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传记 > 文学家

文学即人学(诺贝尔文学奖百年群星闪耀时)(精)

作者:汪兆骞 出版社:现代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现代
  • ISBN:9787514372885
  • 作者:汪兆骞
  • 页数:495
  • 出版日期:2018-11-01
  • 印刷日期:2018-1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500千字
  • 汪兆骞著的《文学即人学(诺贝尔文学奖百年群星闪耀时)(精)》从纯粹的文学欣赏、评论与创作的角度,以人性、历史及美学的眼光,为我们精心解读从1901年以来100多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生平经历及其经典代表作,全面呈现百年来世界文学金字塔顶部的辉煌与璀璨。
    一本书读懂一百多年来一百多部世界文学经典,了解一百多位文学大家的生平和创作历程。
  • **百一十届(2017年):石黑一雄
    **百零九届(2016年):鲍勃·迪伦
    **百零八届(2015年):斯韦特兰娜·亚历山德罗夫娜·阿列克谢耶维奇
    **百零七届(2014年):帕特里克·**亚诺
    **百零六届(2013年):艾丽丝·门罗
    **百零五届(2012年):莫言
    **百零四届(2011年):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
    **百零三届(2010年):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
    **百零二届(2009年):赫塔·米勒
    **百零一届(2008年):勒·克莱齐奥
    **百届(2007年):多丽丝·莱辛
    第九十九届(2006年):奥尔罕·帕慕克
    第九十八届(2005年):哈罗德·品特
    第九十七届(2004年):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
    第九十六届(2003年):约翰·马克斯韦尔·库切
    第九十五届(2002年):凯尔泰斯·伊姆雷
    第九十四届(2001年):维·苏·奈保尔
    第九十二届(1999年):君特·格拉斯
    第九十一届(1998年):若泽·萨拉马戈
    第九十届(1997年):达里奥·福
    第八十九届(1996年):维斯瓦娃·辛波丝卡
    第八十八届(1995年):谢默斯·希尼
    第八十七届(1994年):大江健三郎
    第八十六届(1993年):托尼·莫里森
    第八十五届(1992年):德里克·沃尔科特
    第八十四届(1991年):纳丁·戈迪默
    第八十三届(1990年):奥可塔维奥·帕斯
    第八十二届(1989年):卡米洛·何塞·塞拉
    第八十一届(1988年):纳吉布·马哈富兹
    第八十届(1987年):约瑟夫-布罗茨基
    第七十九届(1986年):沃莱·索因卡
    第七十八届(1985年):克洛德·西蒙
    第七十七届(1984年):雅罗斯拉夫·塞弗尔特
    第七十六届(1983年):威廉·戈尔丁
    第七十五届(1982年):马尔克斯
    第七十四届(1981年):埃利亚斯·卡内蒂
    第七十三届(1980年):切斯拉夫·米沃什
    第七十:届(1979年):奥德修斯·埃里蒂斯
    第七十一届(1978年):艾萨克·巴什维斯·辛格
    第七十届(1977年):阿莱克桑德雷·梅洛
    第六十九届(1976年):索尔·贝娄
    第六十八届(1975年):埃乌杰尼奥·蒙塔莱
    第六十七届(1974年):埃温特·约翰逊/哈里·马丁逊
    第六十六届(1973年):帕特里克·怀特
    第六十五届(1972年):海因里希·伯尔
    第六十四届(1971年):巴勃鲁·聂鲁达
    第六十三届(1970年):索尔仁尼琴
    第六十二届(1969年):贝克特
    第六十一届(1968年):川端康成
    第六十届(1967年):米格尔·安赫尔·阿斯图里亚斯
  • 而且,因文学的成就,石黑一雄还获得了文学 之外的荣耀,他的由英圈**画家爱德华斯创作的 一幅肖像,曾被悬挂在英国*负盛名的唐宁街十号 。日本天皇访英伦时,石黑作为文化名人,受邀参 加国宴,并与英国政坛“铁娘子”撒切尔夫人推杯 换盏。
    有个现象值得一提,瑞典文学院乍一公布石黑 一雄获诺奖,日本NHK电视台特意中断节目,捅播石 黑一雄获奖消息,整个日本喜气洋洋。五岁就离开 日本,已成为英籍作家的石黑一雄,当然不是日本 人,但即便如此,冠以“日裔”已足够日本骄傲。
    日本的强大,不仅在于经济,*在于开放包容的文 化。
    值得注意的是,拥有日本和英同双重文化背景 的石黑一雄,一直以“**主义作家”自称。他认 为,自己虽被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但自己 与另两位鲁西迪、奈保尔不同,他们的小说总借用 印度文学、宗教、历史元素,完成对殖民主义的政 治、文化批判,而自己是不以移民或民族认同作为 小说题材的亚裔作家。不管世人怎样试图从他的小 说中寻找出日本文化的渊源和神髓,或耙梳出英国 文化的蛛丝马迹,但石黑一雄本人从来不予认同。
    作为五岁开始移民的石黑一雄,既没有保留对日本 故国的乡愁,也没有深深烙印大英文化,如果有, 是作为移民在英伦成长中所遭受的冷遇和疏离的境 遇。
    来到英国,石黑一雄一家人总在计划返回日本 生活,但直到**,他和家人也没回到日本定居。
    至于在文学上,他从不认祖归宗般特意关注日本文 学,他**喜欢的作家只有村上春树,因为他的小 说很**化。在英语环境下长大的石黑一雄,在文 化上不能脱离英国,但他很少一门心思地专攻英国 的莎士比亚、狄*斯、高尔斯华绥,而像读俄国的 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读法国的罗曼·罗兰 一样,关注的是文学。
    对石黑一雄而言,小说只是一个**化的文学 载体,在日益**化的当代世界中,他考虑的是, 怎样突破地域的疆界,创作出在任何一个文化背景 之下对人们都能产生意义的小说。
    石黑一雄雄心勃勃地说: 这个世界已经变得日益**化,这是毫无疑问 的事实。在过去,对于任何政治、商业、社会变革 模式和文艺方面的问题,**可以进行高水平的讨 论.而毋庸参照任何**相关因素。然而,我们现 在早已**了这个历史阶段。如果小说能够作为一 种重要的文学形式进入下一个世纪,那是因为作家 们已经成功地把它塑造成为令人信服的**化文学 载体。我的雄。壮志就是要为它做出贡献. 在此我们不讨论文学的民族性与“**化小说 ”的是与非,这是一复杂的学术命题。笔者介绍石
  • 编辑推荐语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