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肉身(精)

作者:李西闽 出版社:山西人民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包装:精装
  • 出版社:山西人民
  • ISBN:9787203104490
  • 作者:李西闽
  • 页数:289
  • 出版日期:2018-10-01
  • 印刷日期:2018-10-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80千字
  • 李西闽著的《肉身(精)》与《皮囊》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具有小说质感的非虚构作品,都是以肖像画的方式描摹身边亲人、乡邻、同学、朋友悲苦的遭遇,都是从写作者的视角,讲述生命中一段非同寻常的岁月,都对命运这一千古难题尝试进行深切的思考,都展现了浓郁的闽西风情。
    只是《肉身》用力*狠,*具沧桑感和痛感,闽西一带的山水草木、花鸟虫鱼*显神秘。这得益于李西闽老师独特的经历、刚强的性格及写恐怖小说锤炼而成的深厚功力。
    本书写尽人世艰辛,那一个个令人唏嘘的故事,不过是想说明:从盛开到枯萎,只是一个过程。悲苦是常态,不是例外。然而人是天地间*坚强的动物,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肉身虽去,法身不灭。
  • 《肉身》是“恐怖大王”李西闽的一部原创力作,讲述了闽西大地上一群人的生老病死、起起落落。这些人物是作者的长辈、兄弟、朋友,他们的欢乐和哀愁,刚烈和决绝,在作者平静、细腻的叙述里,渐渐复活。作者怀着复杂的感情,回望故乡,回望远去的岁月,回望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既不回避苦难,也不为亲者讳,而是真实地记录他们可爱可恨可怜可叹的性格及命运,写出了一种骨子里的疼痛,展示了作者不俗的非虚构写作能力。
  • 瘫痪
    随风飘逝
    相依为命
    *命
    欲望
    赌瘾
    野风吹过
    屡败屡战
    *后的箍桶匠
    凄风苦雨
    赤婆婆漫长的悲伤
    枯井
    水蛭
    元金生
    苍茫老屋
    沉默的树
    出走
    飞来的鸽子
    酸涩
    连阴雨
    篾匠的养礼
    女人和树
    尾巴
    殁于浅水
    灵蛇
    猎狗
    红鱼
    大鸟
    梦死
    深衣中恐惧地奔走
    心里长满了荒草
    天大
    她去了天堂
    风自由地穿过山谷
    后记
  • 屡败屡战 在我的老家河田镇,人们管男人裤裆里的蛋蛋 叫卵砣,泼辣的女人和男人吵架时,会如此威胁: “你再嚣张,捏爆你的卵砣。”没有男人愿意自己 的卵砣被捏爆,所以,碰到凶狠的女人还是躲远点 ,千万别逞强。
    想到卵砣,我就会想起那个绰号叫大卵砣的堂 叔。估计镇上很多人和我一样,淡忘了他的真实名 字,但只要说起“大卵砣”三个字,都知道是指谁 。关于他绰号的来历,有两个说法。一是因为他的 鼻子大,肉乎乎的蒜头鼻子像个卵砣一样,占了整 张脸的三分之一;第二个说法比较有趣,他当过一 段时间的生产队长,因为脾气暴躁,总是得罪人, 有一次和某个女社员干仗,女社员泼辣,扑过去抓 住了他的裤裆,他吓得大鼻子都红了,低声求饶, 女社员松了手,放了他一马,不过,事后女社员到 处笑谈,说他的卵砣很大。那个女社员说他卵砣大 ,脸不红心不跳,有人就会问她,你是不是和他有 一腿。女社员这时才脸红耳赤,愤怒地朝那人扑过 去,要抓他的卵砣。那人早有防备,跳着跑开了, 边跑边逗她,你没和他睡,怎么晓得他的卵砣大。
    女社员气得破口大骂。后来,关于她和大卵砣有一 腿的传闻风一样流传开来。大卵砣对此事不置可否 ,这样像是承认了和女社员的关系。
    那个女社员的老公平常老实巴交,喝酒后就会 变成另外一个人。有天晚上,他喝了酒,去温泉澡 堂洗澡的路上,碰到一个熟人。这个熟人以前和他 有点过节,用嘲讽的语气对他说,听说有人给你戴 了绿帽子?他听了这话,气得发抖,怒吼道,屌, 你听谁讲的?熟人笑着说,全河田镇的人都晓得了 ,就你还蒙在鼓里。他气急败坏地质问,你给老子 说清楚,到底是谁?熟人哈哈大笑,就是大卵砣, 还有谁。他看着熟人扬长而去,心里的怒火熊熊燃 烧。温泉澡也不洗了,他跑回家,拿出父亲留给他 的那杆打猎用的老铳,装上铁砂和**,上门寻仇 去了。女社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晓得他酒后 的脾气,不敢阻拦,怕被他一铳崩死,只好提着一 颗忐忑的心远远地跟在后面。来到大卵砣家门口, 他咆哮着,要杀了大卵砣。大卵砣心里明白发生了 什么,从后门偷偷溜走了。他是个聪明人,不想吃 眼前亏。女社员的老公找不到他,愤怒地朝天空放 了一铳。他这一闹,大卵砣的名声臭了,生产队长 也当不成了,尽管女社员的老公酒醒后,知道上了 那个熟人的当,不再提此事。他碰到大卵砣,躲着 走,因为大卵砣脾气上来,也是不得了的事情,他 比大卵砣弱小,手中没铳,是打不过大卵砣的,总 不能成天扛着铳吧。
    我们家族的男人,脾气大都不好,极容易为点 小事暴跳如雷,大卵砣也一样。脾气暴躁的人容易 惹事,大卵砣年轻时经常惹事,因为他没有我哑哥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