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世界名著 > 欧洲

悲惨世界(上中下)(精)/名著名译丛书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ISBN:9787020104345
  • 作者:(法)雨果|译者:李丹//方于
  • 页数:1435
  • 出版日期:1992-06-01
  • 印刷日期:2015-06-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283千字
  • 《悲惨世界(上中下)(精)》是法国十九世纪浪漫派**雨果继《巴黎圣母院》之后创作的又一部气势恢宏的鸿篇巨著。全书以**的艺术魅力,展示了一幅自1793年法国大革命至1832年巴黎人民起义期间,法国近代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的辉煌画卷,*大限度地体现了雨果在叙事方面的过人才华,是世界文学**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结合的典范。小说集中反映了雨果的人道主义思想,饱含了雨果对于人类苦难命运的关心和对末来坚定不移的信念,具有震撼人心的艺术感染力。
  • 《悲惨世界(上中下)(精)》是雨果在流亡期间写 的长篇小说,是他的代表作,也是世界文学宝库的珍 品之一。 《悲惨世界(上中下)(精)》通过冉阿让等人的悲 惨遭遇以及冉阿让被卞福汝主教感化后一系列令人感 动的事迹,深刻揭露和批判了19世纪法国封建专制社 会的腐朽本质及其罪恶现象,对穷苦人民在封建重压 下所遭受的剥削欺诈和残酷迫害表示了悲悯和同情。
  • 作者序
    **部 芳汀
    **卷 一个正直的人
    一 米里哀先生
    二 米里哀先生改称卞福汝主教
    三 好主教碰到苦教区
    四 言行合一
    五 卞福汝主教的道袍穿得太久了
    六 他托谁看守他的房子
    七 克拉华特
    八 酒后的哲学
    九 阿妹谈阿哥
    十 主教走访不为人知的哲人
    十一 心中的委屈
    十二 卞福汝主教门庭冷落
    十三 他所信的
    十四 他所想的
    第二卷 沉沦
    一 步行终日近黄昏
    二 对智慧提出的谨慎
    三 **服从的英勇气概
    四 蓬塔利埃乳酪厂的详情
    五 恬静
    六 冉阿让
    七 失望的内容
    八 波涛和亡魂
    九 新的损失
    十 那人醒了
    十一 他干的事
    十二 主教工作
    十三 小瑞尔威
    第三卷 在一八一七年内
    一 一八一七年
    二 双四重奏
    三 四对四
    四 多罗米埃乐到唱起西班牙歌来
    五 蓬巴达酒家
    六 相爱篇
    七 多罗米埃的高见
    八 一匹马的死
    九 一场欢乐的欢乐结局
    第四卷 寄托有时便是断送
    一 一个母亲遇见另一个母亲
    二 两副贼脸的初描
    三 百灵鸟
    第五卷 下坡路
    一 烧料细工厂发展的历史
    二 马德兰先生
    三 拉菲特银行中的存款
    四 马德兰先生穿丧服
    五 天边隐约的闪电
    六 割风伯伯
    七 割风在巴黎当园丁
    八 维克杜尼昂夫人为世道人心花了三十五法郎
    九 维克杜尼昂夫人大功告成
    十 大功告成的后果
    十一 基督救我们
    十二 巴马达波先生的无聊
    十三 市警署里一些问题的解决
    第六卷 沙威
    一 休息之始
    二 “冉”怎样能变成“商”
    第七卷 商马第案件
    一 散普丽斯姆姆
    二 斯戈弗莱尔师父的精明
    三 脑海中的风暴
    四 痛苦在睡眠中的形状
    五 车轮里的棍
    六 散普丽斯姆姆受考验
    七 到了的旅人准备回程
    八 优待入席
    九 一个拼凑罪状的地方
    十 否认的方式
    十一 商马第*加莫名其妙了
    第八卷 波及
    一 马德兰先生在什么样的镜子里看自己的头发
    二 芳汀幸福了
    三 沙威得意
    四 司法者再度行使法权
    五 适合的坟
    第二部 珂赛特
    **卷 滑铁卢
    一 从尼维尔来时所见
    二 乌古蒙
    三 一八一五年六月十八日
    四 “A”
    五 战争的玄妙
    六 下午四点
    七 拿破仑心情愉快
    八 皇上向向导拉科斯特提了一个问题
    九 不测
    十 圣约翰山高地
    十一 拿破仑的向导坏,比洛的向导好
    十二 羽林军
    十三 大祸
    十四 *后一个方阵
    十五 康布罗纳
    十六 将领的比重
    十七 我们应当承认滑铁卢好吗?
