令人不安的经验,经由文学的处理和再次呈现,带给读者的却是深沉的平静和勇敢的力量。
    5. 这本书并不难读——虽然作者经常会“想太多”,但是那些想法都是老老实实地写出来的,没有任何故作高深的地方。跟着作者的思路走远,会发现“想*多”是对“想太多”的解决。书中有太多生动有趣的小故事和人生的小片段,不计其数的小心得和小体会,像叶子上的露珠必须在那叶子上才闪闪发光不会枯竭。
  • 小说的主线讲述的是一个本世纪初留学归来的女青年,带着想要把自己和世界彻底想明白的心情回到家乡,家中发生的大事小情都被她当成“真实世界”的信息来处理,继而进入自己持续的内心疑问。一方面,作者将那些精神上思想上的具体复原到生发的现场,将那些抽象的命题重新植入到经验易感的生活场景。另一方面,作者以充沛的意识灯光将大片幽暗的无意识的生活流照亮,呈现出其中生动的细节,潜流的情感,若无其事又令人动容的虚幻与真实。 小说的另外一条故事线,是主人公第一人称自述,既有对家族史的追溯,也有对成长历程的整理。一方面自述故事独立成篇,以后知后觉的全景式叙述,描绘了人物命运在时代变迁中的沉浮和社会生活中的人性百态。另一方面,这些在绵长的时间线上从容展开的人物与故事,与主线空间中不时浮现的生活片段彼此回应。如果说主人公的内心世界为表面化的生活现场提供了精神维度,那么这部分追忆则补充了它的历史维度,令“只有一个的世界”完整饱满地呈现出来。
  • 刘天昭,女,1977年出生于吉林省乾安县。已出版散文集两种,《无中生有》是作者的第一本小说。
  • **章 空洞 0001
    第二章 回家 0067
    第三章 乾安 0227
    第四章 别人 0343
    第五章 桂林路 0485
    第六章 局限 0597
    第七章 南湖 0753
    第八章 北京 0895
    第九章 决定 1021
  • 三娜决心要写云烟之书,复活那些精神上的具体,放纵过度醒觉的意识和永不止息的怀疑,让语言不断重复、循环,像海浪推沙,撞击边界。局限即自我。这是可能的。冲积平原是可能的,建筑自我是可能的。
    命运的演化千丝万缕,不能分辨,只是她认定了,此时此地的这一点坚固解释,是那时候填海生造出来的。
    在逃避幻想自我反驳中智力毫无意识地路过一切,以偏见和余光看到一切——在向真实坍塌以前达到自己的*虚幻*广阔。
    每次亢奋起来、几乎感觉到崇高,总是同时感到羞耻,因为疑心是表演。她不相信自己,“自己拿自己当真是不可能的”,也不能因此就去骗别人来拿自己当真。
    在人群和人生的深处,一切剧情都松动了,惊险也很安全。
    隐隐地三娜明白这过量的自我贬损是一种报复,小小的火苗一样有个声音说,这也是不诚实。
    奶奶的孩子们身上那痛苦的幽灵,我一直以为是重负和羞耻,但是想到一代一代冲淡了,终究不可识别,那惋惜和遗憾也尖锐刺痛。缓一缓,原始的巨痛漫上来,本能地收缩迟钝,化为无可奈何,几乎是可以享受的。在这种事上没有旁观者,都是当事人。
    戏剧中承受阴影的角色有一种仇恨凶猛,其实并不常见,不幸的人通常直接生活在那种角色*终暴露的脆弱里。
    年轻时我仇恨血缘,觉得是对自己的成见——不自由。可是我终究无法同时成为所有人,倒是越来越像爸爸妈**孩子。基因是*初的偶然,令我可以从不需要解释的地方开始,拥有自己,享有权利,承担后果,自由和意志成为可能。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