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童书 > 科普百科 > 历史

苦难辉煌(青少版)

作者:金一南 出版社:作家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作家
  • ISBN:9787521200317
  • 作者:金一南
  • 页数:468
  • 出版日期:2019-03-01
  • 印刷日期:2019-03-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416千字
  • **授权出版,金一南教授精心修订、为青少年量身打造。
    精神的崛起,是民族崛起的关键,长征精神必将为青少年提供丰富的精神营养!
    光荣与梦想,热血与献身!披荆斩棘,坚韧不屈!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青少年的使命和担当任重道远!
    激励无数中国人爱国情怀和奋斗热情的壮美之书!
  • 20世纪在世界东方,最激动人心与震撼人心的,莫过于中华民族从百年沉沦到百年复兴这一历史命运的大落大起。在这一命运形成过程中,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联共(布)与共产国际、日本昭和军阀集团这四大力量,以中国大地为舞台,发生了猛烈碰撞。 震撼世界的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正是这四股力量在中国大地思想冲突与实力较量的结果。 只有深入了解中国共产党人走过的历程,才能深刻理解胜利的必然性。本书全景式的揭示和剖析了在错综复杂的政治环境下,中国共产党人在生死攸关之际通过万里长征的炼狱,通过严酷的围堵、不尽的跋涉、惊人的牺牲、无情的叛变形成的地狱之火,中国工农红军和中国革命浴火重生。中国共产党人以义无反顾的顽强、前仆后继的牺牲、不屈不挠的坚韧取得了革命的成功,从苦难走向辉煌。
  •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少将军衔,全国模范教师,全军教师,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国际冲突与危机处理。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2006年获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奖”,2007年当选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代表,2008年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军营新闻人物”,200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2010年当选“中华文化人物”。著作《苦难辉煌》获图书出版高奖项“中国出版政府奖”,中组部和中宣部联合向全国党员干部推荐。
  • 目录
    **章 地火
    **节 孙中山的困惑 / 003
    第二节 钢铁斯大林 / 013
    第三节 谁人看中毛泽东 / 015
    第二章 岩浆
    **节 **·思想·意志 / 027
    第二节 谁人发现*** / 030
    第三节 笔杆子,*杆子 / 037
    第三章 “围剿”
    **节 ***惊醒了*** / 045
    第二节 战场与战将 / 056
    第三节 外国的月亮圆(一) / 087
    第四节 碉堡──典型的中国特色 / 093
    第四章 陷落
    **节 外国的月亮圆(二) / 099
    第二节 ***·蔡廷锴·*** / 119
    第三节 突围──是苦难也是辉煌 / 130
    第四节 嬗变(一) / 141
    第五章 突破
    **节 ***不缺智商 / 146
    第二节 “朱毛确在军中” / 155
    第三节 狭路相逢 / 157
    第六章 湘江,湘江
    **节 “老蒋恨我们比恨朱毛还*甚” / 175
    第二节 就蒙一个*** / 180
    第三节 *林弹雨中的一军团 / 186
    第四节 ***仰天长叹:“这真是外国的军队了!” / 195
    第五节 军人与政治 / 199
    第七章 烈火真金
    **节 嬗变(二) / 205
    第二节 残兵·火种 / 210
    第三节 风火来去一** / 218