    十八 神权复炽
    十九 战场上的夜景
    第二卷 战船“俄里翁号”
    一 二四六O一号变成了九四三O号
    二 也许是两句鬼诗
    三 一定是事先作了准备,才会一锤敲断脚镣
    第三卷 完成他对死者的诺言
    一 孟费郿的用水问题
    二 两幅完整的人像
    三 人要喝酒,马要喝水
    四 娃娃上场
    五 孤苦伶仃的小女孩
    六 这也许可以证明蒲辣秃柳儿的聪明
    七 珂赛特在黑暗中和那陌生人并排走
    八 接待一个也许是有钱的穷人的麻烦
    九 德纳第玩弄手法
    十 弄巧成拙
    十一 九四三O号再次出现,珂赛特偶然赢得了它
    第四卷 戈尔博老屋
    一 戈尔博师爷
    二 枭和秀眼乌的窠
    三 联苦成甘
    四 二房东的发现
    五 一个五法郎银币丁零落地
    第五卷 无声的狗群黑夜搜索
    一 曲线战略
    二 幸而奥斯特里茨桥上正在行车
    三 看看一七二七年的巴黎市区图
    四 寻找出路
    五 有了煤气灯便不可能有这回事
    六 哑谜的开始
    七 再谈哑谜
    八 又来一个哑谜
    九 佩带铃铛的人
    十 沙威扑空的经过
    第六卷 小比克布斯
    一 比克布斯小街六十二号
    二 玛尔丹·维尔加支系
    三 严厉
    四 愉快
    五 谑浪
    六 小阮
    七 黑暗中的几个人影
    八 人心后面是石头
    九 头兜下的一个世纪
    十 永敬会的起源
    十一 小比克布斯的结局
    第七卷 题外的话
    一 从抽象意义谈修院
    二 从史实谈修院
    三 我们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尊敬过去
    四 从本原的角度看修院
    五 祈祷
    六 祈祷是**的善行
    七 责人应有分寸
    八 信仰,法则
    第八卷 公墓接受人们给它的一切
    一 进入修院的门路
    二 割风面临困难
    三 纯贞嬷嬷
    四 冉阿让竟好像读过奥斯丹·加斯迪莱约的作品
    五 靠醉酒来保证不死是不够的
    六 在四块木板中间
    七 “不要把卡片遗失了”这句成语的出处
    八 答问成功
    九 潜隐
    第三部 马吕斯
    **卷 从巴黎的原子看巴黎
    一 小不点儿
    二 他的一些特征
    三 他有趣
    四 他可能有用
    五 他的疆界
    六 一点历史
    七 在印度的等级划分中,野孩也许有他的地位
    八 *后一个国王的一句妙语
    九 高卢的古风
    十 瞧这巴黎,瞧这人
    十一 嬉笑,表率
    十二 人民的未来世界
    十三 小伽弗洛什
    第二卷 大绅士
    一 九十岁和三十二颗牙
    二 有其主,必有其屋
    三 明慧
    四 望百老人
    五 巴斯克和妮珂莱特
    六 略谈马侬和她的两个孩子
    七 家规:天不黑,不会客
    八 两个不成一对
    第三卷 外祖和外孙
    一 古老客厅
    二 当年的一个红鬼
    三 愿尔等息怨解冤
    四 匪徒的结局
    五 望弥撒具有使人成为革命派的功用
    六 遇见个理财神甫的后果
    七 短布裙
    八 云石碰花岗石
    第四卷 ABC的朋友们
    一 一个几乎留名后世的组织
    二 悼勃隆多的诔词,博须埃作
    三 马吕斯的惊奇
    四 缪尚咖啡馆的后厅
    五 视野的扩展
    六 窘境
    第五卷 苦难的妙用
    一 马吕斯穷愁潦倒
    二 马吕斯生活清苦
    三 马吕斯成长了
    四 马白夫先生
    五 穷是苦的好邻居
    六 接替人
    第六卷 星星相映
    一 绰号:名字的形成方式
    二 光明是实
    三 春天的效果
    四 一场大病的开始
    五 连续落在布贡妈头上的雷火
    六 被俘
    七 “U”字谜
    八 残废军人也能自得其乐
    九 失踪
    第七卷 猫老板
    一 地下层和地下活动者
    二 底层
