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历史小说

苏东坡传(共3册)

作者:许葆云 出版社:长江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ISBN:9787570208227
  • 作者:许葆云
  • 页数:1033
  • 出版日期:2019-06-01
  • 印刷日期:2019-06-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940千字
  • 知识阶层传承千年的理想人格
    王国维、林语堂、余秋雨、郦波等历代文人推崇备至
    “学而优则仕”是中国文人自古以来的追求,苏东坡则把这种追求做到了**。他入世,所到之处皆留下桩桩政绩,屡遭挫折而不消极沉沦;他出世,皓首苍髯仍不失天真率性,决不以随波逐流移其本心。出入之间,苏东坡成就了大智慧,达到了大境界。
  • 《苏东坡传》是历史作家许葆云撰写的长篇历史小说三部曲。全书从青年苏东坡崭露头角、名动天下时写起,记叙他在官场中的坎坷与挫折,直至羽化登仙的终极浪漫,展示了一代文学巨匠苏东坡的才华与情思,进而映射出庙堂之上传统文人的精神内核与人生际遇。全书背景宏大,通过熙宁变法、朝廷党争等惊心动魄的历史事件,展示了北宋时期几代帝王治下的社会变迁和时代风貌。
  • 许葆云,当代传统文化学者,历史小说作家,《今古传奇》专栏签约作家,著有《王阳明》《谋略就学李鸿章》《升迁就学曾国藩》《经商就学胡雪岩》《回到伊犁》《喋血五日》《沉沦的舰队》《无声的爆炸》《铁血忠魂》等作品。
  • 一 放我狂疏
    **章 两篇奇文 / 〇〇三
    第二章 玉不琢不成器 / 〇五五
    第三章 皇帝要夺权,苏轼要续弦 / 一〇九
    第四章 旧皇帝去了,新皇帝来了 / 一五一
    第五章 一盘大棋 / 一八三
    第六章 反变法首脑 / 二二三
    第七章 好判官 / 二六七
    第八章 杭州城里的“无事忙” / 三〇九

    二 拣尽寒枝
    **章 王安石要垮 / 〇〇三
    第二章 五百禅林杭州僧 / 〇五一
    第三章 穷在密州 / 〇九五
    第四章 自相残杀 / 一四五
    第五章 唯愿一识苏徐州 / 一八九
    第六章 乌台诗案 / 二四五
    第七章 吹散一春愁 / 二八九

    三 不系之舟
    **章 黄州岁月醇似酒 / 〇〇三
    第二章 元祐*化,飞黄腾达 / 〇七三
    第三章 苏子瞻的杭州梦 / 一二一
    第四章 破烂朝廷 / 一七九
    第五章 贬到岭南做神仙 / 二一五
    第六章 浮屠是瞻,伽蓝是伊 / 二五九
    第七章 琼州羽化 / 三〇一
  • 从章惇那里回来,苏轼心情如常,中午吃了碗粥,正想睡个午觉,在雷州的一位朋友范冲飞跑进来:“夫子让我问秦少游的消息,**刚听说:秦少游十天前病死在勾栏里了!因为没有亲眷,临终留下几个钱,请人把他的棺木运回家乡,今早已经动身。” 见了章惇苏夫子不恨,可听说秦少游去世却不能不悲,忙对范冲说:“帮我雇一辆车,咱们追上去拜祭一下也好。”范冲跑出去雇车,苏学士本想写个挽词,可心里难过,竟写不出,拄一根竹杖上了马车,顺着官道追了下来。因为事急,马跑得飞快,车辆颠簸异常,苏夫子坐在车里东倒西歪,苏过怕父亲受不了,叫马车走慢些,苏轼又不肯。就这么不顾性命地狂奔了二三十里,仍没见到运棺木的车辆。忽然车子一晃停了下来,苏过忙探头问车夫: “怎么停了?” 赶车的回头说:“前头是岔路,往左是去化州的,往右是去廉州的,不知该走哪条路。” 听说这话,苏轼忙让儿子搀着下车,只见前头两条大路一左一右,就问车夫:“回中原走哪条路快?” “一样。去廉州路近,但不好走;往化州多走几十里,道路平坦。” 给车夫一说,苏夫子也糊涂了。在路口上愣了半天才明白,这是老天爷有意阻止他吊祭秦少游。至于为何要阻他的路,苏夫子却不知道。
    老天爷与他为难,也不是这一次了。苏轼无法可想,只能“逆来顺受”,见路边有一所没人住的破房子,就走过去在山墙的阴影里坐下。车夫急着回雷州,在边上催,范冲忙说:“先生年纪大了,受不得颠簸,歇歇再回去。”顺手塞给车夫几个钱,这人才不吵闹了。
    苏轼坐在半堵残墙下,浑身筋骨酸疼,好像散了架一样,心里恹恹,脸色灰暗。苏过在边上陪着,想劝父亲几句又不知说什么好。就这么坐了小半个时辰,又有一辆马车沿官道飞驰而来,恰好也在这岔路口上停住,一个小丫头和车夫说了几句话又钻进车里,良久没有动静。
    好半晌,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从车里下来,小丫头提着篮子跟在后头,走到路口,那妇人在路当中蹲下身,从篮里取出几样水果摆了起来,似乎祝告了几句,拿一沓纸钱一张张焚化。苏轼愣愣地看着人家烧纸,忽然心中一动:这女子祭的难道是秦少游?这一想不由得站起身,正要上前搭话,那妇人已经烧完了纸,低着头回到车上,马车转头回雷州去了。
    这女子忽来瞬去,苏夫子后知后觉,想问的话也没问到,慢慢走上前,只见纸灰一簇随风吹散,灰烬中似有一件东西没有烧尽,俯身拾起,是半把残扇,扇子上画着富贵牡丹,背面是两句诗:“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这女子真是来祭秦少游的。
    到这时苏子瞻恍然大悟!原来老天爷知道这老头子没力气追上秦少游,所以让他在此等候,专门送这件“信物”给苏翁吊祭。
    想到这儿,东坡居士淡然一笑,口中喃喃道:“……总是捉弄我。”把半截断扇放在一块石头上,冲着它拱拱手,算是拜别了秦少游,就地捡块灰炭,走到半堵残墙边随手写了两句: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问汝一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写罢自己看了一遍,点头笑道:“一生写诗词,没有这么好过。”拍拍手上的灰,也不问东西南北,只管顺着路向前走去。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