    第四节 万劫也复 / 226
    第八章 瞩目大西南
    **节 量变,质变 / 229
    第二节 中国出了毛泽东 / 237
    第三节 薛岳苦了王家烈 / 241
    第四节 刘文彩,刘文辉,刘湘 / 249
    第九章 苦难辉煌
    **节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 / 256
    第二节 火中凤凰 / 264
    第三节 鲁班场,周浑元 / 273
    第四节 赤水不是逍遥津 / 284
    第五节 入滇,危局中的大智大勇 / 291
    第十章 大渡桥横铁索寒
    **节 滔滔金沙江,军神*** / 300
    第二节 会理裂痕:无法回避 / 305
    第三节 永恒的青铜像 / 316
    第十一章 阴间多云
    **节 暗流 / 326
    第二节 开裂的坚冰 / 341
    第十二章 福兮祸所伏
    **节 “***是个实力派” / 348
    第二节 毛泽东的三个九月九 / 361
    第三节 山丹丹花开 / 374
    第十三章 历史与个人
    **节 踌躇分水岭 / 386
    第二节 一句顶一万句 / 397
    第三节 个人决心中的历史,历史决心中的个人 / 414
    第十四章 狂飙歌 / 435
    参考书目 / 463
  • **章 地火 历史不论多么精彩纷呈、多么惊心动魄,当活动于其中的那些鲜活的生命逐渐消失之后,也就逐渐变成了书架上一排又一排积满灰尘的故纸。
    静悄悄的图书馆内,靠角落那个书架上,有本如秋叶般枯黄脆裂的书,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10月重庆初版。翻到**95页,见一篇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12月12日的日记: ……凌晨五时半,床上运动毕,正在披衣,忽闻行辕大门前有*声,立命侍卫往视,未归报,而第二*发;再遣第二人往探,此后*声连续不止…… 颇像一部拙劣惊险小说的开头。可以想见,当年写到这里,作者握笔的手定在不住颤抖。
    接着往下写: ……出登后山,经飞虹桥至东侧后门,门扃,仓促不得钥,乃越墙而出。此墙离地仅丈许,不难跨越;但墙外下临深沟,昏暗中不觉失足,着地后疼痛不能行。约三分钟后,勉强起行,不数十步,至一小庙,有卫兵守住,扶掖以登。此山东隅并无山径,而西行恐遇叛兵,故仍向东行进,山巅陡*,攀援摸索而上…… 竟然连“离地丈许”的高墙也认为“不难跨越”,上墙之后未及细看又飞身纵下而跌入深沟,出逃之狼狈仓皇与求生之急切鲁莽,浑然一体。
    难以想象,这个越墙攀山身手不凡之人已年逾五十。
    他就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
    所记之事发生在1936年12月12日,史称“西安事变”。
    事变第二天上午,***在保安召开*****扩大会议。大多数人的意见是审蒋、除蒋。当天中午,毛泽东、周恩来致张学良电,14日红军将领致张学良、杨虎城电,15日红军将领致***、国民政府电,都是这个态度。
    事变第三天,苏联《真理报》发表社论:“毫无疑问,张学良部队举行兵变的原因,应当从不惜利用一切手段帮助日本帝国主义推行奴役中国的事业的那些亲日分子的阴谋活动中去寻找。”他们认为张学良是日本特务,事变乃日本阴谋所主使。
    日本政府则认为莫斯科同张学良达成了“攻防同盟”,张学良是苏俄工具。苏俄才是事变真正的后台。东京《每日新闻》发表社论:“中国中央政府如在抗日容共的条件下与张妥协,日本决强硬反对。” 南京方面,何应钦调兵遣将要动武,***穿针引线欲求和,戴季陶摔椅拍桌、大哭大叫,连平日颇为持重的居正也用变调的嗓音呼喊:“到了**还不讨伐张、杨,难道我们都是饭桶吗?!” 量变堆积历史,质变分割历史。人们能够轻松觉出每日每时不息不止的量变,却不易觉出行将到来或已经来到的质变。
    1936年12月12日,当中国政治包含的量变已经足够时,所有各方便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猝不及防地推到了前台。
    历史来到十字路口。
    中国***、中国共产党、苏联和共产**、日本昭和军阀集团,都在既谨慎又顽强,既坚定又游移地探索自己真正的位置,表白着自己的立场,又修改着自己的立场。表白的同时又在修改,修改的同时又在表白。
    在华清池跌伤了腰腿的蒋委员长,*是一瘸一拐来到十字路口。