    三 巴伯、海嘴、铁牙和巴纳斯山
    四 黑帮的组成
    第八卷 作恶的穷人
    一 马吕斯找一个戴帽子的姑娘,却遇到一个戴鸭舌帽的男子
    二 发现
    三 四脸人
    四 穷苦中的一朵玫瑰
    五 天生的贼眼
    六 兽人窟
    七 战略和战术
    八 穷窟中的一线光明
    九 容德雷特几乎哭出来
    十 公营马车定价:每小时两个法郎
    十一 穷苦请为痛苦效劳
    十二 白先生的五个法郎的用途
    十三 独在远方,不想念诵“我们的天父”
    十四 一个警官给了一个律师两拳头
    十五 容德雷特采购用品
    十六 用一首流行于一八三二年的英国曲调改编的歌
    十七 马吕斯的五个法郎的用途
    十八 马吕斯的两张椅子对面摆着
    十九 提防暗处
    二十 陷害
    二十一 捉贼总应先捉受害人
    二十二 在第三册中叫喊的孩子
    第四部卜吕梅街的儿女情和圣德尼街的英雄血
    **卷 几页历史
    一 有始
    二 无终
    三 路易-菲力浦
    四 基础下面的裂缝
    五 历史所自出而为历史所不知的事物
    六 安灼拉和他的副将们
    第二卷 爱潘妮
    一 百灵场
    二 监牢孵化中的罪恶胚胎
    三 马白夫公公的奇遇
    四 马吕斯的奇遇
    第三卷 卜吕梅街的一所房子
    一 秘密房子
    二 冉阿让参加了国民自卫军
    三 茂叶繁枝
    四 换了铁栏门
    五 玫瑰发现自己是战斗的**
    六 战争开始
    七 愁,*愁
    八 长链
    第四卷 下面的援助也许就是上面的援助
    一 外伤,内愈
    二 普卢塔克妈妈信口开河
    第五卷 结尾不像开头
    一 荒园与兵营相结合
    二 珂赛特的恐惧
    三 杜桑说得*生动
    四 石头下面的一颗心
    五 珂赛特看信以后
    六 老人好在走得及时
    第六卷 小伽弗洛什
    一 风的恶作剧
    二 小伽弗洛什沾拿破仑大帝的光
    三 越狱的惊险
    第七卷 黑话
    一 源
    二 根
    三 哭的黑话和笑的黑话
    四 双重责任:关怀和期望
    第八卷 欢乐和失望
    一 春光好
    二 美满幸福的麻醉作用
    三 阴影的初现
    四 “cab”在英语中滚,在黑话中叫
    五 夜间的东西
    六 马吕斯现实到把他的住址告诉了珂赛特
    七 年老的心和年轻的心开诚相见
    第九卷 他们去什么地方?
    一 冉阿让
    二 马吕斯
    三 马白夫先生
    第十卷 一八三二年六月五日
    一 问题的表面
    二 问题的本质
    三 埋葬:再生之机
    四 当年的沸腾
    五 巴黎的特色
    第十一卷 原子和风暴结为兄弟
    一 关于伽弗洛什的诗的来源的几点说明。一位院士对这诗的影响
    二 伽弗洛什在行进中
    三 理发师的合理愤怒
    四 孩子惊遇老人
    五 老人
    六 新战士
    第十二卷 科林斯
    一 科林斯开设以来的历史
    二 起初的快乐
    三 格朗泰尔开始觉得天黑了
    四 试图安慰于什鲁寡妇
    五 准备
    六 等待
    七 在皮埃特街加入队伍的那个人
    八 关于一个名为勒·卡布克而实际也许并非勒·卡布克的人的几个问号
    第十三卷 马吕斯进入黑暗
    一 从卜吕梅街到圣德尼区
    二 巴黎枭瞰图
    三 边缘的极限
    第十四卷 失望的伟大
    一 旗——**幕
    二 旗——第二幕
    三 伽弗洛什当初也许应当接受安灼拉的卡宾*
    四 **桶
    五 让·勃鲁维尔的诗句顿成*响
    六 求生的挣扎继以垂死的挣扎
    七 伽弗洛什很能计算路程
    第十五卷 武人街
    一 吸墨纸,泄密纸
    二 野孩敌视路灯
    三 当珂赛特和杜桑都在睡乡的时候
    四 伽弗洛什的过度兴奋
    第五部 冉阿让
    **卷 四堵墙中间的战争
    一 圣安东尼郊区的险礁和大庙郊区的漩涡
    二 在深渊中如果不谈话,又干什么呢?
