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外国随笔

莫泊桑短篇小说选(精)/名著名译丛书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ISBN:9787020104338
  • 作者:(法)莫泊桑|译者:张英伦
  • 页数:555
  • 出版日期:2010-01-01
  • 印刷日期:2015-0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517千字
  • <p>&nbsp; &nbsp;莫泊桑被誉为“短篇小说之王”,在文学史上与契诃夫齐名。对于中国的小读者而言,莫泊桑的小说是他们了解法国历史和社会的窗口。这本《莫泊桑短篇小说选(精)》由莫泊桑所著,张英伦译。书中选注了莫泊桑的几十篇短篇小说。这本《莫泊桑短篇小说选》所选篇目是作家不同时期、不同题材的作品,具有代表性,以便读者了解莫泊桑创作的人物长廊中不同的文学形象。</p>

  • 精选短篇小说**莫泊桑的经典之作 新译本带插图还原大师幽默风格
      莫泊桑的创作生涯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年,但是硕果累累,一共发表了六部长篇小说、三部游记和三百零六篇中短篇小说,其中以短篇小说的成就*为突出,它们精湛的艺术技巧使莫泊桑获得了“短篇小说**”的美誉,与契诃夫和欧·亨利一样被**为世界短篇小说的大师。《莫泊桑短篇小说选》共选莫泊桑经典中短篇小说59篇,文中配有精美插图,图与文相得益彰。

  •  本书精选了莫泊桑最有代表性的中短篇小说,既有《羊脂球》《项链》《我的叔叔于勒》等脍炙人口的佳作,又有曲折离奇的《怪胎之母》《催眠椅》等。莫泊桑擅长从平凡琐屑的事物中截取富有典型意义的片断,以小见大地概括出生活的真实。他的小说构思别具匠心,情节跌宕起伏,描写生动细致,刻画人物惟妙惟肖,令人读后回味无穷。

  • 作者
      莫泊桑 (1850-1893) ,十九世纪后半叶法国优秀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和短篇小说家、自然主义文学流派的杰出代表,曾师从法国著名作家福楼拜。一生创作了六部长篇小说、三百五十多篇中短篇小说和三部游记。文学成就以短篇小说最为突出,被誉为“短篇小说之王”,与契诃夫和欧·亨利并称世界三大短篇小说大师。
      译者
      张英伦(1938— ),安徽蚌埠人。曾任中国外国文学函授中心校长、中国法国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协作主任研究员,参与撰写《法国文学史》(三卷本),主编《外国名作家传》《外国名作家大辞典》《外国中篇小说丛刊》《外国小说大观》,著有《大仲马》《莫泊桑传》《雨果传》。主要译著有《被诅咒的孩子》《玛尔戈王后》《茶花女》《陪衬人》等。

  • 译者序
    剥皮刑犯的手
    在河上
    供圣水的人
    拉莱中尉的婚姻
    “甘草露,甘草露,清凉的甘草露!”
    西蒙的爸爸
    羊脂球
    一家人
    一个女佣工的故事
    泰利埃公馆
    蛋糕
    菲菲小姐
    **
    我的舅舅索斯泰钠
    修软垫椅的女人
    一百万
    遗嘱
    小步舞
    骗局
    骑马
    两个朋友
    在海上
    珂珂特小姐
    米隆老爹
    怪胎之母
    花房
    我的叔叔于勒
    一场决斗
    马丹姑娘
    不足为奇的悲剧
    泰奥迪尔-萨博的忏悔
    获得勋章啦!
    父亲
    细绳
    老人
    米斯蒂
    保护人

    项链
    索瓦热大妈
    乞丐
    小酒桶
    散步
    归来
    衣橱
    图瓦
    珍珠小姐
    隐士
    魔鬼

    爱情
    克洛榭特
    流浪汉
    离婚
    奥托父子
    布瓦泰尔
    港口
    催眠椅
    橄榄园
    墓园野妓


  • 《羊脂球》
      溃退中的残军一连好几天穿城而过。那已经算不得什么军队,倒像是一些散乱的游牧部落。那些人胡子又脏又长,军装破破烂烂,无精打采地向前走着,既不打军旗,也不分团队。他们看上去都神情沮丧、疲惫已极,连想一个念头、拿一个主意的力气都没有了,仅仅依着惯性向前移动,累得一站住就会倒下来。人们看到的大多是战时动员入伍的,这些与世无争的人,安分守己的有年金收入者,现在被*支压得腰弯背驼;还有一些是年轻机灵的国民别动队,他们既容易惊恐失措,也容易热情冲动,时刻准备冲锋陷阵,也时刻准备逃之夭夭。其次是夹在他们中间的几个穿红色军裤的正规步兵,一场大战役里伤亡惨重的某支部队的残余。再就是混在这五花八门的步兵中的穿深色军装的*兵。偶尔还可以看到个把头戴闪亮钢盔的龙骑兵,拖着沉重的脚步,吃力地跟着步伐略显轻松的步兵。
      接着过去的是一队队义勇军,各有其气壮山河的称号:“战败复仇队”、“墓穴公民队”,“出生入死队”,等等;他们的神情倒*像是土匪。
      他们的长官有的是昔日的呢绒商或粮食商,有的是从前的油脂商或肥皂商,只因形势的要求才成了军人;他们所以被任命为军官,不是由于金币多,就是由于胡子长。他们浑身佩挂着**,法兰绒的军装镶满了金边和绶带;说起话来声高震耳,总在探讨作战方案,并且自诩岌岌可危的法国全靠他们这些大吹大擂的人的肩膀支撑。不过他们有时却害怕自己手下的士兵,因为这些人原都是些打家劫舍之徒,虽然往往出奇地勇猛,但毕竟偷盗成性、放纵不羁。
      听说普鲁士人就要进占鲁昂了。
      两个月来一直在近郊的森林里小心翼翼地侦察敌情,有时开*射杀己方哨兵,一只小兔子在荆棘丛中动弹一下便立刻准备战斗的国民自卫军,如今都已逃回各自的家中。他们的**,他们的**,不久前还用来吓唬方圆三法里内的公路里程标的所有杀人器械,也都突然不翼而飞。
      *后一批法国士兵终于渡过塞纳河,取道圣瑟威尔镇和阿沙尔镇,往奥德麦尔桥退去。走在末尾的将军已经灰心*望;他带着一盘散沙似的败兵残卒,也实在难有作为。一个惯于克敌制胜的民族,素有传奇般的勇武,竟然被打得一败涂地。在这样的大溃逃中,将军本人也狼狈不堪;他由两个副官左右陪护,徒步撤退。
      此后,城市便沉浸在深深的寂静和惶恐而又无声的等待中。许多被生意磨尽了男子气概的大腹便便的有产者,忧心忡忡地等候着战胜者,一想到敌人会把他们的烤肉钎和切菜刀当作私藏的**就不寒而栗。
      生活好像停止了,店铺全都关门歇业,街上鸦雀无声。偶尔出现一个居民,也被这沉寂吓坏了,贴着墙根急匆匆地溜过。
      等待的煎熬,让人巴不得敌人早点来。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