    委员长方寸大乱。他连衣帽都未穿戴整齐,沉重的历史帷幕便落下了。只容他将终生*为心痛的一句话,留在那页干枯得几乎要碎裂的纸张上: 此次事变,为我国民革命过程中一大顿挫:八年剿匪之功,预计将于两星期(至多一月内)可竟全功者,竟坐此变几全隳于一旦。
    和共产党苦斗八年,*后就差了两个星期。八年共2920天。两个星期为14天。八年与两个星期之比,为1000∶4.7。所谓差之毫厘,便失之了千里。
    他把这句话一直默念到1975年4月5日清明节。
    该日深夜11时50分,他在台北市郊草山脚下的士林官邸内病逝。
    共产党人终剿不灭,是其终生不解之谜。
    **节 孙中山的困惑 18岁时,毛泽东知道了孙中山。
    1936年,长征到达陕北的毛泽东对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说,1911年他考入长沙的湘乡驻省中学,看到同盟会党人于右任主编的《民立报》,上面刊载着广州起义和七十二烈士殉难的消息。从此,毛泽东知道了孙中山和同盟会的纲领。
    这是毛泽东有生以来看到的**份报纸。“我是如此的激动,以至于写了一篇文章贴在学校的墙上。这是我**次发表政见。” **份报纸导致的**次政见是什么呢? 风吹日蚀,湘乡驻省中学校园墙上,一个来自韶山的18岁青年写的那篇东西,早已无踪无影。幸亏还有个冒险闯进陕北的斯诺,通过他,毛泽东能够把那篇政见的内容留下来:“我在文章里鼓吹必须把孙中山从日本召回,担任新政府的总统,由康有为任国务**,梁启超任***长!” 康、梁是早年毛泽东心中的偶像。梁启超写的很多东西他一直要读到能够背诵。在梁启超的一篇文章上,青年毛泽东有这样一段批语:“立宪之**,宪法为人民所制定,君主为人民所推戴。” 当年毛泽东崇拜康、梁,赞成君主立宪。
    但一个孙中山横空出世,便夺去了他心中的**把交椅,他的“**篇政见”就抛弃了君主立宪而改为共和。他提出来的不再是君主,而是总统、**和***长。
    孙中山知道毛泽东吗? 他年长毛泽东27岁。1925年3月他在北京病逝时,毛泽东正在湖南家乡搞社会调查、办农民协会。后来震惊中外的湖南农民运动,当时还只是运行的地火。
    但孙中山知道毛泽东。在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一大”上,有两个刚刚加入***的青年共产党员,以能言善辩、词锋激烈给***元老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一个是***,另一个就是毛泽东。
    ***单刀直入,大段阐发自己的观点,其中不乏率直批评***的言论;毛泽东则主要以孙先生的说法为依据,论证自己的观点。
    许多***人惊异地注视着这两人,连汪精卫也发出由衷感叹:“究竟是五四运动的青年!” 孙中山以赞赏的眼光注视着中共的这两个新锐。他亲自批准毛泽东为章程审查委员。
    客观讲,如果没有俄国十月革命,孙中山、毛泽东这两个背景和性格都差异巨大的人,他们的生命轨迹也许永远不会交会。
    十月革命一声*响,改变了一切。
    但*先听见这声*响的中国人,既不是孙中山也不是毛泽东,而是北洋政府的驻俄公使刘镜人。
    1917年11月7日,刘镜人给**发回一封电报:“近俄内争益烈,广义派势力益张,要求操政权,主和议,并以暴动相挟制。政府力弱,镇压为难,恐变在旦夕。” 次日,刘镜人再发一报:“广义派联合兵、工反抗政府,经新组之革命军事会下令,凡政府命令非经该会核准,不得施行。昨已起事,夺国库,占车站……现城内各机关尽归革命党掌握,民间尚无骚扰情事。” 这是*早向**传递的十月革命已经发生的消息。刘镜人的俄译汉有些问题,布尔什维克本应译为“多数派”,却被他翻译为“广义派”,让人看了有些摸不着头脑。
    翻译有些问题、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这些电报被送到北洋政府***,也因电讯不畅整整晚了二十天。外交大员草草阅过,便将其撂在一边。北洋政府的外交当然是以各协约国的立场为立场,所做的决定也如出一辙:拒*承认十月革命后的苏俄,召回公使刘镜人。无人想到刘镜人发回来的很快被归入档案的电报,预示着世界东方将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巨变。
    十月革命使中国奔腾运行的地火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中国***与中国共产党被那场俄国革命所促发的历史合力推向一起。
    被革命之力推向一起的中国***人和中国共产党人,对中国革命未来走向的判断却截然不同。
    包括孙中山本人。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