    三 明朗化和忧郁感
    四 少了五个,多了一个
    五 在街垒顶上见到的形势
    六 马吕斯惊恐不安,沙威言语简练
    七 情况严重
    八 *兵们认真起来了
    九 使用偷猎者的技巧和一种百发百中的曾影响一七九六年判决的*法
    十 曙光
    十一 *无虚发,也没伤人
    十二 混乱支持秩序
    十三 掠过一线希望
    十四 这儿看到了安灼拉情人的名字
    十五 伽弗洛什外出
    十六 长兄如何成了父亲
    十七 “死去的父亲等待将死的孩子”
    十八 秃鹫成为猎物
    十九 冉阿让报复
    二十 死者有理,活人无过
    二十一 英雄们
    二十二 一步一步
    二十三 俄瑞斯忒斯挨饿,皮拉得斯酣醉
    二十四 俘虏
    第二卷 利维坦的肚肠
    一 海洋使土壤贫瘠
    二 阴渠的古代史
    三 勃吕纳梭
    四 人所不知的细节
    五 当前的进步
    六 未来的进步
    第三卷 陷人泥泞,心却坚贞
    一 阴渠和它那使人料想不到之处
    二 说明
    三 被跟踪的人
    四 他也背着他的十字架
    五 流沙像女人,狡猾又奸诈
    六 地陷
    七 在人以为能上岸时却失败了
    八 撕下的一角衣襟
    九 内行人看来马吕斯似已死去
    十 慷慨捐躯的孩子回来了
    十一 **中之动摇
    十二 外祖父
    第四卷 沙威出了轨
    第五卷 祖孙俩
    一 在重新见到一棵钉有锌皮的树的地方
    二 马吕斯走出内战,准备和家庭斗争
    三 马吕斯进攻
    四 吉诺曼小姐终于不再觉得割风先生进来时拿着东西有何不妥
    五 宁愿把现款放在森林中也远胜交给这样的公证人
    六 两个老人,各尽其能,为珂赛特的幸福创造一切条件
    七 幸福中依稀记得的梦的余波
    八 两个无法寻找的人
    第六卷 不眠之夜
    一 一八三三年二月十六日
    二 冉阿让的手臂仍用绷带吊着
    三 难分难舍
    四 “不死的肝脏”
    第七卷 *后一口苦酒
    一 第七重环形天和第八层星宿天
    二 泄露的事里可能有的疑点
    第八卷 黄昏月亏时
    一 地下室
    二 又后退了几步
    三 他们回忆起卜吕梅街的花园
    四 吸力和熄灭
    第九卷 *后的黑暗,崇高的黎明
    一 同情不幸者,宽宥幸福人
    二 油干了的灯回光返照
    三 他能抬起割风的马车,但现在连一支钢笔也嫌重
    四 墨水倒反而使人变得清白了
    五 黑夜后面有天明
    六 荒草隐蔽,雨露冲洗
  • 十二主教工作 次日破晓,卞福汝主教在他的园中散步。马格洛 大娘慌慌张张地向他跑来。
    “我的主教,我的主教,”她喊着说,“大人可 知道那只银器篮子在什么地方吗?” “知道的。”主教说。
    “耶稣上帝有灵!”她说,“我刚才还说它到什 么地方去了呢。” 主教刚在花坛脚下拾起了那篮子,把它交给马格 洛大娘。
    “篮子在这儿。” “怎样?”她说,“里面一点东西也没有!那些 银器呢?” “呀,”主教回答说,“您原来是问银器吗?我 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大哉好上帝!给人偷去了!是昨天晚上那个人 偷了的!” 一转瞬间,马格洛大娘已用急躁老太婆的全部敏 捷劲儿跑进祈祷室,穿进壁厢,又回到主教那儿。
    主教正弯下腰去,悼惜一株被那篮子压折的秋海 棠,那是篮子从花坛落到地下把它压折了的。主教听 到马格洛大娘的叫声,又立起来。
    “我的主教,那个人已经走了!银器也偷去了。
    ” 她一面嚷,眼睛却落在园子的一角上,那儿还看 得出越墙的痕迹。墙上的垛子也弄掉了一个。
    “您瞧!他是从那儿逃走的。他跳进了车网巷! 呀!可耻的东西!他偷了我们的银器!” 主教沉默了一会,随后他张开那双严肃的眼睛, 柔声向马格洛大娘说: “首先,那些银器难道真是我们的吗?” 马格洛大娘不敢说下去了。又是一阵沉寂。随后 ,主教继续说: “马格洛大娘,我占用那些银器已经很久了。那 是属于穷人的。那个人是什么人呢?当然是个穷人了 。” “耶稣,”马格洛大娘又说,“不是为了我,也 不是为了姑娘,我们是没有关系的。但是我是为了我 的主教着想。我的主教现在用什么东西盛饭菜呢?” 主教显出一副惊奇的神气瞧着她。
    “呀!这话怎讲!我们不是有锡器吗?” 马格洛大娘耸了耸肩。
    “锡器有一股臭气。” “那么,铁器也可以。” 马格洛大娘做出一副怪样子: “铁器有一股怪味。” “那么,”主教说,“用木器就是了。” 过了一会,他坐在昨晚冉阿让坐过的那张桌子边 用早餐。卞福汝主教一面吃,一面欢欢喜喜地叫他那 哑口无言的妹子和叽里咕噜的马格洛大娘注意,他把 一块面包浸在牛奶里,连木匙和木叉也都不用。
    “真想不到!”马格洛大娘一面走来走去,一面 自言自语,“招待这样一个人,并且让他睡在自己的 旁边!幸而他只偷了一点东西!我的上帝!想想都使 人寒毛直竖。” 正在兄妹俩要离开桌子时,有人敲门。
    “请进。”主教说。
    门开了,一群狠巴巴的陌生人出现在门边。三个 人拿着另一个人的衣领。那三个人是警察,另一个就 是冉阿让。
    一个警察队长,仿佛是率领那群人的,起先立在 门边。他进来,行了个军礼,向主教走去。
    “我的主教……”他说。
    冉阿让先头好像是垂头丧气的,听了这称呼,忽 然抬起头来,露出大吃一惊的神气。
    “我的主教,”他低声说,“那么,他不是本堂 神甫了……” “不准开口!”一个警察说,“这是主教先生。
    ” 但是卞福汝主教尽他的高年所允许的速度迎上去 。
    “呀!您来了!”他望着冉阿让大声说,“我真 高兴看见您。怎么!那一对烛台,我也送给您了,那 和其余的东西一样,都是银的,您可以变卖二百法郎 。您为什么没有把那对烛台和餐具一同带去呢?” 冉阿让睁圆了眼睛,瞧着那位年高可敬的主教。
    他的面色,*没有一种人类文字可以表达得出来。
    “我的主教,”警察队长说,“难道这人说的话 是真的吗?我们碰到了他。他走路的样子好像是个想 逃跑的人。我们就把他拦下来看看。他拿着这些银器 ……” “他还向你们说过,”主教笑容可掬地岔着说, “这些银器是一个神甫老头儿给他的,他还在他家里 宿了一夜。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又把他带回到 此地。对吗?你们误会了。” “既是这样,”队长说,“我们可以把他放走吗 ?” “当然。”主教回答说。
    警察释放了冉阿让,他向后退了几步。
    “你们真让我走吗?”他说,仿佛是在梦中,字 音也几乎没有吐清楚。
    “是的,我们让你走,你耳朵聋了吗?”一个警 察说。
    “我的朋友,”主教又说,“您在走之先,不妨 把您的那对烛台拿去。” 他走到壁炉边,拿了那两个银烛台,送给冉阿让 。那两个妇人没有说一个字、做一个手势或露一点神 气去阻扰主教,她们瞧着他行动。
    冉阿让全身发抖。他机械地接了那两个烛台,不 知道怎样才好。
    “现在,”主教说,“您可以放心走了。呀!还 有一件事,我的朋友,您再来时,不必走园里。您随 时都可以由街上的那扇门进出。白天和夜里,它都只 上一个活闩。” 他转过去朝着那些警察: “先生们,你们可以回去了。” 那些警察走了。
    这时冉阿让像是个要昏倒的人。
    主教走到他身边,低声向他说: “不要忘记,永远不要忘记您允诺过我,您用这 些银子是为了成为一个诚实的人。” 冉阿让**回忆不起他曾允诺过什么话,他呆着 不能开口。主教说那些话是一字一字叮嘱的,他又郑 重地说: “冉阿让,我的兄弟,您现在已不是恶一方面的 人了,您是在善的一面了。我赎的是您的灵魂,我把 它从黑暗的思想和自暴自弃的精神里救出来,交还给 上帝。”P104-10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